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12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许博远从山里回G市市区那天,有丝丝细雨从天上飘落,隐隐约约的,很是暧昧。

  

  像极了现在他的一肚子乱绪。

  

  不过至少,下了雨,一身清凉感,不打伞走回去也没关系。

  

  明明是去散心,心却比走之前还要乱了。

  

  赖什么呢,难道能赖叶修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吗?许博远忍俊不禁地笑出声,像给自己讲了个笑话一样,又抬头看了一眼地铁站,拉了拉双肩包的肩带,收起表情走进去。

  

  久违了的地铁里的人声,被挤压在人群之中,周围的人身上的香水味,陌生人手里提着的粢饭团的味道都清楚得很,还有列车运行的声音。

  

  时而能望见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色,时而漫长的黑暗久久不散。

  

  在期待什么呢?本来不是计划着,好好读书,然后回来当老师实现他迟来的人生抱负,才辞掉蓝溪阁的工作的——虽然说如此平凡的人生要说抱负什么的,似乎有点滑稽。

 

  

  

  只是要他完全不期待,好像也很难。

  

  你一直在悄悄注视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人,后来,你走近了他,甚至和他无数次在餐桌上、在马路上,还有各式各样的大街小巷共同度过了很多你之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日子,舍得把这一切当做不存在吗?真的吗?

  

  也许叶修的诸多行为都是无心之举,权当陪陪朋友了,但许博远清楚,他不是这样看的,他心里有鬼,才只能把心意尽量强压下去、遮掩着不让人发觉。

 

  

  

  ——男孩子放手去追就是了!

  

  好像在某个地方听到过这样的话。

  

  女孩子就算了,追得到就好好相处着,可是男生是要怎么追,加上对方还是那样的身份,不管以前还是现在。

 

  

  

  恍恍惚惚地到站了。许博远站起身来,侧过身快步地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一直小声地说着“不好意思”,终于又暴露到天空之下的时候,他深呼吸了一下。

  

  G市的雨来去不定,天气变化堪比翻书,只是,今天雨后居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彩虹。倒没有曾见过的拍摄的图像上那么鲜艳,五颜六色却淡淡的,悬挂在浅灰色的积云还未散去的天边。

  

  彩虹,似乎让遥不可及的天边都看起来更近了的样子。

  

  归家的路上,许博远的脚步变轻快了些。

  

  谁能知道将来的事呢?

  

  你不知,我也不知。

  

  这世上没有人知道。

 

  

  

  ——“B市真热。”

  

  听到了手机的动静,许博远午睡刚醒还不想动,翻了个身趴在凉席上,从枕头旁边摸到手机,眯着眼睛凑近了看,是叶修啊,从他那里收到了这样的一条短信。

  

  你许哥有空调。许博远把自己团在空调被里,脑子清醒些了,打字也利索些了。

  

  “空调开到18度,我好冷啊!”

  

  ——“看看你们这些小年轻,不注意身体,空调开这么低。”

  

  嘿嘿。

  

  “什么小年轻,马上过二十五就要奔三了,但肯定比你是年轻些。略略略。”

  

  ——“哥宝刀未老。”

  

  “叶哥,不服老不行的。”

  

  叶修挑挑眉,看到屏幕上蓝河调侃他的话,反射性的想嘲讽回去,但又感到一阵好笑。蓝河幼稚,他也陪他幼稚了?说老也是老了吧。他把烟搁在烟灰缸的边缘靠住,从电脑椅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日常地做起了手操。

  

  现在不比赛了,但荣耀还是玩的。叶修有时想起职业比赛那些事,仿佛已经在冗长的时间里化为了稀稀疏疏的光影,现在打开荣耀,手还是会在碰到键盘的时候熟练地在按键上翻飞、操控鼠标实现一个细微的高难度操作——只是有些操作多了会对手有负担,他已经不经常使用了,但脑子记得,手也记得。

  

  “我老没老,蓝河大大来PK场就知道了。”

  

  ——“截图了,这里有人欺负普通玩家!”

  

  叶修应了黄少天的PK邀请,发过去房间号后就不听他的絮絮叨叨了。顺便在QQ上双击蓝河的头像,在这边叫他更方便。

  

  “和你偶像打,房间号5291214,想看就来看看。”

  

  ——“黄少必胜!!!”

  

  “呵呵。#(叼烟)”

 

  

  

  答应的十局持续了半小时以上的时间,最终以叶修黄少天7:3的成绩结束了。

  

  久违的被那话痨念了那么久,叶修取下耳机,揉了揉被摧残的耳朵。这个成绩,还可以了,对方正是当打的年龄,也是现在蓝雨当仁不让的ACE之一。

  

  “我说嘛,就不信你退役了不玩荣耀!我就跟张佳乐说叶修退役了肯定搞了小号不告诉我们自己悄悄玩着,果然,你去哪个区了?不对啊兴欣的人都挺忙的,谁有空陪你瞎折腾?说起来我想起来上次寒假回来苏妹子意味深长地说叶修你有个她都不告诉的小号,”黄少天脑筋一动,想起今天在竞技场旁观的熟悉的众ID中混着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而且全程都没有发言,“话说今天进PK场观战那人谁啊,是不是是不是你有……”

  

  见说话骚扰不到叶修,黄少天换了种方式,不得不说,不管他通过哪种方式来表达,语速都是飞快的。

  

  叶修略过那些可有可无的叨叨,眼尖地瞄到这一大段里面的核心内容,诚实地回:“跟你们蓝雨的人啊!”

  

  “?????????????”

  

  “哦,忘了说,人家现在不在你们蓝雨了,以前是你的粉丝。”

  

  “我的粉丝怎么和你混到一起去了!”

  

  “我替你问问他是不是爬墙了?”

 

  

  

  叶修才不管对方有没有气到跳脚,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转到手机屏幕上,蓝河发来语气真挚的短信表示很感谢让他看了这样一场比赛。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叶修回。

  

  ——“你不懂!”

  

  ——“不对我怎么能说你不懂呢……”

  

  ——“你们都是很早以前的大神了,作为旁观你们的人,自然是希望你们能够在荣耀里一直打下去,但理性上是知道的,比赛是看一场少一场的。像刚才这样的对决,已经退役的叶神和我最喜欢的蓝雨王牌黄少,已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能够看到这场比赛,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所以现在就特别,想请你吃饭。”

  

  “被你说饿了。”

 

  

  

  蓝河是什么时候来报道来着,之前说是八月底?还有一小段时间。

  

  叶修摸了摸肚子,长期形成的顽固性肉肉没有因为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锻炼而减下去,回家之后饮食和作息都比以前健康了,索性也没有再长胖了。

  

  今天又是双休日,叶父叶母出门拜会老友,还得在外面住一晚,家里就剩他、叶秋、点老爷。

  

  叶修打开房门,走了几步去敲叶秋的门。

  

  “我饿了,你要吃点什么吗?一起点外卖呗。”

  

  叶秋打开门,还打了个哈欠,说,我就想吃挂面,去厨房简单煮一个就行,你想吃什么你随意。

  

  叶修把手机揣兜里,跟在叶秋后头走着,被蓝河一说才发现饿得厉害,不等了,跟着弟弟煮面了。

  

  家里自然是没有泡面存在的,二老看多了朋友圈那些转发,早把方便面作为一级警戒目标,严禁在家中出现,加之平时叶修也都吃现成的,也没有私藏的存货,不过冰箱储物格的挂面倒是很多。

  

  “上上周吧……妈以前的学生来看她,带了一些礼物来,说是哪个特别有名的地方生产的。”

 

  见叶修有些诧异,叶秋简单回忆了下。

  

  “我没有印象,”叶修切着番茄,侧过头问了句,“是周末吗,我下午应该出去了。”

  

  “嗯。哎等下,哥,你先别洗手,再切点葱。”

  

  “行,你把葱拿来。”

  

  ……

 

  

  

  叶家兄弟两个人合力还是搞出来了两碗至少看上去过得去的番茄鸡蛋面。

  

  叶秋把面上的浇头用筷子搅开,流星赶月般吹了几口气,就把一口面吸溜到嘴里。

  

  他抬起头才发觉,他哥在他对面吃东西的动作和他几乎一模一样,顿时觉得有点好笑。

  

  叶修大吃了几口填了填肚子,饥饿感退去了不少,他也没想到这么久没做过吃的了,水平还没有退化太多。

  

  “以前在外面的时候自己做过饭吗?”

  

  “肯定啊,没钱总在外面吃。”

  

  “还不是你自己要离家出走。”

 

  而且带的是我收拾的行李,我的!

  

  “多久的事了,小秋,人不能总盯着以前看。”

  

  叶修把最后一口面汤也喝下去,接过叶秋顺手递过来的纸巾时说了声“谢了”,然后让叶秋自己该干嘛干嘛去,今天他来收拾厨房。

  

  闻言叶秋自然也不推辞,出于习惯,还是稍微帮忙收拾下餐桌。

 

  

  

  “哥,你手机在桌上,放哪儿?”

  

  “哦,你先放客厅茶几上,我洗碗,手腾不开。”

  

  好。叶秋没有探究叶修的隐私,老老实实地把手机放茶几上了。正要开电视时还是不可避地看到屏幕亮起来,显示了一条信息。

  

  “今天真的久违地燃了起来,谢谢叶神了。对了,时间定了,我8月27号到B市,具体的班次到时候再……”

  

  这应该就是哥说的那个朋友了。叶秋翘起一只脚倚着沙发,闭着眼听着电视里的新闻。

  

  关系真好,有机会也想见见他。

 

  

  

  ——TBC——

 

  

  以后有的是机会的!

  

 


 
评论(7)
热度(66)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