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4


> HE,嗨,这位同学,来谈个恋爱吧。



  ×

  

  “你早上就吃这个?”

  

  许博远指着叶修手里从小卖部随便买的咖啡,表情明显非常不满。

  

  “是啊。”

  

  有时候还不吃呢,叶修怕被唠叨,明智地没说后半句。

  

  “不行,我明天开始给你带早饭。早饭是特别重要的一餐,不能随随便便的!”

  

  “……我上交给你餐费?”

  

  “随意!”

  

  许博远爽朗地对叶修一笑,告别后走回自己的教室才想起,自己怎么突然鬼迷心窍就要开始给叶修带早饭了……?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那里……

  

  他无力地把脸趴在桌子上双臂垂下,开始思考人生。

  

  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呢?

  

  那天的夕阳之后,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突然间突飞猛进起来,难以言其妙,自己也搞不清楚。

  

  许博远今天早上来上课的时候,在门口有日常拿着小本本记录迟到情况的学生会成员。今天很稀奇的,再过一周就要正式卸任的学生会会长本人也在这里监工。只不过,这位会长本人明显看起来脸色比较苍白,非常虚弱的样子。

  

  他有点担心叶修,但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过去询问,想着之后再联系他问问,就冲叶修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打算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正是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旁边的人的对话——

  

  “叶前辈,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还是低血压?”

  

  “是啊,今天要起早,还没来得及吃早饭。”

  

  “会长说的吃早饭也就是喝点咖啡而已。”

  

  ……

  

  这样万万不行啊。

  

  许博远当即就产生了“不能看他这样摧残自己!”的使命感,有种没来由的想让叶修好好吃饭的冲动。想到就做,大课间的时候他就跑到高二的学部去找了叶修,严肃认真地跟叶修苦口婆心地谈,但看那人对吃什么毫不在意的样子,最后好心发作把他的早饭揽成了自己的活儿。

  

  “小许,你真会关爱人,像保姆一样。”

  

  叶修声情并茂地赞扬他。

  

  “……叶修,我有一万种可以毒死你的方法。”

  

  许博远冷笑。

  

  “我什么都没有说哦~”

  

  叶修举起双手,许博远顺手摸走他身上的一包烟,往他嘴里塞了一口薄荷糖,看他苦着脸的样子咯咯笑。

  

  哼。

  

  叫你调侃我。

  

  都是朋友……关心关心你怎么了。

  

  我别的朋友不好好吃早饭我也会关心一下的……等等,我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啊……难道是因为叶修看起来太像需要帮助和关爱的“孤寡老人”,自己才会做这些像犯病一样的不正常的事吗,再怎么说这个关心也太超过了。

  

  他的内心极度动摇。

  

  啊——

  

  叶修,真是碰上你就哪儿哪儿都不正常了。

  

  难道你是什么游戏的BUG吗?

  

  叶修还在教学楼负一楼刚才和许博远谈话的地方站着没动,大课间做操的学生慢慢回来了,头顶和四面八方顿时变得喧嚣又嘈杂。

  

  但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个地方突然间充斥着一种难言的骚动,还有像晒了太阳一样暖洋洋的感觉。

  

  无法被父母理解自己不想继承家业的想法,也不想融入那些豪门圈子,所以一个人逃到了南方沿海的这个城市来。他知道自己很不负责,只想着自己不要什么,对未来什么的也没想好,暂时只能先好好读书了。

  

  遇到他真是个不可思议的意外之喜了。

  

  现在就已经开始期待起了明天的到来。

  

  这还是第一次期待起早饭吃什么。

  

  你会给我带来些什么,虽然还不清楚,但是我好高兴。

  

  ……

  

  第一天,许博远给叶修带了自己烙的鸡蛋饼和买的豆浆。

  

  第二天,许博远带了白菜馅和土豆馅的蒸饺。

  

  第三天,许博远做了蔬菜瘦肉粥,特别费劲地带进了教室。

  

  第四天,第五天,都是不一样的菜色。

  

  ……

  

  这么持续到第二个星期,叶修好笑地看许博远耷拉着一张脸把早餐递给他,不由得问道:“怎么啦?不开心啊?”

  

  “不是……”许博远声音闷闷地,“我想变着花样做,但极限就到这里了,我不会更多的了。”

  

  “哎哎,别这样,你本来就没有义务为我做这些!”叶修自然地揉揉他的脑袋,收回手的时候自己都有点微怔为什么这个动作会那么熟练,顿了顿接着说,“……我这个人呢,很好养活的,吃什么都不挑,你这么变着花样给我做早饭,真是头一遭有人这么对我好,我特别开心,真的。”

  

  “你要好好吃饭啊,身体最重要。”许博远嘟囔着。

  

  “是是,听许大爷的。”叶修笑弯了眼,“不过我没什么可以回报你的……这样吧,我给你补习怎么样?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脑子好使,成绩尚可。”

  

  屁啦,连续两年的理科学年第一,全科都很优秀,几乎每次都能拉下第二名几十分,从未被超越,都成传说了,什么尚可。

  

  “我不要你回报什么……哎,不过你这个提案我还真是有点心动。但是觉得还是太麻烦你了,你都高三了。这样吧,你要不要每周末来我家吃饭,我们一起学习,我做饭给你吃。”

  

  许博远思索了一下,将自己的想法道来。

  

  “你家长呢?”叶修挑眉。

  

  “妈妈是医生,她比较忙,平时都只有我在家。”

  

  见他丝毫没提自己的爸爸,叶修也识趣地不去问。

  

  “行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别来跟我来那套,我知道你脸皮这么厚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不要揭穿我嘛,许哥。”

  

  被叫成许哥的人顺手操了一本教科书横在叶修脖子那里,冷冷地盯着他看。

  

  叶修慢吞吞地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笑着看他。

  

  ……

  

  ……

  

  ……

  

  是我输了!许博远撑不住叶修的目光注视,把眼睛别开了,耳根还染了些绯红。

  

  就知道你会先不好意思。算计成功的叶修愉快地叼着许博远劝他戒烟后给他买的棒棒糖,欢快地继续写作业了。

  

  周末终于在心痒难耐中到来了。叶修觉得最近是他有生以来过得最慢最难捱的几天。

  

  去之前,他姑且发短信问了下叶秋“去别人家做客应该带点什么伴手礼?”。

  

  ——“就你?一个除了上课都完全不出门的死宅去别人家做客?”

  

  ——“姑且相信你……如果你说的是认真的,你就想想对方需要点什么吧。”

  

  挺靠谱的。

  

  叶修看了一眼手机之后眼睛盯着天花板琢磨了下,然后一拍大腿。

  

  他最需要的,就是那个了吧。

  

  约定好的周六上午。

  

  许博远穿着水蓝色衬衫搭配牛仔裤,和平时端正的校服完全是两种风格,看起来清秀又有活力,少年站在阳光下朝他挥手,像是一个发光体。

  

  心里的湖水一荡一荡的。

  

  叶修从倚靠在墙边的动作起身,开始朝这边走,脚步逐渐加快,跟随着心跳的声音。

  

  砰咚,砰咚。

  

  许博远也远远地打量着叶修,看他脱去校服之后穿着和暑假见他时差不多的纯黑T恤和松松垮垮的休闲裤,仍然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懒懒的笑。

  

  和初见时一样的笑容。

  

  一点都没有变。

  

  他也扬起笑容,脚步不自觉地朝叶修那边移动。

  

  他们在校门口上了公交车,坐了三个站下车,又走了五分钟左右,就到了许博远家的小区。

  

  “你家挺近的嘛。”

  

  “那是,方便。”

  

  被夸的许哥扬起了头,把叶修带进小区。

  

  许博远家所在的小区环境相当不错,绿化也很好,他家住在第七层,视野也比较广。叶修进他家门之后就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客厅那扇明亮的落地窗,窗外的阳光洒进来,一片明亮和生机勃勃——跟许博远一样。

  

  他不由得眯着眼看向正沐浴在阳光下的许博远。

  

  “唔?怎么了。”

  

  许博远走过去,把一层薄纱一样的窗帘拉过来遮住了些刺目的光,侧过身来问叶修。

  

  “……我们要出去买菜吗?”

  

  叶修回过神,为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随便挤出来一句话。

  

  “不用不用,你来之前我都准备好了。”

  

  许博远冲他笑笑,叶修感到心头一震,按捺下自己想要去触碰他的冲动。

  

  果然,这个,有点不对劲吧。

  

  他们到许博远家的时候还是上午九点左右,把作业和课本都拿出来,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写了一会儿作业。其间叶修还就几个英语和理科方面的问题指导了一下许博远。

  

  “谢谢叶神!这里我一直想不通怎么绕过去的,你的讲解方法是我听到过的最易懂的了。”

  

  “融会贯通,”叶修懒懒地回话,声音里带了点微不可察的得意,“崇拜哥不?”

  

  “……叶修大大你什么时候能帅过三秒吗?”

  

  真不知道这人怎么这么爱占别人嘴上便宜,没点男神包袱的吗。

  

  “小许啊,我不帅吗?”

  

  叶修摩挲了一下自己下巴清瘦优美的弧线,不应该啊,自己在学校还是挺有人气的,时不时还会收到情书和告白。

  

  “叶神千秋万载,叶神万岁。”

  

  许博远目如死灰地棒读。

  

  噗,叶修一个没忍住、赶紧捂住嘴,却还是笑出了声。

  

  “你再笑!”

  

  许博远脸色不善,随手抄起个抱枕就往叶修那边砸。

  

  叶修躲开了一个,一看他不放弃地又来,伸长手想抓住他的手腕止住他接下来的动作,许博远一时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套,直直地向后跌,叶修喊了声“小心!”,也差点跌倒在他身上,但及时刹住了,于是变成了他双手撑在许博远的脸旁边的沙发上,两个人靠得极近、面对面的姿势。

  

  噗通。

  

  噗通。

  

  我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叶修和许博远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睛都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看,带着热气的呼吸交错混杂,两张脸上都慢慢地爬上了些粉红的颜色。

  

  许博远感觉自己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无法动弹,甚至连发声都困难。

  

  叶修也仿佛失去了知觉,四肢像麻木了一样一点都动不了,盯着近在咫尺的人莹白的脸和淡色的唇,心底攀上一股火热。

  

  “叶、叶修……你起来……!”

  

  “对不起!”

  

  许博远终于艰难地开口了,叶修像触电一样一下子弹开。

  

  砰——

  

  粉红的泡泡好似在空中爆炸,一地仿佛都是闪着光的粉红心心。

  

  空气里颇有些暧昧的氛围氤氤氲氲。

  

  我好像,看见终极了……

  

  叶修一只手捂着脸,难为情地跟许博远挨着坐在一起不吭声。

  

  旁边的人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脑子里一直想着刚才的画面:叶修的脸,叶修的锁骨,叶修的下巴,叶修的……

  

  刚才,居然离他那么近。

  

  许博远双手捂脸,还是遮不住通红的耳根和脸上的红晕。

  

  “咳咳,刚才……”

  

  “我、我去做饭了!”

  

  “小许你冷静!别切到手!”

  

  “不会的,我很熟练!你先看着电视啊!”

  

  叶修刚想开口,就被许博远急急忙忙地打断了,然后看到对方像只兔子一样“蹭——”得就逃进了厨房。

  

  希望不要切到手。

  

  叶修暗自担心着,却更不敢再去厨房找他。

  

  许博远到厨房之后用冷水泼了几把脸,脸上的温度终于降了些下去。

  

  冷静一点,许博远,要开始做饭了。

  

  他对自己说,然后穿上围裙,“咔”地砍开了一跟要拿来凉拌的黄瓜。

  

  啊……真是的。

  

  怎么会这么的,这么的叫人害羞。

  

  TBC.

  




 

小彩蛋:

    叶修进许博远家后,坐在沙发上,从书包里掏出一摞各科的五三,郑重地交给许博远。

    收礼的人不仅没有惊喜,还一脸懵逼。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伴手礼啊,我弟说要送对方需要的东西,你不缺吃穿,那我就只有送这个了呗。好好学习啊,小许同志。”

    “费心了……把你的手拿下去不要摸我的头,谢谢。”

    因为可爱啊。

    叶修收回手的时候还留恋着他头发软软的、特好摸的手感,看了一眼窗外,小区里各种的未名的花正还开得灿烂。

    虽然还早,不过我的花也打苞了。

    什么时候会开呢。

    我等着。






 
评论(7)
热度(65)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