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半分恋心。01

> 叶修有两个男朋友,一个是白天做事可靠脾气有点小暴的远哥,一个是晚上爱作爱撒娇的可爱版蓝河河。




  ×


  叶修有个秘密,关于自己的恋人。

 

  

  身旁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电脑鼠标,转过身来对着他,还用圆滚滚的眼睛湿漉漉地直直盯着叶修看,见叶修没有动作,还可怜兮兮地扯了扯叶修睡衣领口的衣料想要引起注意,那副样子,活像要被抛弃的小可怜一样。

  

  叶修迅速地瞟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正值22点。

  

  来了啊。

  

  “小蓝?”

  

  叶修唯独会称呼这时的蓝河为“小蓝”,期间限定。

  

  “我口渴,叶修,要喝水。”

  

  叶修已经习惯了,摸了摸对方松软的头发之后,看到他露出了猫咪被顺了毛般的餍足表情,也勾出一个温柔的笑。想起蓝河刚才说的话,正要起身去倒水,又听见身后传来“要抱”的声音,一个犹豫也不带的,动作熟练地把人从书房的电脑椅上抱到了卧室松软的大床上——这点力气他好歹也是有的。再留下一句“我去倒水,马上回来”,就去了客厅。

 

  

  被附身?没有那样灵异的事情。

  

  双重人格?也不算,他们谈恋爱一开始还不是这样的。

  

  这毛病初露端倪的时候叶修没怎么当回事,只当是两人感情好了,蓝河偶尔会愿意向他撒娇了,求之不得。网上也说,晚上时,人大脑的戒备会放松,感性会渐渐凌驾于理性之上,所以叶修对于自家男朋友渐渐白天硬汉、夜深了喜欢撒娇卖萌一点都没关系,反正也是给他看,他很受用。

  

  所以,事态的发展变得渐渐诡异了起来。

 

  

  甜食这种东西,白天蓝河是不爱吃的,也叫叶修少吃,说糖分太多、吃了对牙不好。

  

  有一天晚上,叶修从浴室里洗完澡一身热气地出来,叫蓝河快去洗澡睡觉,蓝河在那边粗着声音应了一声好,叶修就拿着刚换下的内衣裤去洗衣房了。

  

  搓洗,再晾好。

  

  想着刚才蓝河的声音有点粗哑,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白天在工作室工作的时候用嗓过度了,叶修想了想,又到厨房去翻翻找找之前他们一起买的胖大海在哪儿。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叶修回房间的时候就不见蓝河的人影了,找遍了卧室、书房甚至浴室,都没有人。他难得把焦急的情绪显露了出来,不知道这人是出什么事了,在屋子里边喊边找人也毫无所获,正急得上火呢,大门口进来的可不是他正心心念念的人吗。

 

  

  叶修冲到大门口,对着那个穿着睡衣的背影,语气难得有点重。

  

  “大晚上的去哪儿了,怎么都不说一声?许博远,你要吓死我吗!”

  

  门口的人刚把门锁好,手里还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背对着叶修,一时看不见表情,只能看到背脊微微颤抖着。

  

  ——像是在哭。 

  

  怕不是在假哭吧,但是自诩硬汉的蓝河,除了他们在床上的体位之外,就从没做过这种类似于撒娇或者是示弱的事。

  

  无论如何,要用自己的眼睛亲眼确认。

  

  叶修心里震惊与担心交缠,抓住他的肩膀让人转过来——幸好,人是这个人,但蓝河的这委委屈屈的表情也是真的没见过。

  

  “……”

  

  蓝河,正红着眼睛用一种类似于控诉和委屈的表情看着他,一声不吭。

  

  叶修心里也是有点气,害他担心成这样,这个人还一副自己受了委屈的样子,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谈恋爱过日子嘛,像沐橙说的那样,哄哄呗?

  

  “咳,怎么了?你这是去哪儿了,我找不到你很着急,跟你道歉,刚才说话重了一点,你别介意。”

  

  蓝河这才满意地笑着点点头,那个笑和白天不太一样,看起来更天真烂漫些,两个眼睛都眯成月牙形,让叶修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觉得现在的蓝河好像是白天的可爱加强版。

  

  “我去了一趟楼下的超市,谁让家里没有慕斯,没有蛋糕,也没有布丁。”

  

  蓝河朝叶修扬扬手里的塑料袋,颇有种求表扬的感觉,示意叶修接过去,叶修很快淡定下来,接过袋子,再对上蓝河的眼神。

  

  不对劲。

  

  这个眼神怎么可能是蓝河会有的?

  

  而且,刚才还念着热死了热死了不想洗澡的人,会大晚上的跑出去就为了买他根本不喜欢的甜食?

  

  难不成是撞邪了……?

  

  叶修站在原地,太过震惊以致于没有动作。

  

  而蓝河看见他不跟着自己走,转过身来,一脸写着“我很生气要你哄哄我”瞪着叶修。

  

  “……???”

  

  虽然很萌但是为什么越发搞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叶修兀自混乱着,理智告诉他,跟现在的可爱版蓝河谈谈绝对不是一个理性的决定,遂他放弃,心头仿佛感觉到了兴欣公会初建被几百小白包围时的疲惫和无力感。

  

  蓝河凑过来,叶修背后冒出来点冷汗,内心提防着,不知道这个“蓝河”想干什么。

  

  但他只是凑过来,像小鸟啄木一样亲了一口叶修的嘴角,嘀咕着“都亲了,不要再闹别扭了”,又拉着状况外的叶修的小手一起把买回来的甜食放冰箱里。

 

  

  被“闹别扭”的叶修坐在床边,看着身边的蓝河,双臂环住膝盖,下巴放在膝盖上,端着小杯的双皮奶,嘴角还噙着欢喜的笑意,怎么说呢,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甜。

  

  所以,才更加不对劲。

  

  “蓝河,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甜食的?”

  

  明明昨天出去逛超市,还念叨我少吃糖呢。

  

  “你就是这样称呼你男朋友的吗?好歹也交往了三年又一个月零七天,我都没有昵称的吗!蓝河蓝河,谁都可以叫我蓝河,你是不是能叫我点特别的?”

  

  叶修不淡定了,内心天崩地裂,但外表还是要稳住的,稳住,稳住……他深吸了一口气,“小蓝。”

  

  “哎!”蓝河欢快地应声,隐形的尾巴仿佛在屁股后面一摇一摇的,“而且,甜食真的很好吃嘛,谁会不喜欢甜食呢?还有,我想改改你手机里我的备注,我要改成更亲昵一点的,让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我的,可不可以给我一下?”

  

  像猫讨食一样,蓝河向叶修伸出两只爪爪,叶修没有丝毫犹豫,把手机交了过去。

 

  当然,在他看到蓝河把他自己的名字备注成了“宝贝”的时候脸色还是抽搐了一下,原谅他和蓝河两个原本钢筋直、几乎没有浪漫细胞的人,基本上和甜言蜜语绝缘,他看到这种称呼的第一反应是内心一抖,觉得有些肉麻。但对着蓝河期待似的眼神,他还是不忍心打击他。

  

  “……你乖。”叶修有点动摇,在被子里掐了一把自己来保持冷静,但他好像有点明白对着这个蓝河的套路了,又说,“时间不早了,吃完赶紧去刷个牙,然后睡觉,明天起来再说,好吗?”

  

  蓝河听话地点着头,靠在叶修肩膀上,一边看叶修打手游一边小口小口吃着,直到把最后一口双皮奶吃进肚子,才恋恋不舍地把小杯子和勺子一起扔到垃圾桶。

 

  

  叶修一直关注着这边,催促他去刷牙了。

  

  蓝河下床后往浴室走了几步,又返回来了,叶修一句“有事吗”还没问出口,就被偷偷钻到口腔里的甜蜜的舌头堵住了问句。真是相当甜,就是蓝河太不会接吻了,亲个人都像在啃排骨,于是叶修言传身教地把蓝河揽到怀里亲得气喘吁吁才把人放开。

  

  不想,放开蓝河之后,小朋友晃晃地跳下床铺,第一句话竟然是。

  

  “这下好了,你也吃了糖,你要和我一起去刷牙。”

  

  还笑得特别灿烂呢,活像捣乱了还在求表扬的熊孩子。

  

  叶修想打他屁股,但他忍住了,穿好拖鞋,任蓝河来牵他的手。

  

  “走吧,祖宗。”

  

  蓝河似乎对这个称呼颇为满意,刷了牙之后再缠着叶修亲了几下就老老实实睡觉了。

  

  而折腾半天睡不着的反而是叶修。

 

  他的手——那双被称为全联盟最漂亮的手,轻轻摸上蓝河的脸,叶修心想着,你是谁啊,是不是明天白天又会变成那个远哥了,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会不会对身体有损伤,要不去问问医生……想得有点多,不知不觉就有点困了。

  

  临睡前叶修想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楼下便利店的双皮奶有那么好吃吗?明天他也去尝尝。

 

  

  早上叶修起来的时候,旁边的床铺已经空了,他像往常一样洗漱好再走到厨房去,见和平时一样干净利落的小青年,一时有点缓不过神。

  

  “……大早上的,你盯着我看干嘛?”蓝河不明所以,舀了自己那碗粥,“要吃多少自己盛,昨晚回来去超市买的包子也蒸好了,都在锅里,自己拿。”

  

  “……许博远?”

  

  “哎,干嘛?”

  

  “楼下那家便利店好像有卖双皮奶,还挺好吃的,我回来的时候去买,要不要给你捎?”

  

  叶修不动声色地试探。

  

  “不吃,叶修,你也要少吃甜食,那些糖分不好代谢的,对身体不好。”

  

  好像有点奇怪他为什么突然想吃糖,但许博远没有追问,只像以前一样多叮嘱了几句。

  

  叶修的心沉了下来。

  

  有问题。

  

 

 

 

  TBC.

  



接下来的剧情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随缘,现在还没想到怎么写比较好,就一头热想写个开头。

为什么蓝会突然白天晚上分裂成两个人?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呢呵呵呵……之后会想办法圆的!





 
评论(11)
热度(86)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