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小睡一把。01

> 当狭路相逢,又无法逃避。


  ×

  

  “真是邪门了,怎么哪儿都能碰到……”

  

  左手往自己额头上“啪”地落下的同时,蓝河把紧攥着鼠标的手倏地松开一甩,鼠标无目的地往电脑桌的另一端滑去,在即将险险地撞上盆栽时被他眼明手快地抓了回来。

  

  哈……

  

  身,心,俱,疲。

  

  将身体全部的重力压在椅子靠背上,长吁一口气,蓝河拖出总会长春易老的对话框悲壮地汇报今天抢BOSS的结果,对方也并不意外,简短地回复了他,再问了几句就结束了对话。将工作上的事都处理完毕后,他摘下耳机,又摆弄了几下蓝桥春雪,欣赏了一下这个ID帅气潇洒的造型后才心满意足地下线。

  

  工作后需要调节调节心情啊。

  

  怎么会这么坎坷呢。

  

  他无声地抱怨着,又在脑海里幻想着Q版的蓝桥一身正气把Q版的君莫笑一剑一剑戳死的情景,仿佛自己给自己讲了个笑话一般“哈”地突然笑出声,再伸手挠挠头发。

  

  太晚了。

  

  年龄大了,果然撑不住熬夜了,而且还是冬天。

  

  于是蓝河被凉得嘶了一声,裹紧了被子,把身体全部缩到被窝里,瑟瑟发抖。眼看着时钟的指针快要指向凌晨两点,眼皮也撑不住地打架,他终于睡了过去。

  

  ……

  

  所以说,这是什么情况?

  

  玩我呢?!

  

  我靠啊啊啊啊叶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

  

  蓝河崩溃,抱头蹲下,根本来不及分心去注意周围的环境变成了什么样子。

  

  “哎,你这小朋友,冷静一点,我不是也在这儿吗。”而且还来得比你早。

  

  “你要我怎么冷静!我是在做梦吧?为什么这里也有你!”蓝河口不择言。

  

  叶修抓住了重点:“嗯?你认识我?

  

  “……”蓝河顿时安静。

  

  “‘又是你’?……蓝河?”

  

  “……”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暴露身份的蓝河深觉自己受到刺激后智商下线,索性掐了自己一把。

  

  诶?不疼……?那么这是在做梦?

  

  为什么梦里,特么也有这个家伙?一看到他就想起最近被他抢走的Boss,肉疼,还有一种顿时浮上心头的无力感。

  

  君莫笑!

  

  之前我蓝桥春雪发过誓,和你face to face我就要、要和你真人……,不对!我、我就要……哭给你看了,啊啊啊!

  

  等两个人终于互相沟通完毕,搞明白这确实是在梦境里的时候都深感不可思议。

  

  “我靠!做梦都能联动的啊……”蓝河猜测他是不是把一生的运气都用来各种偶遇叶修了。

  

  叶修笑,眼睛冷静地观察周围:“指不定明早起来就忘记了呢。”

  

  “……借你吉言。”

  

  “呵呵。”

  

  从周围的环境看起来,他们俨然是处于一个温馨的家庭房中,而他们两人正位于这个房子的客厅里。

  

  浅色的木地板上铺着一块浅绿色的地毯,米色的沙发上有一对米色、一对墨绿色的靠枕,茶几也是木制的,上面还放着生活气息浓重的烟灰缸、零食、遥控器之类的。

  

  “哦?连这都有,挺合哥的心意的。”

  

  叶修伸手想去碰茶几上的烟,被蓝河无言地看了一眼,然后收回了手。

  

  他们大声喊过几次“有人吗”,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才基本确定房子里除了他们并没有其他人,于是就大着胆子一起逛起了这栋房子。

  

  房子的其他房间跟客厅是一个风格的,清新又让人觉得舒服。第一层是客厅,附近有厨房和种植着蒜苗、薄荷之类很实用的植物的阳台,二层有浴室和一间大床房、一间书房,还有一间神秘的上锁的房间。阳台的阳光很好,打开窗户能看见外面青翠的小树林,但他们尝试走出门或者将身体探出阳台之外,发现仿佛被什么无形的结界所阻挡了一般,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凭空泛起水纹般一圈一圈的痕迹,没有疼痛感,但也无法离开。

  

  “看来是被困在这里了。”叶修简洁地总结道。

  

  “……偏偏是和你。”蓝河不认命地和他呛声。

  

  “还在纠结这个?”

  

  “……好像重点错了?!”

  

  瘫坐在地毯上的青年一拍大腿,叶修乐得直笑。

  

  整个房子里都没有电脑,但是电视和其他的家电都很齐全,只有一个上锁的房间他们进不去,暂时也找不到钥匙,索性作罢了。

  

  “叶神看电视吗?”

  

  蓝河朝旁边的人开口询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按下电源键。

  

  电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在人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可以播放各种杂声当作背景音,就会显得相处的时候不会那么尴尬了。

  

  打开电视后,出现在屏幕上的正好是本赛季蓝雨对战义斩那一场的回放。

  

  蓝河努力忽视周围这古怪的环境还有坐在自己旁边沙发的哪尊大神,将视线投放到荧幕上,看着他的偶像黄少天和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并肩作战的情形,不由得大喊出声——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剑与诅咒!形影不离!”

  

  “我大蓝雨赛高啊啊啊啊!”

  

  ……

  

  叶修估摸着他是彻底忘记了身边有个人,而且还是敌对队伍的现任技术指导。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当蓝雨的剑圣出场之后蓝河闪闪发光的眼睛就一直黏在电视上,还现场教学了什么叫做蓝雨粉的自我修养。

  

  他半认真半随意地看着屏幕上的比赛,很想说几句什么,但想到旁边坐了个蓝雨的小同志,还是忍住了想说的话。

  

  终于,比赛结束后,蓝河在结束的画面时按下暂停键,转过头来摸摸鼻子对叶修笑笑,说:“不好意思啊叶神,刚才没吓到你吧?没办法,真的太喜欢蓝雨了,不管哪次看我们蓝雨的职业选手打比赛我都觉得很激动。”

  

  叶修摇摇头,心里冒出一个坏念头:“那你看第十赛季黄少天被树砸掉半管血的时候也是?”

  

  眼前的人瞪大了眼睛,眼睛和脸颊都气得鼓鼓的,像是要生气的样子,又闷闷地低下了头,不跟他说话了。

  

  “对不起啊,不该逗你的。就是觉得有趣。”

  

  “……没关系。不跟你计较。”

  

  叶修怎么琢磨怎么觉得这话有些憋屈又有些可爱的意味,不说话了,就沉默地笑笑。

  

  蓝河向叶修投去一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和荣耀教科书在一个这样的环境里这么近地独处,突地有些慌了。但是再一看,大神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没什么不一样的。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神的黑眼圈真的很重?近一点这么看本人的话,皮肤没有那些精修的海报图那么好,很白,但是明显是不太健康的脸色。唔,头发看起来松松软软的好像小动物……

  

  在他打量叶修的时候,叶修也在往这边看。蓝溪阁的小剑客长得就是一张清秀干净的小白脸,不过还是不要告诉他,应该会被喷。眼神清澈,肤色不是苍白色而是呈现出一种健康白润的样子。这小朋友盯着自己看什么呢看?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近距离,看到叶神的感觉。”

  

  叶修眯着眼对小青年笑笑,见对方终于反应过来、立即很给面子地红了整张脸的反应简直乐不可支。

  

  “还好,比我想象的要普通,没有那么遥远。挺不错的。”

  

  “你在蓝雨工作不会经常碰到文州他们吗?”

  

  “不会的,网游部的办公区域跟喻队他们在的楼层不一样,而且平时都比较忙,很多时候只能远远地在食堂看到大家。但是看到了也不太好上去搭话,担心他们有事,不方便去打扰。”

  

  “哦,”叶修点点头,“来我们兴欣啊,绝对亲民!”

  

  “……滚!”

  

  时间晃晃悠悠不知过去多久,蓝河打了个哈欠,闭上眼想在沙发上躺平,示意叶修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随后睁开眼,发现自己仍然在自己的屋子里,钟表的指针指向早上六点半,该是每天早上起来做早餐的时间了。

  

  果然是梦吧,不过叶神的反应也太真实了……

  

  我这一大早就开始想叶神干什么,太魔性了……

  

  蓝河甩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盘子里的流心荷包蛋。今天还要继续工作呢。

  

  第二天又非常不新鲜地在网游里碰见君莫笑,蓝河已经不再感叹自己的运气之差了,但他也不会放弃为公会攫取利益的机会。

  

  没想到的只是,BOSS争夺结束的时候,荣耀的好友列表显示一条新消息,他点开。

  

  【君莫笑】:蓝河?

  

  【蓝桥春雪】:在,大神有什么事吗?

  

  【君莫笑】:……没事。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

  

  蓝河无语地祭出省略号大法,纳闷着这大神找他能有什么事,难不成跟自己做梦真还联动了?然后敲敲自己脑袋笑笑,想什么神魔志怪的东西呢。

  

  叶修在那边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兀自愣了愣,也在琢磨着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想法,觉得自己想去问蓝河他昨晚是不是做了和自己一样的梦这样的想法简直是太荒谬了。沉思片刻后,他敲开了QQ列表。

  

  【君莫笑】:文州在吗?

  

  Tbc.

  

  





-------------------------------------


对不起,有BUG你们可以打我 quq 发得比较匆忙,回头有空我再看看有没有问题。

这应该是一个多月前写的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后续,今天突然看到存稿就发了,后续随缘吧?感觉这个故事不长,大概只能写个上中下的,但是也不确定,因为还没写完。

欢迎捉虫和建议,谢谢大家,我逻辑能力真的好差的……



 
评论(4)
热度(76)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