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年久失修。05

> HE,一个纠结的小故事,迟钝叶x想太多蓝,非典型性七年之痒。



  ×

  

  意识像是在时空中浮浮沉沉,如一叶浮萍飘忽不定。

  

  叶修还未睁开眼睛,就已经被耳边清脆的鸟啼声吸引,还有树木馥郁的香气和树叶摩擦沙沙作响的声音。即使眼睛阖着也能感觉到外面的光影变幻不定。

  

  睁开眼后,他吓了一跳。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H市近郊的森林公园,山顶就是这样的风光。

  

  ——难道在做梦?

  

  叶修拧了自己一把,硬生生地把想叫疼的声音忍了下去。

  

  他们总会来这里。

  

  叶修是个公众人物,不太方便上街,总要戴口罩上街他又觉得别扭,所以他们就把散步的地点挑到了这个人不多的森林公园。周末或者偶尔两个人都得空时,许博远和叶修会一起来这里。家门口的公交也很方便,可以直达这个森林公园的山下。

  

  叶修总听许博远一本正经地说,他总抽烟,肺不好,需要多呼吸清新空气,两个人的工作都是不怎么需要动的,所以来这里也相当于锻炼身体了,他们要健康地活下去陪伴对方,活到一百岁。

  

  叶修看着他的侧脸,看他脸上每一个变化的表情,感受他因为自己的回答而羞涩或者激荡的情绪。无论是一个人将他如此深刻的刻入自己的生命,还是他内心涌动的沸腾情绪,都让他觉得,幸福不过如此。

  

  今天山上的人格外少。

  

  叶修掏出手机来,看见上面显示的没有网络,有一种怪异感。然后他注意到不远处的那块眼熟的引导牌,怎么比自己前几个月看到的时候看起来旧了那么多?

  

  还有。

  

  这个地方的引导牌上,为什么会出现未来的时间……?

  

  怎么回事?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叶修站起身,暂时不追究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暂时是个无解的答案,而是抬腿往林子深处走。

  

  他想去看看那个地方。

  

  像很多次许博远和他比赛谁先到这个林子里的小木桌时一样,叶修辨认着方向,偶尔拨开过于茂盛的树木,心无旁骛地往目的地走。

  

  他总是赢不了他,每次都会在终点看见一贯表现出懂事温柔的小青年雀跃地朝他挥挥手,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容,对他说——

  

  “叶修,我赢你啦!”

  

  我是故意让你回回都赢的,我会说吗。

  

  啊,许多次。

  

  他都在终点等着他。

  

  像现在一样。

  

  一样……?

  

  那个背影真是熟悉得无法再熟悉了。

  

  叶修感觉自己的呼吸一瞬间都凝滞了。

  

  脚步声在静寂的密林里突兀地止住,干枯的树叶声在脚下沙沙作响,引得坐在木凳上托腮看着另一边的人回过了头来。

  

  那是一张叶修熟悉又陌生的脸。

  

  ——他以后,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叶修简直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在心底打趣,因为对方已经完全慌乱了起来。

  

  “叶…叶修?”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异口同声。

  

  再是一片静默。

  

  “……等一下,蓝?我想先确认一件事情。”

  

  “什么?”

  

  “现在是哪年哪月?”

  

  “……哎?”

  

  得到答案后叶修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在许博远一脸紧张又复杂的神色中在他身边落座。

  

  对方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叶修却注意到他的眼睛已经红了。

  

  为什么是那样的表情呢?

  

  比哭泣还要让人心疼。

  

  “许博远,你看着我。”

  

  说罢,抓住他的肩膀,强行把人扭过来让人面对着他,也让两个人面对面无法再掩饰任何表情。

  

  许博远专注地看向他,目光怀念又温柔,微微踌躇着向叶修伸出手,像是在摸一尊凝刻在时光里的蜡像,仿佛手中温热的触感打开了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

  

  然后他叹息似的,轻轻笑了,“你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可是我都已经老了。”

  

  “不老。”

  

  你还是你。

  

  叶修向眼前的许博远张开怀抱,试探性地看向他,许博远只是怔愣了片刻,就立马回抱过来,他的动作一开始激动到有些发抖,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就像朋友之间拥抱一下一样礼貌地推开了叶修。

  

  叶修隐隐间感觉自己脖颈间分明有了点湿意,仿佛睡下时感觉到的,但眼前的许博远神色淡定得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

  

  除了他唯一不会口是心非的那双眼睛。

  

  从过去开始一直都是。

  

  用那样的眼神对他无数次地说,喜欢。

  

  对叶修来说,这个拥抱是稀疏平常。

  

  而他不知道,对于这个许博远来说,这个拥抱已经等了十年了。

  

  ……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是,‘叶修’呢?”

  

  叶修觉得自己称呼自己的名字着实是一件怪异的事。

  

  “我们分开了,应该就是现在的你在的那一年。已经十年了……嗯,没有联系了。”

  

  眼前的中年版许博远对叶修笑笑,神色清浅,目光淡淡落在他身上,眼睛里有着经历过很多才能有的不悲不喜。接着,他像是把眼前的叶修和他的叶修区分开来了一样,稍稍分开,留出一点安全的距离。

  

  “你……一直一个人?”

  

  叶修有些迟疑地问。

  

  “吃了不少苦头啊。各种各样。”

  

  眼前的许博远点点头,对他笑,眼光落在他身上,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叶修暂时收回向他那侧偏过去的目光,在脑袋里梳理起自己从莫名其妙来到森林公园开始到当下所接收到的所有信息——

  

  现在是十年后,就是他们分开后的十年后。

  

  他们居然真的分得干干净净,这件事像惊雷一样在叶修心口炸开,如同蚂蚁啃咬一般的微弱但持续不断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开来。

  

  “可是那个时候……十年前,我因为肺出了问题进医院住院,沐橙不是告诉了你,然后你当天晚上就赶过来了吗?”

  

  “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件事……”

  

  许博远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像是受到了些动摇,尾音都带着点颤抖。

  

  “回G市之后,我一开始是打算小住。后来实在是觉得太难过了,自己怎么也想不通,还得了轻微的忧郁症……抱歉,不该跟你说这个的。”

  

  “自己一个人住着,又空虚,又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事,我怕自己又去主动联系他,就一狠心换了手机号码和所有通讯方式,除了少数几个认识的人之外,打电话给父母都没说过地址,几乎和过去断掉了联系。”

  

  “后来……我刻意躲他,所以我们一直也没碰上过面。”

  

  他语气不咸不淡,仿佛人偶,没有一点点情绪地诉说着。叶修却在听见“忧郁症”这三个字的时候全身止不住地发冷。

  

  “现在,你过得好吗?”

  

  “我很好啊,自由自在的。”

  

  叶修听见这个许博远说,却从寥寥数语之间听到了仿佛来自夜晚大海的浪涛声一般寂寞又不停歇的哭泣声。

  

  对话仍在继续。

  

  “因为和过去断得太干净了,有时候都担心他结婚的时候我会不会收到讯息,但是想想他毕竟是个名人,这种消息我搜搜名字还是能搜到的。”

  

  娃娃脸的中年人尽管已经有了些皱纹,但是眼睛还是清澈明亮的样子,皱着眉,苦笑似的看向叶修,对叶修晃了晃手机屏幕。

  

  是之前有次他和许博远约好要一起去、又因为他临时被联盟叫去帮忙爽约,请好的假又不好浪费,所以最后只有许博远一个人去的北海道。因为是这几年的事情,他心里有愧,还记得很清楚。许博远去旅游了回来,把所有照片都拷贝给了叶修一份,还擅自把他拍的照片设成了叶修的电脑桌布,开玩笑说“让你见识见识许哥的拍照技术”,还对他露出一脸求表扬的神情“你许哥的语言水平NB吧,等我多学几种语言就可以带你多去几个不同的国家了”。

  

  “这个图……”

  

  “你记得?”

  

  “嗯。”

  

  “我后来又去了一次北海道,还是我一个人。”

  

  许博远笑了。

  

  相顾无言了一会儿,叶修又有些尴尬地转移话题。

  

  “还好我那边的小蓝没有做得这么绝……”

  

  叶修颇有些后怕,又觉得松了口气,这个许博远现在都还关注着“叶修”,那不可能是不喜欢的。至于自己,他也是很清楚的,钟情于一个游戏,钟情于一个人,都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更莫说是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一部分的那个人。

  

  那究竟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可能这就是在平行世界发生的不同的选择造成了不同结果吧。就像我和你那边世界的‘许博远’。”

  

  “所谓的‘蝴蝶效应’?”

  

  他勾起月牙一样的眼睛笑了,仍然笑得很淡很淡。

  

  这个许博远好像,比自己原来世界那个要爱笑。

  

  那个人虽然也会时不时地展现出孩子一样的笑容,但更经常的是冷着脸训斥他这里那里不对,还有冲他大发脾气摔门离家出走到小区门口的电杆旁边。一逗就炸,一哄就好,像小兔子一样。

  

  但是都不像眼前这个人,笑得像是没什么牵挂一样,自由又空荡荡的。

  

  叶修琢磨了一下,总觉得他的话里藏着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应该是跟自己认识的那个许博远想法一样的东西,对于解决目前的问题来说应该是至关重要的……

  

  找到了。

  

  “你为什么觉得他会结婚?”

  

  许博远愣了一下,理所当然答,“难道不是吗?当初我和他分开也是因为有这方面的考量。我觉得,我当初还是太草率了,没有考虑到他是个公众人物,我对他会造成负面影响,也没想到我一厢情愿的感情会给他…你的家里人也造成麻烦。”

  

  “谁告诉你是一厢情愿?”

  

  “你说分开冷静一下,他肯定以为你就是去G市住一阵子,闹别扭啊。”

  

  叶修急了,不明白他的脑回路。

  

  “你还有他,都太迟钝了。”

  

  许博远摇头。

  

  “我听叶秋说了,他被叔叔阿姨押着去相亲的时候跑了,突然觉得很愧疚,因为我们的事,让长辈们都这么操心。”

  

  “结果我一腔热血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

  

  “他真的很好,被我直接冲上来告白也那样接受了,但是他也没说过喜欢我。我这几年才在想,是不是他太温柔了才没有拒绝我。”

  

  “而且,我觉得他值得更好的,比如娶妻生子,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我没有办法给他这些我认为美好的全部,连我家里人都说服不了。”

  

  “不是他的错,是我在反思我和他在一起,对他来说到底是不是好事。想来想去总觉得他亏了。后来想着,他反正也没有多喜欢我,应该也能尽快忘掉我重新开始吧。”

  

  “还好,大家都不知道叶神和我在一起过。”

  

  他一脸轻松,把所有当时的想法像是对陌生人倾诉一样告诉了眼前的“叶修”,觉得一身释然,这一箱尘封了很久的话,好像也只能对着另一个世界的人才可以说了。然而他却在转眼看到一声不吭的叶修的神情的时候意识到不对,突然紧张了起来。

  

  叶修的心里似有万千火舌在烧灼,那些轻飘飘的话字字句句都是利刃,他心里听得像被刀割似的。他想反驳刚才许博远说的很多话,说不是那样的,但是平日和老友互喷垃圾话的口才突然间发挥不了用场,挑哪句出来都是错。

  

  不是!他不是这么想的!他一定也很喜欢很喜欢你,只是他没告诉过你。

  

  这样的话,似乎也不应当由他开口。

  

  胶着。

  

  焦灼。

  

  冷静,冷静。

  

  他想,许博远为什么会有那么荒谬的想法,认为他对他没有感情。

  

  “老许啊。”

  

  “……别乱喊。”

  

  “不能叫小蓝吧?我家那个不乐意,这个‘叶修’也会想找我真人pk的,你不想看他一把年纪了,还和我这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发生██事件吧?”

  

  “他已经跟我没关系了……算了,你随意。有什么想说的?”

  

  许博远无奈,不管哪个叶修,都挺能耍赖皮的,果然不要脸加会坑人就是他的本质属性。

  

  “你为什么会那样想,觉得‘叶修’他对你没有感情。”

  

  叶修觉得自己隐隐已经拿到了打开门的钥匙,这种隐秘而微小的希望在心里迅速地落地生根,期待一场春雨让它发芽。

  

  TBC. 

  




-------------------------------------


这一章是不是剧情有点跳脱……?希望看文的你们不要有一种自己少看了一章的错觉Q///Q……感觉自己有点没处理好,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之后再修文。

老许和老叶(不是这个叶修)真的是已经分开十年了,所以他看到这个叶的时候其实心情还是很复杂的……嗯,下一章真老叶会出场,我会好好处理的(土下座)





 
评论(21)
热度(119)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