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9完


> HE,嗨,这位同学,来结个婚吧。


  ×

  

  许博远和叶修面对面坐在工作室外面一家咖啡厅的桌子两侧,两个人都是刚从工作室忙过了一天之后出来。不同的是,因为今天见了客户,所以叶修一身西装革履的、穿得比较正式,许博远今天一直在工作室对着电脑,穿着就要随意些。

  

  而桌下,许博远的双手绞得紧紧的,但他想尽量不表现出自己的紧张,毕竟,你看啊,叶修不是看起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吗,虽然他也没有说话就是了。

  

  如果叶修会读心术的话,他一定会反驳许博远:不是啊!我不是啊!我也很紧张啊。因为他的口袋里正揣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现在正是人生当中一生一次的这种场合啊,任是他平时如何在自己的领域呼风唤雨、叱咤风云,也是逃不脱在这种时候会紧张的。

  

  “叶修……”

  

  “所以那天,到底,我们之间……呃,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我那天后来到底干了什么……?”

  

  妙啊,问到点子上了,叶修有某种危险的想法开始浮上心头,却开始犹豫起要不要在求婚前败坏好感度,他不答应自己了怎么办?不行,还是成功之后再给他看吧。

  

  “还行,你就是醉得有点迷糊,我就把你送回家了。当时在场的人里也就我知道你家在哪里对不对?”

  

  许博远点点头,心下却怀疑着,不应该啊,叶修只是送自己回家的话,为什么这周他去上班时看到大家看他都是一副微妙的表情,他是在喝醉了之后做了什么失态的事情吗?他早就想问了,但因为这周工作室太忙了,大家都在加班加点的,叶修这个老板更是,他也不好意思在这个繁忙的点上还去拿自己的这点小事打扰叶修。现在周五下班了,终于可以开口问了。

  

  “那后来……?”

  

  “我就把你送回家了啊,看你一个人醉着不放心,所以就留下来照顾你了。”

  

  “我、我们真的没有……呃……?”

  

  许博远吞吞吐吐的样子看得叶修一下子笑了。

  

  他清了清嗓子,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想对你做那种事,但是那种情况下是不可能的,又不是禽兽。”

  

  成功看到对方的脸一瞬间红得仿佛快要滴血的样子,他满意地笑了,继续乘胜追击。

  

  “你没听错,我想和你做那种事情,只想和你一个人做这种事。”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在逗你玩,我是认真地以一个已经自立了的成年人的身份告诉你,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请以结婚为前提,搬过来和我住吧。”

  

  叶修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那个盒子,瘦削的身子从膝盖开始倾了下去——成了一个标准的求婚的姿势。

  

  许博远好不容易才灵神归位,又受了“求婚”这么大的冲击,意外地没有惊叫出声或是像叶修想的一样开心得不得了,看起来冷静得不行。

  

  他一声不吭地把叶修的手连带着他手指间捏着的那枚戒指一起,用自己的双手包裹住,然后也跪下来,把那只手抱在怀里,把头埋下去,肩头微微耸动着。

  

  叶修感觉到有温热的水滴砸到了他的手心。

  

  “我等了好久。”

  

  他的声音却在笑。

  

  叶修用空余的另一只手遮住自己的脸的下半边,努力转移注意力想想老魏和包子他们,这样就不会这么想哭了吧。他还庆幸地想,还好今天许博远挑的咖啡馆位置比较偏僻,而且他们选的位置也是在比较角落的地方,不然两个大男人的,对跪在地上,恐怕会被围观。

  

  可他还没憋回去,许博远就抬起头来看他,用两只红通通的眼睛和他相对,湿漉漉的睫毛扑棱扑棱的。

  

  “许博远,你这是答应我了呗?”

  

  “……嗯。”

  

  “那就把这个也给哥带上啊。”

  

  叶修掏出另一个他自己尺寸的戒指,笑着递过去,示意他给自己戴上。

  

  “什么都瞒着我,这种事也是……”嘴上抱怨着,但许博远握着叶修那双比手模还要漂亮的手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马虎,“你都干了,还要我干嘛?”

  

  “以后什么都告诉你,我和你之间没有秘密,好不好?”

  

  叶修满意地看了又看自己和许博远戴着对戒的手,把他扶起来,低下头用头发在他脖颈间蹭了蹭。

  

  好、好痒……

  

  许博远不由自主柔和了语气。

  

  “那还用说。”

  

  他们曾是两个茫然地徘徊在世界上的空荡荡的灵魂,因为拥抱到了彼此,而后像碎片一样拼凑起自己的另一半人生,一点一滴都和对方息息相关。

  

  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

  

  ……

  

  ……

  

  “叶修……”

  

  “这就是你说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咬牙切齿。

  

  羞愤交加。

  

  怒火中烧。

  

  这一切都无法描述许博远在叶修摆着一脸“快过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的表情时,他顺从地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床头去看到对方手机上正在播放的东西的时候的感受。

  

  ……史诗级的黑历史。

  

  他不忍心地关掉了播放页面,想抢过来删除,但一想叶修肯定做过备份,就放弃了这种无谓的挣扎。只能灰溜溜地抱着双膝缩在床头,缄口不言,头发也不擦了。

  

  叶修也怕把人逗过了,从床的另一边轻手轻脚地挪过去,用毛巾给许博远温柔地擦头发,同时还忙试探性地喊了几声。

  

  “小许?”

  

  “小远?”

  

  “许博远?”

  

  “远哥?远宝宝?”

  

  “听得到的话吱一声儿?”

  

  ……

  

  “吱。”

  

  许博远面无表情。

  

  “怎么啦,宝宝?”

  

  看人真是不好了,叶修擦干他的头发后非常识趣地蹭了过去,把人搂怀里,许博远也乖乖的没有扑腾,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许哥没有面子了,你的宝宝心碎了。”

  

  虽然互相喜欢了很久、现在已经是恋人而且已经同居了快三个月,他还是不太习惯对叶修太过直接和热情的情感表达。

  

  对着别人说他喜欢叶修,说一百遍都可以,只要不对着这个人讲,他也对他们的感情和默契有着足够深刻的信任。

  

  视频里的他,不仅主动地把叶修搂得紧紧的,说出来的话也让他觉得自己怕是喝了假酒。倒不是丢人,就是……好羞。

  

  如果现在地面上有个洞,他一定毫不犹豫躲进去逃避一下自己现在的情绪。

  

  但是并没有。

  

  “你那天,一共说了七十二次喜欢我,还骂了我十八次混蛋。”

  

  这个坏心眼的人还在逼着他面对现实。

  

  “我好高兴。”

  

  唔?

  

  哎——

  

  叶修轻轻抱了抱他,笑着亲了亲他的鼻尖,又在他的唇上一啄。

  

  “真的,我好高兴。”

  

  许博远吸了吸鼻子,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地说:“那,你差我的呢?”

  

  叶修眼神柔柔地发亮,专注地凝视他,扣住他的肩膀,把人压到身下,用比起刚才不带情欲意味的吻要猛烈得多的亲吻俯身与他唇齿缠绵,声音不甚清晰地从许博远的头顶传来——

  

  “补给你,你想要多少都说给你听。”

  

  ……

  

  在一起的一个月后,他们抽时间回叶家去见了叶修的父母,可能是因为早有预警的关系,叶父对他们在一起的态度十分平淡,不十分热情也不十分冷淡,也算是默许了他们的关系。

  

  仔细一想,叶家这样的豪门大户会同意他们在一起,叶修不知道做了多少努力。又想起之前跟叶秋吃饭的时候听他提到的叶父多年来对叶修的观察和考验,许博远攥紧了叶修的手,对方对他笑了笑。

  

  “不要紧。”

  

  他也跟自己的母亲出柜了,报告了自己已经有了恋人的情况,还郑重地加上了一句“这是我唯一想向您请求的事情”。

  

  那边也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在叶修跟许母打过招呼并说好最近会找个时间回G市拜访她后,电话又回到了许博远手上,他紧张得手都有点冒汗。

  

  “妈。”

  

  “小远,好好把握。”

  

  “谢谢,妈……”

  

  得到首肯了,心情甚至不亚于中了头奖。但是无法欢呼也无法蹦跳着诉说喜悦,他把所有的心情藏在心底深处,跟母亲对话时和叶修握手的姿势变成了十指交缠。

  

  越握越紧。

  

  不放。

  

  不会放手的,这一生都。

  

  不久后,他们回到G市去见许母还有许博远的外公外婆,他父亲那边已经搬去国外多年没有联系过,也就作罢了要联系那边的想法。

  

  而现在,他们站在最开始的地方。

  

  特意选了个周末,出示了以前的学生证,又因为叶修的传说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保卫室的人轮换了一波都认得他,忙不迭地放他们进去了。

  

  像跟着你沾光了一样。一个吐槽。

  

  哪里不成,我不也是你的吗。另一个轻轻松松用话堵住他。

  

  老教师宿舍还是以前的样子,叶修打开门进去时发现里面甚至都没有积灰,干干净净,跟以前看起来一模一样。

  

  “你以前打电话跟我说了备用钥匙放在楼下的花盆底下后,每次回家我都会来这里打扫一下,一切都和你走的时候一样。”

  

  他的笑容不带任何阴霾的明亮,却绵绵密密地刺进了叶修的心脏。

  

  爬山虎还是绿得流油,没有人去关照它也兀自生长着。

  

  校园里的景致也没有大修,只有少部分地方变了模样,比如教学楼变气派了,食堂也扩建得更明丽壮观了。

  

  而他和身边这个人,隔着几年的时光,牵着手又走到了这里。

  

  “我们出去走走?看看食堂有什么东西卖,我饿了。”

  

  许博远摸摸瘪瘪的肚子,不等叶修回话,扯着他就往外走。

  

  走过外面的林荫小道,通到开阔的大道上,两个人的身影亲密地交叠在一起。

  

  风吹得林海沙沙作响,树的投影筛下的阳光星星点点,欢快地在他们的背后跳跃,宛如闪光的花火。

  

  是你真好。

  

  一直在我身边的人。

  

  一直在我心上的人。

  

  叶修突然想起了他们以前也在这样的树下有过关于未来的谈话,于是停下步子来。

  

  本来走在他身边的许博远察觉到他停下来,也侧过身,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你说过,如果老了我们还有联系的话,那还不错什么的。”

  

  “嗯。”

  

  “现在呢,怎么想?”

  

  “啊,那个啊。”

  

  “告诉我呗。”

  

  “等你陪我到五十岁,我就告诉你。”

  

  “那还不简单,我等着了。”

  

  “嗯。”

  

  他们又一次牵起手,踏着阵阵蝉声和分不清是谁的影子继续前行。

  

  那个夏天的故事。

  

  他和他的故事。

  

  仍待续写,尚未终结。

  

  Fin.

  

  




-------------------------------------



不知道有没有能完全表达清楚我的意思。

原意是想写一个“两个人在喜欢对方的同时找到了完整的自己 填满了生命的空缺”这样的故事,大概我没有写出很多深的东西 QAQ

还有待磨练……以后要修改我会悄悄改的,欢迎捉虫。

写完的第二个小中篇,感谢支持。




 
评论(8)
热度(66)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