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10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早上起床的时候叶修难得地晃了晃神:昨晚为了什么事有点难受来的?还大惊小怪地给沐橙打了电话去,不会让那丫头担心了吧。

  

  时间还不够叶修完全清醒过来,叶秋就在门口敲门了:哥,上班要迟到了,快点儿。

  

  哎,就来。

  

  叶修翻身下床,穿上拖鞋去盥洗室收拾自己。


  

  

  叼着牙刷的时候,他对镜看到下巴的胡茬,这可真是,刮了又长出来了。处理新长出来的胡茬时,叶修才发现下巴冒出来一颗不那么明显的痘痘,险些刮到就见血了,他苦笑着愁了起来,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

  

  他着实没什么长痘的经历,说出来够一帮他的女粉丝羡慕嫉妒没有恨的,就连人生中穷得只能吃得起泡面的那几年,叶修都不曾见青春痘这东西降临过他身上,怎么熬夜怎么折腾,除了缺少些血色和精神气之外,他的脸都是干干净净不生痘的。苏沐橙曾经跟他聊天时说,叶修心里除了荣耀之外什么也不惦记,不像其他人想要的多欲望多火气旺,要是有一天荣耀女神可以走出屏幕来回应叶修的真情,那可真是要感动中国了。叶修摸了摸那颗不太显眼却在他干净的脸上有强烈存在感的痘痘,心里纳闷着,荣耀女神这不是还没走出屏幕吗?


  

  

  早餐是叶母做的,中式的清粥小菜,还有叶父早上出门锻炼时买回来的包子、油条。

  

  叼着根油条啃着,时不时佐一口米粥,耳朵边听着老爷子的今日教导,叶修敷衍地点着头,心里的小马不知道已经跑到了哪片草原去撒野。

  

  “爸,妈,您二老想吃粤式的小点心吗?我今天下班买回来。”

  

  “就在家吃呗,专程去买多折腾。”

  

  “阿修,我和你爸就在家吃,你想去的话就去吃吧,阿秋和你哥哥一起去吗?”

  

  “……去。”

  

  哥哥的心不在焉都快挂在脸上了,可能只有粗神经的爸妈感觉不到了,叶秋用筷子戳走叶修盘子里的一个小笼包,多浪费呀,你不吃我吃了,意料之中,叶修的反应平淡得可以——叶秋小朋友,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呀。


  

  

  哦,蓝河。

  

  上车后,给家里当了多年司机的老吴稳稳地开着车,还在前头放着广播听着新闻,叶秋在一侧锲而不舍地玩消消乐。叶修已经毫无睡意了,却也没有想说话的念头,就倚在窗边靠着U型枕假寐。

  

  昨天见面的那个女孩子,说要带她练练级,结果被他鸽了。

  

  长着软乎乎天使翅膀的叶修说,你这样是不对的,言而无信,你对得起荣耀女神吗!

  

  长着棱角尖尖恶魔翅膀的叶修说,本来也没有进一步交往的想法,昨天被对方认出来就已经很困扰了,蓝河还因为这个不理人了。

  

  然后他们一起转过头来问他,对哦,蓝河为什么因为这个不理人了?他在生哪门子气?为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也要因为蓝河不高兴了也变得不高兴了?

  

  ……

  

  叶修想,怕是生活过得太安逸了,他都会精分得跟自己对话了,可能是还不够忙碌才会想太多。

  

  心里的两个声音又说,你看他不敢面对我们的问题,那个叶修居然逃避问题。

  

  不逃避又能怎么样,因为他也着实回答不了。


  不知道啊。


  

  

  蓝河的签名改成了“近期不在”,天地良心,至少中午给他发了个短信。

  

  ——“叶神,我近期要回老家的乡下陪陪我阿婆,可能信号会不好,就不上荣耀了。你……加油啊。”

  

  你是让我加油做什么?

  

  叶修抿抿嘴,怎么看这条短信怎么不是滋味。

  

  中午让助理帮忙在公司食堂打包拿上来的饭菜尽数进了肚子,因为吃过饭后他只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现下还有种满满地堆积在胃里并未消化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太好受,有点撑,想站着吧,又有种困意催得人昏昏欲睡。

  

  想吃那家店的糖醋排骨。

  

  还有芹菜炒虾仁。

  

  最好饭后再来碗银耳粥。

  

  要加糖的,很甜很甜那种。


  

  

  叶秋跟叶修往一条小路拐,心里狐疑着,他对B市熟得很,这边都是些不怎么起眼的小店了,哪有什么有名的粤菜饭馆。

  

  “哥,这不是粤菜餐厅啊?”

  

  “我改变主意了。”

  

  “……哦。”

  

  叶修坐得定定,啜着玻璃杯里的麦茶,跟老板熟练地寒暄着。小店里窗明几净,店不是很大,但布置还挺雅致的,叶秋不失礼地四下观察着。

  

  “是你啊,之前常来的。今天来的这个是你兄弟吧,长得可真像。”

  

  “老板,双胞胎哪里有不像的道理。”

  

  “是我忙糊涂了。之前和你一起的,还有个小伙子呢?”

  

  “他过来玩的,现在回家了。”

  

  叶修敛着眉,语气平淡。

  

  叶秋看了他一眼。

  

  “他之后还会过来,到时候我再带他来。”

  

  “好嘞。”

  

  老板豪爽地笑笑,接过他们点好的菜单递给身边的工读生,挥挥手又去招呼其他桌客人了。

  

  “是你之前说的那位……”

  

  “蓝河,我朋友。”

  

  “哦。”


  

  

  沉默,冗长的沉默。两个人都没玩手机,干坐着,偶尔眼神交汇到一起,又很快地分开来。

  

  叶修又想起和蓝河在一起的时候,沉默中也似有千言万语,哪怕是交换一个白开水一样的眼神。

  

  原来那是不一样的。

  

  菜上来了一个。

  

  “你前一段时间经常出去,我还以为你这个死宅转性了,原来是陪朋友。”叶秋夹了一块排骨到碗里,吃着吃着觉得这不对啊,“不是,这人到底跟你什么交情啊?兴欣的人来的时候你也就带人家B市一日游,之后两天都蹲网吧了吧。”鄙视,尤为鄙视。

  

  “就朋友啊,聊得来,他人也好。”

  

  叶秋深表怀疑,是什么样的朋友可以让叶修基本天天不落屋都在外面吃饭的,叶修天天回家那张真心愉快的脸,他之前可真没见过,不知道的以为是和姑娘约会了回来呢。

  

  的确,叶修回来接手公司之后再也没同父母与他置过气,较以前来说,乖得简直不像样,也没了年少出走时的很多不成熟的、尖锐的、激烈的东西,这些年经历的东西或许像风化石,潜移默化地印刻在叶修身上,将他打磨成了现在的样子。叶秋也听说过,叶修退役前是重新拿到了冠军。也许也是神奇的心灵感应也说不定,他感觉那之后的叶修仿佛超脱般,去除了一个执念,再大的事都可以平淡以对。学英语、学一些经济和金融的知识,叶修也从一窍不通慢慢摸到了其中规律,从来不慌不忙的。

  

  所以今天的样子,才特别不对劲。


  

  

  换个话题吧。

  

  “你昨天不是跟张叔家的姑娘相亲去了?怎样?”

  

  “……别提了,人家也是个玩荣耀的,还扒了我在新区的马甲。”

  

  “厉害了。”

  

  好顶赞,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才能制住我哥这样的妖孽啊姑娘!

  

  “她还让我带她练号,我昨天……没那心情。”

  

  这是有戏啊,叶修的相亲至今还没有一次像这样有后续的呢。叶秋打算静观其变。

  

  “哦,你是都答应人家了?”

  

  “……她接话太快,没来得及拒绝掉。”

  

  “厉害了,”叶秋又感叹了一次,“那你是带,还是不带啊?”

  

  叶修掏出一根烟,想着公共场所不能抽烟就又放回了胸口的口袋。

  

  “教,怎么不教,起码不能毁约啊。”

  

  “但就教这回,没下次了。”

  

  “顺便跟她摊开讲吧,我没那种想法,相处下去……也是白费时间。”


  

  

  ——TBC——




这段很快就过去了!毕竟我连这个姑娘的名字都没有取(喂  


  

  


 
评论(8)
热度(41)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