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年久失修。04

> HE,一个纠结的小故事,迟钝叶x想太多蓝,非典型性七年之痒。



  ×

  

  直到飞机升空,怔怔地望着窗外,云层松软得像H市家里的棉被。

  

  许博远仍然没有镇定下来。

  

  慌慌张张地订票,上飞机,行李也没有拿,揣了钱包和手机就出门了。

  

  满脑子都是:叶修怎么了?他现在是不是很难受?他是不是很需要有人陪在他身边?

  

  他满满对自己的责备,责备他自己没有在叶修需要他的时候陪在他身边。

  

  H市的冷空气让只穿着一层衬衣的许博远打了个冷战,他来得急,连件衣服都没换,他暗骂。

  

  草。叶修你混蛋。

  

  都赖你。

  

  正在内心让无辜的叶修背锅,就听见了不远处有人叫他名字的声音。

  

  “小远哥!”

  

  昔日的联盟女神苏沐橙仍然艳光照人,可惜他现在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他正急着想问问她关于叶修的事情,不想对方一见他正欲开口的样子便挑起嘴角笑笑,“别急,路上再告诉你他的事,现在你先穿上衣服。”她晃晃手里的厚外套。

  

  好眼熟。

  

  “这不是……”

  

  “对,他猜到你肯定会忘记穿外套过来,让我们过去给你带的。”

  

  又是你。

  

  忿忿地穿上叶修的外套,许博远一闻到那股烟味就直皱眉头,四肢简直充斥着一种想把叶修的烟统统拿去泡西湖的暴戾冲动。

  

  怎么好的也是你,坏的也是你,通通都是你。

  

  太过分了,实在太过分。

  

  “还有,”苏沐橙递给他一个塑料袋,“这是在夜市给你带的,你急着过来一定没吃饭。”

  

  “谢谢。”许博远报以一个真心的笑容。

  

  上车之后,许博远套着叶修的外套,坐在后座发呆,很安静地没有开口问苏沐橙什么,因为当他稍许镇定下来就大概能想到叶修是怎么进的医院。

  

  这件衣服是他走之前才洗过的,那个时候叶修被他监督戒烟已经有小半年了,衣服上的烟味本来已经是没有这么重的了。不知道这几个月抽了多少。

  

  好心当作驴肝肺。大笨蛋。

  

  都不听人讲话的,不进医院才怪。

  

  “苏女神,我大概知道了。真的谢谢你们照顾他。”

  

  他对坐在副驾驶的女子歉意地笑笑,对方回以一笑后他收回眼神,投向窗外的路灯。

  

  这条街是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

  

  他刚来H市时对哪里都不熟悉,尽管现代的交通工具也不会让人迷路,但他还是坚持拉着基本不运动的叶修每周都出来走走。

  

  那个时候叶修满脸不情愿,但还是戴好口罩和他一起出门,并肩走过大街小巷,也成为这人间烟火的一处小小的光景。

  

  如今昏黄的路灯投来的光冰凉刺骨,失了那时的暖意。

  

  许是自己心态不同,所以看什么都是这个样子。

  

  许博远摇摇头,闭上眼。

  

  不再看这个满载他们回忆的城市。

  

  医院的消毒水味刺鼻,周遭惨白惨白的墙壁看得有些渗人。

  

  许博远走进医院时,觉得身旁的空气也仿佛更冷了几分。

  

  被苏沐橙和莫凡带到叶修的病房门口,两人向他示意打开门,颇有一种非得看着他进去不然就不走了的感觉。他颇有些为难似的笑了笑,向他们挥手,“我进去啦”。

  

  吱呀。

  

  咔哒。

  

  站在门口和躺在病床上的人四目相对,一时之间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许博远眼神死死地盯着病床上的叶修,一时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哭,心下一时委屈,不自觉拉下了脸。

  

  叶修本来想学他做沉默的观察者看他还能挺多久,没想看到许博远神色不对,就立马开了口。

  

  “哎,小许同志,你是想把我看出个洞来吗?”

  

  许博远瞪他一眼,往病床走过去,走得很慢,但是目光一直没从叶修身上移开过,叶修居然有种自己被盯得心虚的感觉,只得别开眼,“咳咳”两声。

  

  “叶修,你可真行。你就可劲儿作吧。”

  

  他把手中还散发着饭菜香味的塑料袋往旁边一放,把莫凡刚才坐过的凳子拖过来坐在叶修旁边和他面对面,全程仿佛开启了自体静音。

  

  叶修心里一咯噔,完了,许哥这真是生气了。但是想想,能发脾气也比闷着不说强。就算他,这种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

  

  ……

  

  “我才走多久?你是不是又每天抽烟了?冰箱里我给你留的东西是不是都没碰,全吃泡面了?让你喝养生茶喝了吗?沐橙他们送你的全身按摩器叫你用你也不会记得用,放那儿积灰多久了,你想留着当传家之宝吗?”

  

  “……远哥,我们生不了孩子。”

  

  “那还不简单,有的是人愿意给叶神生。”

  

  许博远咬重了“叶神”这两个字,语气酸得像没长成熟的葡萄,面无表情地数落他。

  

  “……”

  

  有问题。

  

  叶修嚼着“叶神”这两个字,看着许博远正在给他削水果的阴晴难辨的侧脸,怎么想怎么不对。这人怎么又生气了,一点预兆都没有的。

  

  “蓝?”

  

  “嗯。”

  

  “你要不要先吃饭?”

  

  “谢谢,我稍微等一下吃。”

  

  对方淡淡搭腔,语气生硬,不抬头看他一眼。

  

  既然如此,只能使出那个手段了。

  

  “突然有点疼……嘶……”

  

  “你怎么了?!”

  

  许博远实际上并没有他表现得那么冷淡,在削水果的时候他也在一边关注着叶修的动静,但他不说话,他也不想说话,他可是还在生气的。但是叶修一喊疼,他就马上把手中的水果刀放在一边,还顾不得手没擦干就探过头去询问叶修的情况。

  

  “嗯……突然觉得这里有点疼。”

  

  叶修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严不严重?我现在就让护士去叫值班医生!”

  

  那可不行,那得穿帮了。叶修轻轻拉住他。

  

  “应该没事的……嘶,就是有点疼,也不是不能忍,应该是最近消化不太好。”

  

  “你把我宠坏了,我都不会做饭了。”

  

  叶修的语气有点他自己都没发现的软绵绵。

  

  “……你在怪我对你太好了?”

  

  许博远眉头紧锁,一边反问,一边又毫不迟疑地把手放在叶修肚子的地方替他揉揉,像在抚摸一只大猫,还一边问他“这里痛不痛?”“这里呢?”。

  

  叶修笑着摇头,看着他担忧的神色,虽然有些愧疚对他撒谎,但心里的阴霾不知为何瞬间被扫去了很多,仿佛乌云雨点、矛盾争吵都从未出现过,万里晴空、风和日丽。

  

  “没事,就是很想你。”

  

  许博远不说话了,叶修却从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闪而逝的泪光。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也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难过啊。

  

  “怎么了?”

  

  “……我没事。”

  

  他低声说。

  

  “许博远。”

  

  “……”

  

  看来今天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真难受啊。

  

  “蓝,我想睡觉。”

  

  “好。我在旁边守着你。”

  

  许博远伸长手臂关了灯。

  

  “等等。”

  

  叶修止住他给他铺被的动作,直接把人拉上了狭窄的病床。

  

  “你干嘛!”

  

  介于叶修是个病号,许博远不敢用力地甩开他,只得尽量不磕碰到叶修地想挣开下床去。

  

  “让我抱一下。”

  

  “别走,好不好?”

  

  叶修的尾音带着点软软的请求般的疑问,像一只软绵绵的被抛弃的布偶冲他喵喵叫,许博远顿时被击中了心脏,没忍住把手伸到对方头顶轻轻抚摸,叹了口气,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我不走。”

  

  叶修一言不发地僵硬了一刹那,又突然猛地用尽全力去拥抱他,将他死死抓住。

  

  温热的怀抱像是一个甜美的梦境,让许博远恍然,像久别重逢,又像是从未离开过他身边。

  

  一碰上这人,身体也好、大脑也好,都会迅速丢盔弃甲。

  

  他们之间,太过熟悉了。

  

  他爱他爱得,也太久了。

  

  许博远在黑暗中试图抽出手去描绘叶修脸的轮廓,却在摸到叶修脸上冰凉的液体的时候,整只手都轻轻发抖了起来。他使着劲儿想把叶修的脸掰正看看他的表情,叶修从未用过这么大气力般地抵抗着,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遮掩着,不让他看到一点表情。

  

  “蓝,别看。”

  

  “我现在,不是叶神了。”

  

  他的声音闷闷的。

  

  许博远颤抖着回抱住叶修,酸楚的泪无声地落在他的脖颈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叶修。”

  

  “听着呢。”

  

  “我爱你。”

  

  TBC.

  









 
评论(12)
热度(111)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