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月华清辉。上

> 小仙官蓝兔兔x假装刚成仙的斗神叶修修。

> 和小天池 @天池茗毫 的联文,下半部分在她那里。请戳(下)


     你们想次月饼,而我只想次蓝兔兔。//∇//)❤


  ×


  蓝河是蓝雨宫中的一只兔子,至少,从他开了灵智起便是如此。

  

  他是在喻宫主下凡时被带上来的。

  

  喻宫主说,这小兔子看着颇为聪明,从小在灵气充裕的山脉附近长大,又对自身所处的环境一无所知,傻乎乎地吸了不少天地精华,若能得到谁指点一二,之后开了神识也会是个伶俐乖巧的小仙,如果能为蓝雨宫所用就再好不过了。

  

  蓝河是只知恩图报的兔,某次从好友兼统管玉兔们的老大春易老那里听闻了喻宫主对他的期望,更是勤勤恳恳做事,老老实实当兔,终于在去年升官了——成了春易老的副手,也是一只体面兔了。

 

  

  

  每年中秋来临之前,蓝雨宫都会收到来自仙魔两界各方的订单,往年蓝河只顾着干活,和大家伙儿一起处理食材、做月饼,听起来挺麻烦的,但干起活来的时光总是充实的,也不去想这些订单究竟有多少。

  

  直到他升官后作为蓝雨宫的小仙官,帮着兔老大春易老一起做事,才对月饼的订单数量有了个清晰的认知。

 

  

  

  这不是为难兔吗!

  

  蓝河忿忿,长长的耳朵耷拉着。

  

  但他深知,会来订蓝雨宫的月饼的,不是攒了好久的灵石才来买这一回的小仙小妖,就是他们这些小小兔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不管哪种都推拒不了。

  

  要不,今天给大家加个菜吧。

  

  最近长出来的生菜和小白菜都很嫩,菜梗甜甜的。

  

  蓝小兔的耳朵又快活地直起来了,打起了精神往厨房走。不管怎么样,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

 

  

 

  

  

  传说中,天界有个斗神一叶之秋,由天地孕育出来,他诞生时仙魔界都为之一震,自小就显露出不凡的仙力,一身也都是适合修行炼气的好根骨。在数千年的仙魔明面上的、或是暗戳戳的较量中,他为仙界打了很多胜仗。然而数天前,天界却突然查无此仙。

  

  传闻是他做错了事受到天帝的责罚,令他去人间历劫一遭,也有说叶秋大神是去秘密地修炼了的,众口纷纭,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说的一定就是真相,却也少有小仙去寻与叶秋关系好的那几位大仙问个究竟。因为不敢啊。

  

  而实际上嘛——

 

  

  

  叶修成仙上天庭来时,嘴里叼的草都没扔,隔着大老远就在天帝大殿的门口挥手招呼着:“我回来了!”

  

  真可谓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天帝险些打了个趔趄,喝了一口茶,努力平定呼吸:这不是才发配他去人间不足一月吗,怎么这混世魔王又回来了……

  

  叶修也不待他回话,神色自如地在大殿的地板上盘个腿就坐下了:“老冯啊,你历练我就历练我呗,还不让我在人间多出去走走,若不是我早些年在人间云游四海看遍了那些,可不得无聊到死?我这去人间十来年可几乎没离开过灵隐山一带,这一趟真是亏了亏了。”说罢他还连连摇头,一脸痛心疾首。

  

  他此话不假。

  

  灵隐山附近只有些村镇,没有大都会,食物大都比较粗糙。更莫要提早些年头他来人间游玩时,是抱着玩乐的念头,身上的钱不愁花,走到哪儿吃到哪儿,把大江南北的珍馐美馔尝了个遍,那可真是自在逍遥。

  

  天帝拼命捏紧了座椅的扶手,定了定心神:你要知道,这叶秋说的话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接着叶修话锋一转,从衣襟里掏出来一块模样老旧的镜子和一卷木牍来,一齐抛向天帝,接着转身就走。

  

  “事情查清楚了,这玩意儿搞的鬼。老冯你看着办吧,我封了它的灵气,它现在没办法捣蛋了。情况不是很着急,加上这东西还算是个宝贝,所以拿回来你过过目,不然我就自己办了。”

  

  说完正经事,叶修马上又变回了平常的感觉,声音懒洋洋地带着笑意:“走喽,刚好快中秋了,去喻文州他们那里讨几个月饼。”

 

  

 

  

  

  蓝河正指挥着小兔子们在流水线上有条不紊地工作着,突然听一只小兔子匆匆忙忙地蹦着来报,说,有个神仙不知怎么翻墙进了蓝雨的仓库,二话不说提了几袋定制的月饼就想走,被今天站岗的兔子发现了,他还搬出了黄宫主和喻宫主的名号。

  

  这可不行!

  

  偷东西还要污蔑宫主名声!

  

  蓝河快步跟上带路的小兔子,边听他描述,边在脑中勾勒出了一个欺软怕硬想吃霸王餐的仙人的模样。

  

  他也……有点怕怕。

  

  他也只是一届小小的兔仙,比起这些小兔子来说,修行是要高出许多的,但比起天界那些正经的仙来说,高下立判。

  

  而且当前,兔老大春易老因公出差去了蓬莱,在他管辖领域里发生的事自然只能由他来解决——所以,不要发抖啊蓝河河!

 

  

  

  到了跟前,蓝河像雷达一样机警地立起了耳朵。仔细观察之后,又有些困惑:他直觉眼前的神仙和他想象中的坏蛋不太一样。

  

  不像他们喻宫主,始终白衣飘飘,眉眼温润如玉;当然也不像蓝河偶尔出去跑腿时看到的其他神仙一样,自带气势和距离感。

  

  眼前的这位神仙,眼睛的轮廓纤长,星星般的光在他眼中细细碎碎地眨着,嘴角的笑容和浑身的感觉都有种午后阳光般暖洋洋的、慵懒的感觉,很好看的人,看起来也很好说话,和喻宫主是不一样类型的好看。只是,他穿着一身布衣,也不是多么精贵的料子,唯独颜色是朱红色才使他看起来精神些。

  

  他藏也不藏,浑身的仙气浓郁,实力深不见底。

  

  蓝河有点虚,这要打起来可打不过呀。

  

  一面又想,他穿成这样,是不是很穷啊?蓝河动了恻隐之心。

 

  

  

  “你、你好,我是这里的管事蓝河。”

  

  蓝河把手递了过去,本也没想对方作为大仙会理自己这样一只兔子,但手却被握住了……

  

  “你好,我是叶修。”

  

  握住了……

  

  他的手好像很漂亮而且很好摸的样子……

  

  ……住脑!!!

  

  稳住啊蓝河河!正事,说正事!

  

  “叶修大、大仙……”

  

  “叫叶修就好,”叶修指了指自己,“我是刚修炼成仙的,才上来。”

  

  叶修的良心一点也不痛,他觉得他并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一部分事实而已。

  

  这小兔子的心思简直都不用猜,全都写在脸上了,刚来的时候浑身携着白生生的耳朵都在微微发抖,看到他的时候又像是看呆了一样,自以为隐蔽的视线简直可爱得很,让他只想好生逗逗他。

  

  蓝河目中有了些恍然的神色,瞬间放松了不少,原来如此,看起来他不会欺负兔,只是从来没有吃过天上的月饼吧……

 

  

  

  “我刚才听说,你在这里拿月饼……”蓝河斟酌着怎么用词会比较柔和一点,“不可以这样,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而且,不可以随便动用我们宫主的名号,他们皆是心底宽厚的大仙,但也不能因此就去冒犯。”

  

  叶修心说,以前我拿喻文州黄少天的月饼哪次不是拿了就走,他一来那两人便知是他来过了,谁知今天那两人不知是不在此,抑或是难以对门下的兔子们讲明他这个刚成仙的人的身份,竟冒出来只管事的小兔子,看样子对蓝雨忠心耿耿,而且并不认识他——还这么可爱。

  

  他内心诸多内容,面上却不显,顺从地道了歉,又叹了口气:“……我是在别处听闻了他们二人的名讳,方才才借来用用的。我自小孤身一人,生活在山上,一开始受老……我师父教导进行修炼,师父几乎不在身边,便一直只有我一人,饿了渴了便喝山泉食野果,偶尔打打猎,并未吃过……这月饼。”

  

  吃过去年的月饼,的确没吃过今年的月饼,叶修觉得自己的话没毛病。

  

  小兔子心中的内疚感油然而生,不就几个月饼吗,堂堂蓝雨宫,还要为了这点东西与这个刚成仙的可怜人较劲,实在是太没有风范了!

  

  “叶修……现在大家都在赶制今年中秋的单子,要送到仙魔两界去,实在耽误不得。不过,不嫌弃的话,我那里有些散装的月饼,是蓝雨宫分给每只兔的福利,你拿去吧,和这里的味道是一样的。”

  

  上钩了——

  

  叶修笑了:“却之不恭了。那我等你收工。”

  

  蓝河应了,再一拍脑袋,这才想到自己险些忘了工作,便让叶修进他的寝房稍微等等他,又是招呼身边的小兔子给叶修倒茶,又是拿软垫来招待他坐。

  

  “你们的蓝河老大人真好。”

  

  这句话叶修是发自真心。

  

  即将退出门的那只兔冲他拼命点头,耳朵一甩一甩的,叶修看着怪可爱的,却没有对着蓝河那样的想去揉揉的冲动。

 

  

 

  

  

  黄少天和张佳乐兼着几个叶秋的老朋友站在月老王杰希的宫里盯着水镜,全程怒不可遏,嘴巴简直是停不下来般地叽叽喳喳,那气势,仿佛要把月老宫的顶盖给掀了。

  

  “他没吃过我宫里的月饼?他叶秋哪次不是随随便便来我宫里拿了就走,给钱了吗给钱了吗给钱了吗,他哪次给钱了???”

  

  “还有我的百花宫的鲜花饼,隔三差五来顺两个!顺走了还要留张纸条说鲜花饼今天糖太多明天做太干,他当他是孙哲平吗,他说什么我做什么???”

  

  “他还好意思骗蓝河自己是个新来的,他那张老脸真是厚得让人发指!!!”

  

  ……

  

  “若是叶前辈说以‘叶修’的身份,那倒的确是新入天宫的。”

  

  喻文州听了半晌,终于插了句话。

  

  刚才还吵闹的两人顿时盯着地板不说话了。

  

  “别在我的宫殿里吵吵嚷嚷,要赶集可以学叶秋去人间体验生活。”

  

  月老本人挥手收回水镜,转身回寝宫。

  

  身后有人问:“这小兔仙真的负担得起叶秋的命运吗?”

  

  即使之前听过月老本人的说法,这两人的红线从叶秋还不是叶修的时候就连着了,只是那时,只是喻文州随手从凡间捡回来的一只未开神识的小兔子,谁也不把这当真。

  

  但今天叶修一如往常来顺东西,偏偏就赶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不在的当头,又恰好遇到了这只兔子,偏偏又待他不似对旁人那样疏离,偏生叶秋他……对这只小兔子真的起了兴趣。

  

  一切仿佛都在冥冥之中,仿佛开闸的洪流,拦不住也拦不了,只能任它发展下去。

  

  王杰希只淡淡地答:“从很久以前就是如此,红线两端除了他们,别无他物。”

 

  

  

  ——TBC——

 

  

我实在是写得不可爱 ORZ 没关系,你们看小天池的!(自抱自泣)

祝大噶中秋happy呀!


 

 

 
评论(6)
热度(184)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