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6

> HE,嗨,这位老板,来谈个恋爱吧。



  ×

  

  拉着行李箱,许博远站在B市人山人海的火车站里,北方的空气冷冽,与G市温暖湿热的秋天迥然不同;薄阳的天气,微微的云在头顶上流动,他似是有些恍惚地想着:终于来到这里了。

  

  两年前叶修不声不响地消失之后,他把整个世界翻了个底朝天,都找不到他的一丝一毫的踪迹。

  

  如果不是学校门口还挂着这位传奇的状元的照片和分数;如果不是家里备着满满的都是做叶修爱吃的东西的食材;如果不是老教师宿舍那片的林荫小径过于熟悉……他甚至会以为叶修从未出现过,和他相处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而即便是幻觉,也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没有找到叶修,但他也相信叶修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和他一起度过的两年不会是假的,这一定是有什么理由。

  

  所以他在等,等叶修重新回到他的世界里。不是以留在原地守望的姿态,而是提升自己、让自己可以去远方找他。

  

  高二他生日前一天晚上,房间里的灯通明,他咬着笔头刷刷地写完手头的题,听到家里挂钟的报时后,后知后觉意识到零点已经过去了,他又长大一岁了。

  

  去年是和叶修一起过的。

  

  叶修没有延续送他五三的风格,而是送给了他一整套他曾说他喜欢了很久的老漫画。他不知道叶修是在哪里买到的、花了多少钱,就算他问了,叶修也不会告诉他。

  

  但当时,他实在忍不住用力地抱了叶修一下,谢谢,谢谢你,我好喜欢。叶修也回抱住他,那时他敏感地察觉到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触了一下他的头顶,像叶子落下在潋滟的春水里,一阵一阵地打着圈儿。

  

  和他在一起度过的时间,即便已经过去好久,在他心中仍是没有翻页的。画面历历的,连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清晰。

  

  只怕以后太久太久他都找不到叶修,怕记忆化为飞烟,变成影子,或是以后影子都不见。

  

  叶修,可以许个愿让你马上出现在我身边吗?

  

  没有人回答他。

  

  只有窗外的灯火摇曳。

  

  电话骤然响了。

  

  他正沉浸在回忆中,被手机的动静吓了一跳,尤其注意到这是一串B市的号码后、猛地扑过去一伸手就接通了电话。

  

  “喂、喂……?”

  

  我的心跳得好快。

  

  “许博远小朋友,十七岁的生日快乐。”

  

  “谢谢。叶修,我们还能再见吗?”

  

  “……一定。你等我。”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像是在掩饰什么即将喷薄而出的情绪一样,沉默了一会儿还加了一句。

  

  “你信我!”

  

  对方说完这句话后,就仿佛被什么催促着般很着急般地挂了。许博远在听到他声音的时候眼睛就已经红了,听他自顾自地说完、再挂断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只是泪中带笑地嗔怨:你明知道我会答应你,吃定我了是不是。

  

  还好的确如此,我信你。

  

  过多少年这个答案都不会变的。

  

  他后来试着打回去,打不通,后来才发现这是个公用电话亭的号码,是不可能打通的。

  

  在生日当天,除了妈妈专门回家给他做了一顿爱心晚餐,他还收到了叶修特快快递给他的礼物,一对长得跟他们很像的黏土小人,还附上了叶修的一张小纸条

  

  ——咳,哥第一次捏的,将就点夸夸我呗。

  

  做得真好。我夸你啦。可惜你现在听不见。

  

  许博远对着礼物,笑眼弯弯。

  

  高三的生日,他也坚信着叶修一定会联系他,开开心心地度过了一天,白天也收到了叶修寄来的礼物,是网上常常出现在零食推荐清单里面的各种零食,对方还避开了一些重辣和重油的、专门挑了些他喜欢的口味送他。最后在晚上,终于收到了叶修的电话。

  

  和那日一样的朗朗夜色。

  

  “许博远,小远,十八岁的生日快乐。”

  

  对方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和疲惫,但许博远能够听出他声音里带着的、那种他现在已经全部了然的感情。

  

  “等我。信我。”

  

  跟去年一样的话。

  

  他挂掉电话,看向窗外,想起两年前的除夕。

  

  那晚月色真好,唯他们两人共赏,现在想起来还像是照在身上。

  

  他想找到他,哪怕只是模糊的背影也好。

  

  永夜里,他在深林里穿寻,所幸有温柔月色从树冠罅隙漏下来照亮些许前行的路。骤雨初歇,路途泥泞,抑或是这深不见底的黑暗也好,都阻挡不了他想找到那个人的决心。

  

  还好,天将明了。

  

  他成功了。

  

  母亲流着泪挥手送别他上高铁的时候,他突然有了种这样的实感。

  

  他也朝母亲挥手,示意她不用担心,独身一人踏上北上的车。

  

  在火车上他想了很多,又像是什么都没想,直到在B市落地时心底才感觉空空如也,这是他拼命投入学习这两年从未感受到的情绪。空荡到让他感觉胸口刺痛,眼睛像是进了沙子一样酸涩。

  

  叶修,我来B市找你了,你在哪里啊。

  

  他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从学校开始打听应该是可行的吧?他打着小算盘。他不能来找我,我就去找他。

  

  来到B大之后,经过新生报道、和同学室友相处、再熬过军训,通过了好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又提高了对这座城市的熟悉,他终于有时间自己出去走走。他的第一站就是A大。

  

  记得从叶修的班主任那里打听来的他报考的专业是什么,他坚信不疑叶修一定能进第一志愿。一路上,他向好几个人打听了该专业所在的学院的位置,正兴冲冲往那边走,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他登时欣喜若狂,刚想走上去,但是……一刹那敏锐的直觉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像被泼了盆冷水一样地冷静了下来,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那个脸上笑容咸淡适宜、行为彬彬有礼的绅士,不是叶修。

  

  他机械地走上前去。

  

  “你好?”

  

  许博远朝对方打招呼。

  

  “你好,请问找我有事吗?”

  

  对方礼貌地回答。

  

  果然不是他。许博远的心沉了下来。那就一定是叶修跟自己提过的弟弟了。

  

  “请问……你是叶秋学长吗?我可以冒昧地问问叶修他的情况吗?”

  

  叶秋一听到自己家混账哥哥的名字就直直地看了一眼他,聪明的脑袋转了转:“许博远?”

  

  许博远点头,他不奇怪,应该是叶修有跟他弟弟提过自己吧。

  

  “他啊,为了你吃了好些苦头呢。现在被老爷子扔到国外去了。”

  

  叶秋明确了他的身份之后,仔仔细细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通,意味深长地说。

  

  为了我——?

  

  许博远心里咯噔一声,这些事情叶修一个字都没跟他提过。

  

  “叶修他……他怎么了?为什么要去国外?”

  

  “我哥对老爷子说了他这辈子就喜欢你了,把老爷子惹毛了要揍我哥,谁都劝不住。”

  

  原来叶修回来时脸上的伤是这么来的。

  

  他心里突然觉得一切都明晃晃的,仿佛黑夜里在天边整片炸开了花火,叶修在明明灭灭间对他笑,温柔得不像真实的。

  

  听到“喜欢”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居然没有多少吃惊的情绪,只是觉得“果然如此”。也许他也早就有答案了,他对叶修也有信心,他还没告诉叶修,但叶修也未尝不明白吧。

  

  “叶修说,让我等他。”

  

  “他说你就信?”

  

  “我相信。”

  

  他毫不动摇的眼神让叶秋稍微有点吃惊,几乎是同时,叶秋脑子里转过一个坏坏的想法,脑袋里暂时打算忽略他那个狐狸一样的混账哥哥的立场,他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向来披靡无敌的笑容——

  

  “许学弟,叶氏了解一下?”

  

  然后他向许博远灌输了叶修回来很大几率会继承家业的可能性,又说叶氏不好进、让他要努力以后来好好辅佐叶修,又说叶修现在在国外被老爷子逼得不能联系他多么无奈云云,最后重点又回到了劝他进叶氏上。

  

  小年轻听得一脸认真,连连点头。

  

  叶秋望了一眼B市九月底的天空,突然觉得这么骗小朋友有点心虚。

  

  混账哥哥,一向都是你坑我,我小小地坑你心上人一次,不过分吧?

  

  旭升夕落,时光自顾自流走。

  

  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好几年。但每年生日时的礼物都不会少掉,叶修在电话里也慢慢可以和他讲得更久了、他们通话的频率也更高了。但叶修还是对他一直不来见他的原因只字不提,许博远也默契地从不去问。

  

  他这些年常常和叶秋见面吃饭,已经几乎都知晓了叶修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对叶修目前在哪里在做什么仍然一无所知。

  

  叶秋说,这是家里老爷子的禁令,希望他们两个真正见面的时候再以成年人的身份互相了解、重新考虑未来的事,这也是叶修同意了的。

  

  你不说,我就不问,我信你。你要是再不来,就等我去找你吧。

  

  许博远在大四这年的生日挂掉电话后,带着快活的笑容,轻柔地抚摸了一下自己摆在床头的两个已经有些年份了的黏土小人。

  

  ……

  

  叶氏的招聘会真是挺吓人的。

  

  想着刚才人排成长龙像是商品一样任面试官挑选一样的场景,又想到刚才专门进来晃悠一下子的叶总朝他Wink了一下,许博远滴了滴汗,还不知道能不能过得了。

  

  说服妈妈那边没花多少力气,母亲对他一贯放心,这次也只是说很想他、希望他偶尔能回来看看妈妈,却没有追究他为什么要留在B市。母子连心,或许母亲也能意识到他正在追求着什么吧。

  

  他在打着冷空调的叶氏里热得满头大汗,在人群中被挤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他看着那边的安全通道寻思着可以从那边人少的地方下楼去再等候通知,决定了就往那边走。

  

  无意识地下楼下到快负一层时有一个衣装革履的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还没走几步,两个人都顿住了。

  

  转身的那一刻,叶修的眼里满是欢喜,目光明亮如暗夜星辰。许博远尚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下子扑了上去狠狠抱住了。

  

  许博远是个成年男人,虽然瘦,但体重也不会轻到哪里去,但叶修觉得落在自己怀里的像是一片轻柔得害怕折断的羽毛、又像是一团灿烂得燎原的火苗。

  

  你还是没变啊,许博远。

  

  你也是。

  

  和叶秋一模一样的脸,但是他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那个多年没见的人,是他一直在找的人。

  

  只有你才有的气息。

  

  周围被熟悉的气息充斥着的时候,他恍然明白,这是什么感觉。

  

  喜欢。

  

  喜欢你。

  

  想念被重逢的欣喜压过,涌上心头的喜悦冲击得理智什么的都不剩。

  

  叶修把许博远的脸把掰正,看他脸和眼睛都红通通的,却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表情但就是不肯看他,就觉得想笑。

  

  萌。

  

  他在沐橙那里听到过这个词,听说和可爱的意思差不多、是形容一个男人最高级的形容词了。

  

  “这么想我?一见我就哭,还不肯看我呢。”

  

  “骗子,你说了‘下次见’,你就不见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久等了。小远~”

  

  “叫叫、叫那么亲热干什么!我跟你很熟吗!等等不是,我想说……”

  

  许博远想像以前那样呲他,又怕他又走了,只有语无伦次地慌乱说道,偶尔投过来一个委屈的眼神,表情小心翼翼的,配上柔柔顺顺的发型,杀伤力爆表。

  

  “欢迎回来……叶修。”

  

  叶修倏地脸红了,一下子蹲下来把头埋在手掌间,死活不让许博远看他的脸。

  

  说好的已经大学毕业了呢。

  

  许博远,可爱得过分了吧。

  

  TBC.

  

  









 
评论(9)
热度(60)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