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51日西沉。

> 2018叶修生日快乐。
>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 10:00


      ×


      那种事,哪有可能当真的?

 

      许博远心里一直在纠结今天听到的女生们讨论的那个传言,用理性来想是不应该信的,可是……他咬了咬下唇,又叹了口气,像是最终认命了一样地拎起挂在凳子后面的书包,慢吞吞走出教室再往自行车停车棚的方向走,果不其然,他的竹马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你今天动作尤其慢啊,被老师留了?”

 

      许博远摇头,去解开自行车的锁,扯了一下他那个还在玩PSP的竹马的衣角:“叶修,陪我去个地方。”

 

      “行啊。”叶修什么都没有问,把PSP往书包里一扔。

 

      “老师们最近说在抓带游戏机到学校去的学生,你小心点。”

 

      叶修笑了下:“这不是没抓着我吗。”

 

      “……”叶修总有办法噎得他无言以对。

 

 

      他们在一条与回家的路方向相反的路上骑行,目的地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丘。小山丘的海拔不是很高,很容易就爬上去了,但因为周围没有比较高的建筑,而且也是临着河岸边,视野广阔,小河并不很宽,甚至可以清晰地眺望到对面的花树草木。正是夕阳西沉之时,小河的水面上满是折射出的瑰丽的光,金灿灿一片。

 

      许博远随便地把包往草坪上一扔,屁股往上一坐,叶修也丝毫不讲究地在他旁边席地而坐。

 

      “带我来这里看风景?”

 

      “……当然不是!”我又不是闲得慌,许博远内心反驳道,又说,“你,有没有听说最近那个传言?”

 

      “果然不知道?也是,你最近都在准备奥数和物理竞赛,肯定没这个闲心。”

 

      “其实是,最近有女生传言说,连续51天,目送日落,恋爱就可以实现。所以我……”

 

      叶修略有些惊讶地皱皱眉:“这你也信?”

 

      “我当然!不信!”许博远果断否认了,但又小声道,“可是有时候不是不得不依赖这种传言,才可以鼓起勇气吗?”

 

      “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

 

      “想告白?”

 

       “废话。”

 

      “哦,”叶修平静地点点头,“人小,想得还挺多。”

 

      “……大哥我们同年!”

 

      “你12月,我5月底的,不多不少大你半年多一点,叫我一声哥应该的。”

 

      略略略,许博远朝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叶修偷偷做了个鬼脸,回过头来继续呆呆地目送着日落。

 

      真的会实现吗?

 

      实现不了的话我们的关系又会变成怎样呢?

 

      幼驯染,真是费解啊,着急啊,难为情啊。

 

 

      “以后你不用每天陪我来的,你那么忙。”下山的时候许博远跟叶修说。

 

      他们下山有点晚,正好夕阳落下,星月都还没映现,天色暗沉,似是被深蓝色的布景板遮掩住,许博远绊了一下,叶修眼疾手快地握住他的手腕:“小心。”

 

      又说:“我怎么放心你。”

 

      许博远没志气地红了一张脸,庆幸现在光暗叶修看不清他的脸:我喜欢的人对我这么温柔,我脸红简直太正常了,对不对?

 

      那天直到下山走到锁自行车的地方,叶修都没有松开手。

 

 

 

      “你这么不乐意的话就不要陪我来啊!”

 

      叶修一贯的表情是笑呵呵的,平时的时候嘴角也是噙着笑的,作为幼驯染,许博远可以轻松地分辨出叶修各种笑容弧度不同表示的他此刻的真实心情到底是怎样。比如现在,叶修表情淡淡,嘴角微微勾起,盯着手里的题,看起来专注得很,就是不看他,不知道在生哪门子的气。

 

      “我没有不乐意。”

 

      “撒谎。”

 

      “你顾好你的事就好了,别坚持不下去到时候来哭。”

 

      许博远一下子被激得站了起来,戳着手机上记录的日子说:“这已经是第36天了!我才不可能坚持不下去呢。哈啾——”

 

      叶修什么也不说,从2way的包里变魔术般地掏出一件黑灰色的羊毛针织衫递给他:“还说不是小孩子。”

 

      “明明都四月了,还这么冷,不赖我。”他的神情也颇有些沮丧,吸了吸鼻子,乖乖套上叶修给他的衣服,“谢谢。”

 

      上山要呆到日落,还只穿着短袖的笨蛋也只有你了。在心里叹了口气,叶修把书合上,静静地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出神地盯着河面看。

 

      许博远戳他,叶修不动,他再戳,坚持不懈的骚扰终于让叶修有了点反应:“干什么?”

 

      “你到底怎么了,情绪不太对啊。”

 

      “你怎么不觉得是我最近备考压力太大?”

 

      “不可能,你从来都是最好的,你怎么可能慌张。”

 

      即使是我,面对喜欢了好久的人这么执着地想追求别人,还是没办法淡定的啊——叶修在心里苦笑,又因为许博远对他毫不吝惜的称赞浮现出些许暖意。

 

      “聊点八卦呗?”

 

      “什么八卦?”

 

      “许哥这张脸长得也是很好看的,也不乏女生给你递情书,你要追个人有必要用这么费劲的方法吗?”

 

      “……嗯,我没有信心和他以后会变成怎样的关系。他太好了,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以前你不是也偷偷暗恋过几个小女生吗,小学时隔壁班的班花,初中的时候暗恋过你前桌那个短头发的、还有你们班的文艺委员,最后你也什么都没说。这个怎么想到要去追的?”

 

      “我靠!!!你怎么记性那么好,早知道不跟你说了!!!”

 

      “你的事情我还能不知道?跟你说正经的呢,这次你想告白的人有那么不一样吗。”

 

      许博远点了点头:“他是不一样的。”

 

      叶修记忆力极好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从小到大许博远的样子,因为长着张白白嫩嫩的娃娃脸,经常被女孩子喊着“可爱”掐他脸,又想到初中他去许博远班上给他送拿错的作业本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子和他相谈甚欢时心里的钝痛,此刻那种痛感又凶猛地顺着尾椎骨往上爬,清晰地麻麻痒痒的感觉传到心脏。

 


      “有多好?学习有我好?”

 

      “差不多吧。”

 

      就是你。

 

      “比我长得帅?”

 

      “和你差不多。”

 

      还是你。

 

      “我认识?”

 

      “嗯。”

 

      你不仅认识,你还比谁都要熟悉他呢。


 

      叶修“哦”了一声,闷闷的不吭声了。许博远小心地蹭到他旁边去,见叶修是有些低落,但再没有散发像刚来的时候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于是放心地把身体的一部分重心倚靠在他身上,沉默地目送着夕阳。

 

      两个人一声不吭,倒也不显得尴尬。约莫是因为一直一起长大,有说不完的话题和数不清的过去,又是同龄人,在对方面前都是最自然的样子,丝毫不必隐藏什么。哪怕是进入青春期之后,他们的关系也没有改变很多。两个男孩子,不像男女一样长大了会害羞会保持距离,他们仍然时常通过互相敲卧室的窗户联络对方,早上一方睡不醒的时候把窗户敲得咚咚响来提醒。

 

      “明天老师让我留下来说给我讲点事,就不陪你来了。”

 

      “没关系,你本来也用不着陪我的。”

 

      许博远说完这句话后明显感觉到空气凝滞了好几分钟,即使他们两个都不是仅仅站着,而是一边推车一边回家,也感觉空气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像冻起来了一样。

 

      须臾,叶修才开口,不动声色:“你就那么喜欢他?”

 

      “嗯。”

 

      非常非常喜欢。

 

      这句话不知道又哪里说错了,许博远感觉叶修的心情又往下掉了好几个点,跟股市快崩盘似的,直到走到家门口才跟他说了一句“再见”。

 

      许博远有点慌,他不知道叶修到底怎么了,心里又挂念着,因而顺从本能喊住了他:“叶修!”

 

      叶修的背影顿了顿,站定在家门口,保持着拿着钥匙来但是没开门的姿势,但也没转过身来,问:“什么?”

 

      许博远把手伸长在书包里一阵掏,摸出来几颗大白兔奶糖,大步流星地走到叶修身前把糖往他手中一塞,把叶修的脸掰过来看他,笑了:“你果然心情很差,又不肯同我说,那我只有给你吃糖了。”

 

      叶修闭了闭眼,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握紧了手心。

 

 

 

      啊,真不走运。

 

      下了一天的雨,一点都没带停的。

 

      雨丝在天地间织出一面巨网,通往前方的路仿佛无声地传达着禁止通行的讯息。

 

      可是,我还是要去呀。

 

      许博远撑着大黑伞,避让着小水洼,在各种伞花里蹦蹦跳跳地往小山丘走。

 

      下过雨的路有些泥泞,但小山丘上山的路是被砖头修葺过的,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走,他松了一口气。

 

      一阶一阶地往上走,他的心里也是一片雨天,雾茫茫的,缀满了忧郁的水珠,完全看不清前方是什么。

 

      今天根本没有夕阳,坚持来这里,还是为了无愧于心吧。这不是我和夕阳的约定,是我和自己的约定——他想。

 

      和叶修认识已经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呢?

 

 

      幼稚园时候那个脑袋灵光、坏点子很多的熊孩子。

 

      小学时已经初露光芒,每次考试都是满分的不可思议的优等生,他又跟一般的优等生每天兢兢业业学习不一样,叶修会拉着他逃课去掏鸟蛋、去网吧打游戏,但每次站在主席台上的那个身影都让许博远觉得又是耀眼又是遥远。

 

      初中,到现在高中,更是不用多说,叶修以前是一中、现在是一高的门面和希望,老师都对他寄予厚望,许博远自己也是,对叶修从来都毫无保留地相信,他说他就信,他也相信真的没有叶修做不到的事情。

 

      有一次班里搞活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抽到的是去跟通讯录最近联系的那个人告白,果不其然,是叶修。

 

      他都没当回事,发了消息过去当交代了。

 

      可是几分钟之后叶修手里还拿着手机就到他们班上来了,一看那个场景就什么都明白了,隔着热闹的人群对他比嘴型“整我啊”。

 

      “就整你”许博远回他,看叶修走了才稍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脏。

 

      他当时不知道,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开玩笑的话,明明是比谁都要熟悉的叶修,发出去的时候手却会颤抖到差点握不住手机的程度,心跳如擂鼓,只是被周围熙熙攘攘的动静给掩埋了,但他,听得很清楚。

 

      一个平常的日子,叶修和他照样一起回家,走到小区楼下的时候才要准备分开。他突然被叶修叫住,叶修瘦但又不是干瘦,白衬衫穿在他身上十分合衬,金黄色的夕光和和暖的风都温柔地经在他身上,然后他朝自己抛过来一只小兔子玩偶——今天翘了下午第一堂课去打电动,回来的时候顺便抓的,给你了。然后挥挥手,开始上楼。

 

      已经不是第一次注视这位发小的背影了,但是心跳得这么快还是头一次。

 

      啊,他发觉了。

 

      这种内心的震动,和上次的大冒险游戏时是一样的。

 

      那句话,不是骗人的。

 

      怎么说出口。

 

 

      他撑着伞在原地站了很久,想了很多以前的事,都没注意到天已经黑了,下山的路有点危险了。直到有个声音一遍一遍大声地呼喊他的名字,声音里满是着急和担心。

 

      许博远都不用分辨那个声音是谁,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谢谢你啊,还特地来找我……我刚才发了一会儿呆,就忘了下山。”

 

      “喝了。”叶修不动声色,什么也不问,把揣在大衣里的一杯温热的奶茶递给他,把伞接过来撑着,另一只手抓着许博远冻得有些发凉的手往自己兜里揣。

 

      “呃,不用,我不冷,真的不冷。”

 

      “人都没追到就开始为他守身如玉了,我们什么关系,碰你一下都碰不得了?”

 

      叶修这话有点尖锐,出口之后他自己也露出了有些懊恼的表情,但没有多久就又换成了一贯的那副表情,但一直都没把许博远的手从自己暖和的衣兜里掏出来。

 

      “叶修,我错了,我不该下雨还在山上呆那么久,让你担心了。”

 

      “嗯。”

 

      “你今天不是留下来了?”

 

      “尽快解决了。我早就猜到你这个个性,下雨也是会上山的,只是没想到你还舍不得下山了,非得我这把老胳膊老腰的上山来找你。”

 

      叶修的心情好了些,都有余力调侃了,显然自己的态度让他很受用,许博远在心里握了握拳,毫不客气地呛声:“年年运动会上都大出风头的人说自己老胳膊老腰,不要脸不要皮的。”

 

      “噗。”叶修笑了出来。

 

      许博远嚼着奶茶里的珍珠,甜味在口腔里爆开来,但那都不及叶修的笑,让他觉得空气都因此明亮了些。

 

      “如果你能坚持到第51天,我就给你加油吧。”

 

      如果我确认,你真的那么喜欢他。

 

      “你等着。”

 

      我比谁都有信心和耐心,关于喜欢你的这件事。

 

 

 

      目送第51日的西沉。

 

      说到做到了。

 

      把计划表上的最后一天的日期打上钩。

 

      提前买的他喜欢的抹茶魔方悄悄藏在了书包里。

 

      他现在,就在身边。

 

 

      “说吧,神神秘秘藏着掖着那么久,要跟谁告白啊。我支持你。”叶修对他笑。

 

      许博远一看叶修勉强的笑就皱眉,自然地伸手过去揉了揉他的眉间,也鼓起了勇气。

 

      “你。”

 

      “是你。”

 

      “全部都是你。”

 

 

      他提前把担心遭殃的抹茶魔方拿了出来放在草坪上,然后把书包里的东西统统倒了出来,蹲下来,和心事一起,一件一件掏给叶修。

 

      “你上次月考数学的满分试卷,你说找不到了,对不起,是被我藏起来了。”

 

      “我的素描本,里面全是你,准备拿来给你当生日礼物,恰好就明天了。”

 

      “给你看51天计划的标题——搞定叶修大作战。”

 

      “还有,这个和这个……”

 

      他细细碎碎地絮叨,坐久了想站起来,也自然地借了叶修的手,但因为腿有点没力气,起来的时候往前扑了一下,倏地和叶修的距离拉得很近很近,近到可以看清肌肤的毛孔,可以看到叶修的脸上难得红了,还可以看到叶修眼里满满的都是惊讶和欢喜。

 

      心突然安定了下来。

 

      是我想的那样吧,看到你的眼睛的时候我就丝毫不迷茫了。

 

      “叶修,我……”

 

      “我喜欢你。”

 

      叶修抢在他前头说了出来,脸上的表情稍微有点不自在:“追求都被你抢先了,告白怎么也得我先来吧。”

 

      许博远吐槽他:“这么计较!”

 

      是啊,我不光是计较呢,我还担心了好久。

 

      “你真慢。”

 

      “……别掐我的脸啦!疼疼疼!”

 

 

 

      可能早已有所改变。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个子长高,但是眼神总是无意识地缠绕着。

 

      亦或许是哪日站在离对方不远不近的地方,通过对方的肩头眺望到了永远。

 

      变得认真,变得在意。

 

      那份思恋,以夕阳为信,传达到了那片天空。

 

      千言万语,响彻云端。

 

 

 

      Fin.




灵感来自很早以前V+的一首歌《オサナナブルー》。



 
评论(8)
热度(82)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