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02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刚回包厢,叶修就被逮住八卦刚才让他来要签名的人是谁跟他是什么关系之类。

  

  明白自己的一张嘴抵不住面前这么多张嘴的道理,叶修就什么也没解释,就是笑,想着不回答他们自己就会把这页翻过去了。

  

  但今天是什么日子,叶修即将隐退前的最后聚会啊!况且,在饭桌上经询问,叶修也没有要留在联盟和战队里的意向,这些多年的老朋友也算是抓■住机会折腾他了。

  

  KTV的标配,玩扑克,真心话大冒险,当然是躲不掉的,特别是有几个巴不得把叶修的老底都给扒出来的,使劲撺掇他参与。

  

  叶修欣然应允。

  

  半个小时后,搞事情几人团几乎输掉了裤子,不仅没搞掉叶修,还抖出来自己的不少糗事。

  

  叶修一脸的春风得意在下一轮僵硬了。

  

  喻文州脸上带着笑,语气淡淡的:“得罪了,叶前辈。”

  

  旁边的人兴奋得搂着喻文州的肩膀直乐,他也没说话,示意叶修在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里抽取一张,安安静静地开始收拾起了大家看到叶修输掉时狂喜到撒得一桌都是的扑克牌。

  

  在心底叹了口气,想起刚才抽到大冒险的人被整的惨状,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叶修就把手自然地探向了真心话那一叠。

  

  ——“给手机里最近联系人里的第一位发短信求交往。”

  

  ???

  

  我抽的不是真心话吗?叶修狐疑着,一边翻开盖着“真心话”和“大冒险”大字的两张牌底下的牌,发现底下的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调换了。

  

  “叶前辈收到的大冒险还挺友好的呢。”

  

  “不愧是叶神,运气真好。”

  

  “我靠你是在讽刺我吗?凭什么我抽就是‘学狒狒嚎半分钟’???”

  

  “幸运【哔——】”

  

  ……

  

  高招,叶修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想着给苏沐橙发个消息马上再解释下就完了,至于是谁暗算的,他也不想猜,这里玩牌的几个战术大师谁都有可能干出这种阴人的事,毫不含糊。

  

  第一个联系人明晃晃写着“许博远”三个字,这才让叶修想起刚才因为要存电话号码所以拨了蓝河手机号的事,这样也让蓝河成了第一联系人,叶修这才有点慌起来。

  

  见叶修从淡定地把手机拿出来,到久久没有动作,黄少天悄悄潜到他后头,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后喊了出来。

  

  “许博远?这是谁啊?”

  

  “就你嗓门最大。”叶修不太自在地下意识遮住屏幕,毕竟他和蓝河没有熟到可以随便开这种玩笑的程度。

  

  “怎么了怎么了我怎么就嗓门大了,是你输给我们队长了才会受惩罚抽到这张卡,你刚才不慌现在慌了是不是心虚了是不是!难道这个是刚才让你找我们要签名的人?”

  

  “难得觉得黄少天说的废话里有点内容。”

  

  “赞同。”

  

  “打住啊,不是人家想来要的,是我觉得帮个小忙而已,以前认识的人,关系还可以吧。“叶修实话实说,不过,喻文州那么缜密的人,会不知道蓝河的名字吗,而且,黄少天的粉,蓝雨的人,加上“许博远”这个名字,应该就能让喻文州得到足够的信息了,或者说是完全暴露了也可以。叶修望过去,对上喻文州带着淡淡笑意又仿佛洞明一切的眼睛,还是瞒不过他啊。

  

  “既然是我的粉,肯定也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赶紧赶紧完成任务,开始下一轮!”

  

  叶修想偷偷把短信发给苏沐橙蒙混过关,被张佳乐抢过去,换了个收信人,点击发送。

  

  热衷于搞事的几个人还在玩,叶修屁■股还没挪开,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

  

  一分钟后,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振动了。

  

  ——好。

  

  蓝河这是个什么意思?开玩笑的吧?叶修惊疑,面色却不显。

  

  紧跟着,第二条短信也来了。

  

  ——开玩笑的,大神这应该是输了什么游戏的惩罚吧?

  

  这么聪明?叶修的唇角不自觉上扬了,回复着许博远的消息。

  

  ——都存电话号码了,别叫叶神了呗,多生疏,喊名字就可以了。

  

  “老叶在笑什么啊,毛骨悚然。”

  

  “闭嘴,废物点心。”

  

  蓝河又回复了,难不成和他一样是守着手机的吗?

  

  ——现在已经比较晚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饿,饿的话,附近的○○店和△△店都是做夜宵很好吃的,我来之前做了攻略,这边的朋友也有带我们去。

  

  真是实用的建议,他们这里也有S市的本地人,但大家都是整体待在屋内的宅男,少有时间和精力出来大街小巷寻觅吃吃喝喝的玩意。

  

  ——你在吃着呢?

  

  叶修回复过去,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想想也是,吃完饭也过了快五个小时了。

  

  ——没呢,昨天去的,今天回去收拾点东西,凌晨就要去机场回G市了。

  

  ——那你忙,回头联系。

  

  叶修看了看表,KTV的时限差不多到了,于是站起身来问:“有没有人要续摊的?我要去吃夜宵了。”

  

  有人实在是困倦不已就没跟着去,也有本地的人父母打了电话来回家了,最后剩的人七八个,不算多也不算少。

  

  苏沐橙平时自然是跟着叶修的,但明后天楚云秀就要回烟雨了,她跟叶修告知了声,就和楚云秀一起缩回宾馆里看剧聊天了。

  

  江波涛为了尽轮回的地主之谊,留到了续摊。

  

  被叶修带到店里的其他人都是外地的,不太了解这里,但对S市比较起来更熟悉的江波涛颇有些惊讶地问:“叶前辈知道这家店?”

  

  叶修一听就知道蓝河推荐对了:“朋友告诉的。”

  

  “叶前辈的朋友很了解啊,这家店的夜宵味道很正宗、用料也很好,人气很高,之前我们在俱乐部也点过外卖。”江波涛落座,往四周看了看,“但真的不怎么来店里吃。”

  

  “可能吧。”叶修随口回答了句。

  

  一会儿的时间,菜就已经上来了,确实无论味道和卖相都很好,无愧盛名。

  

  叶修正在专心吃呢,冷不丁地被喻文州搭了话。

  

  “叶前辈和小许很熟悉?”

  

  “咳咳……”反应过来“小许”是何人之后,叶修一下子被呛到,江波涛好心地递了杯水过去。

  

  “不用紧张,听说小许以前去十区开荒的时候就和叶前辈认识了,他是个好孩子,你们关系应该不坏的。”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啊。”

  

  “叶前辈过奖了。关于小许,你……”

  

  “哎等等,我接个电话。”叶修示意了一下,走到店外去接电话了,毫不意外的是家里打过来的,二老催着他回家想看看人的,叶秋催着他回家帮自己分担压力的,这段时间实在是不少了。

  

  另一边,在店里。

  

  “队长,你是想告诉叶修那个小许…是蓝桥吧,要离职的消息吗。”

  

  “嗯,不过可能我多此一举了,他们有联系自然也会知道的。”

  

  于是叶修回来后喻文州闭口不提刚才没说完的话,叶修没问,他也不说。

  

  实际上叶修确实是忘了,也没怎么记在心上,整个人都被家里催促他回家的事烦恼着。

  

  一个星期后,叶修顶着家里的父亲和爷爷严厉的注视,硬着头皮学了很多这些年一点没接触过的东西,也开始跟着叶秋开始操持家族企业的事务。从以前选择离家出走打游戏,睡过网吧,吃不饱饭过,缺乏锻炼所以有时候容易生病也都是挺挺就好了,叶修不怕苦和累,而且回家之后会怎么样他早也想到了,只是不知道会累成这样,白天根本不像他以为的还能抽■出点时间上荣耀玩玩游戏。

  

  月底忙过一阵,月初好不容易清闲了点,叶修在这天久违地登上荣耀。

  

  君莫笑。

  

  原本他是想将这张账号卡留在兴欣,老板娘说什么也不收,叶修又送给苏沐橙说这是她哥哥的东西应该由她处置,苏沐橙也把这个号推回了他手里。的确,君莫笑于他也有非凡的意义,叶修并不是不想把它留在身边的。

  

  难得上线,是去抢BOSS呢去抢BOSS呢,还是去抢BOSS呢。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野图BOSS刷新,坐标(529,1214)。”

  

  叶修的出现在兴欣帮会里掀起了一阵的欢呼,他稍微打了下招呼后就领着一帮子人到了抢野图BOSS的现场。

  

  毫不意外,中草堂蓝溪阁霸气雄图这几家的老朋友都在现场了。

  

  叶修扫视了一圈,看到了蓝桥春雪的ID,想着他们也是互相留过电话号的交情了,就飞过去打了个招呼。

  

  “蓝河,好久不见啊!”

  

  对方的反应却是他不曾想到的。

  

  “叶神?!!天了噜,叶神跟我打招呼了。啊啊你是找蓝桥春雪以前的操作者吗?他已经离职了,我已经接管这个号一周左右了。”

  

  叶修的心情顿时有点复杂,也不是非要看到蓝河不可,实际上也是,蓝河在不在这里,对他抢BOSS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潜意识里他还是想见到蓝河的吧,从未有过阔别荣耀一周的经历,怎么也想在上线的时候看到点熟人吧。不过,离职他是真的一点没想到,印象里的蓝河是个很热爱荣耀也有自己坚持的人,他对蓝河比其他人多了不少信任,也因他相信蓝河的人品和他对游戏的喜爱。怎么突然就说走就走了?叶修感叹完,忽略掉心头莫名的怅然若失,把精力转移到击杀野图BOSS上。

  

  尘埃落定,网游里有叶修在的战役,兴欣向来无往不胜,何况今天还是其他家的职业选手都不在的情况下。

  

  伍晨去和其他公会的高管寒暄,叶修逛了逛地图,觉得提不起劲,又在公会人员的列表定定地看了几眼,下了线。

  

  许博远在背书的间隙看了一眼屋外的天空和星星,准备时间不多了,他要全力备考。

  

  睡前,今天和伍晨的对话总是挥之不去。

  

  ——“今天叶神上游戏才发现你离职了。”

  

  ——欸,叶神忙嘛,毕竟回家了,哪有时间关注我一个小虾米。

  

  ——“得了吧,你还不知道吧,绝色那个号又有管理公会的权力了,今天叶神上线的时候给的,我估摸着你离职的时候也没带走这张卡吧,但叶神坚持要给这个号管理权限,搞得今天还有些以前公会建立开始就在的老人还问‘绝色大大是不是要回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哈哈哈…叶神一时兴起吧,放心,这个号他们不会再用了,听说账号卡丢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号,也不会特地去补办。

  

  ——“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还是和你打交道比较放心点,唉你们那个春易老,说话都不能说明白点……”

  

  ……

  

  许博远摸出了放在床边第一个抽屉里的账号卡——“绝色”,凝视了会儿,良久,又郑重其事地放回了抽屉里。

  

  今日无风无月,星河天悬。


  我的心是一汪湖水,悄悄,起了波澜。




  Tbc.



我要秃了…… _(:з」∠)_

有错误请指正,谢谢!


  

  


 
评论(2)
热度(76)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