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09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在蓝河回到G市去之后,叶修和他的交流又从线下变回了线上,两人都没有觉得有多大的不同。

  

  对叶修来说是这样,生活还是该干嘛干嘛,比如工作,比如每周一次的和母亲好友的女儿的亲切会面。

 

  

  

  6月,荣耀联赛不知不觉进行到了总决赛。

  

  苏沐橙、方锐和罗辑从新的赛季开始,就肩负起了后叶修时代的兴欣,兴欣战队原来的成员们也在积极磨合,第十赛季中最不擅长团体战的莫凡都已经在和队友们的不断切磋和配合当中成长了很多了,但还是不够,无关其他人的成长如何,叶修留下的那个空缺都是巨大的,无论是战术还是技术方面的。兴欣在叶修退役后的很多次友谊赛和表演赛中都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但在职业联赛后期,缺乏强力ACE以及队伍太年轻磨合不足的问题仍然暴露出来,最终在1/4决赛不敌蓝雨双核败北。

  

  叶修虽然不参与战队的事了,但对兴欣战队的成长的了解还是可以在偶尔和苏沐橙、陈果通话、以及观看比赛视频的时候掌握到一些的。1/4决赛输给蓝雨并非意料之外的事,但看着这支从他一穷二白开始组建起的战队,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输了还是比想象中要难受的。

  

  那天是周六,叶修在家看完直播之后,眼睛里有水光,但什么话也没说,只沉默地抽完了半包烟,最后在叶秋进来叫他吃晚饭的时候被他屋里的烟雾呛到,剩下的半包烟被泡水里了。

  

  他心情不好,但没有人可以说,他是最需要坚强的人。现在沐橙和老板娘正伤心着,还得安慰,其他的大老爷们儿,这会儿估计心情也糟得很,不能让战队的人雪上加霜。跟搞不太懂荣耀的叶秋说了他也不明白。跟蓝河?下意识地想到这个人,叶修觉得可能是因为这半年接触比较多的缘故,他都差点忘了,从与蓝河相遇的那个时点开始,他们似乎一直都站在对立的两端相望着,战队如是,公会如是,只有君归和容与是并肩而行的,像是……来B市那些日子经常混在一起的许博远和叶修。

  

  叶修想了很久,没有联络蓝河,也没有上荣耀,给兴欣打了个电话去,又在兴欣战队的QQ群里发了大红包让他们去吃点夜宵回回血就关掉电脑和手机去休息了。

  

  没有什么特别的,他只是想到,如果蓝河现在正在为蓝雨又有了争夺冠军的机会而雀跃,自己的失落是否显得太不合时宜了?

  

  叶修想,他只要自己消化消化,明天起来就好了。

 

  

  

  他睡得很早,所以第二天也在天刚亮的时候就自然醒了。手机带到公司的时候才充上电,关机一晚上收到了不少消息。有陈果他们发过来的聚餐吃夜宵的照片,里面还附着每个战队成员给他的话,经过一夜,叶修已经缓过来了,现在也真的有精神来和他们开开玩笑了;还有来自以前因为荣耀认识的、私交好的好友们的一些消息,其中有一条就是蓝河的。

  

  蓝河一点没提昨晚的职业联赛的事,只发了张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的夜市的图给他,附言:“和我朋友去吃的,你来G市我请你去吃啊。”

  

  照片里灯光温暖,人头攒动,没有蓝河的脸,但叶修几乎想象得出他笑起来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刻意不提还是已经不关心荣耀了。

  

  叶修甩了甩脑袋,也是,后者怎么可能。

  

  他挑了些消息回复,有的嘲讽直接无视了,回复到蓝河这条的时候顿了顿,然后他写:“去,不吃不是中国人。”

 

  

  

  这周末也有既定事项。

  

  叶修本打算飞一趟H市去见见兴欣的孩子们,但也知道母亲和别人一早约好了时间,爽约实在不合适,便和父母说好,下周双休日的时间留给他让他去一趟兴欣。

  

  这周叶修穿的仍然是叶秋的衣服,而且还是叶秋给搭的。

  

  他的好弟弟,今天在他出门之前又拎着他那满柜子宽松得像中年人才爱穿的衣服表达了一下嫌弃。

  

  叶修不甚在意,中年人怎么了,你对咱爸有意见啊。

  

  叶秋不说话,扔了个枕头过去。

 

  

  

  今天又约到了那个咖啡厅。

  

  也许是成习惯了吧?之前在这里相亲的时候偶然地遇到了蓝河,之后多次来这里找蓝河一起吃饭更是把路都跑熟了,叶修硬是对这里有了种亲切的感觉。所以在这次见面之前,他询问了一下是否可以约在这里,当然,他之后会负责送人家女孩子回家。

  

  叶修坐在角落的位置上,有暖色的灯光从头顶倾泻下来,渗过他的睫毛,显得他的眼神深邃又温柔。

  

  对方在对面的桌子上坐下,一举一动都是礼数很好的样子。

  

  叶修像往常那样问了个好,把菜单递给对方让她点单,自己则是看都不用看地点了一块黑森林慕斯和一杯抹茶牛奶。

  

  姑娘很惊讶:“情报上没有说,叶先生喜欢吃甜食?”

  

  “啊……不算喜欢,”叶修两手交叉,在桌下活动了一下指节,又笑,“是有人喜欢吃,我也想试试。”

  

  他们点的东西很快就上来了。

  

  姑娘想了想,开口:“早就听说,叶先生是荣耀里的叶秋大神,不瞒你说,我也在玩荣耀,就是不太会玩,等级低,操作也不好,可以拜托叶先生带我练练级、再教我一点操作吗?”

  

  叶修咽下去一口甜腻腻的蛋糕,答得干脆:“行啊,吃了就去。你是哪个区的?”

  

  姑娘笑了:“是新区的。那我们先加个好友吧,请问叶先生的游戏id是什么,我的id是杨柳青。”

  

  “……快乐小狗狗。”叶修没想供出君归那个号,脑子一转,好歹想起来当初跟“忧郁小猫猫”一起入手的这个配套的号还没有用过,干脆拿来新区带带这个小姑娘了。

  

  “撒谎。”

  

  声音如针掷地,但对面的姑娘脸上的笑容一点都没变,只是眼神变得若有所思了起来:“冒犯了很抱歉,‘君归’那个id是叶先生的吧?希望叶先生不要奇怪,我这个人天生对人的声音比较敏感。前段时间有一次,您和您的朋友曾经在荣耀里救了一个被围攻的人对吗?那个是我。当时虽然状况很乱,但我确定听见叶先生的声音了,不会认错的。”

  

  叶修左思右想都未料到,蓝河一时见义勇为救下来的人会扒掉他的马甲,成为他的相亲对象……

  

  命字当头,不认不行。

  

  叹了声气,叶修说:“妹子,给你道个歉,我现在在新区主要用的是那个号没错,不过没打算让别人知道那是我,我平时就和我那朋友一起瞎混混。所以要不就……”用别的号带你……

  

  “那就麻烦叶先生带我了。”

  

  叶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但他也不好解释为什么他不想用君归那个号带她练级,因为,他也不知道。

 

  

  

  叶修给蓝河去了条短信:看你给我惹的大麻烦!

  

  ——什么麻烦!!!

  

  那边很快回。

  

  叶修学他:你让我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吗!!!

  

  ——(╯‵□′)╯︵┴─┴ !!!

  

  蓝河这次直接发了个掀桌的颜文字过来。

 

  

  

  叶修低低地笑出声,在一片安静中突然意识到这是什么场合,清了清嗓子,厚着脸皮对姑娘道了个歉。

  

  对面的姑娘问:“这就是叶先生的朋友吗?”

  

  叶修不想聊太多关于蓝河的事,只点了点头。

  

  “这么想的话,我要占据原本叶先生和你朋友一起玩游戏的时间,会不会太过打扰了?”

  

  叶修想,一会儿回家的时候再跟蓝河说清楚怎么回事,不然把他放在那里想他也是想不出来的。他摇摇头,说:“没事,咱们父母不就是介绍我们来认识的吗,就当多个朋友。我以前的职业是打荣耀的,现在已经退役了,但对荣耀的喜欢是真的,看到有人想学这个游戏我也愿意教。”

  

  身上没有带账号卡,所以他们约好晚上上荣耀叶修带她。之后,叶修把那个姑娘送到家门口,姑娘比今天刚开始的时候看起来生动多了,脸红扑扑地笑着对他说下次再见。叶修心里寻思着这情况有点不对劲,面上只回以一个礼貌的笑说再见,脑中恍恍惚惚浮现出蓝河的脸。

  

  哦,还没跟他说怎么回事。

 

  

  

  叶修一回到家,一边跟父母报告今天相亲的结果,一边打字给蓝河发消息说明整件事情。

  

  叶母总算从叶修的描述里听到了点和以前不一样的:“老张家这姑娘也打荣耀?”

  

  “是啊!”

  

  “你这可算遇到个有‘共同语言’的了吧,好好跟人家相处试试,指不定你觉得感觉就对了呢。”叶父把报纸放下,喝了口热茶。

  

  “……嗯。”

  

  叶修应了声,摁灭了手中的手机屏幕,抬起头来对父母笑了笑,转身上楼了。

 

  

  

  他的喉咙有点不舒服,从看到蓝河那句话开始。

  

  ——我明白了,那你好好带她吧。

  

  ——你不跟我一起?

  

  ——叶神,你见过别人约会还主动去当电灯泡的吗?

  

  ——不是啊,就朋友,我就带她练练级。

  

  ——嗯,我有事,叶神你赶紧去吧,再见。

  

  之后就真的叶修怎么发消息,他都不回消息了。

 

  

  

  叶修有种奇怪的感觉,酸酸涩涩的,不能说是难受,但堵得慌。

  

  约定要教姑娘的时间到了,他推脱身体不舒服,说下次——现在他的确是没什么心情。

  

  ——沐橙啊,我这是怎么了。

  

  苏沐橙一看到叶修的消息就联络了他,听他讲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在电话那头好久都不说话。

  

  最后她说:“叶修,你有了很在意的人了。”

  

  是哪种在意,有多在意,叶修不问,她是不会说的。

 

  至少这次,叶修终究是没有问。

 

  

  

  许博远第一次那么真实地感觉到,要和这份终不得见天日的情感告别的日子逐渐临近了。

  

  他不怪那个姑娘认出了叶修的声音,也不怪自己多管闲事横添事端。

  

  他是知道的,迟早会有的。不是A,也会有B,或者C。

  

  只是刚才他还是没办法马上调整好作为朋友的心情,做不到衷心地给叶修和那个姑娘祝福,所以在不理智地说出任性的话之后,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没有袒露出更多的心情,他逃走了。

  

  海水从遥远的彼方逐渐接近,一点,一点,胁迫着轰轰而至。神识被淹没在光线永远到达不了的海渊之下,不断下沉。

  

  许博远努力让自己入睡,把不愿去想的种种都隔绝在外。

 

  

  

  他做了个梦。

  

  起来的时候在自己脸上摸到一把眼泪。

  

  为什么呢,都已经那么接近了,可还是,触碰不到。

 

  

  

  ——TBC——

  

  

 

  


 
评论(5)
热度(45)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