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小睡一把 。02

> 当狭路相逢,又无法逃避。


 

  ×

  

  今天入睡之前蓝河跟以前一样处理完所有事情后躺上床,刷了刷手机的朋友圈,又回复了公会里几个认识的人的QQ消息,这才关机把自己裹到被子里。

  

  啊。好困。

  

  梦中的场景,不知为何如此熟悉……

  

  他见自己穿着一身整齐又坐在昨天梦中那个客厅,只是无声地低下头双手捣脸,小声地叫了几声“嗷嗷嗷”后,就认命般坐在地毯上开始思考,也不知道是谁非要让他一睡着就呆在这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出不去,但是目前还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见昨天和自己一起呆在这里的另一个人没有出现,他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只是,这么大的屋子,虽然装潢都很温馨,但是一个人待在这么陌生的地方,还是有点害怕。

  

  许哥不信这些,反正是个梦,还能有什么把我吃了吗?

  

  蓝河给自己壮了壮胆,摸索到厨房去,这才发现厨房的东西都够齐的,餐具锅具、冰箱里的蔬菜瓜果,能想到的无不琳琅满目。看到一些厨具还是自己都没有使用过的东西,他不免觉得新鲜,一边低声说着“打扰了”,一边伸手去碰碰那些厨具。他心里暗暗记下那些厨具的样子,想着自己醒来如果还记得,一定要去把觉得实用的买回家试试。

  

  不过现在,还是先喝杯茶?

  

  他从茶几上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梨花木的茶盘上取来茶壶,在厨房里烧好水泡好茶,再端回客厅,他一度觉得自己随随便便的泡茶方式真是太对不起这么高端的茶具了……

  

  正喝着茶呢,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蓝河想也没想就一口水喷了出去。

  

  那人脸上也不见愠怒,只对他笑笑:“小蓝,我还想跟你讨杯茶喝呢,你就这么招待我呢?”

  

  “不是,那个我、不是!对不起!”

  

  蓝河的脸一下子红透了,赶紧蹭蹭地跑到厨房拿搭在椅背上的那根看起来很干净的白色毛巾给叶修擦试衣服,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询问叶修衣服的价格,说要不要赔他一件。

  

  叶修一愣,乐了,“小蓝,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

  

  “这是在做梦。”

  

  哦……

  

  蓝河不止一次为自己认真的性格吃过苦头,从小到大不抄作业,在公会里也不喜欢你来我往的那一套,妈妈曾经说过他刻板、很多时候脑子转不过来弯,这是他觉得人生中最丢人的一次,好吧,这是梦生……反正第二天起来还是谁也不知道他丢过这样的人,绝对不会知道。

  

  “想什么呢?”

  

  “呃……没事。就是觉得有点丢人。”

  

  说罢,他倒是很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想法。反正这个大神是梦里的大神,跟现实里那个除了恶劣的性格以外又不可能是记忆相通的,对他坦白点也没什么。

  

  “没关系,没反应过来嘛,正常的。”

  

  “真的很抱歉……”

  

  “不用抱歉,”叶修侧过头来,眼睛在他身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不如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虽然不知道他问去要干什么,蓝河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自己的名字,并且提出了疑问。

  

  “回答你了。但是你问了也没用呀,你之前不还是随现实里那个叶神称呼我吗,就这么叫我也不妨碍什么的。”

  

  叶修哭笑不得,感情眼前这个小同志把他和现实里的叶修分成了两个人?他暗暗撤下了本打算明天醒后去找蓝河问他关于梦境的想法,不知道这小同志还会告诉他些什么东西。

  

  言午许,渊博的博,远方的远。和从喻文州那里得到的名字一模一样。

  

  “那我都知道你的名字了,为了区分我和现实里的叶修,干脆我叫你‘小许’?”

  

  “……请便。”

  

  蓝河举双手投降,又随便跟叶修搭了几句白,这才发现叶神不仅一点架子都没有,跟电视上看起来一样,只是没有那么遥远了,而且说话还挺逗,虽然的确很嘲讽,某些话让他简直泪流满面句句戳心啊。

  

  只是,这个梦境里的叶神也太自来熟了吧,他跟自己认识才几天……

  

  好困。

  

  接着一头栽在了沙发的软垫上,突然又从自己的床上醒来。

  

  一把摁掉闹钟。

  

  哎,今天没跟叶神多说几句话,太可惜了。

  

  虽然是梦里的叶神,但是毕竟是和平时不一样的处境和关系,本来可以问些现实里不能问的话的,比如自己好奇的战队里的一些事情,现实里问可能就显得自己别有用心,但梦里问应该没关系吧?虽然不能确定真假,但能满足八卦的心啊。

  

  蓝河叹气,认命地穿好衣服走下床,带好东西后出门,落锁。

  

  跟以前叶修总要差不多中午之后才出现的习性不一样,叶修今天在上午就出现了,自然是引得网游部的众人叫苦不迭。

  

  蓝河听着众人的怨愤,心里也在琢磨着,怎么才能从这个大神手里抢走一个BOSS哟,一边又坏心眼地想着要不要今晚在梦里见到那个叶神的时候把他虐回去?比如揍他一顿?这么想着,便很诚实地笑出了声。

  

  “……老蓝你是不是气出问题了?”

  

  “二笔你别拐着弯骂我!滚蛋!”

  

  “好心没好报。”

  

  “要报自己去外面买。要人民日报还是荣耀周刊?我给你报销,去吧。”

  

  “靠!”

  

  【君莫笑】:哟,这么精神呢?

  

  【君莫笑】:BOSS稳了?

  

  蓝河一个鲤鱼打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大神,今天的BOSS能商量商量吗?您再这样做事我们其他公会都没饭吃了。

  

  【君莫笑】:其实哥也理解你们的,所以今天我这不是来找你们了嘛。

  

  【蓝桥春雪】:!!!

  

  他用几个感叹号简明意赅地表达了自己此刻的心情,深呼吸,再敲键盘。此叶神非彼叶神,你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要对公会负责的。

  

  【蓝桥春雪】:好,那条件都好商量的,大神您说吧,我去跟会长谈谈。

  

  【君莫笑】:不用了,我和你谈就好。

  

  【蓝桥春雪】:说吧……

  

  ……

  

  和叶修谈完蓝河大大舒展了下懒腰。听到同事招呼去吃饭了的声音,也随之而去。

  

  今天在食堂居然遇到了战队的人也这个时间下来吃饭,网游部的小伙子们都收敛起了互相之间没脸没皮那一套,略有些拘谨起来,蓝河一开始还闪烁着小眼神用视线在职业选手里逡巡了一圈,没发现自己的偶像时不能说是不失落的,但也是正常的。互相打完招呼后,网游部的人和战队的人又互相到不同的桌上去吃饭了。

  

  吃完饭回网游部之前蓝河先向同事告辞去了一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在厕所门口看见一个熟悉的人立在门口候着,他瞬间立正站好:“喻队!”

  

  “是蓝桥吗?”

  

  “是!”我们大蓝雨的队长说话真是太亲切了,蓝河作为一个合格的蓝雨吹,心里不停地啧啧称赞。

  

  “抱歉,冒昧地问一句,你和叶修前辈是熟人吗?”喻文州开门见山地问,但他语调温柔,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失礼。

  

  蓝河几乎是在他问的同时摇头,他们在十区那点儿交情他自以为是说不上熟的。

  

  “认识?”

  

  “以前,在第十区开荒的时候碰到了叶神。当时还不知道叶神是叶神,打过一些交道,那个时候有过一些接触,但是后来就少了。”蓝河老老实实地全都说了。当然,梦到叶修这种事太耻了,根本不可能对谁说的。

  

  喻文州朝他笑了笑:“打扰你了。”心里头浮现出许多猜测,又看眼前的小青年完全没搞懂状态的样子实在无法推测出来。

  

  也罢,再观察观察。

  

  蓝河回到家的时候,顺便取了下午给他发短信说放到门卫室的那个快递。

  

  把盒子里那个扎着红头发小辫子叼着根草的、花花绿绿丑得很别致的散人捞出来的时候,蓝河叹息着看了一眼自己床头排列整齐漂亮的夜雨声烦手办:黄少,委屈你要和君莫笑被放在一起了。

  

  说运气好也是运气好。碰上荣耀官方出新的职业选手周边,这次是新的定制黏土,出了投票结果人气最高的十位职业选手的账号卡手办,其中叶修使用的君莫笑,黄少天使用的夜雨声烦当然也赫赫在列。

  

  看到“转发+关注抽十位荣耀迷随机送一个黏土先行版”时,蓝河眼睛都绿了,按下转发键时满心想着自己的偶像。

  

  今天拆盒子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把手办塞回快递袋又拆了一次,出来的还是君莫笑。

  

  他认命了。

  

  洗漱完毕,爬到床上玩了会儿手机,困意来的时候蓝河也不做抵抗地就关机睡觉了。

  

  “嗨。”

  

  那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人正懒洋洋地半躺在沙发上,抱着个抱枕,朝他挥挥手打招呼。

  

  蓝河朝他笑笑,也靠在旁边的地毯上坐下来。

  

  他把电视打开,电视上正播放着野生动物相关的节目,从小是此类节目忠实观众的蓝河就没想转台了,但这里还有个人,还得顾及一下他的感受。

  

  “叶神,你看《动物世界》吗?”

  

  “可以啊,”叶修侧着身,“不过小许,你别叫我叶神了,叫我叶修呗。反正我也不是现实里你认识那个‘叶神’。”

  

  蓝河把“叶修”两个字在唇边滚动了下,对着对方带着笑意的眼神犹豫了几次三番还是说不出口,还有一种让人慌慌的、陌生的心悸的感觉:“有点违和,我努力。”

  

  “我等着。”

  

  他们就这么乖巧地一个躺在沙发上,一个坐在地毯上背靠沙发看了好久的《动物世界》,还一边看一边讨论,当然也不忘互损。

  

  蓝河莫名有种温馨得不可思议的感觉,叶修和他在这里好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连带着这栋散发着自然草木味道的房子都变得熟悉和亲切了起来。

  

  睡过去之前他看了一眼叶修,对方也看了他一眼,但是太快了,他没看清楚对方深沉的眼睛里有什么,只听见他最后对自己说的:“明天见。”

  

  明天见。

  

  “叶修。”

  

  蓝河按掉闹钟时无意识地喊出了声。想着“终于成功了!”正欲和叶修分享此刻的心情,猛然意识到自己回到现实里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的寂寞感爬上来。

  

  做个梦还这么真情实感的,当不得真的。

  

  他用冷水狠狠泼了把自己的脸。

  

  清晨六点的兴欣上林苑。

  

  昨晚早早睡下的叶修虽然还躺在床上,却睁开了眼睛。

  

  他语带笑意,轻轻地一字一顿。

  

  “许博远。”

  

  “今晚见。”

  

  Tbc. 

  





-------------------------------------



我本来以为可能上中下写不完,不过现在心里有谱了!

还是那句话,有BUG或者常识性错误希望指正,我逻辑思维很差很差…… quq 谢谢。

前文见Tag~





 
评论(6)
热度(61)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