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咫尺之遥。

> 原著向,夫夫的小打小闹。




  ×


  许博远离开座位倒了杯水,又在自动贩卖机给身旁的同事带了一听橙汁。

  

  刚回座位,QQ的提示音就响了。


  

  

  【君莫笑】:你这个月的假几天?来找我呗。

  

  【蓝桥春雪】:三天,也许会更短,没空。

  

  【君莫笑】:坐飞机啊。

  

  【蓝桥春雪】:没钱。

  

  【君莫笑】:我打给你?

  

  【蓝桥春雪】:……


  

  

  问题根本就不是这个好不好!

  

  许博远气得想把叶修从屏幕里拖出来真人PK,但很快又蔫了。

  

  也许叶修是把所有的技能点都加到了荣耀上也说不定。至少这么想想,心里还能有点安慰。

  

  他是喜欢我的吧。

  

  是的吧?


  

  

  【君莫笑】:抱歉……刚进季后赛,我得随时在兴欣这边陪他们复盘,抽不开身过去看你。


  

  

  哦,我理解你工作忙,那我呢,我就不用带团我就不忙了吗。


  

  

  【君莫笑】:我想你了。


  

  

  一句话让许博远憋回了所有火气,反而有点臊得慌。最后他选择把这些吞下去,打出一个“好”字。

  

  没两天就是周五了,他写好假条,去梁易春单独的办公室敲门。

  

  好友说话一如既往地简洁:“叶?”

  

  许博远点点头,他只能努力地抿抿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无精打采。

  

  梁易春什么也没说,给他批了三天假。

  

  他出门的时候又嘱咐了句:“假一起用了,之后大半个月要注意身体。”

  

  “嗯。”


  

  

  是啊,大春都知道要提醒他带团要注意身体,但是叶修不会。

  

  做他们这行的,哪怕是像春易老,坐到了总会长的位置,有时还是会在睡得好好的时候,被一个电话叫起来处理事情。像他,还有其他几个在春易老手下的,急需材料的时候熬夜加班加点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二十岁出头了,偶尔也会有些力不从心的疲惫感。

  

  要去H市看男朋友,把事情扔给同事,许博远心里难免生出些愧疚——只能等回来再努力工作了。


  


  

  

  下班回到租的房子里,问候了一下家里的人的身体,挂了电话才感觉到饿,再摸到厨房去找吃的。

  

  许博远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连带着觉得整个屋子都有些空荡荡冷冰冰的感觉。

  

  怎么回事呢,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的。

  

  灯光是暖色调的,他一个人在家,开得不是很亮;客厅是他作为房东的亲戚去国外之前装修好的,米色的布艺沙发,还有靠枕和软软的矮凳;阳台也有几盆绿植,有时晚上还能闻到夜来香的味道。

  

  为什么呢,一切都是这样安定,反而让人寂寞了起来。


  

  

  有了交往对象之后,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把自己的情绪交给他,在意他超过了某个程度之后,就无法不被他牵动情绪,就无法像以前那样自顾自地擅自开心起来,总被他牵着鼻子走。

  

  蹲在地上挠着头兀自懊恼着,良久,许博远吸了吸鼻子,拿上伞、揣上手机——出门买菜去。

  

  就是蹲太久了,腿有点麻。

  

  要是有个人在身边,可以扶一把就好了。

  

  真是的,二十多岁的人了,在说什么傻话呢。


  

  

  从附近的超商买完食材回来,天已经黑了。

  

  他以前也是不会做饭的,最多只会做汤,但他和叶修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他想着以后要是生活在一起,总得在家开火,不能吃一辈子外卖吧?抱持着这样的念头,许博远人生中第一次有了学做菜的动力。

  

  但一切总不是那么顺利的。

  

  他把切好的番茄下锅,抚摸着手指指尖的一处地方,那是曾经被切到的地方。

  

  当时确实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他的工作,但他当时甚至还庆幸地觉得,还好不是叶修伤着了。这可能喜欢一个人、想对一个人好,到有点沉浸其中,到都不在意自己,类似于这样的程度时,理性尽无。哪怕叶修与他不在一个地方,不知道他手指受伤的事,也一句问候都没有,这都没有关系。

  

  不过后来有次,叶修来G市找他的时候,听到叶修说他会做饭,以后家里做饭的事都让他承包了,许博远还笑他,谁知道你做的饭是不是黑暗料理啊,之后叶修真的就下厨做了一桌像样的饭菜,小许同志果断撂下学了一半的厨艺,从此打算厚着脸皮跟着叶修蹭吃蹭喝。

  

  当时一腔热忱,现在怎么会觉得心冷了呢。

  

  叶修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呀。

  

  扔了切碎的生姜末进汤里,许博远盖上砂锅的盖子,去橱柜里拿碗出来。

  

  他不在身边,也得好好吃饭。


  

  

  收拾衣服。

  

  订飞机票,看着钱从存款不多的账户余额里扣出去的时候不得不说还是有点心疼。

  

  最后再带上他自己。

  

  走了。

  

  每一次,都是去H市找心上人。

  

  能有点出息吗,许博远。

  

  但还是会在在机场看到叶修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一切都没关系了。

  

  因为喜欢吧,这样也好,那样也好,都好。


  

  

  许博远在H市的第三天,吃的最后一顿晚饭,和这三天的外卖都没有区别,除了刚来时的第一顿饭是在外面吃的之外。

  

  这几天的季后赛跟兴欣没什么关系,兴欣的比赛后天才开始,所以全员都还在宿舍里争分夺秒地训练,他不合时宜地来了,也乖巧懂事地整天待在叶修的屋子里。叶修做事,他就在旁边玩自己的笔电,偶尔也上线处理点事。

  

  他沉默地吃完饭,叶修说他来收拾——其实也就是把饭菜扔进垃圾袋,再打了个结放在兴欣的宿舍大门口,有人要出门的话看见会丢。

  

  我丢吧,刚好也要走了。许博远站起身来,把放在房间角落的行李箱的拉杆拉起来,对叶修勉强地笑了一下,就向外走。

  

  叶修在厨房洗了个手走出来,手里还夹着烟,说,我送你。

  

  许博远也笑了,随便。


  

  

  外面的路灯影影绰绰的,现在叶修不出现在荣耀的职业赛里了,但是对荣耀迷来说,意义仍然不同凡响,为了他们出门不会遇到意外,许博远建议他戴了个口罩。

  

  “下次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

  

  “哦。最近真的没时间过去看你,对不住了。”

  

  “我又不是小女生,两个大男人的,不要总说这些。”

  

  口是心非。

  

  这个词可以准确地描述他本人了。

  

  我在意我在意我很在意。

  

  可是那有什么用呢。


  

  

  许博远一路都在出神,和叶修一起上出租后,身边的风景都像走马灯一样一晃而过,什么也没留下,就像他对于叶修来说一样……他把两只手紧紧交叉着,用左手的大拇指指节的茧摩挲着右手的手背皮肤,想把刚才叶修帮他把行李放后备箱时那一瞬间的温暖留得更久一点。

  

  他自己清楚不过。

  

  可能下次想来的时候还会来,也可能再也不会来了。


  

  

  才到火车站,叶修那个苏沐橙和老板娘给配的智能机就响起来了,让他早点回去,说关榕飞有重大的研究进展想跟他讨论,叶修干脆就在那辆出租上没下来,问:“你一个人能行吧?到了给我说一声。”

  

  我也是很理解你的工作的啊。

  

  并没有那么想要你陪在我身边……

  

  “嗯,你加油,注意身体。”

  

  不是,不是。

  

  我想跟你多呆一会儿。

  

  但这些都不能说出口。

  

  许博远站在原地,被车子远远地抛在了脑后。

  

  他一瞬有种错觉,被人抛在脑后的,或许是他自己也说不定。

  

  他进站之前最后看了一眼H市的天空,又回望了一下身后灯火通明的H市。

  

  再看一眼吧。


  


  

  

  在火车上人总是容易想很多。

  

  可能是因为在地表上做着毫不费劲的相对位移,没有施展身体运动的余裕,也没有工作可以分心,大脑才会格外活跃。

  

  许博远编辑了一条短信,没有点击发送,只是让它以“未发送”的状态保存在那里。


  

  

  在荣耀的这个赛季结束时,他点击了发送。

  

  在叶修看来毫无预兆,可是他已经想了好久了。


  


  

  

  刚好也是赶着比赛结束了,叶修看到短信,第一次把复盘的任务交给了他们自己,并嘱咐有问题的等他回来再问,就订了票来G市找许博远。

  

  敲门没有人应,于是他用钥匙打开许博远出租房的大门,也没有人。

  

  这都半夜十一点多了,人还能跑去哪儿?

  

  打电话。

  

  意外的还能通,他原本以为,许博远跟他闹脾气的话自己一定会被拉黑的。


  

  

  “……”

  

  “你在哪里?”

  

  “公司。”

  

  “这么忙?”

  

  “嗯。”

  

  “骗谁呢,今天赛季结束了,我不信你们不放假。”

  

  “爱信不信,我就想睡公司,关你什么事。”

  

  他好像真的有点生气,叶修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眉头紧了紧。

  

  不对呀,是他突然说什么“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怎么生气的人还是他了?好的坏的他都占全了呗?

  

  “那感情好,你不回来,我就独占你的窝了。”

  

  叶修也赌上了气。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我现在回来。”


  

  

  男朋友是个荣耀大神。

  

  他刚结束比赛就身心俱疲地过来找自己了,听起来甜蜜得不行是不是。

  

  但是。

  

  如果没有他那条短信,什么都不会发生。

  

  许博远套上外套回家,还是心软了,下地铁后绕路去了附近的夜市给叶修买了清淡的粥和一盅好汤。

  

  还没等他敲门,门就开了。

  

  叶修站在门口,胡子拉碴的,疲惫又狼狈的模样,看他的眼睛里却还带着笑意。

  

  “许博远,我饿了。”


  

  

  把手头的东西递给叶修,示意他吃,许博远没说话,进屋把外套放在沙发上,再走过去餐桌的地方,坐到叶修的对面。

  

  实话说,他看到叶修出现在这个屋子的一瞬间,一股不舍、心酸,和炸开般的甜蜜一起涌上心头,复杂得难以形容。

  

  叶修毫不推拒,拿过去就开吃,偶尔还抬头瞄他几眼。

  

  “你来G市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许博远揣着明白装糊涂,实际上他和叶修都明白得很,叶修这趟来是为了什么。

  

  “我当你知道呢。”

  

  “在闹什么脾气?哪里不高兴了?”

  

  我倒想知道呢。

  

  许博远苦笑了一下,在心里细细咀嚼着叶修说的每个字。

  

  “就是觉得,过不下去了。”

  

  这句话他想说很久了,但一直都找不到恰当的时机。

  

  “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还是什么时候惹你生气了?”

  

  许博远摇头,没有,都没有,叶修什么都没变,还是一样全心全意投入在荣耀的世界里,他指导兴欣的工作也做得很好,不然兴欣这只草根队不会在缺少叶修这个主要火力的情况下还能挺进四强,变的人是他自己。


  

  

  刚开始谈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是黏黏糊糊的性格,也都没把分居两地当做一回事。能在网上聊上天,偶尔开开视频,各自忙各自的,背着世界谈着恋爱,小日子过得也挺好。

  

  后来呢,也告诉了身边的人,也开始争取父母的同意了,他们甚至在荣耀世界上宣布过在一起了,这些想起来像是烟花般灿烂的记忆,却无法在晚上入睡时让身体温热半分。

  

  有叶修的粉丝攻击他,甚至发私聊骂他,还有追到他的个人账号上的,他不以为意,觉得,被怎么说也不会掉块肉,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他觉得,只用对他们自己有个交代就够了。

  

  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谈恋爱嘛,每次见面的时候也都谁也不想离开谁的,虽说两个大男人这样子有点扎眼,不过反正也不出门,就扎兴欣那群人的眼睛而已。

  

  许博远想到这里笑了,人真是不能要求太多,像当初觉得,在一起就好了;后来又觉得,想要他们的关系得到亲人朋友的认可;现在呢,甚至觉得分离是一件不可忍受的事。

  

  他也想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在身边触碰到一点像冬天的篝火一样让整个身体都温暖起来的、真实的温度啊,哪怕叶修只是那么简单地在他身边,他觉得就够了。

  

  可这样的想法毕竟太自私。

  

  叶修有他没他,似乎都没有什么差别。

  

  真正需要对方的,只有他一个而已。


  

  

  “你早点回去吧。”

  

  叶修吃完的时候听他这么说,收拾打包盒垃圾的背影僵了一下,轻轻地答了声“好”。

  

  你以后,也别来找我了——这句话,许博远还是忍住了没说出口。

  

  覆水难收,他知道。而且,面对着自己真正喜欢到骨子里的人,也根本舍不得说出把他推开的话。让他走,这种话就已经是极限了。


  

  

  “走之前……”

  

  “给你个东西,来,把手伸出来。”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到沙发这边来的,慢慢走近了他,像大型犬一样蹲在他跟前,献宝似的对他笑。

  

  那个温柔的笑,带着暖炉一样的温度,又像焰火一样晃眼。

  

  许博远定住神,配合地把手掌摊开。

  

  落到手中的是一本红色的小册子。

  

  房,产,证。

  

  他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手有些颤抖地翻开小册子,里面写着广州的某个好地段的一个小区里的房子,房地产权利人写着“叶修,许博远”。还从里面掉出一张银行卡。

  

  这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你什么时候,背着我……”

  

  刚才和叶修说话时酝酿好的难受和压抑不翼而飞,一种不知名为什么的情绪占据了主导,有欢喜,有苦尽甘来,有不敢置信,更多的是满溢出来的、收不住的爱意,让一向不习惯对叶修展露出脆弱的他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用袖口不断地擦,拂去之后却还有。

  

  “都擦红了……哭什么,我可没背着你干坏事。”叶修制住他的手,改用自己的手指去擦拭小青年的眼角,还好笑地捏了捏他哭红的鼻头,“我买个咱倆的房子,值得你感动成这样吗。”

  

  “不是……”

  

  许博远想遮掩自己此刻丢人的表情,又无处可藏,索性一把抱住了叶修,把脸埋在他胸口。

  

  “我只是,太高兴了……”

  

  “这个房子,还有这张卡,就是我的全部身家了,”叶修把这两样东西都塞到许博远手心,“你可别睡了我就拔鸟无情,这下,我什么都是你的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胡说八道,你的是我的,我的不还是你的吗?”

  

  许博远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破坏气氛,但叶修看起来并没有在意。

  

  “……还赶不赶我走了?”

  

  叶修卖萌,这辈子头次见。

  

  不过,真是会心一击。

  

  太卑鄙了。可惜他就吃这一套。

  

  “不了,再也不了。”


  

  

  许博远给他顺顺毛,两个人在沙发上紧紧地抱成一团,炽热的胸腔相贴,像是把四肢长在了对方身上一样。

  

  “看在房产证的面子上?”

  

  “看在房产证的面子上。”

  

  许博远一本正经地点头,接触到叶修带笑的眼睛时忍不住和他一起笑成了一团。


  

  

  现在该我问你了。


  

  

  “什么时候来?”

  

  “快来了,再稍微等等我。”


  

  

  家在这里,你在这里。

  

  岁月漫长,不会再让你等待了。

  


  

  

  ——完——

  

  


  


 
评论(24)
热度(398)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