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个人向]案外人生。

> 粮食向,无cp,意识流,没有逻辑。


> 宝宝(前)生日快乐,我爱你。



      ×

 


      还没到下班时间,笔言飞这厮就在那儿神采飞扬地招呼着今晚下班一起去撸串,许博远本想开两句嘲讽,在某个身影进入视线范围内时“噗”地轻轻笑了一声,再用胳膊肘使劲儿怼他。

 

      笔言飞不懂他的暗示,使劲儿问他怎么了怎么了。

 

      看着身影不断逼近的春易老,许博远憋住笑指指他身后。

 

      丝毫没有感觉到有问题的某个单细胞在回过头的一刹那石化了,特别是当他发现春易老的脸色黑得跟炭一样时,怂怂地缩了缩,再小声地道了个歉,顶着满头的冷汗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做事——

 

      不管私下关系再好,在上班时间春易老都是不会放任他们这样松懈的行为的,他知道,所以也知道是他不对。

 

      今天上晚班的是入夜寒和系舟,其他人都可以下班了。

 

      笔言飞猛地伸左手推了一把旁边的许博远,笑骂:“蓝桥,你整我啊!”

 

      对方早有准备所以险险地躲开了攻击,对他挑眉笑笑:“不是说要去撸串?走起啊。”

 

 

      烧烤店氤氲着辣椒和麻椒的味道,充斥着烤架上油滋滋响的声音,还有市井充满生活气息的各种人声。

 

      哎,你说我们会在蓝雨工作多久呢,没几年就要三十岁了。吃着吃着,曙光旋冰突然问出这句。

 

      一桌人难得沉默了下,他们都没喝酒,虽然不是职业选手,但第二天还是要去公会里带团或者做事的,脑子不清醒是不行的,但此刻却无一人应声。

 

      许博远也想,是啊,这个吃青春饭的工作还能干几年呢,自己对荣耀的喜欢还能持续多少年呢?

 

      也许是未知数,也许是自己所不愿去想因而不甚清晰。

 

 

      年少的时候想成为英雄,不想整天低着头做只会学习的书呆子,也觉得学习好的人根本不酷。

 

      那个时候许博远遇见了荣耀,在里面发现了一方新的天地。

 

      他的第一个账号——蓝桥春雪,建号的第一天晚上拼杀还未尽兴,但在妈妈的催促之下不得不去睡觉了,他对他的账号卡说了声:Hi,你好,我是许博远。

 

      账号卡听得懂吗,账号卡有生命吗?如果是被周围一起玩荣耀的男孩子看到,一定会毫不留情地笑话他,许博远好面子,也不在别人面前这样做,只会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悄悄对自己的账号卡问好,并坚信它是能听到的。

 

      万物有灵。彼时他做了个梦,梦里,一身蓝装的剑客用了个飞行诀,带他在荣耀大陆的上空御剑飞行,他便更加坚信不疑。

 

      就像有人直到三十、四十岁都相信着世界上存在圣诞老人,这样的小小的天真也不妨碍世界运转吧?

 

 

      他玩荣耀稍微比同龄的很多人突出一些,之后也有幸参加了本市战队蓝雨青训营的训练。

 

      抱着一腔热忱和要干大事这样的心情在努力,想进步,想留下来,想成为荧幕上看到的叶秋大神那样的被喝彩的人。可是每个人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努力,有天赋秉异的人,甚至有人已经算是拼命而不是努力了,坚持下来的理由各不相同,但都在竭尽全力。

 

      但是差距,是不可能不存在的。

 

      最后淘汰人的时候有人哭了,许博远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过想哭。心酸是有,但在公共场所哭鼻子也太丢人了,他忍耐了一下。

 

      有个长得看起来比他稍微成熟些的人走了过来,也就是春易老,问他,愿不愿意来公会当管理。

 

      这怎么可能,想都没想过。于是许博远摇头拒绝了。

 

      春易老示意他看看不远的被选上的那几个人,许博远有点火大地呛声,干什么还要刺激我。

 

      不是那个意思,春易老解释,你和他们一起训练这么久,也了解其中一些的实力,他们说不定可以带着蓝雨拿冠军呢。

 

      那又怎么样,许博远声音闷闷的,想不通这关他什么事。

 

      人人都想当英雄,上沙场奋勇作战,有的人努力实现了,有的人受制于之自身条件也许并没有机会上战场。但给英雄制作装备的人,在后方安抚好、守好一方民众的人,是不是也都很了不起?被歌颂的不是他们,但是英雄的荣光,有这些背后的人一份,不是自满,也无需他人知晓,自己肯定自己,不就够了?

 

      这人诓起人来漂亮话一摞一摞的,想是这么想,但许博远终究还是没有像一开始那么果断地拒绝掉,只说回去考虑考虑,然后和春易老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回去之后春易老的话在他脑海里一直一直反复播放着,像海浪不断拍打上岸。

 

      他耻于自己的失败,甚至还在犹豫要退一步去公会,觉得无颜面对蓝桥了。许博远躺在床上,从裤子口袋里摸出账号卡长久地凝视着,今天一天不甘、失落和沮丧的心情第一次找到了发泄的出口。

 

      眼泪滴答,滴答。

 

      时针过了十二点。

 

      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管理公会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战队需要的材料在哪些地方掉落,公会里的人时不时发生的口角纷争,怎么带新人怎么升级公会,节日还有各种限时活动……各种各样的事,足够他忙得焦头烂额。

 

      许博远嘟囔,还以为可以像山大王一样耍耍威风。

 

      春易老刚好听到,被逗笑了,你当我工资白拿的吗?

 

 

      也不是很久,当然也不算是短时间。

 

      带新人变得得心应手,调节矛盾时都有了自己的一套,公会里的精英团的谁基本在什么时间固定上线都心里有数,叫这个昵称的人性格怎么样,那个人适合刷副本不适合打PK。

 

      从被迫接触到自然地去了解,再到习惯于对这些事情,每天下线之后都有人对自己说“蓝团再见”,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习惯,每每被这么喊的时候都有种暖暖的、被认可和被知道的感觉。

 

      从前他想做职业选手的时候是在追逐着什么呢?

 

 

      第六赛季黄少天和喻文州这两位年轻的wACE带领着蓝雨拿到了冠军。

 

      蓝雨后勤部也有负责管理粉丝应援这一块的,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特别是蓝雨一路越走越远,有时人手不够,就会从其他部门借点人。许博远用他管理公会和整理仓库的经验,活学活用,帮了不少忙,也无数次在观众席远远地看着台上的职业选手们,心情和当初已经不一样。

 

      决赛的时候所有蓝雨的工作人员都到了现场,荧幕上的剑圣打掉对手最后一滴血时,许博远扎在人群里,穿着不起眼的蓝雨应援T恤,手上蓝色的应援棒什么时候掉到地上了都没有心思去注意。

 

      赢了。

 

      这两个字在心里被反复加粗增大甚至标红了,心脏直跳,有些类似于冲击的喜悦感,让他很快和周围疯狂的蓝雨粉丝们一起陷入了这种巨大的狂喜之中。

 

      辉煌,浩瀚的光海,在那段。

 

      可是,这端的应援席也是一片微光汇成的光海。

 

      两端之间搭着萤火虫般细细弱弱地发光、但数千数万的萤光聚集起来却没有人可以无视的桥梁。

 

      这是羁绊,也是荣耀。

 

      属于为蓝雨付出的所有人。

 

 

      那一天许博远才真切地明白了春易老的话的含义,也感谢曾经的自己:谢谢你没有放弃啊。

 

      喜欢荣耀这件事,可以坚持下去,也是我平凡无奇的人生里可以自满的事情之一吧?

 

      选择做这件事,就没有后悔过。

 

 

      游戏是人玩的,有人就有纷争,这不是个新鲜的道理了。

 

      勾心斗角好累,和同事也要争来争去好累,不能好好享受游戏本来的乐趣——尽管是自己的选择,也有些疲惫了。男子汉大丈夫,被人莫名其妙看不爽要求pk挑战,还要顾及公会的形象不断回避,心累。

 

      太他妈缩了。许博远骂自己。

 

      笔言飞劝他别的,冷静冷静,别理那个SB。

 

      有什么用?置之不理人家也会凑上来跳。许博远叹气,认真考虑起了春易老说的去十区开荒的事。

 

 

      世界上每天都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对于许博远来说,第十区的最大变数的那个人,他不知怎么评价才好。

 

      因为足够强大,可以打破既有的格局,可以不管不顾放手干。

 

      没有少年不向往江湖,热血是年轻时,但许博远直到工作几年后心里也仍然憧憬着。

 

      终于在第十区看到了。

 

      每次谈生意都很肉痛,但他还是想对叶修说声谢谢的,有机会的话。

 

      秩序井然是好,但是一盘散沙、乱七八糟,或许也是另一种从没见过的风景吧。

 

      之后他看着那位叶神重回王座,心里不是不复杂的。

 

      在他身上看到了另一种人生。

 

 

      五天,这也是还印象深刻的事。

 

      他少有干过那么没脑子的事,也不知道那几天是在别扭什么,是在躲什么,但那么玩忽职守还是头一回。

 

      去接触完全是新人小白的那些人,去帮助竞争关系的公会发展、渡过建帮的前几天——他坚持自己也从中得到了些什么。

 

      得到了什么呢,也许是个很无聊的答案,也没有价值。

 

      是初心。

 

      怎么变都没有丢失,虽然会受打击,也会被一些不属于游戏本身的事情搞得心累,但是最开始玩荣耀时的心情是什么呢?

 

      稍微回忆一下,能够想起来,这就是很幸福的事啊。

 

      对荣耀世界的规则和格局一点不知的这些人,抱着很多老玩家不知何时遗失掉的初心,让许博远被感染到,再一次品尝了荣耀的乐趣。

 

      用回自己的账号卡的时候,在线上看到很多的关心和问候,他只是觉得“啊,回来了”。

 

      没有变过的。

 

      家在哪里,根在哪里。

 

      从他选择之时,就没有迷茫过。

 

      这也是一种幸运吧。

 

 

      ……

 

      “能干多久呢,也没必要想那么多,总会走到那个时候的。”

 

      “也是。”

 

      结束了这个令人沉默的话题。

 

 

      走出烧烤店的时候身上沾了一身的味道,想着回去还得洗衣服,有点愁,又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

 

      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最近吃得好不好,现在回去了吗,要不要少上点夜班。日常的话题,许博远也温声细语、不见不耐烦地回复着电话那头的家人。

 

      家人都在G市,但是跟蓝雨俱乐部距离太远了,所以平时是不回去的,就在蓝雨的宿舍住,而家人的关心却不曾缺席。

 

 

      成长的烦恼不断增长着,明天可能就会反悔昨天的事。

 

      要看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沿着那条路走下去。

 

      有的路走不通,也许是自己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的,顽固的人撞墙撞得头破血流,才肯放弃去寻找另一条路。但这不是可耻的事,所有拼命努力的人,身影都闪闪发光。

 

 

      从年少,满脸毫不畏惧,迎着未知的未来上。

 

      受到挫折,流着泪咬着牙,也要继续奔跑。

 

      前方在哪里?换一条路是不是想要的?

 

      那也得向前走,奔跑更好,能看到前方的风景,才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不对。

 

      不对?再掉个头吧,没有什么来不及的。

 

      坚持总会有馈赠,也许收获的与你想象的不一样,但付出的努力都不会白费。

 

 

      曾经失落仰望星光,但努力着实现自己的时候,浑然不知自己也成了星系里的一颗。

 

      不与日月争辉,也有自己的光芒。

 

      把疑问统统抛来吧,走着走着,总会知晓。

 

 

      回到宿舍的时候,许博远在阳台抬头仰望夜空。

 

      有的,虽然微弱但存在着。

 

      不管怎样的,都是人生。


 

      这周末,去逛逛周边店看看有没有那个夜雨声烦的手办吧。

 

      他这么想着,被舍友喊了一声,最后再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走进了屋子,阖上了阳台的门。

 

 

 

      Fin.




 
评论(8)
热度(51)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