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坠入深海。

> 喜欢,宛如大海。




      ×

 

      小人鱼今天也跑到了海面上来晒太阳。

 

      蓝河倚在沙滩的一块礁石边,尾巴轻轻拍打着冰凉的海水,静静地发呆。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映入眼中的皆是景。

 

      浪花翻滚,波光粼粼,遥远的天边与海的界限模糊不清,整个世界宛如一片光海。

 

      叶修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瞳孔中的世界里。

 

      好奇。

 

      这是看见那个被逼到陡崖边的人的第一反应。

 

      面对着数倍于他的兵马,那个人脸色不变,嘴角噙着的笑始终骄傲地扬着,唯独在他身后的死侍从背后偷袭他的时候,那个人的表情才发生变化——不是怨恨,而是一种近乎无奈的悲悯。

 

      蓝河一点没犹豫,从礁石边翻身而下扎入海水中,开始向那人从崖上坠落的地方去。

 

      要救他吗?

 

      为什么要救他?

 

      这两个疑问甚至都不曾在识海中出现。

 

      只在看到那个人坠下的那一刻,蓝河的大脑运行就跟不上身体冲过去的速度了。

 

      很久之后叶修调笑说,这或许是一见钟情?

 

      蓝河想反驳,自己却也不知当时的冲动是因为什么。

 

      权当是了吧,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听着也挺浪漫的不是?

 

      相遇是交响在记忆里的诗,已说不清道不明了。

 

      蓝河吐了个泡泡,把叶修包裹住,再把他小心翼翼地拖到水底的自己家里,简短地跟几个朋友交代了怎么回事之后,蓝河把叶修搁在他修炼用的最好的一张寒冰玉床上,先止住血,再和朋友们四散开来,从海里各方寻来治伤的草药为他包扎。

 

      草药在深海里到处都是,除了偶尔有觅食的海底生物受伤后会用来治伤外,也没有别人来开采,是故给叶修治伤的药也并不难找,也因此,叶修在草药和寒冰玉床的治疗效果下,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撑过了当时心腹从后背穿刺过去的那致命的一击。

 

      睁开眼睛时,叶修一发现身处的位置不对就立马警觉地保持身体不动,虚着眼观察周围的环境。

 

      不像是在陆地上。四周时有游走自如的鱼,他所处的屋子里的各种陈设也都闪着蓝色的幽光,耳边有水流声。

 

      这是,地府?

 

      叶修正纳闷着。

 

      门口进来了个耳朵长得像鱼鳍的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光■裸着上半身,下半身竟然是鱼尾,随着水流一摆一摆的……

 

      叶修暗中观察着,一边惊奇一边小心控制着面部表情不要变动,以免惊动了眼前这个人,还不知对方是敌是友。

 

      即使是这样,还是被对方抓到了他睫毛微微颤动的一瞬间。

 

      “你醒了吗?”

 

      耳边传来了干净得不得了的少年的声音。

 

      童话故事里海妖的声音也不过如此吧。

 

      叶修庆幸自己在这种危难时候还能想起小时候和双胞胎兄弟一起看的童话故事。

 

      别装了吧,叶修告诉自己,舒了口气睁开眼,恰好和那个男孩四目相对。

 

      他的瞳孔是鳞片是一样的蓝色,像大海一样的颜色。

 

      清澈得一眼就能看到底。

 

      对方应该正好探头过来看他,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不得了。

 

      水流牵引着光芒隐没在视线的交汇里。

 

      在看到对方脸刷得红透了蹲下去的同时,叶修也伸手摸到了来自自身的脸颊的热度。

 

      心跳不已。

 

      “你好?……”

 

      事态比叶修想的要好得多,他不仅被人……不,人鱼救了,还能和这个小人鱼畅通无阻地沟通,这一切都比他预想的要好得多了。

 

      “你想回地上的话,我随时都可以送你回去,但是你的伤还没彻底好,很容易遇到危险。”蓝河表情严肃,还加上手上的比划的动作,显得稚拙可爱,“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和他们,那群人发生了不知道什么事,但是他们如果找到你,就不好了。”

 

      “谢谢你。”

 

      这是叶修发自内心的道谢。

 

      叶秋应该还能操持一阵子,等身体再好一点了再回去杀他们个回马枪。

 

      养伤的日子里,叶修丝毫没有作为伤员的自觉。

 

      仗着蓝河吐的泡泡能让他无碍地在深海通行,还能规避掉一些凶猛的海底生物的危险,叶修日常捉鱼钓虾,偶尔逗逗海豚和章鱼,蓝河被前来哭诉的小鱼小虾弄得烦不胜烦。

 

      当晚。

 

      “下去!今天不准你睡床,你去薅点海草睡吧。”

 

      自从叶修醒来,跟蓝河委婉地表达了——作为报答他想每天给蓝河讲陆地上的故事的意思之后,蓝河便天天来听睡前故事,听着听着便睡着了,两人常常是同榻而眠的。

 

      人鱼的世界格外单纯,除了雌性和雄性会有些避讳之外,同性之间的相处都没什么可避讳和害臊的,蓝河也就每每带着一脸“我很好奇”的表情躺在叶修旁边听叶修讲故事,叶修也渐渐对小人鱼生出逗弄的心思。

 

      这真不赖他,毕竟,每次把人惹毛了又道歉,一哄就好,从不记仇,实在可爱得很。

 

      “我道歉,我不该去惹它们。”

 

      “……这是你第十八次道歉了,我不信你了。”

 

      “蓝河。”

 

      叶修的语气软了一软,蓝河的心猛地颤动一下,突然陷入了“自己是否过于严厉了”的自责之中。

 

      他多可怜啊,和人打架受了伤,现在还回不了家。

 

      我原谅他了,蓝河悄悄地想。

 

      然后对叶修拍拍身边的床的空位示意他上来,偏过头问:“今天要讲什么?”

 

      叶修干脆利落地上床,不动声色地和蓝河的距离拉得又近了点:“今天啊,讲嘉世王国的新生一代将领们的故事……”

 

      他还有好多的故事想讲给蓝河听,有时甚至产生了,这样一辈子下去也不错的念头。

 

      伤好之时就是这种天真终结之时。

 

      叶修清楚自己的身份,他有不得不背负起来的责任,这一回去,就不见得能够回得来。

 

      临走那天,蓝河把他送到那天救起他的礁石那里。

 

      叶修试探性地伸手去抚摸蓝河水蓝色的长发,蓝河没有躲开,只静静地凝视着他,眼眸里盛着他身后一整片的天空和海洋。

 

      “蓝河,你们人鱼族的寿命有多长?”

 

      “……听父母亲说,大多可以达到3、400岁,如果中途陷入了沉睡,也有还能在几千年后再醒来的老祖先。”

 

      “这样啊。”

 

      人的一生,较之人鱼来说真是太短了。

 

      如同蜉蝣。

 

      短短一瞬。

 

      如果毫无牵挂的话,在短暂的人生中去冲击希望能够达到的事也许并不会留下什么遗憾。

 

      可是,谁叫他遇到了。

 

      阴差阳错的,几乎是注定的遗憾。

 

      但是,温柔又甜美。

 

      没有人可以拒绝的。

 

      “我等你回来。”

 

      叶修没回头,只是背对着蓝河挥挥手。

 

      他在怕什么呢。

 

      也许是怕,这次告别就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吧。

 

      这么想着,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蓝河的身后是蔚蓝的海洋和天空,和他的眼瞳和鳞片的颜色相映。

 

      天气很好,阳光晴朗。

 

      在青空下,他对叶修笑。

 

      叶修透过那个笑容看到了永恒的样子。

 

      他攥紧手心。

 

      回到国家的日子并不轻松,得知他还没死的消息后那些人又派了几批人对叶修进行刺杀,却多次被他顺利解决了,但拔除朝野中的谋逆者仍然是任重而道远。

 

      叶修常常在办公的间隙想起海底的事,想起蓝河。

 

      最直接的表现是,精明如叶修,居然开始偶尔发呆了。

 

      用叶秋的话来说,叶修是绝对不正常了。

 

      但叶修却对自己失踪那段时间的经历缄口不谈,谁也不知道他遇到了谁,经历了什么。

 

      他也不想说。

 

      放在心里,随时能自己回忆起来,才有真实感。

 

      这本也不是可以随便说的。

 

      这是他和小人鱼之间,珍贵的秘密。

 

      尚未萌芽的深情什袭在深海之中。

 

      在叶修不知道的情况下,小人鱼拿长发跟海底的巫师换了一个水晶球,让他可以把自己的一缕神魂附着在叶修的身边,可以知道他的情况,了解他有没有遇到危险。

 

      蓝河通过水晶球了解到了叶修的很多事,不管是太过心酸和危险所以叶修没有告诉他的,还是关于,叶修从不曾对他开口的情事。

 

      叶修也是男孩子啊。

 

      蓝河用双手捣住脸,却通过漏开的指缝把水晶球里的景象看了个真切。

 

      他时常会看着叶修红了脸。

 

      因为,因为呀,他记挂着的那个人每每也都在独处时呼唤他的名字。

 

      他们都一样。

 

      我在等你。

 

      这句话在心里回响时,一定也会传到他那里吧。

 

      见而不得最是煎熬。

 

      叶修扶助叶秋稳稳地登上了王座,正慢慢处理他的宅邸和侍应们,在这一切结束之后他想去找蓝河。这么长时间的分离,已经让他想通了很多事。

 

      一切都进展得波澜不惊、顺风顺水,但叶修却在打包好行李准备走的当天突然昏睡不醒。

 

      蓝河在水晶球里看着叶修只能干着急,正打算想法子去看看他,却看到有个长相明艳的姑娘出现在影像里。

 

      她是来探望叶修的,看起来赶得非常急,比谁都要照顾叶修,甚至做到了衣不解带地照顾叶修的地步。

 

      人鱼在人类的想象里是有非常漂亮的面孔的,事实上也是这样。

 

      但是这个女孩子,比人鱼族里面大部分人鱼都要好看了。

 

      叶修会不会不喜欢我的鳞片呢?蓝河摸了摸自己的尾巴,有些沮丧地看着水晶球里的景象。

 

      仿佛在沉睡中听到了那个女子的呼唤,叶修挣扎着清醒过来回应着叫她的名字,那个漂亮女子一下扑到叶修的床边哭出了声,叶修也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叫她不要哭。

 

      那个女子说,叶修,你别走了好不好。

 

      蓝河没有继续听,直接砸了水晶球,看晶亮的粉末随海水流走,一点一点的光散落。

 

      他做了一个决定。

 

      叶修从沉睡中醒过来,身体是从未有过的轻盈感,他试着用意念悄悄移动什么东西也都可以做到,这才让他相信了自己的梦境。

 

      不过当前,首先,要安慰好眼前担忧他的小妹妹和双胞胎弟弟。

 

      走,还是要走的。只是在他们的挽留之后,叶修同意了再修养三天再走,最多三天。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那个人了。

 

      在这几天的沉睡中,叶修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中出现了许多明明是第一次看到却异常有熟悉感的人,他们告诉他,他曾是位列仙班的斗神,曾经在突破时遇到心魔,故主动请求来人间历劫修炼。如今,他在人间辗转几世,功德已经圆满,已经突破了曾经的境界,在这一世结束后就可以回归了,自此之后记忆也会慢慢恢复。

 

      我可以一直陪伴着他了吧。

 

      这是叶修当时的第一个想法。

 

      稍微用法力探了探小人鱼那边的情况,叶修沉默了半晌。

 

      第二天,叶修不顾挽留,提前上路,但目的地不是去找蓝河,而是去找那位巫师。

 

      神仙可以一日千里,这是最最方便的事了。

 

      “他用他对你的记忆,换了你一生平安喜乐。”

 

      得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蓝河的记忆已经被巫师作为力量吸收了,是要不回来了。

 

      但这又有何惧。

 

      蓝河会喜欢上叶修一次,也会再喜欢上第二次。

 

      叶修在离海边不远的森林里造了个简单的小木屋,偶尔用鸽子传书回去向弟弟和担心他的小妹妹报告自己的情况,几乎是每天都在海边蓝河坐的那块礁石附近的地方捉鱼虾,更多的是,在傍晚的时候到海边去看日落。

 

      作为神仙的记忆慢慢恢复,他的法力也在逐渐加强,识海能探知到的范围也越来越广越来越详。

 

      ——他知道蓝河就在附近和他一起共同看着这片日落,也知道蓝河已经注意到了他这个跑到这么偏僻的海域来的人类,甚至还腹诽他为什么要打扰自己。他很想念蓝河,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抱住他,但现在还不能急,不能急啊,要等他自己上钩。

 

      又过了一段时间,每天叶修都重复着简单的日常。

 

      某天,叶修在小木屋里瞥见当日的天色。

 

      乌云浓重,只有小部分的蓝从层层遮蔽中显出来,也将要被吞噬。

 

      等到了。

 

      叶修还是跟平时一样,提着木桶、渔具和凳子,漫步到海边。

 

      在如此可怖的天色之下,海洋也作势翻起阵阵作响的海浪,像远古神秘的咏叹调。天地间的蓝都尽数被吞噬,转为深蓝、浓黑。

 

      暴风雨将至,叶修悠悠地独自面向海洋。

 

      一阵浪朝他打来,遮云蔽日,他岿然不动。

 

      被卷入浪中前, 他看到了天地间唯一的一抹蓝,然后安然地闭上眼睛。

 

      对方把他托住,跟记忆中一样柔软的四肢贴着他的。

 

      像最初,在光影明灭间朝他伸出手。

 

      叶修想,这一次,他要先开口对蓝河问好,忘了就忘了吧,大不了,重新认识一次。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去身赴未来。

 

      直到再一次,触及到海水的记忆。

 

      索性,什么都抛开,任凭身体跟着蓝河一起沉落深海。

 

      Fin.



 @许萧瑶 泺泺,生日快乐!能够认识你真好,能够变得熟悉起来真好,希望往后也能多多指教,要成为立派的大人哦!


逻辑喂狗,我流意识流胡言乱语……有错误的地方请指正,谢谢!








 
评论(21)
热度(202)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