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8


> HE,嗨,这位老板,来谈个恋爱吧。



  ×

  

  本周兴欣工作室的事务也非常繁忙,但是人性化的叶BOSS还是合理给大家双休日,秉承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原则,觉得怎么忙都不能把员工榨干了。对此,魏琛和方锐表示这是叶大忽悠仅存的良心了。

  

  恰好这周比较特殊,许博远入驻了兴欣,还是以老板男朋友的身份,经过他们观察,发现他勤快又能干、好说话还单纯好忽悠,在相处当中都渐渐对他撤下了曾有的距离,也对他们的事情十分八卦,所以大家一致决定周五下班叶修请客。

  

  叶修举起双手,连声说好好好。男朋友都有了,请客算什么。

  

  大家问的无非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怎么喜欢上的这些问题,并不为难他。只是许博远回答着回答着就感觉刚才喝的酒劲儿上来了,边回答边觉得有点昏昏欲睡。

  

  也难怪他一贯酒量比较好都有点醉了,今天兴欣的人都是抱着把他灌醉之后看他和叶修会发生什么好事的心态在敬他酒的。顺带一提,这个提案是某个粉切黑的大美人笑着提出来的。

  

  话说着说着,他就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叶修”“叶修”的,叶修靠过去刚想问他要不要回家,就被人像八爪鱼一样全身从上到下、密不透风地扒住了,许博远的两只手臂把叶修的脖子圈住,整个人几乎是瘫在了他的身上。叶修刚想扒开,就听到一句软软的“别走”……

  

  这、这……也太刺激了。

  

  叶修有种直觉,体内的热气已经渲染上了他的脸,估计藏不住了。但因为这些个朋友都还在眼前,他担心自己会因此被方锐和魏琛那两个猥琐的家伙抓住痛点笑话半年,但是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就这么软绵绵地在自己怀里、手还很不老实地巴着自己,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忍——!

  

  叶修无视那些看好戏的人的眼神,又无奈地看了一眼始作俑者苏沐橙,伸手捏了捏许博远的脸。

  

  “小许,醒醒。”

  

  得到的回应是对方神志不清地使劲摇摇脑袋,更紧地贴了上来。一股他身上的奶味儿和酒精的味道交杂在一起,叶修觉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

  

  “你们……不知道帮帮忙吗!帮我把他弄到车上去……”

  

  叶修觉得自己的某处非常可耻地石更了,但在这种糟糕的情形下,真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

  

  忍住啊,忍住。

  

  “包子。”

  

  “得令老大!”金发的高大少年一把上来把许博远拖开、又像拎米袋一样拦腰拎起来,问叶修,“老大,把嫂子放到哪儿?”

  

  “走吧,放我车里,”叶修活动了一下手和刚才被压着的身体,看到包荣兴像拎小鸡崽的动作一样拎着许博远感觉怎么看怎么怪异,“……包子,别这样拎着你嫂子,他会不舒服的。你……哎算了,你把他放到我背上来,我来背他。”

  

  虽然是和自己非常熟悉的包子,心里也清楚他根本不会和许博远发生什么,但叶修就是本能地不想把他交给任何人。

  

  可能多年以前就是这样了。

  

  从他和他命运接轨之日开始。

  

  “叶修……”

  

  “喜欢你……”

  

  “喜欢你……”

  

  ……

  

  背上的人还在不知死活地磨磨蹭蹭、亲亲啃啃的,还一直朦朦胧胧地说胡话。叶修咬了咬牙,他甚至怀疑这个小家伙是不是在装醉了。但凭他认识的那孩子是做不出来这种事的。

  

  不过……如果把他今天的样子录下来,之后他酒醒了看到指不定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

  

  哼。

  

  看我怎么收拾你,小醉鬼。

  

  “都别看热闹了啊,帮个忙。”

  

  “什么忙?”

  

  “把他现在的样子录下来,要不同角度的。”

  

  ——叶修,够狠。

  

  所有人心里几乎同时飘过这句话,果然心脏还是心脏。但也都不约而同掏出了手机开始360°全方位录像。

  

  只有苏沐橙不意外地笑笑:“他酒醒后会很有趣吧。”

  

  “沐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我怎么当得起,叶修哥高山仰止。”

  

  她懒懒地靠在一旁莫凡的肩膀上,其他人也表示视频已经发到叶修手机上,都冲叶修挥了挥手表示再见。

  

  ……沐橙这是学坏了?还是跟我学的?沐秋啊,我该怎么向你交代……

  

  (出国学习的某妹控:你都教了我妹什么???)

  

  叶修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生。

  

  把许博远放在后座上,因为担心他在前座冷不丁地对自己做什么造成交通事故。结果令他意外的是,他一直都安安静静躺在后座,也没有闹也没有说话,乖巧得不得了,看起来像是睡熟了一样。

  

  叶修收回看向后视窗的视线,安心地松了口气。在对上镜中自己尚来不及收回的宠溺目光时,又苦笑了一下。

  

  过了一个小时。

  

  请恕我收回前言。

  

  安心……?个鬼啊。

  

  在车上还很乖的许博远一下车,像是被凉凉的夜风吹清醒了一样又开始闹了。

  

  一会儿笑得傻乎乎地让叶修教他高数、说一个人在大学里好辛苦;一会儿死乞白赖地边哭边扒着叶修叫他不要走;一会儿叫“学长”一会儿叫“混蛋”……

  

  叶修应付他的胡搅蛮缠应付得很吃力,但却听着他的话渐渐地心口软了起来。一开始还在笑话这人喝醉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余裕,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一直陪在你身边,对不起。

  

  让你受委屈了。

  

  今后不会再缺席你的人生了,以后的日子,我们都一起。

  

  许博远在G市的家叶修去过,现在租住的房子的位置他也知道,但一直没上来过,这还是第一次进他在B市住的这个地方。

  

  他上周还拒绝了自己说“干脆搬到我这里一起住”的请求,支支吾吾说自己有很多东西在这里,过一阵子再过去,叶修应了他,却在询问需不需要他帮忙搬家时遭到了果断的拒绝。

  

  今天终于上来了,他还有点好奇许博远到底有多少东西搬不走的。

  

  进屋后先把人先弄到浴室去,伺候他冲了个澡再刷牙,擦干身体后搬到床上去,还好他没再乱动了。叶修自己身上也沾了些水,干脆把湿掉的衣服脱掉拿去烘干,暂时打开空调,光着上身,又去拿杯子给许博远倒水来。

  

  叶修在床边看着许博远睡熟的脸,捏了一把,像照顾了自家孩子一样,内心的满足感爆棚。

  

  都收拾好了,他开始打量起这间屋子。

  

  标准的租户的单人间,但也不像一些小年轻自己来B市打拼时住得那么拥挤,毕竟他家里条件也不错,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受委屈的。室内的东西并不多,箱子都是一只手可以数过来的数量,摆放出来的东西也不多,哪会搬不走?但有个摆在许博远电脑桌旁边的大箱子一下子吸引了他注意力,主要是堆在这里实在是太没有美感、太突兀了,不像是许博远会做的事情。

  

  会是别人送他的礼物吗。叶修心里酸酸的。就这一次啊,他想,我就悄悄地看看。

  

  叶修打开箱子后,才能把这里面的东西放在心头的称上掂量。沉甸甸的。

  

  一起看过电影的电影票。

  

  一起出去闲逛时他随手摘给他的野花,当时被嫌弃地扔掉了,现在却被完好地保存在透明的密封袋里。

  

  一起学习时他用的笔记本,最后他毕业走得匆忙,放在许博远那里没拿走。

  

  ……

  

  许博远偷拍的很多叶修的照片也被打印出来做成册,还收集了几乎全部的叶修在学校当学生会长时的校园主页上PO出来的图。

  

  小孩的几个日记本也在这里,叶修忍不住大概翻了翻,然后他小心地把日记本和所有东西放回原处,动作轻得像怕碰坏似的。

  

  那些年的回忆,像缄默的默片一样,被他收藏在这里,宛如时光静止在了这里。

  

  这几天不搬过去和自己同住,可能也是因为这些东西之前是摆在外面的,收拾它们费了些力气,恐怕这小孩还在想该怎么安顿这些东西吧。

  

  傻乎乎的。

  

  一点一滴的涓涓细流汇成滔滔江水,最后和谐地奔流入海。

  

  好温暖好温暖,礁石也被那坚韧的水流磨平了棱角,静静与之相拥。

  

  叶修也好像产生了一种错觉。

  

  时值盛夏,他正在初见的那个清凉幽暗小巷子里,旁边还是那几个他没记住脸的小混混,许博远一边踢着罐子一边误入了这里,眼中全是清澈和明亮,和这个巷子的黑暗格格不入。

  

  他像是把正午灼热的阳光都带进来一样,又像绚烂的花火蓦地出现在眼前。

  

  然后我说了什么来着,啊,想起来了,不过这次不说那句了。

  

  “你来了。”

  

  叶修这么对他说。

  

  他低头啄了一下许博远的脸颊,也掀开被子、缩到床上去跟他抱在一起,汲取他身上的气息。

  

  原来人的体温是可以这么让人放松和舒适的。或者说,仅仅是许博远会让他有这种感觉。

  

  在恋人的气息轰炸之下,叶修极度放松,终于也逐渐撑不住睡意了。

  

  谢谢你相信我。

  

  谢谢你等我。

  

  谢谢你,也爱我。

  

  晚安。

  

  TBC.

  

  









 
评论(4)
热度(38)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