【叶蓝】焦糖

謝謝濼醬,能收到這份禮物真的非常開心。言語不足以表達我現在的感動了……

许萧瑶:

 @清木浅鲤 生日快乐!一个短打的甜段子!双向暗恋!


为什么一直写校园pa呢?因为是泺目前身处的环境呀,最熟悉的就是校园啦!








许博远隐瞒自己喜欢喝焦糖玛奇朵的事实,少说也有五年了。




他认为这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真男人就该喝黑咖啡,一口闷,苦到底,正如这苦涩的生活,提神醒脑。奈何,他就喜欢甜咖啡,还特别中意焦糖的味道,暖和又甜,像是蜜糖浇到心底。




喜欢是喜欢,但这太损伤他形象了,许博远只在独自一人进咖啡店的时候,面对着木脸小哥点上一杯,在蒸汽升腾的时候看奶泡上的焦糖拉花,心情也如同店里轻松舒缓的音乐一样好。




在其他人面前,许博远指名道姓黑咖啡,一点糖都不要,苦就苦,人设不能崩。




直到某天他在咖啡店里坐着,笔记本电脑随着键盘敲击声弹出一个又一个华文楷体的字,小清新店铺的门口风铃声令他无意间抬头,对上了叶修望过来的眼。




许博远僵住了身体,如同一瞬间停运的电梯。




他手边的焦糖玛奇朵在白瓷杯里好好的端坐着,乖巧的像二年级小学生。许博远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手臂假装无意识抖动撞倒咖啡杯与立即合上电脑从后门逃走一并在脑海里盘旋,在叶修于他面前坐下之前未分出个胜负,于是他的喜好铁骨铮铮的立在了叶修面前。




“早啊。”叶修打了个招呼。




“早。”许博远讪讪笑了笑,飞翔在脑海里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充斥着“糟了怎么和他解释”与“我的人设要掉价了怎么办”的嘈杂。他强装镇定的抿了口咖啡,后知后觉可能将叶修的注意力吸引到咖啡上,想揍一顿一秒前做出这个愚蠢动作的自己,“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所记得的叶修的人设里可没有文艺青年这一条。




“一个小时后有个宣讲会,想去听听。早上有点困,想来找杯咖啡醒神。”叶修恰逢其时的打了个哈欠,面前纯正的美式咖啡为他的说辞提供强有力的证据,“你呢?”




“.......舍友呼噜声太大了,一大早找个安静的地方赶作业。”许博远绝对不会供出他喜欢这里的咖啡味道这一事实。




“......”叶修看了看周围,选择性的屏蔽了隔壁桌小情侣的吵架与排队买咖啡人群的讨论与抱怨。




许博远发觉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头恨不得撞到隔壁的透明橱窗里去好一了百了。叶修修长骨感的手指在木质桌面轻敲,向他询问道:“星期四要交的戏剧初稿,你有头绪了吗?”




叶修开启了一个话题,许博远顺势接了下去,“稍微有一点,明天或许能把想法列出来。”说到这里他咽了口水,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踩着弹簧跳入脑海。他试探性的问道:“你,有搭档了吗?”




戏剧作业两人一组,他目前为止还未定下搭档来。叶修抛出这个问题,或许有一点小心计。许博远感觉到自己心跳砰砰,像发觉了猫爪子已经伸进鱼缸里的金鱼。这天气太热了。许博远想。开着空调温度都如此,我都出汗了。




“还没有。”叶修拿起许博远搁在桌上的笔,“小许同学愿不愿意收留我这个孤家寡人?”




这个答案惊喜如冬天里母亲搬出来的西瓜。许博远脑壳底下开出了夏日烟火,表面上假装冷静的笑着,“叶神真是说笑了,你怎么可能是孤家寡人呢?”




“这话不假。”许博远的笔在叶修指尖来回旋转,“数学物理方面的确很多人追着我组队,但谈到戏剧,方锐恨不得把我踢出宿舍呢。”上一次叶修在宿舍里声情并茂的背台词,一个小时后打游戏的方锐忍无可忍的掏出了林敬言送他的蜘蛛侠等身抱枕,想了想这祸害配不上他的心爱之物,换了一只方形抱枕砸过来。




许博远陷入了半沉思半发呆状态,眼睛看着店铺天花板上如同厨房调料罐子倒置撒出来的星空,持续三秒不到,迟钝的意识到这似乎是叶修给他的暗示,“那,我们一组?”许博远不确定的送出一个问句。




“好啊。”叶修爽快的回答。美式咖啡见了底,时针指向十点钟,咖啡店趋于安静,叶修看着许博远的眼睛,里头是青色的风与海面,藏在海底的是澄澈透明的、晶莹剔透的快乐,他的话是催化剂,兴奋膨胀起来,满到快要水漫金山。许博远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如同落日染红云彩那样,耳朵根也浸染了粉红色。




他果然是喜欢我的。叶修想。还喜欢喝焦糖玛奇朵。他本身也甜甜的,像奶泡上拉花的焦糖。




门外广场上鸽子翅膀扑棱飞上了天,叶修上半身趴在桌面上,手里捏着许博远的自动铅笔,将铅芯按出来,又按回去。他抬头看许博远,青年眼帘低垂,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灵巧的手指敲击在薄膜键盘上,发出好听的清脆声响。




焦糖玛奇朵还剩下一小口,叶修看了看表,站起身来。许博远心思在编写中的短剧中,没发现叶修的离去。他从电脑后探出头来,正看见叶修端着一只咖啡杯向他走来。咖啡杯轻碰桌面,焦糖与拉花盖住了蒸汽,许博远的视线从咖啡上转移到叶修,叶修冲着他笑。




“我先走了。”叶修迈开步子,“焦糖玛奇朵很适合你。”




和你一样,温暖与甜味跳跃在舌尖。




许博远眨了眨眼,说出一句回头见。风铃响了,广场上的鸽子扑棱棱的飞回来,许博远也觉得,自己心里头飞进了一群扑棱棱的鸽子,不然,它怎么一直这样躁动呢?




“这天气真是太热了啊。”许博远自言自语道,在短剧文档分享处郑重的打上“叶修”二字,按下了确认键,键盘声清脆如同掰断黄瓜,也如同钥匙锁孔里转动的那一声。




“咔哒。”




有扇门打开了。鸽子扑棱棱飞了出来。



 
评论(6)
热度(147)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