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粉雪可可。08

> 半原著向,慢慢学着去相爱的两个人的故事。剧情磨叽,慢慢写,随缘更。



  ×


 

  许博远是踏着四月的尾声来的B市,离下半年去学校报道还有很长时间,所以只是来探探路、习惯习惯罢了。原定是在B市呆满一个月再回去,现下突然接到学校里的通知,有急事要在三天内回去一趟,他算了算,再过个三四五天也就一个月了,差不多了。

  

  他这么想,对叶修说了明天要回G市,叶修面上不显,吃饭的时候却明显地屡屡走神。

 

  “你怎么回去?”

  

  “什么时候来上课?”

  

  叶修一边戳盘子里的煎饺一边问他,盘子里的煎饺煎得金黄,口感外脆里内,馅也是一等一的好吃。他们在B市逛街时无意发现了这家店后,便成了常客——短短时间内。

  

  许博远看得心疼极了:煎饺是无辜的,放下那颗三鲜馅的煎饺,让我来!

  

  “火车吧,高铁也挺快,也就几个小时。应该是八月底左右来报道。”

  

  想做就做,不要犹豫。许博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勇敢地把筷子伸到旁边叶修的盘子里,往嘴里一扔,嚼吧嚼吧再吞下去。

  

  叶修在他筷子伸过来的时候就从刚才恍惚的状态中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只是不知蓝河想做什么。这看着看着,叶修就笑了。所以,他也毫不犹豫地把筷子伸进蓝河的碗里夹了一块粉蒸肉,再冲蓝河挑挑眉。

  

  幼稚鬼。

  

  好像无意间又知道了叶神新的一面,稍微的,有那么点不可名状的开心。

  

  许博远决定不理他,继续该怎么吃怎么吃。叶修也是有分寸的,吃饭的时候也不闹了,像是忘记了蓝河刚才说的要走的事一样,和蓝河乱七八糟地扯东扯西。

 

  

  

  叶神啊,你都相亲好几个了,怎么样啊,有感觉没?

  

  什么是感觉?

  

  就是像跟她谈恋爱的那种……冲动?

  

  还没啊,没关系,随缘,这种事急不来的。

  

  说得也是。

  

  许博远应声,迎着叶修的目光,把盘子里最后一个南瓜饼放到嘴里。

  

  真甜。

 

  

  

  本来,今天按照他们两个今天你请明天我请的请客顺序,是该轮到许博远的了。他从背包的内层掏出手机,去前台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账单和他同桌的那位先生已经付过了。

  

  许博远转过身,对上叶修的眼。

  

  “不是说好的,这摊我请吗,挺不好意思的。”

  

  叶修笑了:“走吧,咱们消消食。”

  

  两个人身高相差无几,许博远体型偏瘦,脸颊上却有些肉,但脸的轮廓仍是很清晰的,叶修是看起来很匀称的身材,脸也是瘦削的类型,但在腰腹这些不太能看得见的地方偷偷藏着一些肉。

 

  近日有次他们去网吧开包间的时候穿得轻薄,还被好奇的许博远掐了一把,花式嘲讽了他一番。

  

  ——“我知道,你不是毛茸茸,你是胖,哈哈哈哈哈23333”

  

  “233”也是可以具象化的吗?叶修无奈,扶住了身边捧着肚子笑得差点摔下凳子的蓝河。

  

  那天他们也就在网吧呆了一个半小时,第二天是周四,他要去公司上班,蓝河也是只有周末才有休息,便早早地各自回去了,反正也可以线上联系。

  

  说起来,那天的夜色和今天很相似。

 

  

  

  叶修侧过头看走在他身边的蓝河,脸上朝气蓬勃,眼睛亮亮的,时不时问问他这个不称职的本地人一些关于B市的问题,一副纯良得像小羊羔般的模样。当然他知道,蓝河虽然不复杂,但也不是什么纯真小白兔,但正是这种经过世事打磨后的纯粹,才更加动人。

  

  他可能,有那么点舍不得蓝河走。

  

  人能遇到个相处起来舒服,又谈得来的朋友,多不容易。

  

  许博远有点察觉到今天叶修的沉默,许是也想到些什么,竟也不开口说什么,和叶修并着肩一路踢着小石子,没有交谈。

  

  前面的路又是一条商业街,许博远抬起头来的时候,大荧幕上正播放着一张熟悉的脸。他想也不想,扯扯叶修垂在两侧的衬衫袖口,示意他看。

  

  “哦,沐橙啊。兴欣现在广告费看来是有找落了。”

  

  叶修从挂在手臂上的外套里熟练地掏出一包烟,蓝河连忙按住他的手,小声道“公共场合”,又把叶修的烟塞回了衣服兜里。抽没抽成烟叶修真没觉得有多关键,但蓝河的手指刚才和他的触碰到的瞬间,他心里有些异样。

  

  “知道了,小蓝老师。”

  

  蓝河憋红了脸:“……这又是什么羞耻的称呼啊!我拒绝!”

  

  以后可不就是了吗,叶修嘴上不说,只呵呵笑了两声,话题一转:“你明天几点走?我送你。”

  

  “别,千万别,不用麻烦你了。我订的是下午一两点的票,你公司离车站那么远,中午热,别出来折腾。”

  

  叶修不说话,伸手问他要车票。

  

  许博远“噢”了一声,愣愣地掏给他。

 

  叶修岂止是仔细地看,他甚至拿手机把车票拍了下来。

  

  “我公司过去远,你舅舅家过去就不远了吗?没得商量,明天我来送你,别的你不用管!”

  

  许博远有点不解,但并不想驳了叶修的提议,不管是作为朋友不能拒绝叶修的好意,还是他心里那点藏得端端实实的小心思。

  

  “行啊,那明天你来找我,我等着,不等到你来我就不走了,行吧?”

  

  许博远和叶修熟悉起来之后,也晓得说些不伤大雅的玩笑话了。

  

  叶修笑,是那种他看到过无数次的浅浅淡淡的笑容,眼睛却极其认真:“嗯,等我。”

 

  

  

  第二天是周二,是上班族们最为无精打采的日子。

  

  许博远头天晚上跟叶修各回各家后,又约在一起打了把荣耀,日常地组了个队进副本,本来打算打完就下线,后来又碰上一件麻烦事,搞到挺晚睡的。太阳很好,许博远拉开卧室的纱帘,看着小区楼下热热闹闹的早餐铺子,心里一动。

  

  欸——?

  

  什么,什么情况。

  

  “你不上班?”

  

  “你才起来?”

  

  穿着睡衣趿着拖鞋的许博远和穿着休闲装的叶修在门口面面相觑,两声音同时响起,不多时,二人四目相对皆笑了起来。

  

  “吃吧。”

 

  

  

  许博远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包子还是热气腾腾的,还有一份打包好的炒肝和一杯豆浆。他心里感叹:不知道叶修是多早去买的。

 

  引着叶修做到松松软软的沙发上,许博远自己盘着腿往地上一坐,拆开叶修给带的早餐,也不问在哪里买的,也不问多少钱,人家好心送早饭给他,问这些问题纯粹是伤感情,于是毫不矫情地开始吃,但也不忘问问情况。

  

  “你怎么回事,翘班呀?”

  

  “为了送你呀。我跟我爸和叶秋请假了,代价是下周替叶秋去Y省出差,还行,去找张佳乐拜访拜访。”

  

  叶修靠在沙发上,双眼眯缝,惬意得不得了,念着这还是人家家里,矜持地咳了一声,问:“你舅舅今天出差……回来吗?”

  

  许博远回答,得大后天,又进屋拿了一张空调被给他:“你躺会儿,都不知道多久起的,你跟我隔得可一点不近。”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最后的问句似乎不像是问句,他也没有在等待着谁的回答,只随着叶修阖上眼露出的睡容而渐渐小声,仿佛是他在自言自语。

 

  

  

  火车站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离别,许博远和叶修十二点半就来了,坐在站外广场的树下,像往常那样聊着天。

  

  许博远现在也觉得一切都不可思议。

  

  仿佛从一年前的那个夏天开始,他所认为的永远不会和叶修在现实里有交集,被深深地冲击,甚至令他之前还能坚守住的心有一丝丝地动摇了。

  

  想象中,叶修是不修边幅的,散漫的,喜欢欺负人的,说话容易戳中人痛点的,笑呵呵的,但却自有一股大神才有的从容风范。

  

  而现实里的叶修,柔和得像月光,是个亲疏有度的人,能把握住和人交往的底线,是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人。

  

  又怎可能讨厌呢?

  

  “你啊,下次过来的时候提前告诉我啊,我们交情这么好,你舅舅忙,就不去麻烦他了。”

  

  叶修谆谆善诱。

  

  许博远楞了一下,说好,又笑,说得跟叶总不忙似的。

  

  叶修理直气壮:有我弟顶着啊!

  

  允悲。许博远莫名对那位未曾谋面的、据说与叶修长得一模一样但行为“古板”的小叶总有了种惺惺相惜之感。

  

  “你还欠着我两顿饭呢,别忘了啊。”

  

  临着蓝河要进站了,叶修对着人来这么一句,再站在人群后冲他挥手。

 

  

  

  五月末的B市,有点晒。

  

  叶修全然不遮挡头顶的日光,看着蓝河的身影在安检处通过后远远地朝他挥了挥手,再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心里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从火车站驱车回家的路上,叶修眼尖地瞄到街边的一家店,找了个地方停车,自己再走过来排队。

  

  著名的网红奶茶店,店面设计看起来也很像年轻人喜欢的风格,叶修自觉,他一个而立之年的大叔排在一群少男少女之间显得分外格格不入,但没关系,他脸皮厚啊!

  

  这家店的名字他听蓝河念叨过,说在G市喝过,味道特别赞,说如果B市有这家店的话,也想去尝尝。结果那么多天他们没刻意去找,也没见着,这下偶然碰到了,叶修想,就当是去替蓝河探探路了。

  

  对自己曾经在荣耀里的人气严重低估的叶修,这段时间和蓝河常常走街串巷都没有被谁冲上来拍照签名过(那是因为你们经常晚上出去啊!晚上!!!)估摸着大众差不多已经忘记他这张脸了,就没有带任何遮脸的东西,公然在人群里排起了队。

  

  他拿到奶茶的时候,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小团人了,有要签名的,也有想合影的。合影不出意外被拒绝了,此外,叶修也不想给路过的人添麻烦,从队列旁移开几步,迅速签完之后跑路。

  

  到地下停车场后,驱车前把手机摸出来瞧了瞧,蓝河发了条消息,附了个链接。

  

  叶修点进去,看了看发帖时间和拍照的背景,俨然就是刚才他排队买奶茶的时候被人拍了下来,还放到了论坛去,底下的人对他继续展开讨论,不过,他没兴趣看这些。

  

  蓝河还调侃了句:“叶神的人气一如当年,一点都没过气嘛。”

  

  叶修一边喝奶茶,一边吸珍珠,味道真的挺好的,奶茶也是用的现泡的茶现场制作的,茶味和奶味平分天下,那点甜不像他飘荡在外时喝过的一些劣质香精冲泡的奶茶一样占据着整个味蕾,反而是有种带着余韵的奶茶香令人回味。

  

  他发了张刚才拍的店铺的照片给蓝河,附上几个字。

  

  “我找到了,下次来带你去,味道不错。”

 

  

 

  ——TBC——

  





  



 
评论(7)
热度(54)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