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海上花火。02


> HE,嗨,这位同学,来谈个恋爱吧。



  ×

  

  “你惹他们了?”

  

  许博远不慌不慢地走进巷子里,眼角余光瞥到那三个人偷偷掏出武器的动作,眼神顿时有些发冷——这几个,不是什么入流的人。

  

  “冤枉啊,我就从这里过个路,他们就把我拦下来想打劫我。”

  

  眼下微微青黑的男子勾起个无奈的笑,漂亮的手指却未放下手中的烟。

  

  这人,真是淡定得过分了。

  

  许博远心里闪过一丝奇异,接着对那几个人开口。

  

  “一起上?”

  

  几个青年嘲讽地笑起来,脸上的表情轻蔑至极,手揣在裤兜里,渐渐朝他逼近。

  

  许博远叹了口气,他是不想惹事生非的,但这种时候也只能还手了,这应该算是自我防御吧?

  

  “你没事吧?”

  

  干完一架,爽,啊不过身边还有个待拯救的。许博远凑过去仔细地看叶修身上有无伤势。

  

  “强,真强。”

  

  叶修夸他,许博远一时听不出这人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也就由他了。实际上叶修也是惊讶的,这个看起来瘦瘦的少年居然那么能打,那几个看起来吊得一批的人那么菜,自己都没动上手那些就跑了,笑呵呵地朝他拱了拱手。

  

  “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良也有不良的尊严的好吗。”

  

  许博远说,又严肃地拧着眉上前去,当机立断地掐了他的烟。

  

  叶修一脸茫然。

  

  “不想被那些人围,就不要学坏。别抽烟,对身体不好,跟谁学的,以为自己这样帅呢?”

  

  叶修看着比自己矮小的小少年一脸正义地教育自己这个那个,突然有点……想笑。

  

  “我是三中这边的,咳,以前还算有点名气。你看起来这么弱……哎,被欺负了都没法反抗,今天是我刚好看到,之后要是没遇到我,你碰到这种人就想办法跑,不然就给他们点钱了事,知道吗?”

  

  (叶:我不是我没有,我并不无助弱小可怜,是你没有给我机会)

  

  叶修眨了眨眼睛,乖巧地点了点头。

  

  许博远看着他,突然舔了一下下唇,然后往后退大大了一步。

  

  “那、那我回家了,你也赶紧走,免得他们叫人在附近堵你。”

  

  许博远想了想刚才那几个被打得落荒而逃的人走之前不甘的脸,有点为眼前这位兄台感到后怕,于是负责任地把他带出小巷走到大街上,之后还嘱咐了他很多,对方都微笑着一一应下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最后他朝叶修挥了挥手,转身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叶修,一高,下学期高三,一班。”

  

  他的声音带着点沙哑的磁性,像有魔力似的,传到许博远耳朵里挠得他有点麻麻痒痒的。

  

  “许博远,开学后会到一高报道……”

  

  “学校里再见,今天谢谢你了。”

  

  “哦……再见。”

  

  许博远维持着有点呆滞的状态回到家,母亲还没回家,但他莫名觉得食欲排山倒海般突如其来,于是自己烧了一锅水用来煮饺子。

  

  白胖胖的饺子跳下锅,被筷子搅动着,像是小精灵在跳神奇的舞蹈。心情也随之愉悦了不止一点点。

  

  是今天的夕阳格外温柔吗?

  

  为什么我会……心情这么好呢……?

  

  叶修敛下唇角的笑容,往背对着太阳的方向回家,或者说那不是家,只是一个用来居住的房子。他表情淡淡,步履也像是老大爷散步一样。

  

  指关节稍稍活动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本来想自己解决的,结果没用上自己。

  

  被一个有趣的小朋友“英雄救美”了。

  

  开学见。

  

  如果有缘见的话。

  

  九月秋分后,也还是很炎热,G市就是如此了。

  

  学校发下来的夏服校服穿着正合时宜。

  

  许博远驳回了母亲要请假送他来一高的想法,自己从家里搭乘公交车过来了。

  

  一高是G市最好的高中,从过去到现在这里的升学率以及考上名牌大学的几率都非常高,所以有些家长挤破了头都想把自己的孩子塞进来。

  

  他想起之前妈妈知道他可以升学到一高时雀跃的神色,就觉得,在这里的三年也不能辜负了。

  

  自己的老友毕彦非很遗憾没有上一高,但却拍拍他的肩膀说他性格这么好一定会在学校交到朋友的。

  

  ……我何时需要你来担心我了。

  

  许博远突然想起一件事。

  

  说起来,暑假的那个人,也是一高的,高三的,一班……?

  

  不过,这么大的学校,大概很难有机会碰面吧。

  

  真的遇到再说。

  

  在公告栏看分班情况,找教室,缴费,报道,认识新同学,然后到学校的大礼堂集合参加迎新典礼,终于可以坐下了。

  

  许博远刚把自己的身体瘫放在椅子软软的靠背上,就突然看到台上的某个人,顿时浑身僵直。

  

  那不就是那谁吗?

  

  叶修……?

  

  小许同学的记忆力好得惊人,大到小升初、初升高考多少分,小到幼儿园打哭的那个小男生的名字,他都如数家珍。

  

  所以,这个上个月才见过的人的脸他是不会忘记的。

  

  只是现在的叶修和那个时候一点都不一样。

  

  脸上不再是那种懒懒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不达眼底的笑意,着一身体贴合身的正装,候在讲话台边和落座好的领导们交谈。

  

  笑得好假。

  

  不过身材真好。

  

  许博远撇撇嘴,在心底吐槽。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程序,和初中入学时几乎没有什么不一样。

  

  而从这个人出现开始,大概开始不同了。

  

  许博远一动不动地凝神看着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的人,这时的他换下了刚才的面孔,脸上的神情真挚又温柔,作为学生会代表以及即将毕业的学生会长,向新生们分享着自己在学校里的经历,讲了些对新同学的建议,还回答了一些新生的问题。

  

  他的身影像是缀着光点,这个剪影之后很多年也在许博远的记忆里一直一直、以不可或缺的姿态存在着。

  

  最后叶修向台下鞠了一躬,看着台下,颇为温柔地笑了。

  

  画面好像突然从闭塞的礼堂冲破到拥着无尽蔚蓝天空的夏日的海边。

  

  无数只白鸟腾空,碧蓝的天空与海连成一片。

  

  夏天的燥热还没有褪去,而那个笑容带着隐隐约约的温柔和炎夏连成一片。

  

  好远。

  

  许博远回忆了一下叶修讲话前主持人对这位学生会长如何如何优秀的介绍,想了想自己,有些莫名地攥紧了手心。

  

  突然觉得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自己好好加油了。毕竟有这么厉害的前辈在。

  

  那天之后还有些什么项目他一点都记不清楚了,只有叶修的面容和声音是清晰的。

  

  还有自那日起,他从心底生出的想要追逐的执念。

  

  这能不能算作是自己努力的方向呢?

  

  退场时老师嘱咐他们早点回家,明天正式开学。

  

  许博远随着人流从礼堂走出去,本想跟着同学们一起出校门坐公车回家顺便彼此认识认识,未料突然想上厕所,于是告别了同行的人,拐到了离礼堂最近的那片林子里的厕所去。

  

  他进门的时候恰好撞到一个人,反射性的一句“对不起”还未出口,对方便先他一步开口了:“许博远?”

  

  “呃……?”

  

  他困惑地抬头,却看到刚才还觉得遥远得像是在星海里的人分明就在他的眼前。

  

  “真巧啊,你这……唉,差点认不出来了。不过啊,你那发型真是挺有个性的……噗……”

  

  “笑屁啊!我就想换个发型而已!”

  

  自己还觉得他遥远,遥远个蛋蛋,明明这么会损人。许博远气鼓鼓地微微鼓起腮帮子,但顺毛的许哥看起来乖巧得很,显然没有之前留着宛如葬爱家族的发型时看起来那么有威慑力。

  

  叶修笑着瑟缩了一下、示意微微一怕,却被瞪了一眼。

  

  还笑我!

  

  “我要去上厕所了!再见了您哎!”

  

  “哎,等等。”

  

  叶修叫住他。

  

  “你还要干嘛?”

  

  “小许同学,你是哪个班的?”

  

  “……高一一班……”

  

  “不错嘛。行,那咱们之后再见。”

  

  “……再见。”

  

  怎么这次见你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再见。

  

  不对!什么“怎么又见”,这明明才见第二面而已。

  

  目送叶修的背影悠悠地晃走了,许博远进厕所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都出了点汗。

  

  奇怪,这林子里有那么热的吗?

  

  TBC. 

  






-------------------------------------


这篇里的许哥怕不是个颜狗(









 
评论(4)
热度(55)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