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5


> HE,嗨,这位同学,来谈个恋爱吧。



  ×

  

  不愧是在家常常做饭的人,许博远不很久就把菜乘出了锅,叶修听着声音感觉快好了,也很自觉地进厨房帮忙添饭。

  

  互相递东西的时候偶尔手指碰到一下,叶修就看许博远一眼,不得不说,对方脸上的表情真的很下饭。

  

  大概没有比这个人更适合兔子这种动物的了吧。

  

  超可爱。

  

  菜都不是很复杂,清炒莴苣,白灼虾,小炒肉,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复杂的汤。

  

  “这个,不是这么会儿就能做出来的吧?”

  

  叶修在座位上落座后,指指那个汤,问道。他也不是初到G市什么也不懂的人,以前姥姥姥爷还在这边的时候,他在家里就喝掉过不少汤汤水水的,亲眼看他们煲过汤,也知道这些汤做起来有多费劲。

  

  “嗯,是提前煲好的,怕来不及。刚才热了一下。”

  

  许博远摸了摸后脑勺,对他腼腆地笑笑。

  

  “小许,你对我也太好了。”

  

  叶修捧着碗,心头一时百感交集。

  

  “吃你的,再说就不给你吃了。”

  

  “好好,我不说了。”

  

  ……

  

  “叶修,这个好吃吗?”

  

  “唔,…好次(吃)……”

  

  “这个汤你觉得味道够不够?”

  

  “够的够的。”

  

  “……你怎么什么都说好,你这样一点都不客观。”

  

  “说真的,小许同志,你做的饭真的很合我的胃口,我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家又不会开火,天天吃大锅饭都习惯了,你突然喂我这么好的东西,估计之后有个对比就受不了了。会想一直来你家蹭饭吃。”

  

  叶修略带惋惜地叹气,眼睛悄悄地瞄着许博远。

  

  “……我倒是想,但是白天都在学校上课,妈妈又太忙没时间做饭,而且中午饭还是吃热的好……”

  

  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被叶修绕进去的许博远开始认真地烦恼了起来,还鼓起个包子脸皱着眉,把叶修给看乐了。

  

  “你脑子都不转转弯吗,笨蛋。我当然不可能提那种得寸进尺的要求,就是觉得,平时一个人吃饭真是有点寂寞……”

  

  叶修苦笑。

  

  (秋弟:难道你总一个人吃饭不是因为你吃饭的时候总是打包拿回家里吃,吃完就睡的缘故???)

  

  “那、我陪你呀,那我们结个伴中午一起吃饭吧,吃了在学校散散步再回教室去。”

  

  “求之不得。”

  

  叶修在心里向自己比了个V:成功执行PLAN C,目标已在捕获范围中。

  

  叮铃铃——

  

  许博远从教室走出去,发现叶修已经等在了走廊上,手里拎着本单词在背,看见他后把书合了起来。

  

  “走吧。”

  

  “嗯。”

  

  他向叶修快步走过去,大步大步地跟上他,之后两个人并肩而行。

  

  吃完饭后,两个人都捂着吃得略撑的肚子绕着学校散步。他们能交谈的话实在太多,也或许是说得太开心了,说话之余注意不到吃了多少,所以才会吃撑。许博远能感觉到叶修想笑他现在的样子,但他自己也吃多了所以不敢笑太开;他还想笑叶修呢,虽然他自己的情况也是一样。

  

  ……另一种意义上的同甘同苦?呸,什么鬼!

  

  “许博远。”

  

  “我们这样,像不像那种老了之后结伴而行、走得很慢很慢的两个老头子?”

  

  “……你一个人当老头子去,我年轻着呢。”

  

  “哎,别抛下我啊,你什么时候这么无情了!”

  

  许博远不打算理这个人吃多了像喝醉了一样说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坚决地别过头去走自己的路,怎么都不搭理他。

  

  老了?

  

  我尚且不知道自己几年以后想做什么,如何考虑老了以后的事呢。

  

  但是想想如果老了以后身边也有叶修这个人的话,倘若那时他还在自己身边的话,那好像……也还不错。

  

  “如果那时候……我们还有联系的话,那好像也不错。”

  

  “什么叫还有联系?你这么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吗?”

  

  叶修故意逗他。

  

  “不存在的,祸害遗千年好吧。但是,以后你和我,不都得成家嘛,以后的变数可多了。”

  

  叶修把攥紧了手心的那只手藏在外套口袋里。

  

  “……你想成家?结婚?”

  

  “一般人不都是这样的吗?不过我也没想过未来的事,一直到初中为止都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后来突然知道要好好学习了,但也没有找到自己未来真正想做的事是什么。”

  

  许博远把脚下的小石子踢进草丛里。

  

  “那你就,好好想,不用那么早决定也可以。”

  

  叶修觉得自己的声音冷静得像另一个人,真实的自己却已经动摇到身体都要摇摇欲坠的地步,指尖也在微微震颤。

  

  “可以吗?”

  

  许博远询问。

  

  “完全没问题。”

  

  你再好好考虑考虑,不用那么快决定自己的人生。

  

  以后你的人生里有没有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

  

  只要你好好的。

  

  人生还有很长很长。

  

  发觉自己心意的一刻,居然是这种夹杂着不甘心和酸涩的心情,真是人生中头一遭,回去怕是会被叶秋笑话死。

  

  叶修没来由地突然笑了一声。

  

  许博远走在他前面,回过头来看他,却因叶修眼里像是盛着整片天空一样的温柔眼神为之一震。仔细看的话,那个眼神里还有很多很多他读不懂的意味,深得像一片看不到底的、墨色的海。他忙收回目光。

  

  日光灿烂,树叶和花朵都不似人这么蔫蔫的。

  

  不好,我怎么突然间有点想哭。

  

  “我回去上课了。”

  

  许博远说。

  

  “哦,那再……”

  

  “等等!”

  

  许博远突然间有点害怕,叶修会不会什么时候和他说了再见,就真的再也见不着了。

  

  “……诶?”

  

  “别说再见,说之前那个……”

  

  哦,叶修心情颇好地看着小朋友难为情的样子,心底一片了然。

  

  “下次见。”

  

  我每天,都想见到你。

  

  微风过境,时光悄悄溜走,一个学期不声不响地就结束了。

  

  除夕夜,正在和父母儿子团聚的许母突然被一个电话叫回医院加班。她连连跟许博远道歉又问他有没有想要的,许博远眼前突然浮现出叶修的样子,心里一片恍然,亮堂堂的。

  

  他朝她笑了笑,说出了跟以前一样的话:“还没想好,想好的话以后告诉您。”然后他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妈妈,让她忙完就早点回家。

  

  许母和自己的爸妈对视了一眼,都欣慰不已:孩子真的长大了。

  

  许母出门之后不久,许博远跟外公外婆说要给好朋友打个电话,于是拿着手机就到自己房间去了,从日记本里摸出一张字条。

  

  ——叶修家里的电话号码。

  

  “如果打我的手机打不通,估计要么是停机要么是没电了,这是我家里的电话,有急事也可以找我。”

  

  叶修放假前把这张纸条交给了他。

  

  打,还是不打。

  

  刚才给叶修发短信,他没有回复,他拨过去,发现叶修的手机已经停机了。那就只有打他家里的电话了。但这样会不会很冒昧……

  

  如何是好?

  

  他正脑内打架,突然手机开始响铃,许博远愣愣地看着那串自己盯了很久所以分外熟悉的数字拨过来,大脑一片空白。

  

  “……喂?”

  

  他的手和声音一并,都在微微抖动着。

  

  “许博远,新年快乐。”

  

  “嗯……我也想对你说的,刚想打过去。”

  

  “呵,那可真够巧的。我很高兴,谢谢。”

  

  叶修的声音,即便隔着话筒,也充斥着完全掩饰不住的喜悦。

  

  遇到什么喜事了吗?许博远没有仔细想,因为他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窗外的烟花也好,外公外婆在客厅里放得极大声的春晚节目也好,什么都再也听不见。

  

  整个世界,只剩下叶修的声音。

  

  他把窗户打开,趴在窗口,望着缀满星星的天空。

  

  “叶修,我在看月亮。”

  

  满口胡说。

  

  “好看吗?”

  

  “嗯。”

  

  要是清风能把你送到我身边来就好了。

  

  “我也觉得,月色真美。”

  

  叶修意有所指。

  

  啊,耳朵又要烧起来了,许博远用没拿电话那只手笼住了自己瞬间窜起热度的耳朵,整个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想到还没回叶修话,那头还在等着,他赶紧回过神来。

  

  “是、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小许。”

  

  “什么?”

  

  “等我高考结束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搞那么神秘干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呵呵。”

  

  “卖关子,真讨厌。”

  

  ……

  

  想不起今天外面的烟花都是什么样子,也不记得电视台的节目,过了零点后许博远被外公外婆催去睡觉时迷迷糊糊的,只记得今天只有他们二人看见的月色了。

  

  那是洒在他和搁着2400km的叶修身上的一路月光。

  

  怎么会忘。

  

  寒假后。

  

  叶修从家里回来后显得有些奇怪,脸上带着些青青紫紫的痕迹,偶尔无意间被许博远碰到身上时也会发出小声的吃痛声。他简单地解释说,在家不听话,挨打了。

  

  他的笑还是那么云淡风轻。

  

  他们像以前一样一起学习、吃饭、散步,叶修也仿佛没有其他高三学生应有的紧张感一样,该干嘛干嘛。许博远戏说这是强者的余裕,叶修搭腔道,言之有理,许哥说得是。两个人对视着就都笑了。

  

  有的时候,许博远又会看到叶修的周围仿佛静静地萦绕着一种灰色情绪,只是他知道,他问了叶修也不会说,所以他等,叶修想告诉他的那天。

  

  几个月后,叶修以遥遥领先的姿态占据了榜首,毫无疑问成为了省状元,他三年从未缺席过第一的传说也被传出了一高,一时引起了一阵“拜大神”的风潮。他也没有意外地稳进了B市的A大,全国最高等的学府。

  

  许博远在人群里为叶修偷偷祝贺,像每一个为英雄鼓掌的人一样。除此之外,也发短信去给他道贺,消息却石沉海底。

  

  叶修一直没接受任何采访,整个人跟消失了一样。许博远突然感到非常非常地不安。

  

  他打电话给叶修的手机,空号。

  

  打电话给叶修在B市的家,对方一听见他自我介绍就挂断电话。他锲而不舍地打了十八次,最后发现自己的电话被拉黑了,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你好,我不是你要找的叶修,虽然很抱歉,不过请你别再打来了。”

  

  到底怎么了?

  

  他想起叶修出考场那天,他去考场外面接他,然后他们两个在外面去打了顿牙祭。吃完饭后,叶修快要走到学校门口时像以前那样笑了笑,对他说:“下次见。”

  

  他也同往常一样跟叶修道别。

  

  回想起来,只觉得当时叶修的笑容里有一丝诀别的意味。

  

  等不了了。

  

  他把手机塞到身上,跟老师请假说身体不舒服去一趟保健室,一出教学楼就开始朝老教师的宿舍区奔跑。

  

  跑。

  

  他跑得很快,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在奔跑。

  

  那种害怕,像是即将要失去挚爱之物一样的惊惶和绝望,如同海啸一样席卷了他的意识。

  

  G市六月的太阳晃眼又晒人,不多时,他在熟悉的林荫小径停住脚步时,感觉自己身上仿佛脱了一层皮,迅速地晒得发红了。但身体的不适比起心里的焦急和空虚来说都不算什么。

  

  他走进熟悉的小路,那颗大树下,看不到叶修探出头来对他笑;走进家属楼,他对这栋楼熟悉到都可以数得清台阶的地步了,因为叶修总不喜欢在食堂吃饭、总是拖着他打包到家里吃。

  

  他敲了很多次门,都没有人应。

  

  那声音像是也敲打在他心上回响着,空空如也。

  

  我一定是弄丢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不然心里怎么会痛成这个样子。

  

  走出老楼时许博远回望了一眼老楼的那个窗口,灼夏的风鼓噪地吹在脸上、打击在夏服衬衫上,他却有种心头和脚底都在发寒的感觉。

  

  骗子。

  

  TBC.

  

  







 
评论(4)
热度(56)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