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07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那个……叶神,我回头跟你短信说。”

  

  叶修看见蓝河用菜单挡住半边脸,自以为很隐蔽地悄悄凑过来跟他交代,忍不住轻声地笑出声,在被蓝河瞪了一眼后装作无事地“咳”了一声。

 

  

  

  许博远整理好表情,摆出职业化的笑容,在表示了对刚才不pro的表现的歉意之后,重新问了一次他们要点什么单。

  

  叶修两只手在桌下绞在一起,眼神在蓝河身上反复逡巡:服务生的服装是上身白衬衫加黑马甲、下半身则是一条纯黑的裤子,不是非常紧身的款式但却能恰恰好勾勒出蓝河的身型,腰,腿,都匀称得刚刚好。

  

  根本就没有胖,叶修和眼前的人和记忆里见过的蓝河的模模糊糊的影子比对了下,得出结论。

  

  桌子对面的姑娘刚好整以暇地观看了对面两人的行动,现下收起了方才手指交缠撑住下巴的动作,简单地浏览了一遍菜单后点了一杯加冰的美式咖啡和一块抹茶慕斯小方,继而把视线转回了叶修,客套地微笑。

  

  “叶先生,随便聊聊吧。”

  

  叶修握着手机,刚把短信发出去,突然听见对面姑娘的声音,也觉得自己忒不礼貌了,飞快地道了句歉,再坐好,开始跟对方交谈。

  

  被摁灭之前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

  

  ——“你这是哪出啊?要来B市也不告诉我一声,太跟我见外了。”

 

  

  

  姑娘跟叶修介绍了她就读的哲学专业的一些东西,叶修一开始还能听懂,后来就云里雾里了,只心想:哲学啊,不愧是家里老太太认定的高端知识分子。

  

  手里攥着的手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服务生送来了他们点的东西,叶修在有人走近的第一时间就侧过头去看——不是蓝河。

  

  后来话题一转,说到叶修是广为人知的“叶神”这个身份,姑娘也没有对他曾经投身的游戏职业有任何偏见,反而表达了对这个社会新兴行业对好奇,提出了不少问题,叶修挑了些自己知道的、可以回答的给她解答,也对眼前的姑娘改变了有些固有的印象,连带着对这次相亲也不像一开始那么敷衍了。

 

  

  

  许博远透过吧台地绿植不声不响地把视线投向叶修那一桌,正有些愣神,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使得他猛地一颤。

  

  “博远?”

  

  “啊是!……舅舅……对不起,我今天状态不好。”

  

  不管怎样,先道个歉吧,毕竟是自己的异常导致了现在工作状态不好的。许博远微微低着头。

  

  “没关系的。只是,你跟那位叶家少爷,”舅舅指了指叶修那桌,“你们认识?”

  

  许博远心口一紧: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舅舅都认识叶修啊!!!……哦,他忘了,他舅舅从十来岁到B市来打拼之后就一直扎根在这里,现在也因为一些酒会偶尔可以接触到一些B市的上层社会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叶氏那么庞大的集团现在的领头人。

  

  “嗯……以前我还在蓝雨那边管工会的时候偶然认识的,那个时候叶神……叶少他还没回B市,还在打荣耀。”

  

  其实现在也在打,许博远腹诽道。

  

  “听说过,他还挺有名的,之前来店里兼职的小姑娘还聚在一起聊过荣耀这个游戏,我是不太了解,但街上也出现过很多次他的海报。都说‘贵人多忘事’,叶少爷记性到是挺好的。”

  

  言下之意就是我是小透明嘛,虽然事实如此,但你可真是我亲舅舅……

  

  蓝河讪笑了一下,沉默是金。

  

  “要提前休息吗?”

  

  “不用的,舅舅。我和大家做一样的事,不能因为有后台就偷懒。”

  

  许博远打趣了一句,把关于叶修的千般万般都先从脑子里拨出去,理了理衬衫的领子,重新投入工作。

  

  有一次路过叶修刚才在的座位,发现他已经离开了,换上了新的客人,许博远在短暂的怔楞后迅速回神。

  

  他抬头看了一眼钟表,下午五时。

 

  

  

  

  一直到傍晚六点半左右,换班的服务生来了,许博远这才回到更衣室准备换衣服回家,顺道吃个晚饭。

  

  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之后,习惯性掏出手机,看见右边的闪烁灯一闪一闪,许博远点开它,然后以尽量快的速度大踏步到店里一个角落的位置——

  

  “你等多久了!”

  

  刚才手机里的短讯全都是来自“叶修”的。

  

  ——“忙着呢?没时间回短信?”

  

  ——“我送那妹子出去,一会儿在店里找个角落的位置坐着等你下班,晚上一起吃饭吧。”

  

  ——“回来了,我在吧台往左走最靠里的地方,还好今天把带了笔电过来,我玩几把荣耀。”

  

  ……

  

  你还说,一直都不回我短信。叶修的语气幽幽,许博远听起来竟然有几分委屈的感觉。

  

  “对不起……我手机放在更衣室了,没有随身带,刚才才看到你的短信,这不是就过来了吗。”

  

  说罢,还特别真诚地从背包里掏出一颗薄荷糖给叶修。

  

  “……”叶修的表情奇异地皱了皱眉,搞不懂蓝河这是什么脑回路,但还是伸手接下了。

  

  “尝尝。”

  

  “有什么特别的吗?”

  

  叶修把白色波点式样的糖纸剥开,把糖放在舌尖慢慢抿,也没觉得这味道有哪里特别。

  

  “没有,就是跟你道个歉,怪我,不该不把手机放身上的。”许博远又有些自责了起来,他看到第一条短信的时间,差不多是叶修刚刚看到他的时候,后来叶修又断断续续发了几条过来,他都没有及时回复消息,想着,又叹起气来。

  

  叶修看他的表情变化多端,也觉得有趣得紧,但也不能逗过了。

  

  “行了,没怪你。去吃饭吧。”

  

  不转换一下话题,这个人还不知道还要想些什么东西。

  

  许博远点头如小鸡啄米,又说,哎今天是我不对,叶神……我请你吃饭吧,咱们去哪儿?

  

  叶修笑,故意调笑说,还叫叶神呢,叶神就这么没排面,连请人吃个饭的机会都没有?

  

  ……是在下输了。

  

  “您请,我抱叶总大腿吃吃喝喝。”

  

  接受了叶总的设定后,家姐曾经看过的台湾言情小说里的各色总裁的形象在许博远脑海中走马观花而过,但他一旦试图往那些人脸上套上叶修的脸,就觉得一阵恶寒——可能还是叶修他弟适合点。

  

  许博远在这厢发着呆,突然被叶修喊了一声。

  

  “走呗。你还没饿啊?”

  

  “……饿了。去哪儿?”

  

  许博远以为,叶修这个身家的人,起码也得去去什么有格调的地方吧,即使他内心是不愿意看到叶修变得比以前陌生了的。

  

  然后叶修在他面前几步的地方站定,回过头来看他,双眼弧成一个温柔无比的弯度,华灯初上,他的眼中似有流光。

  

  分明是那个熟悉的人,眼神对于许博远来说有些陌生、但又温暖得像冬日的烛火,仿佛,他们之间,很近很近。

  

  “带我去吃你平时吃的地方呗。”

 

  

  

  “反正你肯定不是第一天在这个咖啡厅打工了吧?”

  

  不知道来了多久,一次都没联系过他,如果不是今天相亲对方的女方恰好选地点选在大学城这边,估计在蓝河联系他之前他都不会知道蓝河来B市了。摊开来看,明晃晃的,正直又洁白,似乎是完全不值得生气的内容,叶修心里还是有点闷闷地,蓝河这是没把他当朋友?

  

  许博远莫名有些脸热,扯了扯叶修的衣角,带他往街头的某个方向走,边走边说着。

  

  “……我也没来几天,这不是快来这边读研了吗,我舅舅在这里做生意,刚才的咖啡店就是他的,就暂时借住在他那里,现在在咖啡店里兼职帮帮忙。”

  

  踢走了一颗脚下的石子。

  

  “那衣服,你穿挺好看的。”

  

  叶修的闷气消了大半,终是把今天刚见面时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新型的整人方式?

  

  不对啊,叶修脸上的表情正儿八经,语气真诚得不可思议。

  

  许博远觉得稀奇,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没有没有。

 

  

  

  “叶神今天这是相亲呢?看你和今天那姑娘聊得挺开心?”

  

  许博远嘴里专注地消灭着盘子里的炒河粉,不忘抬起头来八卦一下叶修。

  

  平时在短信里也听他提过,但亲眼目睹的感觉真不是用言语就能简单描述的。

  

  那是一种复杂的……难以言喻的……

  

  啊,叶神也会相亲啊。

  

  你说你以前那么叛逆,现在怎么那么懂事了。

  

  今天座位对面那个姑娘一看就是家世好长得也好的白富美,和你聊得也挺开心的,看起来真好。

  

  最重要的是,我想说。

  

  如果你有那么一点点动心,那我就输了。

  

  也不对,我没有赢过。

  

  或者说是,没有期待过赢的可能性。

  

  一局局的±0,早已经让心里的感觉麻木了许多,会不会一直平局下去,没有什么可以打破现状,那样是不是可以多争取到一点时间。

  

  多一点时间让我……

  

  “嗯。”叶修的声音在美食街嘈杂的人声中并不大声,在许博远心里却有如巨石掷地,瞬间把他从混混沌沌飘在云端的思路扯回了人间。

  

  想啥呢。

  

  反正也……

  

  “问我荣耀这个行业的事呢,有的我也答不出,就糊弄过去了。应该是没有后续的了。”

  

  “不是聊得挺开心的吗,不考虑考虑?”

  

  咕噜噜,什么黑色的酸涩液体在别扭地冒着泡泡。

  

  “考虑什么啊,人家是高端知识分子,还是学哲学的,跟我压根儿不是一路人。哦,差点忘了,我眼前还有个人才,”叶修说着说着笑起来,“我还是和你比较谈得来。”

  

  “……”

  

  见蓝河无言地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埋头吃,叶修注意到被蓝河夹得少了不少的那盘菜后,不动声色地把盘子往对方的方向移了几分,突然想到什么,表情微妙地变了变。

  

  她到底什么意思。

 

  

  

  “……叶先生,在和你的对话当中,让我对电竞领域有了更深的了解,很多是查阅资料得不到的,非常感谢你。不过,叶先生真的需要相亲吗?”

  

  “嗯?这不是家长让来交流交流吗,我也很荣幸认识你。”

  

  姑娘笑笑,不再说什么,跟叶修只礼貌地道别后,转身进了校门,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任何关于下次见面的约定,一如以前叶修的所有相亲一样。但是让他比较在意的是,她最后留给他的四个字——

  

  “当局者迷。”

  

  

  tbc.


 
评论(4)
热度(55)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