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03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很多没有考研经历的人,恐怕也听闻过不少关于考研之艰辛的传闻。

  

  这是一条没有毅力就恒心就绝无可能坚持下去的漫长的坎途。

  

  选择辞职考研,还是在阔别大学以后的三年后,更考验意志力和决心。

  

  许博远在大学里念的是地理学专业,不是师范,却也在同学的撺掇之下去考了教师资格证以待有朝一日在求职时能派上用场,那个时候他是蓝溪阁的职业玩家,还没到蓝雨去报道,不想,资格证考试成绩刚下来,他也决定了要去蓝雨当正式员工,那一纸证书自然也就一直没派上用场。

  

  想成为老师。

  

  突然有天在带团打本的时候冒出来这个想法,从此就再也无法抑制。

  

  人是无法欺骗自己的本心的。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就动摇地无法自拔。

  

  梁易春平时话少,观察力却十分敏锐,在觉察到许博远的异常后跟他长谈了一次,解开了对方的疑惑,同时也不得不带着祝福送自己的好兄弟离职去追求他的人生了。

  

  在某种私人感情的驱使下,许博远还是借着蓝雨以前员工的身份厚着脸皮跟认识的朋友要了张总决赛的票,在看到结果时,看到台上那个人后,他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了。

  

  叶修于他,不是像黄少天那样的存在,而是一种更加暧昧和微妙的。

  

  太阳?

  

  不对。

  

  没有那么明朗的。

  

  像被重重雾气遮掩着,看不太清楚那份憧憬的模样。

  

  所以许博远选择不去直面这个难题,能避则避。

  

  如果答案是他和对方都承受不起的,那他也不想面对。

  

  之后的交换电话号码是意外,短信是意外,绝色也是意外。

  

  事实上是,在得到叶修的号码之后,他没有主动联系过叶修,对方也如他所想的,将他这个人远远忘在了脑后。

  

  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也就无所谓失不失望。

  

  开始准备考研之后,许博远主动切断了和以往的社交网络的大部分联系,只偶尔和几个朋友联系一下,用他们的话说,“来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活着”。

  

  活是活着,只是活得不太好而已。

  

  镜子里的人面黄肌瘦,因为缺乏晒太阳和锻炼,看起来憔悴又苍白,本来也不胖的人,因为废寝忘食准备考试瘦得更加厉害。

  

  这是三天来第一次出门,为了倒垃圾,以及采买一点储备粮。

  

  这已经是他两个月来的日常了。

  

  到离租住的房子最近的一个超商,需要路过一个大型广场,以往许博远都是匆匆路过,完成采购后就直接回去,毕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而今天,他正在这里站定,动也不动地看着公放屏。

  

  屏幕上投放的是国家队以及教练叶修,在世邀赛上取得胜利的视频剪辑,一个个熟悉的角色在屏幕上出现,他的心里出现了久违的悸动。

  

  那场总决赛堪称当今电竞的盛世对决,黄金一代的电竞选手几乎都在,将荣耀又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退役的叶修站在那群人里,意气风发,有如他之前查资料时看到的当年嘉世获得三冠时的嘉世小队长的神情。

  

  叶修是强者,这样的人,会改变的是外表,而内里的东西是不会变化的。

  

  许博远隔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才提起手边的购物袋,踏着夕光与那个世界背行。

  

  他,深知其苦乐。

  

  无论是对荣耀,还是对别的什么。

  

  在结束考试后,许博远回到家中不分晨昏地睡了好几天,调整过来后,几乎是第一时刻就去买了一张新的账号卡上荣耀。

  

  大家都选择了旅游,而宅男绝不向现充妥协!

  

  以前的号被留在了蓝雨,他只申请带了一张没什么用的绝色走,但这张卡并不是可以随便动用的。

  

  许博远没有想隐藏自己是谁,但也见过太多A了游戏后再回来谁都不记得的人了,不想让自己太凄惨,于是普通地取了个叫“容与”的ID进了新区。

  

  新手任务来来回回就那些,之前作为蓝团,曾无数次教过新人做新人任务,这些都难不倒他。没做几天新手任务就升到了20级,在选择职业的时候,他想也不想,当然还是剑客。


  走出新手村后,才觉得这个20级确实不太够看。也不怪许博远这么想,以前都是荣耀开到多少级就练到多少级,一身的装备也是职业选手以外的几乎顶配了,现在以这样一身布衣的形象走在荣耀的广袤天地里,倒有一番耳目一新的新鲜感。


  谁也不认识我。


  想着,去把任务交了再睡把。许博远点开任务面板,戳开查看了下内容,就往任务指定的地点过去。


  只是,这到是到了……

  

  但是,不远处的那个人……

  

  许博远克制自己不要去管别人的闲事,但巨大的责任心和喜欢帮助人的习惯还是让他没控制住自己控制键盘的手。

  

  走到那个和他等级差不多的战斗法师跟前。

  

  【容与】:兄弟,冒犯了,你这个任务要完成的话,直接去小镇里找NPC“占卜婆婆”获取锦囊会比在这里打小怪触发事件要快哦。

  

  【君归】:我知道啊,这不是无聊嘛。

  

  【容与】:……


  【君归】:我是从老区过来的,凑凑热闹。


  【容与】:……实在是不好意思……

  

  是在下输了。

  

  【君归】:谢谢啊。

  

  【容与】:不用,也没有帮上你的忙。


  【君归】:#(微笑)

  

  这倒是实话实说,许博远下意识地帮助别人,也从来没有邀功的意思,便很快把这事抛在了脑后。东奔西跑完成了不少任务,等级也升了不少,想着可以去组个小队打打本,全部组等级差不多的新人也没关系,他对指挥还是有信心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打不通又怎样呢,游戏不就是为了开心吗,远离网络的这大半年来,许博远倒是把这些虚拟的是是非非看得越来越开。

  

  结果组队进来的,的确不少是等级差不多的新手,还非常凑巧的,赶上了刚才那位“因为无聊打小怪”的老兄,真是缘分了。

  

  【容与】:君归兄弟,又见面了,真巧。#(握手)

  

  【君归】:呵呵,我也觉得挺巧的。

  

  闲聊的时间没有多长,队里的其他人催促着要开始打本了,许博远也做好准备要投入副本。

  

  事实证明,不是谁都能像叶修当初一样,随手拉来的一个队就能破副本记录的,特别是现在在新手村,大部分人的水平连平均都够不到,队伍里的机械师、牧师和魔道学者都连连失误,特别是牧师妹子,开着麦一直在道歉,许博远听得相当不忍。

  

  【容与】:别哭,不要放在心上,还能再来很多次,再说,我们现在还没输呢。

  

  然后许博远开麦了,一边搜寻脑海里关于指挥的记忆一边指挥着这个小队里的人怎么走位怎么打,情绪也越来越高,连睡觉都无法消除的某种疲惫感随着副本成功而一瞬间舒畅了。

  

  一个小队里的几个人都欢天喜地,除了那个神秘的君归一直沉默着,许博远也只是小小地开心了一下,没有像其他几个人这样表现这么明显。

  

  尝到了和经验者组队的甜头,其他人想加容与这个号的好友,许博远礼貌地推拒了,其他人也没再多纠缠,道别后就离开了。

  

  剩下君归和容与相对而立。

  

  许博远想跟对方道别,再趁着吃饭前的时间到别的地方去看看,结果耳机里传来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蓝河?”

  

  “是你吗?”

  

  窗外适时地下起了大雨,豆大的水滴砸在卧室的窗玻璃上,轰鸣声不绝。

  

  许博远发自内心地感谢起了这场雨,将他响如擂鼓的心跳声遮掩了住;同时也埋怨起了这雨,将他理不清的心思统统勾缠出来。

  

  “叶神?”

  

  怎么会,又遇见了呢。

  


  Tbc.




上一章写的时候忘了还有世邀赛了,突然想起来,干脆就把世邀赛的时间稍微往后挪一点,不影响剧情。

感觉这章没啥内容,之后再说吧,困了……

有错误请指正,谢谢。

  


  


 
评论(12)
热度(82)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