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月色温柔。02

> 性转,平行时空,软妹蓝x一叶之秋,自行避雷。



  ×

  

  “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是特殊的呢?”

  

  看到君莫笑后,许博远短暂地失去了理智,又在一叶的一句“冷静”的劝阻之下不情不愿地把菜刀放回厨房。君莫笑对着这个小姐姐讪讪地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得罪她了。许博远也不是什么心眼儿小的人,她还是更关注眼前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两个系统Bug?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可以自由活动的账号卡?如果是那样的话,像自己这样的灵感强的人岂不是很危险?

  

  “没有。”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最近我常在外面转悠,还没有发现过可以看到我们的人,当然,除了,你。”君莫笑跟一叶简洁的回话风格迥然不同,但说起正事来也收起了平时那股吊儿郎当的劲儿。

  

  许博远比之前的姿势稍微放松了点,双子星图案的粉蓝薄被把腿盖住,抱着膝盖,怀里揣着只小兔子,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无奈地说:“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灵感强,从小就能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哦?那你能碰到吗?”

  

  “呃,没试过!”也不敢试……

  

  “那这个兄弟借你试一试?”君莫笑满脸狐狸般的狡狯笑容,退到一叶身后,抓住他的肩膀把他往前一推,“我这个兄弟啊,人好话还少,尽管拿他试,他不会介意的。”

  

  ……人家还什么话都没有说呢!许博远瞪了几眼没个正经的君莫笑,又小心翼翼地把眼神转向一叶之秋。

  

  可以吗?

  

  ……

  

  嗯。

  

  在无声的眼神交流中,许博远体会到了一叶之秋默许她的那个意思,嘿嘿地傻笑着挠挠头,再从床头挪啊挪到床边靠近一叶的地方端端正正地跪坐着,对他伸出手:“握手?”

  

  一叶之秋望了一眼身上撒着柔和的月光和暖橘色的灯光显得气质分外柔和的女孩子,无视了旁边君莫笑揶揄的眼神,把自己的手放到女孩子手上去。

  

  啊,能碰到啊。

  

  有温度的,小小的,这个人类女孩子的手。

  

  许博远是新奇于自己居然能碰到账号卡的实体,不知道能不能拜托一叶让她摸摸盔甲呢?

  

  一叶则是第一次触碰到人类,和荣耀玩家下线后账号卡们的世界里能触碰到其他账号卡一样,是有温度的,但又比那要真实得多。

  

  (君莫笑内心疯狂嘲笑:哈哈哈握手,一叶你是人类的好朋友吗!!!

  

  一叶:我能听到,别逼我揍你)

  

  两个人都收回了手,非要说的话,许博远的手是缩回来的,像是触电一样,然后脸上冒出了些不明缘由的红晕。明明工作也不是没有接触过男孩子,握手这种稀疏平常的事,怎么可能会让人害羞啊……

  

  “啊、啊那个,能碰到呢!”总之,先转移话题。

  

  “嗯。”

  

  君莫笑笑着撞了撞一叶的胳膊,但一叶没搭理他,他却兀自讲开了:“我知道,这个表情就跟平时小蓝……唔唔唔……”

  

  一叶冷酷地捂住君莫笑的嘴,希望他能打住那些调戏人得逞的话,不料还有个更激动的冲过来了——

  

  “小蓝?!蓝河和蓝桥春雪?你对他们怎么样了?!大魔头!!!”许博远怒极,冲过来揪住君莫笑的衣领,下来得急,光着脚站在地上,也只能勉强踮起脚来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和君莫笑诧异的眼神交汇。

  

  “你是小蓝和桥桥的主人?可是听声音不是个男的嘛?”君莫笑很是惊奇。

  

  荣耀卡们虽然能够知道对方的主人是何方神圣,但像这种用了变声器的,除了账号卡本卡以外的其他卡是无法得知对方的性别的,除非像叶修、黄少天那样知名的荣耀大神常常在电视上露脸,才会为众人所周知,而网游的高玩们大多是没有露脸过的。

  

  “对不起喔,我是女生。”许博远朝他做了个鬼脸,又像只斗志熊熊的根本不吓人的小鸡崽一样挣扎着被一叶默默地拎开了“战局”。

  

  “那感情好,”君莫笑像是来了兴致,“下次你在总部把他们俩召唤出来让我见见呗,你还没召唤过他们吧?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看到他们是什么样子。”

  

  末了,他还加了句:“哦,还有小绝色,她可念叨想见叶修很久了。”

  

  许博远打了个寒战:“我艹???”怕不是个抖M吧,我的账号卡是怎么跑偏成这样的。

  

  远方的叶修打了个喷嚏。

  

  君莫笑叼着根草,想想也笑了:“小绝色可是兴欣的团宠,大家都可劲儿宠着她,我声明啊,我可没欺负她,欺负女孩子怎么着也说不过去不是。还是小蓝和桥桥逗起来有趣。”

  

  许博远腹诽:欺负女孩子不行,欺负男孩子就可以咯?这账号卡怎么gay里gay气的。

  

  “你又不常用她,她就跟着兴欣的人天天听我主人那些事,对叶修好奇得不得了,还觉得他是大英雄呢。”

  

  许博远黑线:合着完全忘了当初叶修怎么压榨她欺负她了……小傻子……

  

  但转念一想,也是自己晾着她不管,让她孤孤单单的,才会被兴欣的人蛊惑,这都是自己的错,可怜的小绝色。许博远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不就是见一下叶修嘛,也不是不可以:“话说你们都没见去过叶修啊?应该没问题,这周末有场轮回打兴欣的比赛,轮回主场,兴欣会过来S市,叶神我去提前联系一……下……?”

  

  她一口气说完抬起头来发现无论是君莫笑还是一叶都在捂着嘴憋笑,顿时火从心来:“笑毛线???”

  

  “你太认真了吧,噗,真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咳,同感。”一叶用手握拳,把指节的地方抵在嘴唇处,掩住笑,这也是他今天第一次绽开温柔的笑容。

  

  以前他和叶修别过,跟着新的主人打比赛,每每在场上遇到叶修和他使用的君莫笑都有些复杂的心情,但作为账号卡,战斗就是他们的宿命,他接受自己的命运,性格也比之前随同叶修征战三连霸时改变了许多,收敛了许多。他的新主人在轮回退役后,叶修花了很大的代价又把他买了回来,对他说了句:好久不见呐——像是他只是流落在了外面,而从未被舍弃一样。当时他想,还好账号卡不会流泪,叶修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人,他们都对久别重逢,只是淡淡地互相问候了句,又像以前一样互相陪伴在一起。

  

  他从前没有接触过蓝河和蓝桥春雪,也是在后来加入兴欣,听他这个不靠谱的兄弟——君莫笑,神神叨叨地给他讲了许多兴欣建立时候的往事,里面就夹着蓝溪阁的卧底会长的故事。他听到这里,看了一眼那个叫绝色的id卡,对方被他看得一瑟缩,躲到了大姐大般的逐烟霞身后。

  

  那和小绝色没关系,是她的主人自己做的决定,应该也不是蓝溪阁帮会那边要求的。

  

  那……为什么?

  

  谁知道呢。

  

  而今天,真真实实接触到这个人,虽然意外地是个看起来温温软软的女孩子,却认真得不得了,而且是有那么点暴躁,个性跟传闻中蓝溪阁的那位十区会长一样。

  

  “一叶你都笑我!”许博远恼得想把枕头扔过去,又在看到他的笑容的时候别过头,收回了手,“那你们现在要去哪儿?回总部?”

  

  “我去外面转悠转悠。”不在这儿当电灯泡,君莫笑挥挥手,跳出窗台跳上了另一栋楼的楼顶,慢慢消失了。

  

  一叶指了指窗台前的几凳:“我留在这里,可以吗?”

  

  “诶?!可是,你……不回总部没关系吗?我我我我还没做好准备让你留在这里……而且你还是男性,我们,呃,不太方便……?”许博远颠七倒八地用自己所知道的词语拼凑出想表达的意思,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存有的那一丁点想让一叶留下来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回事,一点都不理智啊……开玩笑,这个今天才认识的、而且都能把自己拎起来的人,要是想对自己做什么岂不是轻而易举……但是……但是……她莫名地信任他。

  

  “抱歉,是我唐突了。”一叶面色不变,“因为我刚才听到你说你灵感很强,所以能看到甚至能接触到我们,我担心这样的账号卡不止我和他,即使现在没遇到,但那样对你来说是有危险的。如果你不放心,我守在你家门外即可。我不需要进食,别人也看不见我,你不必担心会引起骚动。”说罢,他就打算穿墙往外走。

  

  “等一下……”许博远鼓起勇气来扯住一叶的盔甲下垂的一角,质感比想象中更好,她咽了口口水再抬眼和一叶对视,“我觉得,我、我信你。但是你留在这里我可能会太紧张睡不着,这样好吗,你去我家的客房睡,离我也近,有什么动静你都能听见。”

  

  一叶点头,也没解释说自己根本不需要休息,不用盖被子也不会着凉,他不想驳了这个姑娘的好意。

  

  “那个……”

  

  一叶转过身来。

  

  “谢谢你。”

  

  Tbc.

 

 

 

一叶:(有一点动心,一点点动心)

许菇凉:(>///< 骑、骑士SAMA?)

 

笑笑:还是逗小蓝和桥桥有趣~

蓝河&蓝桥:劈了你——!!!

 

老叶:听说有个小家伙想见我?

小绝色:(脸红红拼命点头)

 

采访一下:

——请问为什么二位没有去找叶修呢?

笑:要飘太远了,累(瘫)

一叶:(我不想和这个ZZ说话)

笑:开玩笑的,离总部近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回去,而且我是跟着他(指指一叶)到的那个小姑娘家,发现她能看到我们还能碰到我们的时候吓了一跳呢。

 


——隔开——


一催我就更……XJB写……不要打我orz

应该下一章或者下下一章荣耀的新功能上线?





 
评论(4)
热度(37)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