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黑糖撞奶。01

> 漫画家叶x奶茶店小老板蓝的恋爱故事。傻白甜。




  ×


 

  时钟的指针悠悠晃动着越过了10点。

  

  “不用了,剩下的收尾工作只剩一点点了,你们先走吧,还得乘电车,小心会来不及哦。”

  

  “辛苦店长了!明天我们一早就来。”

  

  许博远在擦桌子的间隙抽出一只手对门口的两个来兼职的学生挥挥手,嘱咐他们回去注意安全,接着低头做剩下的工作。今天没用完的纯牛奶还剩一点点,晚上泡的红茶也还没售罄,他将就着用这些给自己做了一杯奶茶打算提回去喝,其他的器具都已经清洗完毕放回原位了,白色的流里台桌面也擦拭得光洁如新,冷藏库关好了,店里一切正常。

  

  呼——

  

  锁好“奇跡”的店门,数分钟前还亮着暖黄色灯光的小店现在只余月光丝丝缕缕地透进去,许博远再拉下卷帘门,把这也锁好,然后背着水蓝色的双肩包往家的方向走,夜雨声烦的挂件挂在拉锁上一甩一甩的。他摸了摸口袋,现代的人都喜欢转账了,但今天有几个光顾的孩子给了现金,现在身上是有一点零钱,索性转头往离家最近的街市里去寻些吃的。

  

  “许博远你这小子,怎么就你天天晚上吃这么多还不胖的!”

  

  发小毕严飞麻利地翻炒着河粉,从口罩里传出来点模糊的嫌弃般的抱怨。

  

  “也不是,我才开店没几天,说不定以后经常大晚上的来照顾你生意就胖了呢?”

  

  确实,也就不到一周而已,甚至他一个人搬到新房子里都还没来得及宴请朋友,就投入了开店后的忙碌中。

  

  “趁着你胃没毛病就瞎折腾吧!该吃晚饭的时候不吃,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毕严飞对他翻了个白眼,“别嫌麻烦,我家馆子离你的奶茶店也挺近的,以后你难得回趟家,饭点都来我家吃吧。”

  

  “好啊,来不及的话我就叫外卖,指名要店里的大少爷送。”

  

  许博远揉揉鼻子笑笑,随意调侃着老友,眼睛一边弯弯地眯起,注视着毕严飞的动作:多加醋,少辣、少盐、少油,多加青菜,要很多豆芽。自己的口味这位发小向来记得清楚。

  

  把打包盒接过来,许博远把零钱给他,又站在料理台边寒暄了几句。将要走了,才注意到柜台边放着一个还没被拿走的外卖:“这么晚了,你去送还是叔叔去送?”

  

  “我去啊,白天的送餐员下班了,我爸说今天十二点收摊,我妈说他过几分钟就来。”

  

  “看看咱们顺路不……欸等等,这个不是我家楼下吗?”

  

  许博远把那张外卖单扯过来仔细看了看,又看了看。

  

  “我去,还真是……”

  

  “行了,飞仔,你远哥帮你送了,大恩不言谢。”

  

  “滚!远仔,谢谢了,回家小心啊。”

  

  许博远欠欠地一甩刘海,又跟里厨毕严飞的母亲大声道了个别,接着提上外卖和自己的炒河粉就走了。

  

  小米粥,特辣面线,甚至还有一份爆炒牛柳,这人晚上是要吃多少……

  

  “先生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新任的奶茶店店长许博远同志第一次做起了外卖的行当。

  

  2-1。刚好在他家楼下。

  

  不知这人在这里住多久了?停止停止,话说你想得太多了吧,许博远。

  

  这个小区的户型比较小,普遍只有40~50平,有很多独居的年轻人选择这样的房子,每层只住2户人,而且楼层的两户人家之间隔着相当宽阔的空间,尽量不会相互打扰到。

  

  许博远歪着头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单手提着外卖,空出一只手来按门铃。屋内的手机铃声大到屋外都清晰可闻的地步,而屋内的人却没有半点反应。

  

  这个人的外卖单上一看写的就不是真名,什么“无敌最俊朗”……看着这五个字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有点疼。

  

  “无敌最俊朗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好羞耻,光是说出这几个字,许博远就产生了一种被脑内的小人疯狂嘲笑的错觉。

  

  “无敌最俊朗先生?”

  

  电话仍然接不通,屋内的人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只暗暗庆幸小区的户型让一层楼的两户人比较不容易互相打扰到,他说出那令人羞耻的五个字时才不会有人听到,不会有的吧???对吧??!

  

  许博远站在门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打算掏出电话来给毕严飞打电话问问这位大爷是怎么回事了,门终于打开了——

  

  哇,好邋遢——实不相瞒,非常残念,这就是他对叶修的第一印象。第一次的冲击太大,以致于之后及时常常被这尊大神的光环笼罩,他仍是会常常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叶修的样子。

  

  头像看起来像很久没理了,蓬蓬松松搭在脑袋上,刘海长得盖过了眼睛,脸上看起来不仅仅是苍白,而是一种不健康的随时像是要倒下的程度的白,眼下青黑明显,方框的眼镜架在鼻梁上把脸遮去更多,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非常地……一言难尽……

  

  “‘无敌’先生是吗?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对方看起来很不对劲的样子,许博远生出退意,这个人真的没问题吗?!怂了,打算把外卖塞到他手里就赶紧跑。

  

  索性屋内的灯开得明亮,每层楼的灯也是常亮的,还有报警器。

  

  男人把前发抹上额头,熟练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发卡把头发别上去,这才抬起头来虚着眼看他,接过去:“谢谢……诶,是你?”

  

  “我们……认识?”

  

  蓝河歪着头,大着胆子又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怎么看他都并不认识眼前的人的样子,只是觉得有点熟悉感,大概因为是邻居,所以在哪里看过吧。

  

  “对不起,我不记得我认识你,很抱歉……”

  

  “啊,不用道歉,”男人摆了摆手,让他不要在意,“我们是同一个高中毕业的,我知道你,可能你不认识我这号人吧。”

  

  “哦……噢!是这样……哈哈……”

  

  高中的时候我有做过什么引人注目的事吗?许博远心下思索,不对啊,他根本不是引人注目的类型,在班上虽然也是个小干部,但也不至于让其他班的人注目。但是自己再说什么是不是会让眼前的人更尴尬了……他纠结着,不知道接什么话,仍对眼前的人抱持着一点防备,但又不知说什么才不会让气氛更僵硬。

  

  “你不要紧张,稍等一下,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对面的男人把外卖往地上一放,走进客厅去找什么东西了。

  

  许博远无语地站在门口:几个意思?

  

  里面又传来那个人的声音:“进来坐坐吗?”

  

  “不用了,请问你要找什么吗?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许博远心里有点不耐,但也不想显出来,措辞比较谨慎,没有用“回家”这个词,毕竟跟陌生人暴露自己住在哪儿还是会有些不安。

  

  “找到了找到了。”男子大咧咧地拎着一个相册出来了,翻开一页,“你可能不记得我,但是你应该记得他,当时你好像特别喜欢来着。”

  

  什么东西?许博远一片糊涂,不知这人所言为何,只礼貌性地往相册上看了一眼过去,这下好了,炸了。

  

  “黄少!!?等等,你认识黄少?!!”

  

  “嘿这位小同学,别看到你偶像就激动,你冷静下来认认,这上面哪个是我。背面有对应的名字的。”

  

  男人把照片从相册里抽了出来,许博远认真端详着,艰难地从图片上找到一个相对相似的轮廓,然后翻到背面,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对眼前的人看了又看,完了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凑近了点看,仔细对比了再对比,最后微微张开了嘴巴。

  

  “……叶神……?”

  

  “好久不见啊。”从高中毕业以来呢。

  

  叶修眯起眼睛对他笑了笑,眼里映着灯光,温温柔柔的。

  

  “好、好久不见……”

  

  就是大神你怎么,变了这么多。当然这后半句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许博远看了看照片上的叶修,那是他们学校永远的骄傲。他可是一代神啊,人又帅又聪明,拿过的奖项和闯过的记录至今还是学校的传说,穿着白衬衫清瘦白皙的样子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怎么就、怎么就……他又瞄了一眼叶修,没有刚看到的时候感觉那么吓人了,但是一身纯黑的T恤长裤,头发乱糟糟,脸色也差到吓人的地步,肚子上好像也有点小肚子了……

  

  他把照片还给叶修,站在原地蹲下去捂住了脸。

  

  好气哦,幻灭了。

  

  见状,叶修也蹲下去,笑着问:“怎么了?”

  

  许博远把脸埋在手心,声音瓮声瓮气:“没什么,只是高低差让我有些耳鸣。”

  

  ——TBC——

  

  

我真的不会取文章名字,就用了最近特别喜欢喝的这个x

不会很长,简简单单谈个恋爱!



 
评论(14)
热度(84)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