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小睡一把。03完

> 当狭路相逢,又无法逃避。


 

  ×

  

  今天两人习以为常地,又在梦里遇见,已经一段时间了,都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习以为常,熟稔起来的速度也远超两人的想象。

  

  蓝河先到,他站在厨房里探出个头,丝毫不感到奇怪地对突然出现在客厅的叶修探出个头:“喝西瓜汁吗?”

  

  叶修笑呵呵地道谢,接过杯子后也走进厨房来四下打量。

  

  蓝河新奇地向叶修展示着厨房里的各种用途的锅碗瓢盆:“很厉害吧,我没想到这里的厨具居然这么全!好多我在家里都没见过的。”

  

  “你还会做饭啊?”

  

  “会是会,多多少少跟家里人学过,但现在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平时也基本都在蓝雨,吃食堂或者外卖对付了,没时间做饭了。”蓝河有些怀念般地用勺子敲敲杯缘,碰撞出清脆欢快的声音,喝了口果汁,“这个还挺甜的。跟你说着,我也想家里的饭菜了,不知道这周末能不能调休回去吃个饭。”

  

  叶修沉默了下,嘴角噙着笑,眼睛里却像是在想什么格外久远的事,风起云涌。良久,他开口:“小许,不介意的话,教我做个菜?”

  

  “这有什么介意的,就怕一个菜学不完就又睡过去了。”

  

  “明天总会见的。”

  

  叶修眼神笃定,直直望向蓝河怔怔的眼里。

  

  蓝河耳朵上飘上了点绯红,低声答:“也,也是啊。”

  

  虽然那天就连一道简单的小炒肉都没有学会就又从梦境中抽离出来了,蓝河醒来的时候心情还是非常不错的。

  

  今天自己做个小炒肉吃?虽然晚上回来的时候可能晚了点,但去一趟菜市场应该来得及。

  

  晚上,叶修收到了特殊提示,于是从打听到的蓝河的微博那里看到他晒了一张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开的图,配字“小炒肉”。然后他笑了,再轻轻的、悄悄的,用小号点了个赞。

  

  “抱歉,我来迟了!”

  

  “不打紧,你有事也很正常。”

  

  “其实是我今天自己做了一下小炒肉,因为是自己吃,一时没把握好分量,吃撑了,所以去附近走了走消食。”蓝河挠挠后脑勺,一脸的不好意思,“回来的时候冲了个澡才睡,所以来晚了。”

  

  “没关系。”能见到你就好,这句话叶修没说。

  

  “说起来,叶修你出现的时间是以什么为准的呢?也是叶神的休息时间吗?”

  

  “也许是吧。”叶修似是而非地糊弄过去,蓝河也不深究,自然地拉着叶修进厨房学习昨天没学完的小炒肉。

  

  “对,就是这样,蒜片切碎,姜之类的也准备一点。”

  

  “这个菜虽然常见,不过各个地方的做法都有不同,可能我妈妈教给我的做法没有这个菜在湘菜里原本那么辣。叶修你爱吃辣吗?”

  

  “我不太行,我是北方人嘛,吃个红油火锅都要蘸麻酱的。”叶修毫不在意地随口用网上看到的段子吐槽自己。

  

  蓝河果不其然被逗笑了,然后继续指导叶修做菜的步骤。

  

  下锅的时候油烧得有些过了,所幸后来出锅时肉还是比较嫩的。蓝河评价叶修说,他的第一次尝试非常成功,假以时日,必有大成。

  

  叶修眯着眼笑,行啊,请许老师指教了。

  

  被点名的许老师脸上一红,扒饭的时候含糊地在心里叨叨这人怎么都这么厚脸皮的。

  

  至于后来,蓝河还是耐着心教了叶修很多个菜,这都是后话了。

  

  蓝河最近很烦恼。

  

  他在网游里遇见叶修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一开始只是打BOSS的时候能碰见,后来他三番五次地在自家的副本队里逮到叶修的小号,每次对方都态度极好地过来打招呼,丝毫没有被抓到埋伏在别家工会的尴尬,而是用“今天天气也很好哦”这样愉快的态度。

  

  蓝河气极,回了一个滚字,加上一排的感叹号表达自己的心情,又飞了叶修一个小号,打算去自动贩卖机买点饮料缓和下心情。

  

  “我去买饮料,要我带什么吗?”

  

  “咖啡,他要苹果汁,谢谢蓝桥了。”

  

  “我要绿茶,回来给你钱。”

  

  比了个OK的手势,蓝河插着兜走到自动贩卖机前。

  

  啊——

  

  他突然看到了最近叶修和苏沐橙一起代言的那款饮料的广告在自动贩卖机附近的小电视屏上播放,没来由地觉得心里一窒。

  

  他跟这位“叶神”根本就不熟。强行要说的话,只有总在各种地方遇上的“孽缘”,还有叶神时不时爱开他玩笑打趣他的恶趣味。唯一真实的是,他在梦里认识了好一段时间的那个叶修,但是说真实也是虚妄,那个他认识的人根本不存在。

  

  叶修和苏沐橙的广告播完后切到下一则广告,蓝河的手伸出去,最后也没有触碰到屏幕板。

  

  冷静点。

  

  他不是他。

  

  吸了吸鼻子,蓝河抱着给同事的一大堆饮料回到网游部,把饮料分出去后开始在自己的电脑前发呆。

  

  几乎很少在工作时间摸鱼的蓝河开始百度“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把无数页面都浏览过后得到答案之后又非常复杂地想:我这哪是不可能啊,喜欢上一个不存在的人,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副本。

  

  那天蓝河看见叶修也是恹恹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叶修终于是没忍住,上前去掐了掐他鼓起来的腮帮子,问怎么了。

  

  蓝河不自然地拍开他的手:“叶修,我问你啊,你想过自己是喜欢男生还是女生吗?”

  

  “没想过,遇到就知道了。”而且已经遇到了。

  

  “我觉得,我大概是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

  

  “要跟我讲讲吗?”

  

  “没什么好说的……很不真实,像是喜欢上二次元的虚拟偶像一样,喜欢上了根本不存在于现实中的人。”

  

  “哦?”叶修叼着烟没点燃,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可能都是我的妄想也说不定,但是我想我会抽个时间好好告诉他吧。还是说了比较不会让人留下遗憾。”

  

  “心态很好嘛。”

  

  “嗯,乐观一点总归是好的吧?”

  

  那天蓝河这么对叶修说了,后来两个人又不痛不痒地聊了一堆杂杂碎碎的,在睡过去之前就随口说了句“再见”。

  

  结果就真的见不到了。

  

  蓝河挣扎,在梦境消失的三天里都魂不守舍的,白天带队都只能勉强维持状态,常常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对叶修这几天的没事找事的行为也显得懒得应付了许多。最后发现自己的状态实在不对了,他向上司梁易春提交了调休申请,说要回去歇一歇。深知他最近精神不振的梁易春立马就批准了他的假,也宽慰自己的好友有什么事都要想开点,不要钻牛角尖。

  

  没什么,这根本没什么,一个小挫折而已。

  

  喜欢上一个不存在的人,现在见不到了不是很正常吗。

  

  他电脑都没开,生怕又在荣耀里碰见了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请假的第三天,蓝河用熟练的动作像个鸵鸟般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无数次尝试睡过去,每次却都回不到想去的梦境里,越睡越发清醒了。

  

  按亮手机,在百度里输入“叶修”二字,蓝河上下滑动着屏幕,一声不吭地看着视频里和照片里那个叶修。

  

  懒洋洋的,有些不修边幅,但是是个很温柔的人。

  

  和他认识那个叶修很像啊。

  

  按灭屏幕,从心底深处有一股痛楚排山倒海而来。

  

  就这一次,为了根本没有开始的失恋,让我安静一下吧。

  

  ……

  

  艹,哪个沙比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打电话来!蓝河看着墙上古老的挂钟显示已经过一点了,刚才还沉浸在失恋的哀伤氛围中不可自拔,没好气地接起这个显示H市号码的陌生电话:“哪位?”

  

  “蓝河?或者是,许博远?”

  

  这个声音,怎么好像……有点熟悉,蓝河仔细想了想,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脑子迷迷糊糊的最后也没想明白。

  

  “我在你家门口,你来开一下门呗。”

  

  “我靠啊!你、你他妈怎么知道我住哪里的,你谁啊!”蓝河着实是被吓清醒了,摸着点亮到厨房去抄了把刀,有点发抖地往门口挪。

  

  “我是叶修。”

  

  蓝河手里的刀一下子掉到了地上,砰地一声坠地,把电话那头的叶修也吓得不轻,忙着问他怎么了怎么了,结果没人应答,门倒是开了。

  

  红着眼睛的青年复杂地看着他,仿佛没有什么见到大神的喜悦,叶修想想自己飞机落地这个时间想要别人给自己好脸色估计也难,但是他实在忍不住想来找他了。见蓝河出于礼貌还是先把他请进了屋,又客客气气地倒了杯水给坐在沙发上的叶修,问叶神有何贵干,这幅生疏的样子看得叶修怪不习惯的。

  

  “许博远,小许。”

  

  蓝河原本平静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眼圈也蓦地红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叶修。

  

  “香菇虾仁糯米烧麦,菠萝咕咾肉,三杯鸡。你教我的,我以后慢慢做给你吃,我还想从你这里学更多。”叶修终于没忍住对眼前这个呆呆愣愣没反应过来的白团子伸手了,在他脸上掐了掐,“怎么样,接受我这个房客吗?”

  

  “你——骗子!”蓝河反应过来,红着眼睛把叶修推开,心里用国骂问候了叶修无数句。但他最最生气和委屈的是,这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样的心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他的,总是这么游刃有余,像被他玩弄在鼓掌间。

  

  叶修诚恳地跟他道歉,然后交代了这前前后后的。

  

  一开始是不确定,后来不是怕你知道我是谁了就对我生疏了吗。说到这里叶修瞄了许博远一眼,被狠狠瞪了回来。

  

  见人的态度软化了,叶修凑过去拉他的手,没被撇开,这才笑了。

  

  “我听到上次你跟我说你有喜欢的人,听了描述之后就自我代入了,应该是没有误会的,我这点判断还是有。就是后来再也进不去梦境,我还想,是不是你不想见我了。这几天状态不太好,老魏和沐橙他们都看出来了,然后我就告假过来了。看到你之后,心总算是安下来了。”

  

  蓝河有点小埋怨:“你不早说,我休假明天就结束了,得回去上班了……等一下,你现在不是在兴欣任职,不在那儿呆着能行吗?”

  

  “总得习惯习惯没有我嘛,我那点事在网上就能做的,不打紧。”叶修捏了捏他的手,“你白天去上班,我等你晚上回来吃饭。是不是挺不赖的?”

  

  “挺不错,准了。”蓝河大着胆子凑过去抱住叶修,体会到这个人真实的体温和存在于此的感觉,感动得都要哭了。

  

  “你之前不是说喜欢那个屋子的装潢,咱们以后也搞一个。”

  

  “这房子不行,这是我亲戚家的。”

  

  “以后咱俩买一个?”

  

  “靠你这进度略快啊!行啊,都是男人也不跟你矫情,那就一起吧。”

  

  “哪有快,我还担心来晚了。”

  

  不晚,是你的话,什么时候都不晚。

  

  叶修从浴室里抹了一把脸出来,打了个哈欠,一屁股坐到床上:“总算能睡个好觉了,这几天折腾得我。”

  

  “同感。”

  

  明明是第一次在现实里见面,他们仿佛却对彼此的气息熟悉得不得了般的,仿佛循着味的小兽,把四肢能碰触到对方的地方都更加贴紧。

  

  “晚安。”

  

  叮铃铃。

  

  蓝河顶着一头鸡窝按掉手机的闹铃,打算翻身起来时突然注意到旁边的人,脸上不可自抑地露出了欢喜的笑容。刚想皮一下在叶修的脸上恶作剧,就被抓住了手,叶修的眼睛半睁未睁,声音略带些上扬的语调:“想干嘛?”

  

  “大尾巴狼。”蓝河忿忿,抽回了手。又笑——没有消失。

  

  叶修轻笑,睁开眼看他:“蓝河大大,赶紧去上班,要迟到了。”

  

  最后收拾完毕的蓝河站在门口说我要出门了的时候,突然联想到日剧里的场景,再看着明显是觉没睡醒,靠在墙壁上还有点困的叶修,谁说这不是一种浪漫呢?

  

  “我走了,你再回去睡会儿?”

  

  “行,我再睡个回笼觉,醒了我再跟沐橙他们交代一下。”

  

  蓝河笑,我真走了。

  

  啊,叶修应声。

  

  “我等你回来。”

  

  平凡人间,上天每天都在明明灭灭的灯火里见证无数的悲欢离合。

  

  在这世界的小小一隅,他们试探着交握住手,老夫老妻般穿过青石板巷,一齐慢慢走向下一个路口。

  

  只有他们知晓,天地间,有朵未名的花悄然开放了。

  

  Fin.

  

  






-------------------------------------


写完了 Q.Q 可以安心肝生贺啦!(不完结一篇无法开始下一篇这可能是个毛病……)


有常识性错误和语法错误欢迎大家指正,谢谢,也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人。








 
评论(3)
热度(89)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