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3


> HE,嗨,这位同学,来谈个恋爱吧。



  ×

  

  上高中,就一定要有什么和初中不一样的改变才可以。

  

  许博远在心里为自己打气,握了握拳,然后推开老师办公室的门。

  

  老师是让他来做成绩分析的,不是因为他考得不好,相反,是因为开学的第一次月考他考得非常好,所以抱着抓尖子生的念头想给他开开小灶。不出所料,暑假的补习是有效果的。

  

  “打扰了……?”

  

  许博远敲门后推开门,却发现老师的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

  

  “稍等一下。”老师对他做个在旁边坐下稍等的手势,然后继续跟叶修讲话。这还是他开学以来第一次看到他们那个一贯严肃的老师露出如此愉快的神情,因为……叶修?

  

  他还真是优秀得不得了。有种只能仰望的感觉。

  

  他一直发着呆,看似在低着头反思考试的试卷内容,实际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等老师叫他的时候也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啊……抱歉老师,我走神了。”

  

  “好好听老师说啊,这次你考得很好,但还是有一些问题,来,我给你讲完了你赶紧回教室订正去……”

  

  许博远点点头,思绪却随着叶修刚才离开时留下的一个逆着光的笑容跟着飘走了,他努力了一下把自己拽回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你这样不行啊,许博远。

  

  他真有那么好看吗?

  

  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像个好学生一样中规中矩地去上课,对正在上课的老师致歉、再悄悄走到自己的桌椅处,中午下课去食堂吃饭。

  

  一切风平浪静。

  

  这就是高中吗?

  

  他婉拒了几个同学饭后一起去网吧玩会儿再回学校的邀约,打算自己转转学校熟悉一下,也当消食了。

  

  化学实验楼的侧门往教学楼的反方向走有一条林荫小道,旁边都是些看起来经历的年岁不多的树。这条路通往学校的游泳池,池子只有游泳课才会开放,现在没有哪个班有课,显得这里冷冷清清的。

  

  游泳池旁边有条不明显的小径,通往旁边那片人非常少的老房子,听说是学校给以前的老教师修建的宿舍区,如今老教师们年纪大的去了不少,也有的被子女接回去住了,这里显得没有什么人味。

  

  老房子的外墙都爬满了青翠的爬山虎,最底下还长着些绿幽幽的苔藓。这里覆盖的大片树木缀着未蒸发的宿雨,苍翠可人。

  

  他把视线稍微抬高,想看清旁边那棵大树的攀枝,却无意与一个人的视线相碰了。

  

  骗人。

  

  不符合常理啊,这样也能遇到。

  

  “叶修。”

  

  他站在那棵足以荫蔽周围一大片区域的树下,仰着头,轻轻呼唤着二楼那个把头伸出窗口散漫地往外看的人。

  

  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看见一个颜色青嫩得都能把周围雨后的花草树木比过去的小少年立在树下,眼神清澈、直戳戳地看着他。

  

  他心里的弦像被人拨动了一下,他好像知道那是什么。

  

  啊,又是你啊。

  

  如同命运一样。

  

  “又被你找到了。”

  

  能够积攒这么多次的不期而遇的,除了缘分,也不能做其他解释了吧。

  

  “进来看看吧。”

  

  叶修侧身,把许博远领进了门。

  

  许博远坐在凉津津的木凳上,在得到主人的允许后好奇地打量整个屋子,发现这个房子明显是上个世纪的装修风格,质朴整洁,旧时光仿佛安睡在了这里般。

  

  “这是你家?”

  

  “也不算是。我是B市人,高中才过来的,这是我姥姥姥爷以前住的屋子,现在他们跟着我爸妈去了B市养老。”

  

  “从B市?那么远过来?你一个人住吗?”

  

  许博远对叶修产生了那么一些些的好奇。就一些些哦,并没有很多,他在心里抗辩道。

  

  “是啊,跟爸妈吵架了,呵呵。自己一个人跑来这边,被逮到了,我不想回家,我爸说反正我的户口还上在我妈这边、还没迁到B市去,以后也得来这边高考,干脆就在这边读完高中再回去,我就留这边了。”

  

  哇啊,说得轻描淡写的样子,他都不敢想象自己离开了妈妈她会有多难过。

  

  “小同志,你想什么呢,都写脸上了。我有个兄弟在家呢,他户口在B市,所以就一直呆在那边读书,他规矩着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都像你这么……还得了吗。

  

  不过自己没有兄弟姊妹,根本不清楚有兄弟的人是什么感觉,跟自己和毕彦非一样吗?不对,既然有血缘关系的话,可能会更不一样一点。也许,是能够一直互相陪伴的关系。

  

  “弟弟?还是哥哥?”

  

  “双胞胎,哥争气,比他早蹦出来一点。”

  

  跟叶修长得一模一样……?许博远想了想,又觉得两个叶修站在自己面前的场景还是过于惊悚了。

  

  叶修不知不觉又把烟掏了出来,淡淡的烟袅袅飘散在空气里,把他勾勒得像是虚幻的、仿佛不存在这个世上一样,若隐若现。

  

  许博远看了他好几眼,像是犹豫着什么想说,又不好意思说,最终还是开了口。

  

  “叶修……第一次见你时无缘无故掐了你的烟真抱歉。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少抽一点烟,对身体真的不好,而且违反校规啦。”

  

  “没被看到就不算。”

  

  就算那些老头子看到,也对自己睁一只闭一只眼的。这句话叶修没有说出来,但为了不辜负对方的好意、还是听劝地把手中的烟给掐了,转头去看许博远。迎上对方一脸傻里傻气的笑容,没忍住伸手上去掐了一下。

  

  “我靠!你干什么!”

  

  “我们就差两岁,你怎么长得这么小?”

  

  “小屁啦,不要随随便便说我小,我已经是高中生了!”

  

  许博远烦躁地拨开叶修的手,自以为超凶地呵斥着他。

  

  许哥上了高中换个发型就成了傻白甜,噗嗤。

  

  叶修低低地笑了。

  

  什么人啊……

  

  许博远想瞪他,却在脑袋转过去看见叶修仿佛缀着星辰的笑眼时,怂怂地把头转了回来。

  

  ……靠。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你挺像我弟弟的。”

  

  一惹就炸,还炸得特别可爱。

  

  “滚滚滚!”

  

  就没见过这样爱占别人便宜的人!

  

  两个一长一短的身影,并肩从羊肠小道走到了宽阔的大道,从树荫下走到了阳光下。

  

  在高一高三的区域分路时叶修朝许博远挥挥手。

  

  “下次见。”

  

  这次怎么不说“再见”了呢?

  

  “回见。”

  

  许博远心情颇好地也向他挥挥手,回到自己的班级准备上下午的课。

  

  开学一个月左右,许博远挖掘到了学校里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地方——图书馆。

  

  男孩子嘛,都爱看点历史军事之类的,而图书馆内五花八门的书琳琅满目,满足多种人群口味,根本看不完,图书馆的藏书也是一高的底蕴之一。

  

  高一的课业还不是那么忙,许博远喜欢上了闲暇时到安静的图书馆来看看书沉淀一下自己。

  

  今天老师下课比较早,母亲也要加班,可以多呆一会儿再回去。

  

  不过说是早也有些勉强,下课时已经不再是烈日炎炎的天了。

  

  他熟练地取了书,走到角落的桌子那里去坐下,却发现自己一如既往坐的位置旁边意外地趴着一个正在睡觉的人。那个人的头发看起来细细软软的,并没有挑染过,在现在的光线下看起来带着点亚麻色,露出来的一截手腕清瘦又苍白。

  

  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这该不会是……

  

  “哈啊……”

  

  他正想着,旁边的人就很配合地开始小声地、支支吾吾地发出刚睡醒时的绵腻又意义不明的声音,还打了一个惬意的哈欠。

  

  我对这种剧情发展已经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了。

  

  有许多次经历了,许博远面色不改,老神在在的。

  

  “小许同学,又见面了啊。”

  

  叶修耙了耙自己的乱发,声音还带着困意、十分随意地小声跟许博远打招呼。

  

  许博远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接下来的时间,许博远在看书,却一直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集中精神,因为眼睛会时不时落在旁边的叶修身上。

  

  ——他在看什么?

  

  叶修维持了半天看向窗外的姿势,让他也不自觉地变得在意起来。

  

  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学校图书馆的大窗户装得有多么巧妙了。

  

  天空像被血染红了一样,远方夹杂着靛蓝色和淡紫色的天幕与这端血橙色的天空交相辉映,像颜色各异的宝石嵌在天幕上,各据一方,颜色激烈对撞,把人的整个视线都窃夺了去。

  

  在天地之间,此刻,他能听到的,只余下他和叶修的呼吸声。甚至他还能感觉到叶修身上的热度以及属于他的清冽的淡淡烟味。

  

  “好看吧。”

  

  那个熟悉的声音淡淡响起。

  

  “嗯。”

  

  谢谢你,和我分享这一片天空。

  

  之后的很多年里,许博远在傍晚时抬头看天空,都会想起他和叶修第一次一起看的这次夕阳。

  

  世间无一模一样的夕阳,时间和路边的风景像走马观花路过生命,人来人往,却还是只是那个人住在心里。

  

  世界上七十二亿分之一的你。

  

  TBC.

  

  



-------------------------------------


为了让他们谈恋爱,强行设定叶神和秋弟一个妈一个爹户口,我查了下发现真有这种操作的(







 
评论(5)
热度(62)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