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x萤草 双人向]你的声音。

> 无cp,粮食向,当蓝河遇见萤草

> 你没有走错文。

> 2018七夕All蓝企划 24/5H。



  私、優しい人が大好き。(o´▽`o)  

  


  × 

 

 

  -   萤草   SIDE   -

  

  彼时,萤草刚从战斗队伍里退出来,有些疲惫,便在庭院中的樱花树下小憩片刻,待主人领着一队帅气的SR、SSR式神们征战归来。

  

  萤草是主人的式神里第一个升上6星的,对此,她惶恐殊甚,以至于有种“为什么是我”这样的心情。

  

  不过,她升6时听见主人的嚎叫“呜呜呜我的草儿终于升6了阿妈爱你,我家草儿终于是棵体面草了”时还是难为情地红了脸。

  

  萤草自认是个柔弱的小草妖,干不了大事,也没有外面吹嘘的那样强,至于总能在战斗中挺到最后,都是草命硬,而且主人给了她最好的装备和满当当的信任,也许还有,想要守护好同伴的、迫切的愿望。为此,萤草几乎每天都会在日光下进行光合作用的时候对上帝祈祷,希望能够成为更强大的妖怪,想要守护好大家。

  

  这个“大家”里,当然也包括某只大妖。

  

  主人常用的阵容里有许多在妖界闻名的大妖怪,比方说,萤草用臂弯圈着蒲公英,掰着手指数着,姑获鸟姐姐、花鸟卷小姐,还有、还有……茨木大人。

  

  这个名字,即便只是从唇齿间辗转而过都有几分心动的意味。

  

  式神之间举办女子会时,萤草常常是坐在角落的位置安静倾听的角色。不少时候,她会在女子式神们的谈话中,听到不少关于“喜欢”的事。

  

  她憧憬着的白狼大人憧憬着博雅大人,常去寻他磨练剑术;辉夜姬小姐总会在有月光的夜里去竹林深处,听万年竹大人演奏笛子;甚至连最小个子的金鱼姬小姐都有了在意的对象,即使她满口不承认,但行为还是很正直地会在看到荒川大人时跑过去可爱地挑衅。

  

  怎样的心情是喜欢呢?

  

  在听着别人说着那些不懂的事的时候,从心底里想起来某个人,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萤草拍了拍自己的脸。

  

  一个月前,在主人打PVP时,最后只剩下了萤草自己和茨木童子。

  

  由于茨木被召唤出来不多时,练度不够,在组队打BOSS时输出并不算高。而大妖岂能屈居人下?他私下自己也不服输地练习,嘴上常常挂着他的挚友鬼王酒吞童子的名字。

  

  但是。

  

  在萤草眼中,强大的SSR式神茨木大人居然会在每次看到她这棵小草时都跟她打招呼。

  

  萤草恍惚了一瞬,想起那数不清的擦肩而过,又定神——现在,茨木大人正在她身边。

  

  看着对方满员、但血条都被打得七七八八了,而己方血条也见危,也只剩下茨木和萤草两只式神了。

  

  茨木突兀地问了句:“害怕吗?”

  

  萤草印象中的自己甚至连犹豫都没有地摇头:“不,我会保护好茨木大人的!”

  

  主人把我这棵小草练得这样好、甚至给这样的我装配了最好的御魂,不就是对我抱着“一定要保护好大家”这样的期待吗,所以,即便我弱小也好,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茨木接下来说的话是她从未想过的:“我也想,保护你啊。”

  

  然后他站在萤草身前,将手一挥,对面的魂火全都熄灭了。

  

  那个瞬间甚至可以载入萤草的草生最难忘的一个场景也说不定:高大到不可思议的大妖怪,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妖气,立于她身前,以强硬的姿态将她护在麾下。

  

  ——一直以来,都很感谢。

  

  他这么说着,然后拎着大脑还在待机状态的萤草归队,随着主人去下一个地方战斗。

  

  只是,萤草的步伐越来越慢、还跌跌撞撞的,让同队的式神们忍不住狐疑起来,一贯坚挺的小草今天在战斗中是发生了什么事。

  

  旁边的椒图小声地问她:萤草酱,你怎么了?脸好红哦。

  

  没事没事,一定是刚才战斗得有些激烈所以……谢谢椒图小姐关心!萤草扬起嘴角微笑一下,执着蒲公英跟上大家的步伐。

  

  但她隐隐约约知道,她对茨木大人,从那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比起喜欢,说是景仰抑或是憧憬更正确。

  

  这是这棵小草妖在了解了更多关于“情感”的话题之后确定的。

  

  第一次从谁那里听到类似于想要保护她这样的话,说是少见多怪也好,说是受宠若惊也罢,萤草觉得,茨木大人真是个温柔得过分的人。

  

  是连大地上最普通平凡的小草都可以照射到的,日光那样的存在。

  

 

 

 

  -   蓝河   SIDE   -

  

  有惊无险。蓝河在荣耀官网上成功抢到叶修第十赛季总决赛那场的限量版队服海报,一时又迷茫起自己的行为来,却也没想太久,只觉得,这可不能给大春他们知道。

  

  蓝河自小崇拜各种正派又帅气的角色,自身的性格说好听点是温和好说话,说难听点是婆婆妈妈总是纠结,在慢慢成长为大人之后,发现自己离憧憬着的那种洒脱恣意的角色相差甚远,最后也只能放弃了强行模仿,内心却也没有放弃过这份憧憬。

  

  也是因此,在接触到荣耀后,G市本地的蓝雨战队当中,以机会主义者的名号出名的帅气剑客的操作者黄少天就成了他最为憧憬的职业选手。

  

  而当时,叶秋这个名字,自然也像某个传说中的人物一样,让小年轻热血沸腾,但就是一点不好,大神不是自家的。在第十区遇到之后,更是感受到想象以外的,更加难缠、并不骄矜,最后创造了另一个传说。

  

  《少年JUMP》上常有这样的热血故事不是吗,主角从0开头,为了实现某个目标,经历了很多艰辛和难过的事,最后成就了自己,还收获了一路上的妹子和友情。

  

  那样的故事只会出现在不平凡的人身上,故事的主角和配角天壤之别。

  

  但是,当主角、当英雄是很辛苦的。

  

  即使那样的璀璨人生他并不能体会到,也能从故事的主人公们从前的经历里看到许多。戴皇冠必先承其重,这个道理在哪里都适用。

  

  蓝河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晃了晃神,下雨天街上的人没有往日多,由于天气原因显得光线暗沉沉的。往右走了一步,寻常地接过发传单的人递过来的印着花花绿绿广告的纸张,礼貌地道了谢,走向斑马线的另一头。

  

  能早点回家就好了呢。

  

  谁都是。

  

  生活是一碗白水煮面,尤其是对于他这样颇为无风无浪的人生里。

  

  蓝河生在G市,长在G市,几乎没有离开过这里,或许动过想去外头的念头,但是大学都被父母劝说了留在本地,不然这个那个不习惯的,他顺从了父母,但在最后选择工作的时候为自己倔强了一回。

  

  除去旅游之外,第一次出远门,是随队去外地比赛。

  

  去时,蓝河看着外面的什么都新鲜。回程时,那股新鲜劲儿过了,就晕车得厉害,回去像小孩子一样赌气再也不出远门了。

  

  闷热了好几天,今天终于飘起了雨,不是大雨,丝雨浇在身上有些清凉,所以蓝河打算多步行一会儿再乘地铁回家。

  

  晚上没什么事,就不必赶着回家了。

  

  刚才打电话回家说晚些回去时,妈妈让他有空顺便去一趟花鸟市场买一盆薄荷回家,蓝河就改了道,走了平时几乎不会走的一条路线。

  

  最后蓝河买下了两个小盆栽,一盆是答应妈妈要买的薄荷,另一盆是一时兴起从同一个摊主那里买到的一株萤草,蓝色的小花被水滴沾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柔柔弱弱、仿佛一吹就倒,不太符合他一贯的审美,但还挺好看的。

  

  说来奇妙,在看到这棵草的时候,蓝河便有种它在哭泣的感觉。

  

  怎么可能呢,也许是雨天里的幻听吧。

  

  他失笑,还是买下了它。

  

  请多指教哦。

  

  希望你可以长得很好。

 

 

 

  -   双   PART   –

  

  萤草一觉睡醒,仿佛整个世界都变了似的,在尝试使用法力失败之后默不作声地流泪。

  

  大家都在哪里……?

  

  好可怕,我为什么会变回本体出现在花盆里。

  

  这里是……哪里?

  

  ………………

  

  蓝河今天睡得很早,躺床之前没忘把那盆萤草从阳台搬到窗台去。

  

  晚安。

  

  他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中他竟然在与这棵萤草像谈家常一样聊天。

  

  最初,蓝河隐隐约约听见了这棵草在低声啜泣的声音,时而听到了“主人”“回不去了”之类的词语,完全让他想不明白,怕是白天魔怔了,睡觉也能梦到。

  

  也罢,梦到就梦到吧。

  

  “你好?”

  

  蓝河鼓起勇气。

  

  “………………好、好可怕………………QAQ ”

  

  呀,会说话的,果然是……

  

  “请你放心,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蓝河把声音放得更软了一点,希望能够尽量安抚到对方。心里则是刷过无数吐槽体:为什么我遇到妖精,会是我来安慰对方呢,天晓得我也很怕怕啊QAQ。

  

  “是……谢谢您。”

  

  虽然声音还是怯怯的,但看起来没有那么害怕了。

  

  蓝河展颜,双手向后撑在背后的床铺上:“你是萤草成的精吗?”

  

  “不知道呢,印象里已经几乎没有化为人形以前的事了。”

  

  “嗯,我相信你。那么,‘萤草酱’?可以这样称呼吗?嗯,谢谢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普通的花鸟市场里啊,像你这样的妖怪……呸,精灵,不应该是生活在远离人类的地方吗?我在很多书里看到的。”

  

  “‘花鸟市场’是?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主人的庭院里稍作休息,不知为何,就出现在了人非常多的地方,非常、非常害怕,可是灵力也用不出,也无法化为原形。萤草是妖怪哦,不是精灵。”

  

  “是吗……连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吗。唉。”

  

  ……亏他还找了个好听的词说,好羞哦。如果不是顾及着面子,蓝河甚至想捂脸。

  

  “或许是因为萤草是个弱小的妖怪,是这样才找不到回去的方法也说不定。”

  

  “没有那回事!”

  

  每天都觉得自己过得平淡无奇的蓝河几乎是反射性地反驳了对方对她自己的否定。几乎是出于性格的本能,看到柔弱的人,想要去保护,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这样的话,即使无法成为瑰丽史书中的正义的英雄,也可以贯彻自己的做法,是吧。

  

  “妖怪什么的,很厉害啊,我都完全不了解。要不然,在你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先跟我讲讲你们妖怪们的故事?”

  

  蓝河试图转移话题。

  

  “是!”萤草仿佛也振作了起来,叶子在夜风中愉悦地摇摆。

  

  萤草零零碎碎地讲了许多,有的没有什么逻辑,有的让蓝河听得一头雾水,但他还是在认真倾听着并且给予回应。

  

  “就是说,在你们那边的式神中,有SSR、SR和R这样的等级之分吗?简直就像我们流行的抽卡游戏ww”

  

  “抱歉……请问‘抽卡游戏’是什么?”

  

  “不不,不用道歉的,请不用太紧张,不用了解也没关系的。”蓝河觉得跟一只不谙世事的小草妖讲解手游这些东西实在太为难草了,直接跳过接着刚才的话题,“你说你是R,但是你的主人给了你最好的东西,看来她真的很喜欢你啊。”

  

  “//// 我也,虽然萤草还有很多不足,但我非常喜欢我的主人!”

  

  “哈哈,萤草酱一定会成为更强的妖怪的,有朝一日,一定可以成为你心中‘可以保护他人’的存在。”

  

  本意只是想安抚这棵到人类世界人生地不熟的草,说着说着,蓝河却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有些震动。

  

  并非正义的英雄,不会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一次也好,可以倾听到。

  

  自己做不到的,看不到的。

  

  人也是,妖怪也是,各种各样,都在努力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清晨的雾气和夜晚的海风,也许有唯独它们才能看到的景色也说不定。

  

  有些稚想,现想来,并非不能用另一种方式实现。

  

  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听懂了,窗沿的草叶正在赞同似的摇摆,突然陷入了僵直。

  

  “怎么了?”

  

  “是小觉!大家要来接我了,是茨木大人和玉藻前大人一起打开的妖道大门!主人还没发现我不在家里,不然会很着急的。”

  

  “要走了吗?”

  

  “是的,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感谢您的关照!”

  

  “是我要谢谢你,让我了解到了除了我的世界以外的东西。”

  

  “我才是,想要向您道谢。”

  

  “已经足够了,同伴们在等待着你吧?快回去吧,回到你原本的世界里。”

  

  “感谢您把我买回来,萤草能够遇见您这样温柔的大人真是非常幸运,祝您一切安好。”

  

  眼前突然打开了某道像浮世绘里的妖道一样的大门,各色听闻过的没听闻过的妖异出现在蓝河眼前,他惊愕地瞪大了眼,浑身萦绕着一股寒意,吞了吞口水:接受萤草是妖这个设定就已经让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他很努力了,现在眼前出现的百鬼夜行实在是……太刺激了!

  

  窗台的萤草在妖道打开后,沐浴在了一片耀眼的草绿色光下,接着化作了一只个头小小、长相看起来也柔柔弱弱的小草妖,不得不说,跟蓝河想象中很相似,对方向蓝河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同伴们走进光里。

  

  隐隐约约间他听到了萤草最后对他道别“感谢您的照顾”,还仿佛听到了另一道粗犷低沉的男音“……谢谢”。

  

  是谁呢……?

  

  蓝河没有来得及想这个问题,便看到一只长得像猪又不是猪的妖怪发出一道深紫色的烟雾逼近了他,之后就彻底睡了过去。

  

 

 

  -   终   幕   -

  

  朝,晴。

  

  G市的天气一天一变,甚至一天多变,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

  

  以防万一,带上伞。

  

  咦,为什么阳台上会有一盆空的花盆?是昨晚搬进来的?怎么毫无印象了。

  

  “远仔,上班要迟到了,快出来吃早饭。”

  

  “好,就来。”

  

  蓝河只把花盆的事放在了脑后,想着,吃饭时跟母亲提议在花盆里种点什么也不错。

  

  一瞬间,脑内闪过一株开着蓝色小花的草木模样,又消失不见。

  

  很漂亮啊,花。

  

  今天有夜班,明天,再去一次花鸟市场吧。

  

  种什么呢?

  

  那种花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叫做……

  

  萤草。

  

  在哪里听过的感觉,是错觉吗?

  

  蓝河收拾好背包,关上卧室的门,对母亲道别后就出门上班了。

  

  不知为何,今天起床后精神特别好,浑身清爽,一定是昨天睡得很早的原因。

  

  世界啊,真是不可思议啊。

  

 

 

  END。



  

  

 
评论(4)
热度(35)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