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无间冬夏。

> 2018叶修生快。
> 21:30
> 荣耀是你的诗。



  ×

  

  叶修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屏幕,手下微操的动作流畅优美如同行云流水。

  

  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两个大字:荣耀。

  

  他把手放松,想起他家那位嘱咐他的“久坐要起来活动活动!”,自觉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站到阳光照进来的窗前扭扭脖子、做做手操。

  

  “感谢叶神指教!”

  

  兴欣招进来的这位新人是魏琛从网游里挖来想让他继承迎风布阵的,小年轻眼睛亮亮闪闪的,对叶修道谢,丝毫没有打输比赛的挫败感,满满都是蓬勃的朝气。

  

  我家那口子比这还精神点儿。

  

  叶修看了看新人,又看了看摆在电脑桌前的水生盆栽绿意盎然的样子,心思一下子就飘远了。

  

  他今天在家里做什么呢?

  

  早上,吃了什么来着?

  

  啊,是七点半起的床,他煮了锅皮蛋瘦肉粥、烙了菠菜蛋饼,还买了豆浆以及家门外人气很旺的那家包子回来。

  

  他让他多吃一点,成,吃呗。

  

  我生日,你怎么那么开心。

  

  朝阳在窗外被树叶过滤,又穿过薄透的纱帘,漏进屋里成了淡淡的光晕。

  

  而所有的光,仿佛都在他身上。

  

  “叶修,生日快乐。”

  

  他对叶修笑,清秀白净的脸仿佛冻结了时光,容颜如同往昔,丝毫不改。

  

  明明是第三年了。

  

  怎么看这个人都看不厌呢。

  

  他从睡梦中被叫醒,眼神惺忪,正扒拉着乱糟糟的头发呢,看到这个场景突然就愣住了。

  

  常看一些人在游戏里刷“XX美如画XX画中仙”的,叶修从没觉得什么有那么美过。但是这一刻,他才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他眼前的,不就是画中仙吗。

  

  于是一时没了理性,忘了许博远和他的约法三章,比如早上起来不刷牙不准亲过来这条规矩。

  

  叶修把已经换好出门的衣服的人拉过来一把扑在床■上,直把人亲得“唔唔唔”的发不出声音,直到身下的人满脸晕红只能喘气的时候他才满意地松开了对方。

  

  “宝乖,我去洗漱了。”

  

  最好的礼物就是你了。

  

  许博远抹了抹嘴角,内心朝叶修疯狂怼中指。

  

  要不是、要不是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给你特权,老子可马上就揍你了。

  

  真的要揍你的!

  

  ……暂且放过你,略略略!

  

  “中午方便吗?叫大家过来吃个饭吧,我今天请假了,在家给你过生日。”

  

  他们的房子买得离兴欣很近,方便叶修过去上班,也时不时有来蹭饭的人,有几位甚至是常客了。

  

  “放心,就算你不叫,他们不也总来吗。”叶修咬着蛋饼,说话声有点含糊不清。

  

  许博远无情地从叶修盘子里夹走一个包子以示威胁:“说不说呢?”

  

  叶修猛点头。

  

  许哥满意了,把包子还给叶修,低头喝自己碗里的粥。不料叶修皮皮地凑过来猝不及防地堵上了他的嘴。

  

  白菜馅味道的吻。

  

  许博远无语,抬眼看叶修,不料对方顶着他的瞪视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脸。

  

  “我吃饱了。”

  

  “多谢招待。”

  

  靠。大早上的撩什么撩。

  

  许博远狠狠地喝了一口粥,把嘴里的白菜味道咽了下去。

  

  ……还挺好吃的。

  

  “那个大家,今天中午有空的,去我家里吃饭吧。”

  

  中午训练快结束的时候,叶修趁着人都还在,突然没头没尾地冒出来一句。

  

  想他也知道这些人肯定都给他的生日准备了礼物,这么多年来没落下过,从去年开始是他说想晚上和小蓝一起过所以都没有大操办,其他人也表示理解,但每年到他生日时还是会收到来自朋友和后辈的礼物。

  

  谢谢你们啊,真的。

  

  苏沐橙看看莫凡,陈果用胳膊肘怼了怼魏琛的腰,其他人各怀心思地互相看来看去,答应了“好,你等一下”之后,都仿佛约好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要干嘛呢。

  

  叶修仅仅想了一秒钟,又觉得想这个也没什么意义,干脆抛在脑后。

  

  等到其他人从房间出来,手中都拿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或者包装袋,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笑意。

  

  叶修一瞬间有些失神,仿佛眼前被光晕了眼,看不清这是现在还是四年前。

  

  当他从神坛上跌落时,是老板娘收留了他,后来在游戏里遇上了蓝溪阁的小剑客,沐橙从嘉世解约来支援他,从微草来了乔一帆,还遇见了包子、小唐、小安……这些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毫无怀疑地信任着他,和他一起前进、同样为了胜利而努力。

  

  是他们成就了他啊。

  

  没有这群人,他会是什么样子呢。

  

  叶修一时眼睛有些酸涩。

  

  见叶修呆着不说话的样子,苏沐橙最先发现了他的异样,于是从莫凡肩膀探出头去:“怎么啦,是不是特别感动?”

  

  哪儿能不感动啊。

  

  “还行,一般一般吧。”

  

  确实感动得有点想哭,这种事说出来可会被方锐和老魏笑话死。打死他也不说。

  

  “我和老板娘给你挑那么久礼物呢,你就一句‘一般一般’?老叶你真伤我的心。”魏琛西子捧心状,陈果踢了他一脚,立马安静了。

  

  陈果凉凉地睇了魏琛一眼:“告诉你,别想趁着给他送烟什么的偷偷抽,你也开始戒烟了,有点自觉啊。”

  

  “呵,这个礼物哥倒是喜欢。”叶修笑笑。可惜现在家里那个也不让抽。

  

  他望了一眼魏琛,颇有一种和对方同病相怜的感觉,而他的意思并没有被魏琛领会到,对方反而被他看得全身发毛。

  

  “老叶,我告诉你啊,别打我主意,我有媳妇儿的啊!你再看我我就跟小许告状去。”

  

  “呵呵,想什么呢,你什么样儿小许什么样儿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叶修颇为嫌弃的表情刺激了魏琛,两个人开始了第二轮的嘴炮之战。

  

  陈果拖着唐柔走了,还带走了兴欣的几个小新人;苏沐橙也笑眯眯地拖着莫凡走出去了;安文逸看了一眼这边,向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劝劝的乔一帆摇了摇头,叫他一起走了;包子人高马大,一只手臂搭在罗辑肩膀上,正打算走,方锐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于是他又朝里头吆喝了句——

  

  “老大,嫂子在家里等你吃饭呢!我们先走了啊!”

  

  叶修有如醍醐灌顶,毫不犹豫跟了上去,无视魏琛边走边说的垃圾话。

  

  开玩笑,我就要见到我对象了,还跟你说那么多干什么。

  

  叶修跟在兴欣大部队后面,哼哼着歌,把手揣在兜里小碎步走着。前面的苏沐橙回头看了眼,戳了戳陈果和唐柔,三人都会意地笑了。

  

  “你回来……啊!欢迎大家!”

  

  许博远从厨房里伸了个头来看了一眼,又因为厨房实在走不开歉意地笑了笑,继续在厨房忙碌。

  

  苏沐橙和陈果提出了要去厨房帮忙,便进去了,还示意了一下各自的男朋友什么事。

  

  唐大小姐不会做饭,便抢了先,最先把手中的提袋递给叶修。

  

  “生日快乐。”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叶修笑了笑,就坐回了沙发上。

  

  “谢谢了。”

  

  叶修接过,寻思着当着人面拆礼物大概不太礼貌,也没问,打算晚上再拆,先拿回房间去。

  

  正打算走呢,被刚才一声不吭的莫凡默默拦住了。莫凡把手里的提袋递过去。

  

  “……生日快乐。还有一件,快递还在路上。”

  

  “……队长。”

  

  叶修乐,让他叫自己一声队长真是太不容易了。

  

  也是,小蓝也说,谁叫自己当初那么对人家呢。

  

  他拍了拍莫凡的肩膀,意外地没有被闪开。

  

  “谢谢你和沐橙,你还可以再提升,好好训练,多跟人配合。”

  

  莫凡点了点头。

  

  “老叶,这是我和老板娘给你的。拿去。”

  

  “这里还有我的我的!”

  

  魏琛把礼物递过来的时候,方锐也嚷嚷着过来了。

  

  “送什么了,这么沉。”

  

  对着这两个人叶修就随便问了,反正他们也没有脸皮的,不用有什么顾忌。

  

  “我和老板娘给你挑的茶具,茶盘还是梨花木的,好好用别浪费啊!”

  

  “你挑的?老板娘挑的吧,老魏你会挑这个吗?”

  

  “巧了,刚好我送的是茶叶,也算是老林送的了。”

  

  方锐一声惊奇,把魏琛想呲叶修的话给堵了回去,又被魏琛莫名瞪了一眼,简直莫名奇妙。

  

  “谢了啊。他肯定喜欢。”

  

  叶修对他们展开一个真心的笑容。

  

  “老叶,你面部神经抽■搐吗?”

  

  “……”

  

  哦,他就不该对这两个顺着杆儿就能往上爬的人有任何期望。

  

  罗辑被包荣兴把着肩膀架过来把各自的礼物给叶修,包荣兴的笑容比以往更加灿烂:“老大,和嫂子玩好啊!”

  

  叶修即刻想到了些不好的东西,试探性地看向罗辑用眼神询问,罗辑跟他保证没有他想象的那种东西,是包子的表达有问题,叶修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谢过了。

  

  可心里怎么有点小小的遗憾呢。

  

  待刚才闹腾的包荣兴又驾着罗辑说要出去给大家买水走开了,安文逸和乔一帆也老老实实地提着礼物走过来,叶修谢过了,但手里实在提得太多接不过去,两人便会意地跟着叶修上了二层,进到了卧室里。

  

  他们不是第一次来叶许两人的房子里,但是参观主人家的卧室,还是头一回。懂礼貌的两个人进了主人家的卧房颇有些赧然,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叶修注意到之后挥挥手:“随便看。”

  

  卧室和房子整体都是米色和浅绿色为主,看起来颜色清新自然又让人容易放松,卧室的阳台晾着些洗干净的衣服,从阳台看下去能看到客厅附带的大阳台上种植的一些薄荷、葱蒜之类的实用性很强的小盆栽。他们在阳台恰好看见陈果从客厅过来择了几篇薄荷,喊了她一声,陈果也笑着朝他们挥挥手,又进客厅了。

  

  “叶前辈,那我们就下去帮忙了,这么闲着也坐不住。”

  

  叶修嗯了一声,说他一会儿再下去。

  

  乔一帆走出房间之后又回头看了眼,看见叶修嘴里叼着颗戒烟糖,专注地看着床头的一副尺寸很大的墙面挂画——也是他和安文逸刚才一进门就看到的——剑客与散人的童话。

  

  叶修眼神缱绻,在荣耀里浴血峥嵘的那个人的模样奇特地与此刻这个,穿着和楼下在厨房里的那个人同款的情侣家居服的、气质柔和的男人融合在了一起,这幅画面宛如神迹。

  

  ——归宿。

  

  乔一帆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这两个字,发自心底地为自己钦佩的这位前辈感到高兴。

  

  人人都会有吧,只属于自己的归处。

  

  花瓣任春风吹行万里,也终会飘落在某处。是森林,是海洋,都是未知的,也可能落在某人手心,就此被安放好。

  

  成为被其他花瓣所歆羡的一瓣。

  

  午饭都上桌了。叶修本来自己也会做一点,这些年又跟许博远学会做了不少菜,但今天他生日就怎么都不让他动手,叶修也不争,安心享受自己作为寿星的权利。

  

  陈果和苏沐橙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她们做了西湖醋鱼和东坡肉,还炒了一个色泽鲜亮的菜心端上来。许博远从小在G市长大,做了几个他擅长的粤菜,咕噜牛肉,蚝皇凤爪,枸杞菊■花煲排骨,和美食Blog上的图片比较起来都有模有样的,被几个女孩子夸得都脸红了。

  

  叶修过去搂住他同他咬耳朵:只有我能天天吃你做的菜。

  

  许博远脸一红,在众人揶揄的目光里没有反驳他什么,只是在心里暗忖道:每次两个人闹别扭的时候,喜欢钻到厨房去鼓捣这个那个给他吃,就为了逗他开心,不知道是谁呢。不过这样的叶修只有自己知道,好像有点暗爽。

  

  众人都齐聚在饭桌上,叶修说不兴切了蛋糕再吃饭那一套,都要饿死了,一群汉子也附和说是,经大家合议后决定饭后再一起切蛋糕,饭后如果吃不下的,刚好可以带到训练室去当下午茶的甜点。

  

  饭桌上——

  

  “吃青菜。”

  

  “好。”叶修从善如流。

  

  “蓝,这个挺好吃的。”

  

  “嗯。”许博远把碗拿过去接。

  

  两个人没有说什么肉麻的情话,也在和其他人谈笑风生,但有股带着甜又不腻人的氛围就像泡开的花茶一样氤氲着散不开。

  

  其他人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一起吃饭的样子,要说也早该被腻歪习惯了,但每次看到都还是觉得——我们吃的可能不是饭,是狗粮。

  

  “老叶,你这日子过得可真舒服。”方锐是吃得最多最快的一个,两碗米饭和一堆肉下肚后,他姑且分出些精神来跟叶修说话,“每天有家回,家里还有老婆……啊呸,对不起啊小许,家里还有男朋友等着你。”

  

  叶修挑眉笑笑:“说得跟老林虐■待你了一样。”

  

  “别提了,老林现在在单位升职了事更多了,经常出差,忙得要死还抽空给我打电话,我都要心疼死了,最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直没说话的许博远鼓励方锐,“就像我和叶修每天谁先到家都会等另一个人回来一样,他也一定知道你在等他。心情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两个人的未来在努力,没错吧。”

  

  方锐难得闷声脸红了红:“嗯。”

  

  说什么来什么,刚才还在说话的人马上接到个电话,一看到显示的联系人名称差点蹦了起来,脸上春暖花开:“老叶,小许,我先走了啊!老林回来了!老林回来了哈哈哈!老板娘,下午我请一个小时……不!两个小时的假!”多少还是顾忌着刚吃饱东西的胃没有跑得很欢快,但是要与恋人会面的欢喜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其他留下的人都调侃了像火烧屁■股一样跑掉的方锐一句,在叶修正儿八经许了个愿又一起切分了蛋糕之后也各自结伴告辞了,方锐和回来的林敬言那份被陈果和魏琛帮忙拿回兴欣。有人提出要留下帮忙收拾碗筷,都被许博远温和又坚定地用洗碗机拒绝了。

  

  最后又只剩下他们两个。

  

  叶修问:“我要回家的时候你也那么高兴吗?”

  

  许博远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不回答这个问题:“怎么长了一岁,感觉你还像小了几岁一样。”问的都是什么幼稚吧啦的问题,又狠狠地下手揉乱叶修的头发,叶修纵容他丝毫不阻止,像个乖得要命的布娃娃,把许博远的心都萌化了。

  

  你真可爱。

  

  你也可爱。

  

  是,是,我们都是老可爱。

  

  两个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互相夸对方可爱的画面真是不忍直视,许博远想着这个笑出了声。叶修被他感染得也有些心情好,瘫在沙发上打了个饱嗝,懒洋洋的,像只猫。

  

  “今天老板娘给我放假了。”

  

  “想怎么过?”

  

  “先给两边家里都打通电话,刚好叶秋也生日,问候问候他。然后再打打荣耀呗,咱们一起。”

  

  “好。”叶秋的生日礼物我早寄给他了,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可能是因为已经上了年纪,不像年轻的时候精力那么好,还没拼杀到一个下午就有些困了,所幸两人也没有特别要紧的事,就下了线。

  

  叶修轻车熟路地带着人往沙发上一倒,用薄毯子盖上两人的肚子:“睡会儿?”

  

  许博远也给叶修掖好被子,像叶修对他做的那样,躺在叶修身边闭上眼睛。

  

  “今天辛苦你了。”

  

  “你和我什么关系,客气什么。”

  

  “有你真好。”

  

  “你也很好啊,我赚了个大神男朋友,很多人说我捡着了呢。”

  

  “我们两个人的事,只有我们自己清楚。”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嘛,生活都是这样的。许博远想应声,又实在困得不得了,就嗯了声,然后睡过去了。

  

  叶修凑过去轻轻吻了他的额头。

  

  从过去的时光风风雨雨走过这几年。

  

  从云端走到人间。

  

  从满地荆棘的废墟残垣走到鲜花草绿的康庄大道。

  

  你都在。

  

  以后的人生,也有你在旁。

  

  夏煮茶,冬饮雪。

  

  每天回家都能对着所爱的人的脸相拥而眠。

  

  已经是弥足珍贵的礼物了。

  

  至于你偷偷藏起来的想送给我的西装,我就假装不知道吧。

  

  等你亲自送给我,我很期待。

  

  虽然不知道穿上的效果如何,但因为是我,你无论如何都会喜欢的。

  

  正如我也这样地,喜欢着你。

  

  Fin.

  

  这次的彩蛋非常长,请看客朋友们做好准备(?)——

  

  1:男朋友与西服与蛋糕与我觉醒的癖好

  

  叶修套上许博远给他买的西服,学着叶秋打着领带,但因为不太习惯这种正经的装束稍微扯了扯脖子稍微有点勒的部分,顺口问了句,我这尺寸你啥时候量的啊。见人一直不吭声,扭头过去看,发现平时那个精明能干的小家伙看自己的眼神都直了,看傻了。叶修失笑,有那么好看吗。

  

  对方的回应是狂点头。

  

  叶修深沉地嗯了声,叶秋跟我长着一张脸,你看他一直都是用的这种眼神吗?

  

  那不可能,你是你啊。小许脸红了。

  

  叶修想起之前在电脑看到的被许博远藏起来的,是有次他参加一个正式活动的时候穿着一身正装的照片,看起来确实有模有样的,虽然穿着怪难受的。但是他喜欢,那就依着他穿给他看呗。想到这里,叶修心里又化成了一滩水,然后有了个危险的想法。

  

  小许同志啊,你看,我西装也换给你看了,你今天答应我的“满足我一个愿望”的诺言是不是可以兑现了?

  

  被色相迷得七荤八素的昏君许没有多加分辨地点点头。

  

  那天的蛋糕是怎么被吃掉的,这都是这对夫夫关上门后的事了。

  

  你以为有车吗?没有,我不会写。

  

  于是从今天之后,小许同志看到蛋糕,特别是带奶油的蛋糕,都会立即浑身一抖,大脑控制不住地回想起某些让人害臊的经历。

  

  叶:多多益善啊!要不我每年过阴历阳历两次生日呗!

  

  许:你喺咪想死……

  

  2:两个人与对方的家长和自己的家长

  

  叶修听完父母对自己的唠叨之后一一回应,又忍不住呲儿了几句电话那头的叶秋,把对方堵得说不出话来后再满意地把电话递给许博远听。听着这人跟他家老头老太太讨论煲汤火候、哪些食物养生、最近B市天气怎么样该穿什么衣服,叶修完全把这人看成了一块软糯贴心的小甜糕,觉得实在萌得不行,又觉得这一时半会儿的他们电话打不完,这头也给许家父母打了电话过去。

  

  对自己父母都没有这么恭敬的——叶修正襟危坐,认真回答许家父母的问题,不知不觉跟他们话起了家常,家门口的道改建了最近要绕点路坐地铁啦,小许最近带他散步的时候看到小区的什么花又开了,我和他一起去吃过的H市的这家那家店都好吃您啥时候来带你们去。许博远打电话的间隙也朝这边投来一个傻乎乎的笑,叶修的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

  

  从出柜走到今天,他们都很努力。

  

  难得碰到一个看对眼的人,不抓■住怎么行,是吧。

  

  他们的顽固程度,半斤八两。

  

  爱对方的程度,也都彼此彼此吧。

  

  是想着未来几十年身边有这个人都会很开心的程度而已。

  

  不足为人道也。

  

  3:关于兴欣每个人送的礼物

  

  苏&莫→煲汤的砂锅(苏沐橙和许博远有次交流煲汤的时候许博远推荐给她的锅,还很遗憾说在老家有一个,这边用的不是那种的,沐橙记下了,就买了一个送叶修煲汤养生),全身按摩器这个快递还没到(出现在《年久失修》里的,想让叶修整天坐在电脑前的身体可以放松下)。

  

  魏&果→本想送烟被老板娘否决(大雾),最后送了一套茶具(出现在《小睡一把》里的,喝茶对身体好,老板娘语)。

  

  乔→一套玉饰(小乔乖巧地询问了一下长辈,知道了玉养人,于是送了叶和许一人一个吊坠)。

  

  安→一套和式点心的套装(小安很实在,最近恰好刷微博发现这种精致的小点心很受欢迎,味道就见仁见智了)。

  

  罗→一套荣耀的百科全书(虽然叶神大概都能记个七七八八,但偶尔翻翻说不定还挺有趣的,抱着这样想法的罗辑同学扶着眼镜说)。

  

  包→Disny双人套券(“老大,和嫂子玩好”,面对一颗童心的包子,你在期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唐→香水(虽然这两人可能不会用,姑且还是送了,柑桔型的味道,适合他们的家居风格)。

  

  方→茶叶(开玩笑,点心大大怎么可能想到送这种东西,明明是林大大稍微操了点心,咦,你想什么呢,快住脑)。

  

  4:关于答应粉丝的直播与回答问题与礼物

  

  叶修大神答应了在生日这一天开开直播,一是想回应粉丝为他庆生的心情,二是老板娘催得紧,签约的直播平台也打算蹭一波叶神生日的流量,于是那天下午他们一觉睡醒之后就开播了。

  

  直播间里人数急速增长,不一会儿增长到500多万然后增速放缓,弹幕密密麻麻,热情把大神和小许都吓得不轻。

  

  观众们都冷静些了后叶修先随便说了几句,然后按照计划的抽几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回答。

  

  “今天吃了什么?哦,今天沐橙和老板娘还有我家这口子一起做的一桌菜,吃之前拍了一下,等一下我发给你们看。”

  

  “蓝啊,我这密码是什么你还记得吗?登上了,你真记得比我还清楚。”

  

  弹幕:

  

  ——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的拍……

  

  ——看了叶神的微博,我开始怀疑人生,荣耀打得没人好,找对象也???

  

  ——表白苏女神!女神踹了莫凡嫁我啊!

  

  ……

  

  “以后打算干嘛?荣耀是玩不腻的,不过一直干这行也不一定,指不定什么时候回家帮老爷子做点事。蓝桥?我对象当然跟我一起去啊。”

  

  “哎疼疼,小蓝你干嘛拿胳膊肘顶■我。你不跟我去吗,嗯?脸红什么?”

  

  弹幕:

  

  ——叶神委屈的语调萌死本妈妈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都听不出叶神的言外之意吗,荣耀玩不腻,身边这个人也看不腻啊(叶:这位朋友说得好,给你点赞)

  

  ——我叶的“嗯?”是苏本苏了!

  

  “粉丝礼物?今天在兴欣看到了你们寄来的,谢谢你们,不过还是要以现实生活为重,不要太关心我。老板娘让安保人员筛了些,还给我拿了几个检查过的过来,让我看看啊。”

  

  “兔耳朵,一堆乱七八糟的,还有张纸——希望叶神和蓝桥玩得愉快,啧,想什么呢……”

  

  “一箱三只松鼠的零食,谢谢这位朋友投喂。”

  

  “两件T恤,情侣装啊这是,挺有意思的。蓝,咱们一会儿换上?”

  

  弹幕:

  

  ——我!被!翻!牌!了!下楼跑个十圈冷静冷静!

  

  ——其实我想夸那位送兔耳的朋友,妙啊!

  

  ——没有人发现现在有些混乱邪恶的动静吗???

  

  ——我也……

  

  叶修飞快回了句,今天播到这里,谢谢大家支持,就在各种哀嚎声中下播,同时掐掉了麦和摄像头。

  

  去换情侣装试试看?

  

  我要穿蓝雨蓝!

  

  想都别想。

  

  我的就是我的了。

  

  5:关于蛋糕与好妹妹与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生赢家君莫笑

  

  蛋糕的皮相(???),文里好像没写,印着笑笑和桥桥,至于河河和小绝色呢?叶修替笑笑委屈,人家的二房三房你都不让上蛋糕面。许博远冷笑出声,你想有几个好妹妹。叶修额头滴下一滴冷汗,忙否认,心里替君莫笑遗憾了把:兄弟,哥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

  

  被账号卡聚集起来给“叶神”过生日活动的君莫笑听到叶修的心声哼了哼,拽住身边蓝河的马尾,看他炸毛拔剑就砍他的样子就觉得心里爽快;又捏了把绝色,把人逗得又急又气;最后是跑到蓝桥面前去多番骚扰,看他终于破冰,不顾形象地冲过来想殴打他——极乐天堂,君莫笑叼着草扛着千机伞,躲避多重“爱的攻击”,老叶啊,你不懂左■拥■右■抱的感觉的,呵呵。

  

  至于悟道君,神说要有光……老叶你看着办吧。(来自笑笑的威胁)

  

  真END,没啦!

  

  


  

  


 


 
评论(12)
热度(89)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