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夏日蝉鸣。

> “蝉时雨”这个词很漂亮。



      ×


 

      两周前的一个普通的带团刷副本抢BOSS的日子,许博远突然在QQ上被人疯狂敲打。

 

      当时他正在带团,一开始看也没看是谁就直接忽略了,后来反复多次地被骚扰的时候,饶是脾气再好也有些烦躁了,气得干脆下了QQ,专注PVZ。

 

      这下可安静了吧——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拉回荣耀,可惜他还没得意到五分钟,手机的声音又蓦地响了起来,而且还是设置的家里人专属的铃声,这是怎么都不能不接的。

 

      许博远为难地看了眼屏幕里的一大帮子等他指挥的人,就近拍了拍网游部里另一个会操作剑客的同事的肩膀,指了指手机,示意地做出“家里”的嘴型,对方秒懂,现下就过去接应,许博远才放心地抓着手机跑到楼梯间去,按下接听键。

 

      “哥!哥哥!亲哥!你可一定要帮我!”

 

      “……?”

 

      这是怎么了,许博远纳闷着。

 

      “哥,我知道你们玩游戏的手速快,这件事你可一定一定要帮我!拜托!”

 

      “说来听听。”

 

      “夏日蝉鸣再贩了嗷嗷嗷!店主说这个明年不会再贩了,而且今年出的颜色有我超级种草的,若草再贩啊我去,有生之年系列!今年和前年的蝉鸣一样都是烫金蝉,去年的是贝壳提花,也很好看但是果然烫金才是我的真爱……”

 

      那头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开始滔滔不绝,眼看着就要收不住了。许博远简直太熟悉他的妹妹了,如果没有人制止她,她甚至可以一个人一直这样说下去,某种意义上……和他的偶像很像。

 

      “Stop!讲重点?”

 

      “就是想让你帮我抢裙子嘛。店主说为了保证工期,现货是限量的,很快就可以发货了,开放的定金预约倒不限量。可是叫‘夏日蝉鸣’的裙子,定金预约做出来的时候都成‘冬日蝉鸣’了,要很久才能穿上,所以我决定要抢现货啦,欸嘿☆”

 

      “时间,链接,内容,发个短信来,没别的事了吧?你哥现在还在工作呢,不能离开太久。”

 

      “嘿嘿,哥,你不是可以也让你对象帮忙吗www。”

 

      许博远反射性地反驳道:“他忙得很,你别去烦他啊,这事儿我来就好。”

 

      “哥,怎么平时不见你那么心疼叶哥啊?还是说,你不好意思呀?嘿嘿。”

 

      那头的语气揶揄,一看她的语气仿佛就能看到对方脸上笑得不怀好意的表情,真是我的好妹妹,许博远哭笑不得。

 

      不过也还是正经地回答道:“什么跟什么!叶修他最近接手了家里的生意,每天累得不行,每天回来收拾完就倒头就睡,你说我哪还舍得麻烦他,心疼都来不及。”(本文设定叶修退役后回家呆了一两年,之后和叶秋一起接管家里的生意,不过他管的是在G市的分公司)

 

      那头拖长了声音;“哦——好的吧,那我一会儿把链接和时间都发给你,哥你先帮我垫资哦,我回头给你!帮我瞒着爸妈那边哦,哥哥么么哒!”

 

      收线后,许博远几乎是瞬间就收到了他亲妹的短信,一一确认好后存进了便签里,再做了个备忘录,这一切都没有很花时间,所以他在伸了个懒腰后又迅速缩到了网游部工作。

 

      另一头,许家小妹把电话录音转存到了电脑里,利用自己是现役追星族的优秀音频和视频剪辑经验,飞快地cut掉了一些多余的话,余下许博远刚在电话里说的“你说我哪还舍得麻烦他,心疼都来不及”之类的平时对着本人绝对说不出来的话,做了几个短的mp3文件,想了想,又给压缩包改了个名字——“我哥和他老公的幸福生活”。

 

      叶修在那头正在办公,突然收到这么个压缩包,正乐呢:“呵呵,你这么坑你哥,他知道不得跟你急。”

 

      “您说的这是什么话!”许小妹搓了搓手,又敲字,“礼尚往来,多多益善!那叶哥,欢迎你再来我们家做客,我继续去肝ES了,我们家仁兔宝宝还在等我上线呢,拜拜!”

 

      叶修礼貌地道别,回了个“88”,同时,对方的状态也迅速变成了“离开”,摇摇头笑笑,感叹年轻真好啊,无忧无虑的。

 

      第一次去拜访许博远家里人时,他提前好好做了一番功课。

 

      给许父带了好茶叶,给许母买了之前去国外出差的时候看到的、颜色雍容大气但又不显沉重的一条黑紫混色的围巾——他给两家的母亲都带了一条。

 

      至于许家小妹,他拜托苏沐橙一起研究了一下送什么,这个年代了,又是十几岁的女孩子,送玩偶之类的也太敷衍了,别的呢,他成天泡在游戏里也不太了解。别说,女孩子的直觉可真准,苏沐橙坐在叶修电脑旁边的凳子上,浏览着许小妹的微博和QQ空间内容,无不充斥着“买买买”这些字眼,这才发现,许小妹居然入了Lolita坑,是个Lo娘。

 

      当时他们都得出这个结论后,又在想要送什么裙子好,两个门外汉,苏沐橙也只是略有听闻,叶修是压根儿没听说过Lolita是个什么,只觉得照片里小姑娘的装扮挺可爱的,以前他还在联盟比赛的时候,他的粉丝观战时貌似也有穿成这个样子的,但都是远远看到一眼,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苏沐橙思考了一下,果断指向屏幕上的某条裙子,说,这条准没错。

 

      图片上的裙子上有一堆叶修看不懂的日文,只有表示日元的円前面二十的数字后面跟着的四个零他是认识的。

 

      叶修看了一眼图,接着问,怎么呢。

 

      没见她提得最多嘛,说没钱买,估计家里也不给小姑娘这么多可支配的零花钱,苏沐橙托着下巴笑,这时候是不是你这个“嫂子”该出马的时候了。

 

      叶修也不争个什么称呼,在床上他跟许博远该怎样还是怎样。

 

      不过这送小姑娘的礼物是定下来了——一条叫“玛丽皇后”的裙子。不过后续知道这条裙子没有现货可以购买,预约也没有开放,叶修又是让苏沐橙帮忙研究了好一会儿怎么在各种二手平台上淘所谓状态是“全新带吊牌”的裙子,又是确认实物图,又是判断卖家信用是否可信,颇费了一番功夫。

 

      最后能讨到小姑娘欢心,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许小妹收到邮到学校的包裹时都惊呆了,谁会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当时还不太敢去确认签收,随即就收到了叶修的message,说这是见面礼。当即许小妹就泪洒现场了。脑子不清醒地飞快回复了一大堆,说您真是我亲哥夫啊,中心思想是“叶哥你要和我哥好好过日子啊”,收线后又开始思忖该如何把这个包裹偷■渡回家。

 

      叶修倒是没有因为花大价钱送了对方一条裙子生出什么想邀功的心思,他本也不是这样的人,而最重要的是,他认为——

 

      他们以后也会是一家人。

 

      他爱许博远这个人,对他好,也连着对他家里的人一起。

 

      成长也是好的,能够看清很多,也能握住一些在年少的时候握不住的东西,比方说爱情。

 

      叶修没有觉得十几岁一心投入荣耀事业的自己和现在回家接管公司的自己有多少的不一样,也没有觉得退役不再从事荣耀相关的工作有任何的委屈和被强迫,和外界想的都不太一样。

 

      青春年少过,也曾为梦想付出良多,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他对荣耀没有腻,现在有时工作累了也上个线玩一把,但叶修觉得,他在联盟比赛的舞台上,已经足够尽兴了,没有遗憾。他为嘉世,为兴欣,都尽了一个队长的本分,他应该回家尽一个儿子的本分了,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计划外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比如许博远,还有他们因因缘缘纠缠到一起来的感情。

 

      跳出了计划之外,但让人接受得心悦诚服。

 

      人生初次的心动,在心间跃动不已的小鹿。

 

      六月的天般变幻莫测的恋爱心情。

 

      不知不觉,那个人像丝雨,摧枯拉朽攻入心房。察觉到之时,已经只剩下不战而降一个选择。

 

      把心交付出去,又被对方交付过来的、同样完完整整的真心填满。

 

      叶修想,以后他们不管遇到什么,他都甘之若素。

 

      以后的人生在哪里也好,总有这个人相伴。

 

      像是句号找到了落脚点,休止符寻到了归处。

 

      许博远于他,也是归所。

 

      到了要为许小妹抢裙子的那天,许博远定了个提前五分钟的闹钟,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等。到点,大爆手速把购物车里的东西顺利下单,然后给妹妹发了张订单截图过去。

 

      一切都是正常流程,那边的激动反应完全在意料之中,一口一个亲哥,叫得比什么时候都要亲热。

 

      许博远脸抽了抽,说少来这套,行了行了,赶紧退下吧。

 

      退出跟妹妹的聊天框之前许博远无意间看到了她的动态更新,鬼使神差地点进去看了眼,这才发现自家妹妹进了Lo坑之后发了不少穿着裙子搭配一些小饰品的照片,还念叨着一堆什么KC、BNT、JSK之类的外星语。他不太理解这种文化,但他还是觉得自家妹妹穿着是好看的,也完美符合小姑娘的可爱和朝气,家里的两个大人从事的也是研究和教书的工作,对这两个孩子放任自流,只要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怎样都可以,这也是他父母爽快地接受了他出柜这件事的重要原因。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啊,他想了想,关掉和妹妹的聊天,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打算去接杯水喝。还在厨房的时候就听到门口有人钥匙开门的声音,他想了想,又拿出个空杯子来,倒了一杯水,等着那个人扯着嗓子喊他,再来厨房找他。

 

      “蓝——”

 

      “我回来了——”

 

      “我在厨房,过来喝水。”

 

      叶修进门时的正装领带已经被他扯掉了随手扔在沙发上,衬衫的扣子也松开了几颗,他一见着厨房的许博远就笑,再几步过来拥抱了一下他。

 

      许博远没说话,把水递给他,叶修也自然地接过去,小口小口喝。

 

      “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你做我就吃,吃你也行。(笑)”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累得要死要活的,自己进去先歇着,今天我也累了,就煮个面,一会儿你过来自己打调料。”

 

      “辛苦我男朋友了!”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口调笑。

 

      许博远默不作声地肘击他,被灵巧地躲开了。

 

      啧,跟个猫一样。

 

      说下面就是下面,简简单单的清汤挂面,为了显得稍微不那么敷衍,许博远又煮了点青菜,窝了一个七分熟的白水煮蛋在面上,这才开始叫叶修过来。

 

      闻声过来的叶修积极地打调料,许博远在旁边做一些收尾工作,各司其职,互不打扰,最后两个人坐在饭桌上挨着吃面。

 

      时光流逝得静谧而温柔。

 

      过了几周的周日,叶修难得没有去公司加班的,许博远最近也打了申请想调职到管理部门,理由是“年纪上来了,熬不动夜了”,上面也批了,这下也有了完整的双休日,两人便合计着周末怎么出去走走。

 

      许博远顾忌着叶修是个公众人物,说要不去人少一点的郊区走走。

 

      叶修却难得显得格外坚持,说就去商业区转转,买点东西,逛逛超市顺便在外面吃了。

 

      许博远应了。

 

      当日,因为“不戴口罩掩饰反而显得更加不敢置信是本人”的叶修顺顺当当和许博远一起走在大街上,即使有认出来的人,也只是看看不上来打扰。

 

      叶修早已退役,在联盟的时候也基本不接商业广告,不存在太多的个人形象问题,所以他和他男朋友在一起后没多久就出柜了。就算出柜说的也是最土的话——“我想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平平淡淡过日子”。

 

      许博远还有些紧张,不敢离叶修太近,一直缩着头,谨慎地和他保持着距离。

 

      “我早就过气了,”叶修不甚在意地笑笑,又把手里的购物袋全部腾到一只手去,用另一只手来拉住他的,“走累了没有?我们去前面的咖啡店歇歇吧。”

 

      许博远看着自己和叶修手里的两大包水果蔬菜零食之类的,也的确有点沉,想了想,干脆在咖啡店坐会儿再打车回去吧。

 

      他们坐在咖啡店的窗边,待服务生来招呼之后点了单,又靠在一起叽叽咕咕。

 

      这次他们的主题是许小妹——发来的照片。

 

      这是叶修这两天被科普的,原来热爱Lolita文化的Lo娘们还会定期组织聚会,她们称之为“茶会”,这次许小妹穿着叶修送她的茶会款玛丽皇后去和她的同好们聚会,还称赞了好漂亮,于是po了好多照片过来。

 

      他们头靠着头、肩挨着肩一起看。

 

      图上的每个女孩子都穿得是和许小妹一个风格的,也许一个人平时在人群里会显得很扎堆,但一群人在一起,仿佛像是铺开了洛可可时期的宫廷画卷,穿着各种不同样式但都优雅美丽的裙子的公主们在集会一般。

 

      这是她们的小小世界,有最纯粹的分享咨询、互相安利和彼此称赞的快乐。

 

      “看起来真开心,这些小姑娘。”

 

      “她们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也挺好。”


      “是啊,人生就一次,怎么过都是自己的。”


      许博远突然想到了他之前某个时刻的感慨。


      “所以,能做出令自己觉得好的选择就很幸运了。”

 

      “嗯。”

 

      “我很高兴,你也刚好喜欢我。”

 

      “所以一会儿回家,要不要主动来牵我的手?”

 

      日常是像细小的微光一样累计,而后在光海里不断散播出的奇迹。

 

      他在画里面,他在他身边。

 

      许博远说,这里离地铁站近,咱们家也在地铁旁边,坐几站就到了,还是别车了,省得还堵车呢。

 

      叶修说,好好。

 

      两人的背影挟着滚滚的热浪,隐没于林荫道的树影里,蝉时雨淹没了他们的足音,他们牵着手,逐渐走远了。

 

 

 

      Fin.



 @Ketsunana 生日快乐KKK,一直以来都很开心,希望以后也能好好相处,一起成长W


↓ 下面是夏日蝉鸣的图 ↓









 
评论(13)
热度(98)
  1. Ketsunana清木 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密室
    悄咪咪搬走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