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草莓蛋糕。

> 叶蓝小电影三十日开车活动。

> 题目:奶油普雷。

> 时间:8月12日。

> 没卯用的AO设定,谨慎避雷,谢谢 (;´༎ຶД༎ຶ`) 


亲,这写得真的很一言难尽,你确定要点进来吗??

我再也不揩车不作死了,再也不。 (;´༎ຶД༎ຶ`) 



  ×


  眼中所见,尽是当前的风光不错。而这个背影,却牵引着从过去到现在的、思念的绳索,强硬地,把时间的指针拨回了记忆中已经发旧泛黄的时光。

  

  那天也是看到这样的背影。

  

  清晨,他在家附近的公交站旁边等车,遇到趿着拖鞋出来买早饭的叶修,还打着哈欠给他打了个招呼。当时未想,那就是儿时的最后一眼。

  

  正午,天上浮着鱼鳞状的松软的云,太阳很晒人。许博远赶着下了补习班后的第一班电车回家,去敲隔壁的门时,让他牵挂的那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一别数年,杳无音讯。

  

  谁说故人在脑海里都是被美化过的,都是瞎扯淡。

  

  许博远自言自语地吐槽着。

  

  中午时分,是一天当中食堂人聚集最多的时候。

  

  别无他法。

  

  许博远木着一张脸,扯着旁边笔言飞的袖子,不甘不愿地落座。

  

  拿饭卡去刷了一个黑椒牛柳饭,好友已经买好了饭边吃边招呼他过去。

  

  好友喜欢的某个系的漂亮女Omega好像又换了男朋友;专业课的作业好难而且数量巨大,老师规定的时间还很吃紧;学校门口有家店面又换了人做,要不要周末一起去吃……

  

  “我PASS,特殊时期要到了。”

  

  “噢……好,那我找大春去。”笔言飞也不甚在意,马上又说起了别的话题。

  

  只恨自己不是Beta,什么破发琴期。

  

  无辜的牛肉饭躺在盘子里,原本漂亮的摆盘被戳戳戳得乱七八糟。就像发泄似的,许博远狠狠地挖了一大勺塞到嘴里。

  

  “靠!好烫!”

  

  饭后有一小段的午休时间,许博远告别了好友往Omega的宿舍区走。

  

  从三号食堂到宿舍的路上,穿过了外国语学院外面的大道,路的两旁是青翠的小叶榕,阳光有些过分明媚了,是个适合晒被子的天气。

  

  空气里还混杂着些其他Omega和Alpha的味道,大多数Omega和Alpha都喷了信息素的抑制剂,一般来说,除非是刻意释放信息素,平时不仔细去闻是闻不到多少味道的。

  

  不巧,他鼻子比正常人稍微敏感那么一点点。

  

  真的只有一点点啦。

  

  “啊,啊嚏。”

  

  揉着鼻子,考虑着,接下来走哪条路回宿舍呢。

  

  朝某个方向迈步时,又突然停住了。

  

  外院的几十层台阶上的大门口,那个老熟人正在和一个女孩子讲话,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许博远停下脚步,微微踮起脚、眯缝着眼睛朝那边望,还是被日光晃得不甚清晰。

  

  糟透了的重逢日。

  

  他或许已经不认识他了。

  

  有股能感知到的酸涩从心底一股股冒起来,像水烧开时的泡泡炸开,雾气有点蒙了眼。

  

  认不认得什么的。

  

  小孩子的约定,有谁会记得呢。

  

  还是回去晒被子吧。

  

  叶修告别了朋友,往Alpha区的宿舍楼走。走着走着,又想了想,掏出口袋里样式老气的基础款手机,看了一眼屏保的人,没有来由地笑了笑。

  

  搬回来的事还没跟这小孩说,许博远在学校基本上一个月才回一次家,这才开学不久,刚刚离开家,还没回去过。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让许家的父母帮他保密了,说他要自己告诉这个小孩。

  

  在食堂里遇到的时候,尽管隔得远远的,他也想过去找许博远,但一是身边有认识的人还在讲话不好走开,二是场合太嘈杂了不方便说话。

  

  记忆中的小孩也是这样,眼睛圆圆的、亮晶晶的,头发看起来很好薅,松松软软但又很柔顺地贴合着,跟主人给人的印象一样。

  

  他身边的人是什么人?

  

  叶修几乎忍耐不住想冲上去去询问。

  

  所以在吃饭时,有意无意地往那边瞄,见那只是正常朋友之间的相处模式才安下心来。

  

  和许家的父母寒暄的时候听到,许博远17岁左右性别分化成了Omega。最初,本人因为不想面对这个性别有了一段非常迷茫的时间。叶修一听就能明白,感情这个小时候和他一起经常套鸟窝、踢球砸坏人家家的玻璃、还声称自己一定会成为Alpha的小孩儿,一时无法面对自己被划分到刻板印象里是柔弱、需要保护的Omega的范畴这个现实,逃避了好一阵子——听得有些心疼,又觉得很好笑。

  

  还听到了诸如。

  

  这么多年都没谈过恋爱,性别觉醒后没找过Alpha义工,本能全靠抑制剂压着。

  

  进了A大,但有的专业对性别有限制,没有去成最想去的土木工程,最终去了信息管理这个跟计算机有关的专业。

  

  有几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出去玩、吃饭,好像其他几个都是Beta,有一个是Alpha。

  

  诸如这样的话。

  

  许母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叶修反射性地把头扭了过去,对上一双了然的眼。

  

  “小修,伯母看好你。小远这么多年都念着你呢,就是嘴上数落你。”

  

  叶修道过谢后,松了一口气。

  

  当年的约定。

  

  叶修现在有七成把握。

  

  俗话说,久晴大雾必阴,第二天的下午下了第一节课天就落起了大雨来。不少人就近避雨,留在教学楼的大厅不走,人顿时拥挤得多了。

  

  许博远倒是不讨厌下雨。

  

  下雨可以盖住很多嘈杂的声音,雨滴本身的声音倒比什么都要来得纯粹,这让他能够静静地思考很多事。

  

  还有个说来有些羞耻的理由,他身上的信息素是青草味道的,每次遇到下雨,都会冲撞出一股雨后草地的味道,有点自恋地讲,他还挺喜欢的。

  

  本以为是阵雨,下了10来分钟却不见停,人群里渐渐传出了焦躁的声音。

  

  渐渐的,有从别的地方撑着伞赶来接人的同学接走了一些人。

  

  许博远想着,笔言飞估计跟大春在哪儿亲亲我我吧,曙光在老师办公室搬砖,系舟在学生会里策划活动,谁都不方便打扰。

  

  索性,脱下外套披在头顶,把书包抱在怀里,打算冲回去算了。

  

  还没往雨里冲出去,就被一个撑着伞的高大身影挡住了去路。

  

  那人又呼唤他的名字。

  

  “许博远。”

  

  先说好,他可是万分不想理他的哦,现在回头只是怕那个人锲而不舍地喊他引起别人的乱想。

  

  闭了闭眼。

  

  “干嘛。”

  

  超小声。

  

  还低下头不看他。

  

  “我回来了。”

  

  “……哦。”

  

  回来,就回来了呗。

  

  想了想,叶修从突然离开之后的一切他都无从知晓,那现在的叶修是个怎样的人呢,他又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

  

  许博远认真地思考着,在叶修眼里就是呆呆愣愣地伫立着不吭声。

  

  “跟我搞初中生闹别扭那套啊?”

  

  遵从本心揉了一把头发。

  

  果不其然被挠了。

  

  “你不告而别,我可还没原谅你!少来套近乎。”

  

  叶修笑,像没听见一样,从背包的外格掏出一把靛蓝的格子伞递过去:“我送你回去。”

  

  和叶修一起走在雨中的时候,许博远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个陈述句,不是个疑问句。

  

  “什么味儿,像草丛的味道?”

  

  “……我的信息素,你离我远点儿。”

  

  “挺好闻的,你再靠过来点?”

  

  “你不知道AO有别吗!!!”

  

  叶修也不把人逼狠了,也真的不再凑过来,不远不近地走在许博远旁侧的位置,也不言语。

  

  Omega的宿舍区到了,叶修必须要在这里止步了。

  

  “上去吧。”

  

  “等、等一下……”

  

  嗯?叶修站定。

  

  许博远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写上了一串数字之后一把塞到叶修掌心里。

  

  “电话号码。”

  

  虽然早就有了,这当然是不可以说的——叶修珍惜地把纸条收好放在衬衣胸前的口袋里,再自然地发出邀请。

  

  “我说,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吧。”

  

  许博远点了头,想要往宿舍走,又有些踯躅,回过头:“我回去了?”

  

  “明天见。还有,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

  

  再也不走了。

  

  “谁管你走不走……”

  

  “小蓝的味道很好闻。”

  

  “不准叫那个外号了!呜!”

  

  腾——地,许博远脸上的温度肉眼可见地上升。

  

  屮。

  

  小小地比划出报复的手势,然后就赶紧往宿舍楼跑。

  

  回过头,叶修还在,拎着他刚才用过的伞朝他挥挥。

  

  其实他也挺喜欢的……叶修身上的信息素味道。

  

  是和叶修本人给人的印象有点违和的,草莓味。

  

  可是,可是——

  

  他最喜欢的水果就是草莓了。

  

  在宿舍的楼道里无声地捣住脸,许博远的嘴角却控制不住地上翘。

  

  看在草莓的面子上,对叶修,那个,他也不是,咳咳,也不是,不喜欢的。

  

  春夏之际,是草莓的季节。

  

  前几天许博远请了几天假,靠着抑制剂和硬抗,在宿舍里缩着度过了发琴期。

  

  叶修常发消息来问候他,说这几天过去了就带他去吃饭。

  

  我要吃草莓,很甜很甜的那种。

  

  好啊。叶修回复,还加上一个系统自带的叼烟表情。

  

  还要吃很大个的草莓。

  

  哦?你确定?没问题,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叶修是有点别的意思的,但这边被发琴热烧得神志不清的许博远却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觉得呀——

  

  可怕,聊得多了,居然巨轮都聊出来了。

  

  彼时他无力地趴在被窝里,艰难地跟叶修聊天,要么就是昏头昏脑地睡着。

  

  现在特殊时期过去了,远哥还是好汉一条!

  

  ………………

  

  “这就是你前两天狂吃水果不吃饭,还敢喝酒,搞得现在胃痛的原因?”

  

  这饭也没法吃了。

  

  放下筷子,只有嘴上比较严厉的叶修把许博远扶着,另一只手接过他手里的还没吃完的一盒草莓,费劲地掏出手机想联系许博远的室友来接他回宿舍。

  

  打完电话,把旁边人的胳膊架到肩膀上,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

  

  “走了。”

  

  回去还要给他买药,胃药和醒酒药。

  

  叶修认命地扶着人往前走。

  

  许博远突然打了个踉跄,毕竟也是个成年男性了,即便是个偏瘦的Omega,体重也摆在那儿,叶修长期不怎么运动,一时有点撑不住。

  

  不想,下一刻,许博远打了个酒嗝,挣开了叶修的手,又贴过来,傻乎乎地揪着叶修的衣领笑。

  

  “叶修,你是草莓味的。”

  

  接着糊里糊涂地,叭地一口亲了上去。

  

  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Alpha的气息突然就控制不住了,无害的草莓信息素的味道弥漫在他们周围的空气里,当然,也包括旋风的正中心。

  

  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醉鬼只是努力往叶修的背上爬,叶修克制住,配合地把他背起来,耳朵边突然传来热乎乎的气息。

  

  许博远和平时不同的软糯糯的声音对他说。

  

  “叶修,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甜了。”

  

  叶修的眉毛抖了一下。

  

  青草的味道开始一点点弥散出来,叶修心里暗道不好。

  

  他自认不是圣人,却也不想在失控的时候做出会后悔的事伤害到喜欢的人,只好咬着牙忍耐着,拼命压抑那股仿佛血液都在沸腾一样的本能,等许博远的室友过来把人接走了,放开手的那一刻,才像解脱似的往后跌了一下。

  

  回去冲了个澡,帮自己释放了一下冷静冷静。

  

  有个念头,像雨后的春笋冒出了尖尖。

  

  差不多,是时候了。

  

  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时间晃呀晃的,到了叶修的生日。

  

  真奇怪,以往他不在身边的时候,会悄咪咪给他过生日,还想了些五花八门的礼物可以送给他的,今年叶修就在这里,他却整天像丢了三魂六魄一样,对这个日子寻不着头脑。

  

  据他所知,叶修是没有讨厌的食物的,至于喜欢什么,也表现得不是很明显。

  

  送什么好呢。

  

  许博远同学为了这件事险些愁秃了头。

  

  叶修乐得见他犯愁,心里琢磨着,怎么着,生日也得让这小孩吃到他喜欢的草莓小蛋糕。

  

  由是,当天出现了两个人都提着草莓蛋糕面面相觑的局面。

  

  短暂的沉默和尴尬之后是毫无拘束的放声大笑。

  

  他们在彼此身边,都像有最广阔的一片天空,可以自由飞翔的鸟儿。

  

  彼此的身边是世界安心的一隅。

  

  约好的事,还记得吗。

  

  叶修的生日没有放假,所以他俩都没回家,当天上完了课就在学校过的。

  

  晚上在外面吃过饭后,两个人滑稽地提着两个蛋糕去找了个有双台电脑的旅店进了个标间。

  

  ……只是想着今天陪陪你,吃了蛋糕还可以打一把荣耀,而已……

  

  许博远在叶修带笑的视线里越来越小声。

  

  鬼啦,一个Alpha和Omega大晚上的进旅店,说自己没有居心不良都不信。许博远揉了揉自己惴惴不安的胸口,点头。

  

  “记得的。”

  

  “我觉得,我已经等不及了。”

  

  欸,这是什么……啊,他可能,可能是明白的。

  

  “以后的人生副本,都一起打吧,许博远。”

  

  “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的。”


  

  真的很柴很尬的肉,我求你们不要看,给我留点面子吧(;´༎ຶД༎ຶ`) 



  

  End。

  

  


 
评论(24)
热度(123)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