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点点萤光。

> 意识流,不知道在写啥。《年久失修》番外一,十年后的老许和老叶的场合。



  ×


  最近叶修不知道自己在暗自琢磨些什么,常常一回家就神神秘秘地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有时候还能听见和什么人打电话的声音,许博远想进去叫他都被挡在外面。

  

  就像这样——

  

  “你等会儿!”然后在里面稀里哗啦收拾了一通才肯打开门出来。想往里头望望,叶修坦坦荡荡让他看,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一点都不可信。

  

  绝对是藏什么了。

  

  许博远十分确定以及肯定。

  

  他的衣服上没有烟味,屋子里也没有,叶修戒烟都那么久了,不存在现在还避着他抽烟这种事。

  

  要说叶修是有外遇了,他更不信。

  

  他们之间真真切切的感情,彼此都感觉得到。

  

  那,还能有什么……?

  

  许博远陷入了苦恼。

  

  今天轮到他做饭,所有的菜都少放了盐,被上桌吃饭的叶修委屈巴巴的提醒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他思考了一下引起他状况失常的源头,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还不是都怪你!

  

  叶修表情无辜极了,表情忐忑地扯了扯他的衣角,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不就是有什么想瞒着我的吗,多大点事儿啊。

  

  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不快,许博远闷头扒了几口饭。

  

  窗外的蝉声一阵一阵的,昨天才下过雨,今天的空气却又潮☆湿☆了起来,闷热得难受。

  

  很快你就知道了。

  

  像是明白了他的不快,叶修献宝似的夹了块锅包肉过去,一边笑着说。

  

  献什么宝啊……这还是我做的呢,我做的!

  

  想是这么想,许博远却就着叶修夹过来的肉下了一口饭。

  

  刚才没注意,客厅对着的落地窗边,纱幔被外面的风吹得翩翩然飞起来了。

  

  姑且,算是凉风吧。

  

  这么折腾了一通,虽然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许博远的心却不可思议地安定了下来。追究那么多干什么呢,叶修想让他知道的迟早他都会知道的,他待他那么好。

  

  “叶修,一会儿吃了饭你洗碗,我去卧室把空调打开,再把阳台收拾下。”

  

  “噢,好啊。”

  

  “然后再一起睡会儿。”

  

  “好。”

  

  每一天都弥足珍贵,一起度过的记忆统统刻印在生命史册里的年轮上。

  

  已经错过了十年,不能再错过更多的时光了。

  

  直到临行前,许博远才晓得叶修这段时间神神秘秘地在干什么。

  

  到底什么时候拿他的身份证买的车票?

  

  许博远哭笑不得地想,这人真是越来越幼稚,活回去了。

  

  但是啊。

  

  “之前你不是说如果有假的话,想去什么山里走走吗。刚好叶秋他有个朋友最近开了个度假山庄,在一个山上,还有一周才对外开放营业,咱们可以去体验一下,人也不多,你就将就一下,当咱们两个去了一趟山上吧。”

  

  许博远问的时候,听对方这么回答道。

  

  谁会把别人随口的一句话记得这么清楚啊。

  

  叶修蹲在行李箱前确认着带的东西有没有遗漏,还差不差什么,甚至列了一张单子认真比对着。那个样子,数次让许博远怦然心动过。

  

  现在也一样。

  

  所以他朝叶修走过去。

  

  “谢谢叶秋了吗?”

  

  “当然了。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嘛。”

  

  “那句话不是在这里用的……”

  

  啊,好喜欢你。

  

  许博远也不说什么,从背后把叶修环抱住,像抱着一个大型的绒毛玩具。

  

  叶修蓦地仰起头,视线和他相对,眼里满是笑意。

  

  是啊。

  

  多年前的那个问题,哪里没有答案。

  

  只是来得晚了点。

  

  他们都在等着答案。

  

  所以一切都来得及。

  

  睡吧?一觉起来就到了。

  

  叶秋拜托了开山庄的朋友借了个司机来接他哥和他哥的老公去目的地。

  

  对,是老公,那两个人已经去荷兰注册过了,是合法夫夫。

  

  “叶秋,你都不知道,你嫂子平时在你们面前一副温和又懂事的样子,可会跟我撒娇了。”

  

  “……哦是吗。”

  

  “下班回来跟我说‘叶修,我好想去哪个山里休息休息’的时候那个可爱又可怜的样子,啧。”

  

  “……”

  

  我知道你想秀了,我不想听OK?

  

  “所以小秋啊,你还是要像哥哥我一样关心一下小○,不要忙于工作忽略了家庭经营。”

  

  叶秋冷漠脸,混账哥哥,说得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你倒是快点回公司啊!你上个月脚扭了现在还在家里歇着跟嫂子装可怜求投喂呢,我上次去你们家都看到了!”

  

  “他对我的确好,可心疼我了。”

  

  “………………”

  

  够了,请不要见缝插针地跟我秀!!!关上门你想怎么秀怎么秀!

  

  “说正事呢,小秋,我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

  

  ……

  

  “蓝?醒醒。”

  

  唔,到了吗?


  天似乎不是那么亮了,但不难看出是下午时分。

  

  许博远揉揉眼睛,把搁在叶修肩膀上的头抬起来,猛地在叶修的肩头看到了一点水渍。

  

  糟糕,超级尴尬的。

  

  但我已经是这个年龄了,我要淡定。

  

  闭了闭眼,许博远想着,要么当做不知道干脆不承认好了。

  

  于是艰难地从叶修的肩头移开眼睛,由着叶修牵下车,跟司机道谢后,一个人拖着一箱行李,直直地向面前的建筑物走,目不斜视。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小蓝。”

  

  “是老蓝了。”

  

  装作普通地回答他,很好,非常好许博远!

  

  “干嘛,自己做的事不承认?”

  

  叶修的声音里挟了点促狭,使许博远更不敢看他的眼睛。

  

  所以,当叶修抽☆出一只漂亮的手去捏他的脸的时候这个人毫无察觉。

  

  “……对、对不楚啦……喂你干嘛!放放放、放开!”

  

  “说吧,做什么了这么心虚?”

  

  叶修干脆停下来,在离大门还有一段路的地方,好整以暇地等他回答。

  

  感情你不知道啊!诈降!骗子!

  

  许博远没说话,指了指叶修的肩头,满脸通红地低下头。

  

  然后听见叶修朗然的笑声。

  

  之后是落在额头的一个轻吻。

  

  “走,我们进去。”

  

  他攥紧了叶修的手。

  

  刚才还羞赧得不得了的事现在仿佛也已经没有关系。

  

  老夫老妻了,还怕什么丢人的。

  

  山庄里除了他们还有其他的一些客人,但山庄老板的朋友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走廊和扶梯也没有多少吵闹的声音,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竹子摇晃的沙沙声。

  

  “要出去玩吗?”

  

  “想先睡会儿,在这里呆着舒服。”

  

  两个人经过大半天在车里的倒腾才来到山里,也累了,都洗过澡换上了松松垮垮的浴衣。

  

  刚才山庄的服务人员礼貌地敲开了门,为他们呈上了一顿精致美味的菜肴。

  

  应季的蔬菜和山里有的野菜烹饪在一起,还有挑选出来肉质最佳的肉类,两个人的分量,吃完饭菜,最后掀开汤蛊的盖子,一壶热汤下肚,整个人从喉咙暖到了脾胃、直到脚底。

  

  老许彼时一边吃一边感叹,能享受到这么好的服务真是托了叶秋的福,好好谢谢他才可以。

  

  老叶赌气,感情我就没有去公司上班我就不是叶氏的另一个老板了吗。

  

  生气了,于是把满桌的食物和房间的装潢拍了几张,让苏沐橙帮他加了滤镜之后,特地挑了叶秋下班堵在马路上的时间发给他。

  

  毫不意外收到了自己亲弟弟的:凸。

  

  饭后不久,服务人员再次敲门,经过询问后撤去了餐具,又向他们提供饭后的饮品,他们挑选了梅子茶和柠檬茶。

  

  许博远抱着膝,身旁的木地板上放着一杯温热的梅子茶,他坐在朝室外的落地木窗旁,把窗户整个打开,用全身去拥抱山里的气息。

  

  窗沿别致地挂着一串和风的红色金鱼风铃,被凉风吹得叮铃作响。

  

  日光已经没有来时那么刺眼,一点一点昏暗下去。

  

  天色倾覆,不符合夏天暴烈的小雨点点滴滴。

  

  叶修也靠着他的旁边坐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头发。

  

  一点没变。

  

  “下雨了,头发还没干呢……”

  

  莫个人小声嘟囔着。

  

  会抱怨就好,会露出真实的自己就好。

  

  这是转好的象征。

  

  无论是他本身,还是对于叶修来说。

  

  他们都曾经,因为太过轻视两个人相处这回事,才会吃那么多苦头。

  

  再也不会了。

  

  “不吹干会头疼。”

  

  所以经手的还是最不放心的那个人。

  

  之前听说这里星空很漂亮,因为公害少,现在下雨了也看不到了。

  

  叶修在吹风机的噪音里分辨着对方絮絮叨叨的小抱怨,可爱得他想一把把这个人揣到怀里。

  

  好了,头发吹干了。

  

  当做则做。

  

  叶修把头从身后搭在许博远的肩上,对方也向后靠着借着他的气力撑住,互相倚靠。

  

  一阵清风迎面,叶修抬脸顺势望着许博远的侧脸,一时忘了要说些什么。

  

  他的侧脸瘦削,刘海细碎地搭在额前,刚才吹干的头发毛茸茸暖呼呼的,身上还有浴☆室里沐浴露的味道。

  

  薰衣草?

  

  时光尽管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一些痕迹,却也对他足够温柔,那股干净和纯粹似乎并没有因为时间过去而发生任何改变。

  

  叶修闭上眼睛,更加依恋地贴紧了身边的恋人。

  

  然后他听见了对方的轻笑。

  

  什么也没说,回抱住他。

  

  室外的雨都沾染上了山间草木的气息,嗅觉能感觉到的尽是青草气息。

  

  竹尖凝成的水滴听说可以泡茶。

  

  许博远有点恍惚地看着外面。

  

  走廊有人走过的声音。

  

  通讯电话有新消息提示的提示音。

  

  都不想去管了。

  

  再一秒。

  

  抱紧。

  

  再一秒让我和他两个人好好地在一起。

  

  真实。

  

  温热。

  

  像是从暗处的岩石冒出了清泉。

  

  像这样。

  

  天地之间,他呼唤他的名字。

  

  声音传达到了。

  

  用两手去拥住。

  

  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遥远记忆里那个与自己相背而去的影子,已经携着萤光重新入驻了他的世界。

  

  「欢迎回来,我的天空。」

  

  吟唱着,颤抖着,静止在此刻。

  



  Fin. 

  


 @天池茗毫 天池宝贝生日快乐!(←戳这四个字有惊喜!原谅一个气短的死宅otz

认识你真好,以后也请多指教哦。




  


 
评论(4)
热度(71)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