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年久失修。06

> HE,一个纠结的小故事,迟钝叶x想太多蓝,非典型性七年之痒。



  ×

  

  老许自然地歪歪头,眼神微微向右下方斜过去,思考的时候无意识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抚摸着自己的下唇。

  

  这个动作和以前一模一样。

  

  真是,不管多少岁都是这么可爱。

  

  被不自觉地萌到的叶修突然心下大惊:我这是不是精神出轨啊?!不不,不对,他就是许博远啊,可是……

  

  但是!现在重点不是这个。他一定要听到他说出那个答案。

  

  叶修掩下当下心头所有情绪,郑重起来,凝着眉,定定看着老许。

  

  对方看了看他的脸,像是有点怀念又有点为难,再抬起头看了一眼。

  

  “果然,你再像他也不是他呀。”

  

  许博远仍然吞吞吐吐。

  

  “既然我不是他,那就可以对我说吧?”

  

  叶修觉得不能再让他退缩了。

  

  “嗯,说得也是。如果你顺利回去,希望你能和你那个世界的小许好好相处,不要闹别扭了。”

  

  “如果他就是我的话,可能现在只想听到你对他说一句话就够了吧。”

  

  老许把头低下了,话说到后面变得有点艰难。

  

  他的表情好像有些松动了。不再像之前那么无懈可击了。

  

  叶修想。

  

  “……一句话?”

  

  叶修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但是又觉得答案不甚清晰,是不是它,对不对,他还不太清楚。

  

  “小叶,还不明白吗?我想要的,是他说,他爱我。小许应该也是想听到这个。”

  

  莫名被叫成小叶的叶修也没计较这个称呼,他没有放过对方脸上片刻闪过的悲戚神色,再想到他的世界里的许博远也曾在收拾东西离开房子时露出过同样的神色,他的心里仿佛有一把刺刀,刺得他心里麻麻的。

  

  他现在方才知晓,那种神情大概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在一起那么多年,他的确没有正式地对许博远说过爱。一是觉得肉麻,二是觉得,这种事不用说对方也会明白的。直到许博远收拾东西说要走的那天,叶修发觉他不是在开玩笑、而像是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他不能说不是惊讶的,还有不知为何心底泛起的疼痛扰得他没办法去想为什么,只是敏感地察觉到生活平静的水面打破了。

  

  而现在,水底究竟会翻上来些什么东西呢?

  

  林子很安静,不知为何今天山上的人不多。会走到这密林深处来的人更不多。他们各盘踞桌子的一方谈话,像遥遥对望的两座山头。

  

  “要举例子吗?让我回忆回忆。”

  

  “比如,他不公开,也不在意我们之间的节日,这真的挺让我难过的,虽然我一直没说过。虽然我们都不是女生,但是对于节日之类的我还是挺在意的,在一起之前还会互相送送礼物,后来他就几乎不再记得这些日子了。”

  

  叶修想起每次各种节日,网上、身边的小情侣都仿佛在比谁更能亮瞎别人的眼睛般的秀着恩爱,他总会一边操作着键盘一边对许博远笑着说“还是我们好,不秀,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对方也仿佛不甚在意“是啊,两个大男人,学什么小姑娘那一套”。他脸上的表情总是不会展露出任何纰漏泄露他的伤心,他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他想公开的事。那个人总是牵着他的手,靠着他的肩膀轻轻说“我们知道我们在一起就好了,喜欢叶神的人太多了,我可抢不过她们”。叶修突然感到一阵心酸。

  

  “都是谈恋爱过日子,看到身边秀恩爱的朋友,我也会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的恋人不能不做任何掩饰和我大大方方牵着手走上街,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不能让人知道。虽然我理解,他是那个叶神啊,是那么多人的梦想,他和我一起生活着这本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但是,我还是没办法不去憧憬和他的关系可以出现在阳光下的那一天。”

  

  这让叶修想到,今年情人节的时候他们在家一起看了一部恋爱电影,片子是沐橙推荐的,据说是近些年很优秀的青春电影,她说想让他们好好回忆回忆青春年华。听到片尾的主题曲唱起,身边坐着的许博远没有任何征兆地掉起了眼泪。叶修顿时慌了,不明白许哥这是怎么了,该怎么哄啊。对方横过去一只小臂遮住脸,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了,另一只手对他挥挥,说着“没事没事”。难道那个时候……

  

  “你们有没有一起看过一部叫《xxxxxx》的电影?”

  

  老许想了想,点点头。

  

  “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会哭?”

  

  叶修问。

  

  “大概是因为我很羡慕吧。很羡慕那一对可以坦坦荡荡相爱的恋人,为了对方做了很多不得了的事,都在为了对方变得更好,也羡慕他们能够跨越时光还能在一起。”

  

  “对于我来说,叶修也是那样的存在。”

  

  “你从来不用羡慕别人。”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声音的主人像是从什么地方跑过来的一样,带着点喘,但是语调温柔中夹杂着一丝藏不住的激动和热切。

  

  “小蓝,向后看。”

  

  饶是叶修也被目前的神发展猛地一惊,他和老许正在这儿谈着,一个和他本人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脸上明显更有风霜感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老许身后,把还在感伤的老许一把搂了过去。

  

  “还跑?”

  

  “别别扭扭的,怎么这么多年了还这样。”

  

  “别动。哥为了逮你这些年可都是在好好锻炼的啊,烟也戒了,你那小身板,放弃吧。”

  

  叶修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又看到老叶明显比自己要精壮健康些的体型,沉默了。

  

  “忘了小叶你在这儿了,我比你大,为了区分,你叫我一声哥呗?”

  

  “……没见过还要占自己便宜的,老叶你不厚道啊。”

  

  “呵呵,开个玩笑。”

  

  怀里兜着老许的老叶抽出空对叶修笑笑,手上倒是没有因为怀里人的挣扎有一点点的放松,还低下头往老许的额头上啄了一口,眼神里尽是像在看最珍贵的宝物一样的温柔缱绻。

  

  叶修感觉自己被喂了一口狗粮。

  

  “那个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从你开始和小蓝说话的时候开始,我好像就能看见也能听见你们的对话,所以赶紧过来了。”

  

  “所以刚才的,我全部都听见了。”

  

  叶修注意到刚才还扑腾得厉害的老许突然间像软骨虾一样一点都不动弹了。老叶把他往怀里收紧了紧,他终于也悄悄伸出双臂慢慢环住老叶,整个头埋在他的胸膛里,肩膀不停耸动,像是在哭。

  

  能哭出来就好。

  

  不要像刚才对着他一样装出一副无事人的样子,而是把情绪完全宣泄出来,应该就会好了吧。

  

  老许把老叶胸前的衣服紧紧抓着,像是怕他会跑掉一样,眼睛一热,滚烫的眼泪滚珠子似的滴滴答答溢到了老叶的后颈。这个怀抱和记忆中的一样,这才是他的叶修,比梦里清晰、真实千万倍。

  

  对方给予他的回应是一个带着惩罚和深爱意味的重重的亲吻,狠劲又温情地用舌头冲进他的口腔,用力地吮吸、分食着他的呼吸,带着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似的气势。吻到喘不过气时两人稍微分开了一下,接着,灼热的亲吻又落到了眉梢眼角,轻轻吻去他的眼泪,动作轻得像在碰什么易碎品。两个人的呼吸混杂在一起,像是呼吸间都带着巨大的欢喜一样,老叶声音微微哽咽着,带着点深沉的压抑:“你终于肯让我找到你了。”

  

  老许刚哭过,神思还迷迷糊糊的,只能勉强辨识着他说的话,又用鼻尖仔细嗅了嗅老叶的衬衫,是很干净的皂角的味道,没有烟味。他能戒掉,真好。

  

  ……

  

  “首先,谁告诉你我要跟别人结婚的?还蹲守我的消息呢?怎么,叶神结婚了吗?”

  

  “……我自己想的!”

  

  老许不服气地还嘴得到的是老叶重重了掐了一把他的脸。

  

  叶修:狗粮x1。

  

  “谁看到你许哥平时一副‘我一点也不在意节日和公开’的样子,会知道你那么在意不公开和我不过节的事啊。虽然晚了很久。给你,自己看。”

  

  老叶递过来的屏幕上是他的微博主页,认证过的那个。荣耀发展到现在不仅没有像一些人所以为的衰败,而是稳稳地发展着,于是作为荣耀最开始的那一批大神的叶修至今仍受着许多荣耀迷的关注。而现在他的微博第一条,内容是——“我爱你。@蓝桥春雪。”配图是一对装在盒子里的戒指。

  

  老许一脸呆滞,被冲击得什么都说不出来,毫无反应地看着叶修从裤兜里摸出来一个戒指就往他手上套。

  

  “啊,大了。肯定是因为你现在太瘦了,等把你喂胖点我再给你戴上。哎,你可真能躲我……你也是够狠心的。”

  

  老许咬了他的脸一口。

  

  “回去我给你做个像小点儿一样的窝,许小狗。”

  

  老叶呵呵地笑了。

  

  “我从来没有不想和你公开,是你总觉得会影响到我,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也知道你,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所以我就顺着你了,本来也无所谓。我又不是明星,我的私生活其他人也管不着,我和你过日子跟其他人也没有关系。”

  

  老叶安抚着老许,语气柔和,看见老许宝贝似的看着手机屏幕那条微博眼泪汪汪的样子更是心里一软,揉了揉他的发顶。

  

  叶修:狗粮x2。

  

  “可是……你又没说过你对我有没有……”

  

  老许把眼神移开,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说明白。这就纯粹是在撒娇了,他觉得老叶不爱他都没关系了,至少他是喜欢他的吧?这么多年了,他还记得他,还会毫不犹豫来到他身边。以前的他觉得这样够不够他不知道,但是现在的他觉得什么都够了。

  

  老叶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又抱住他,只有肢体接触的时候才会让他觉得这个人是真实的,不再只是存在于别人发来的关于他的消息的只字片语中,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受着他的体温。

  

  听到那些后他就决定,再也不会让他走了。

  

  “我怎么不爱你了,我的祖宗。”

  

  “听我说,我爸妈那边我后来也给说松动了,不知道欠了叶秋多少人情,啧,你是不知道我那弟弟总觉得我欠他什么东西整天特乐的那副表情……还有,叔叔阿姨,当时他们都已经同意我们的事了,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做吗?”

  

  老叶用额头轻碰他的额头,惩罚般地咬了一口他的鼻尖。

  

  “可是之前我们见过两边家长后,你不是说太麻烦了所以先搁着吗……”

  

  老许撇撇嘴,内心委屈。

  

  “你怎么傻乎乎的,他们一时无法接受,得慢慢来啊。我私下一直都在联系他们,你一想到这些就难过,我也不想让你知道。虽然也被说过烦、不要联系他们之类的,但我为了你也得腆着脸凑过去啊。毕竟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啊,是不是。”

  

  老叶耐心地说,拍拍他的后背。

  

  “你后来……都没有找我了……”

  

  老许试探性地蹬鼻子上脸。

  

  “你再说一次我有没有找你?简直急死我了,每次找到一点你的消息,找过去你就不见了,想去你公司提人,你就辞职。哎,我估摸着你是不想见我,也不想总这样逼你,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想着偶尔看看你就好,也一直在向别人打听你的消息,你家里人站在你那边什么也不告诉我,但是我还有别的方法打听的,没让你知道而已。我想啊,等你想见我的时候,你就回来了。结果,恰好,这个家伙来了,你对他倒是不见外,什么都说。哼,让人心寒。”

  

  老叶冷哼了一声,旁边的叶修刚还在觉得感同身受的时候莫名中了一枪。

  

  “……对不起。”

  

  “你安慰我,我就原谅你。”

  

  “修修不哭?”

  

  老许把手放到老叶头顶,试探性地摸摸他的发旋,发觉那个人居然在他手心撒娇似的拱了拱,忍不住大笑出声。两个人深深对视良久,都露出了释怀的笑容,看到彼此笑得一脸皱纹的样子,不约而同地伸手探向恋人眉头额间的细纹。老许把老叶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主动地凑过去,亲吻他已经有些许斑白的发鬓,亲吻他眉间的皱纹,亲吻他比多年前还要更瘦削的下巴弧线。

  

  “对不起啊,对不起。”

  

  你找我一定找得很辛苦吧。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你要做好准备。

  

  “嗯。不走了,说什么都不走了。”

  

  老许一下一下安抚着老叶,抚摸着他瘦出骨头来的脊背,心疼得已经开始想回去要给他做什么汤补补了。

  

  “许博远,我爱你。”

  

  “以后,这句话我会说到你烦,就算你不想听我也会一直对你说。”

  

  这是和什么较上劲儿了?幼稚。老许哭笑不得。

  

  “怎么会烦,求之不得。”

  

  ……

  

  虽然很破坏气氛,但是叶修:狗粮x3。

  

  我还在这儿站着呢。

  

  叶修稀奇地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第一次当起了旁观“自己”谈恋爱的观众。

  

  说实话,感觉被自己虐到了。

  

  挺有意思的。

  

  他和许博远谈恋爱被周围的人评价成“老夫老夫”式,也有争吵到天翻地覆的时候,恋人平时都是很沉静的个性、唯独对他的事反应很大,他又爱惹他、也有气上头了冷静不下来的时候,但是身边的朋友从没担心过他们会分开,他也没想过。

  

  原因大概很简单吧,不管再生气再大的事情,他和许博远都会当天解决,除了许博远生闷气不和他说他也搞不明白之外,其他的事,吵架也好,撸起袖子来打一架也好,虽然两个宅男都是战五渣,但这样发泄一通倒是真的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因为两个人对对方下手的时候都会因为不忍心搞得最后总是滚到床上去。

  

  所以才分不开。

  

  叶修思来想去都觉得,他们根本没有分开的理由。

  

  许博远,你在哪儿啊?

  

  我现在有话想跟你说。

  

  说了你就能消气了吧,虽然突然这样有点难为情,但是你已经等很久了,对不起,一直没察觉到。等我回去,咱们就好好过日子吧。

  

  约好了啊,一言为定。

  

  TBC.

  





-------------------------------------


对不起,老叶那个能听到他们对话的能力是我这个不靠谱的作者给的……(土下座) 





 
评论(10)
热度(119)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