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春山日暖。

> 背景是一个撒满阳光的午后。


  ×

  

  一个温暖的春天里的寻常日子。

  

  阳光柔柔穿过窗沿,落在正躺在布艺沙发上的两人的头颈间,风掀起纱幔层层,像海浪般波动。

  

  叶修于此时睁开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抬眼,客厅挂钟上显示的时间就出现在了眼前。他推了推肩膀上毛茸茸的小脑袋:“蓝,起床了。”

  

  对方没有给予他任何反应,不动如山,像是一点都没醒来的征兆。

  

  呵,我还能不知道你了。

  

  叶修挂着笑,手悄悄伸到许博远胳肢窝下猝不及防地挠他痒痒,刚才还一动不动的人猛得从他身边蹦起来,踉踉跄跄地在地上退了几步,站稳后第一反应就是对着叶修张牙舞爪:“你算计我!”

  

  “别耍赖皮啊,许博远。昨天谁说要出门的?刚才又装睡叫不起来。”

  

  “我没有!”

  

  “哦?那你用蓝溪阁一个星期的Boss跟我发誓?”

  

  “我有!”许博远欲哭无泪,什么破条件啊,净欺负人。思来想去也不能狡辩了,只有耷拉着脑袋硬着头皮承认了。

  

  叶修笑着捏捏他的脸,也不计较这个,拉着他站起来各自去洗漱了一番。临出门前,许博远再三检查两个人需要带出门的东西,都确认无误后把屋子落锁,和叶修一起走上街。

  

  路过商场的落地窗前时,叶修正和许博远一起排队等着买可乐饼。他扯了截衬衫的袖子给旁边一个劲儿盯着手机笑个不停的小青年擦了擦汗,不经意望到了落地窗里映着他们二人的影子。

  

  他们两个都是打游戏的宅男,体格自然不会健壮到哪里去,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只是许博远比他还要瘦些,有些干瘦,总养不起肉。但除却体格,不管是他阳光开朗的性格,还是给人的坚韧自信又体贴的印象,作为朋友,他都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可是,这个人只有在面对他时才有的一些耍赖使坏的小伎俩也无比可爱,怎么看怎么可爱,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活得跟个孩子一样——叶修如是想。

  

  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队伍排到了他们。

  

  许博远拿到可乐饼之后自然地送到叶修嘴巴边:“赶紧咬一口,我要开始吃了。”

  

  叶修咬了一口,微微偏着头,一边咀嚼一边看许博远像仓鼠一样吃得双颊鼓鼓的萌态,没忍住,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一声不吭地凑到许博远脸颊上亲了口,又若无其事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疼疼疼!

  

  许博远用“再来一次你就死定了!”那样的眼神瞪了一眼叶修,收回了偷袭叶修后背的手,继续专心地对付手头的可乐饼。

  

  叶修皱着眉头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这暴脾气,不知道谁给惯的。

  

  走了一段路后,渐渐从大街走到窄小的巷子。

  

  “叶修,还疼不疼?”

  

  “不要紧。”就知道,他会心软。

  

  “我说你,唉……下次不要在人很多的公共场合那样,你好歹是个公众人物。”

  

  “那,人少的地方呢?回家之后呢?”叶修挑眉。

  

  许博远抬起头直白地看了叶修一眼,四下望望,很好,没有人!一把拽着叶修领口T恤的布料就嘴对嘴强硬地印了上去。亲完人之后自己还先不好意思了,低着头拖着叶修往超商走,嘴唇小幅度地翕动,叶修差点以为听到的声音是错觉:“……就像刚才那样……”(超小声)

  

  噗。叶修在心里笑出了声,为了给许哥留面子,还是忍住了想去撩撩他的冲动。刚才他亲到嘴巴上的那一口,全是可乐饼的味道,小孩子似的。

  

  退役后,身体落下的毛病渐渐显现出来,在各路人马的监督下从荣耀里抽出了一部分精力放到现实生活中,不熬夜了,也开始注意身体了,还因此常常被兴欣的老友们(主要是方锐跟魏琛)调侃日子过得像老大爷,无欲无求,再坚持不吃肉就可以去寺庙注册当和尚了。他回以垃圾话,从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此刻他想,他也许,正贪恋着这口人间烟火。

  

  是一瓢饮,一箪食。是从外地归来后深夜等候的恋人的一个吻。是穿梭在街头巷尾,没有放开过缠绕的指尖。

  

  是灯火阑珊处,有你和我的家。

  

  “许博远,我要吃香菇炖鸡。”

  

  “麻烦。”

  

  “这儿不是有现成的吗?”

  

  “你再买泡面试试?”

  

  小青年对叶修哼了一声,不由分说地牵着他快步从卖泡面的货架前走过去,不让他在此停留。一路奔着生鲜区去。

  

  随口问了几句叶修想吃什么,又加了句太难的不会,叶修恭维他说许哥做啥都好吃。许博远瞥了一眼他,那就随便买点菜回去做吧。

  

  蔬菜都吃当季的好。现在大棚蔬菜能在一年四季都吃得到,但还是时令蔬菜在它该出现的时候出现,才最最让人心安。

  

  人也是一样。

  

  恰如其分地出现在最对的时候。

  

  多么地幸运。

  

  捡了几颗春笋,挑了两根筒骨,回去炖个汤。

  

  几颗红椒、青椒和洋葱,回去切丝清炒。

  

  香椿剁碎炒蛋。

  

  许博远一边挑菜,叶修乖乖地把袋子撑开让他把菜放进来,一只手拎着装着分袋装的各色蔬菜,两人的动作如行云流水,默契无比。

  

  一个买菜的中年妇女笑呵呵地看着他俩好半天:“你们是兄弟吗?现在很少看到会来自己买菜做饭的小年轻了。”

  

  叶修愣了下,笑着摇了摇头:“他不是我弟弟。”

  

  “他也不是我弟弟,”许博远自然地拉着叶修另一边空着的手往称重处走,“他是我男朋友,阿姨再见。”

  

  “哟,现在好意思说了,刚才让我亲一下都不肯的。”

  

  “……”许博远不说话,内心却默默记下一笔:今天回去要给叶修做他最不喜欢的口味,不放糖的菜,对不起,不存在的。

  

  回去时换了条大路,这次不用走弯弯绕绕的小道了。

  

  两个人提的菜不多,但考虑到路程,还是打算乘公交回去。至于为什么没有乘地铁,用许博远的话来说,想多看看风景,不辜负好春光。

  

  叶修和他同坐在空荡荡的公交的最后一排,许博远靠窗,叶修偏着头,半是窗外的风景,半是看脸上洒满了柔和日光看起来暖呼呼的这个人。

  

  “哎,柳树长出新叶子了。”

  

  “哦。”

  

  “看着就觉得好精神。”小青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窗外擦肩而过的树,直到盯到公交路过了那片湖,不再能看见柳树才收回视线。他心情似乎也因为窗外的明媚而感染得大好,大胆地伸手过来随意地搂过叶修的肩膀,眉间眼角都是快活的笑意,眼睛里也盈满了明媚的春光。

  

  叶修情不自禁地在他侧脸上啄了一下,得到的回应是——对方东张西望一番,耳根都涨红了,却也在他脸上静静悄悄地落下一个亲吻。

  

  他从前没有觉得春天和其他的季节除了穿衣服的厚薄之外有什么其他的不同,几乎一直待在网吧和训练室,吃的不是泡面就是外卖,去外面打牙祭都很少,没时间。一开始是忙着要挣钱生活,后来忙战队和比赛,什么都不讲究,一心一意奔在荣耀里。花了十年的时间,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无论是荣誉还是尽情享受游戏本真的快乐,他都体会了。

  

  之后他能通过春天草木的新芽,夏天绽开的这个那个花,秋冬和春夏不同的时令蔬菜来区分四季时,是因为他遇见了这个人。

  

  把他拉进了一个新的世界。

  

  他没有因为退役而离开荣耀,那是他的世界,荣光隽永,留下了无数其他人高山仰止的传说。但他不因为荣誉而热爱这个游戏,他会继续玩,全因为自己的一腔热爱,甚至他敢说,一直玩下去,也是不会腻的。

  

  他喜欢这个人,也是带着一分喜欢那种一切都恰恰好的心情。

  

  恰好在他退役后有一部分精力从荣耀里抽出来,恰好许博远来H市玩悄悄跑到了兴欣网吧还被他抓包,恰好他们聊得投机性格也合得来、还都期待着下次的见面。

  

  心里有颗种子等待萌发生长,他那时便已知晓。

  

  不过,也许喜欢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理由。

  

  可能是哪次见面时他的侧脸和今天一样好看,就喜欢上了。

  

  叶修发着呆想着,晃悠晃悠着到了他们家附近的公交站,许博远连忙叫他起来,他反应过来,两人互相搀着下了车。

  

  “等等。”

  

  许博远被叶修叫住,刚疑惑地转过头来,就看见叶修蹲了下去给他系鞋带。

  

  “你不用这样的啊。”许博远两只手摆了摆,又想他看不到,刚想半蹲下去问叶修这是怎么了,就见刚还蹲着的人已经站起来了,还扶了一把有些趔趄的他。

  

  叶修假装严肃:“想什么呢,站好,别摔了。糊里糊涂的。”

  

  “怎么突然就想给我系鞋带?你给我说,这事我自己也能干啊。”许博远颇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头,对于叶修的反常相当不适应。

  

  “就当是临时掉落的小礼物呗,蓝桥大大。”

  

  “……”

  

  “走吧,蓝。”

  

  他们握住了彼此的手,朝着属于他们的那扇灯火走去。

  

  叶修没有说,他今天来时的路上目睹了很动人的一幕。

  

  一对中老年夫妇坐在湖边的躺椅上有说有笑,那位叔叔突然半蹲下去给伴侣重新系好了鞋带,等她站起来和自己并肩,两人再一边散着步一边走远了。

  

  平凡而真实。

  

  我也有,属于我的。

  

  阳光丝丝缕缕熏染了空气,催人好眠。天上的日头不知不觉一路行至正上头,路上两人并行的身影渐渐变短。

  

  宇宙苍茫,人生来也渺渺去也悄悄,不过沧海一粟罢了。

  

  不在乎能在永恒里刻下什么,会留下的总会留下,没有那么多可图的。只想人生在世认真地过好这一世,做想做的事,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一切都有什么关系。

  

  这个人是你的话,如果最后是你的话,那一切都刚刚好。

  

  未言说的念头被风吹去催开了千丛万树的花开,被裹在花苞里,随着花瓣雨悠悠飘落,温情地抚过发丝、脸颊,有的落在水面随波飘往远方。人的千丝万缕的念头似乎都能在花开自在中得到治愈。它带走人的一部分,又还你些什么。

  

  叶修看向许博远,对方恰好也正看着他,两人对视着笑了。

  

  ——“回家了。”

  

  Fin. 

  






-------------------------------------



啊今天就不做常规性忏悔我的逻辑差+可能有常识性错误了,希望大家看到能够指正 >< 也希望你们喜欢这篇没什么营养的小短打orz


祝 @克劳德·赵 太太生日快乐,希望这篇文可以带给你一丝丝的好心情。








 
评论(21)
热度(159)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