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年久失修。02

> HE,一个纠结的小故事,迟钝叶x想太多蓝,非典型性七年之痒。



  ×

  

  离开H市之后,许博远回到熟悉的G市,重新找了一份工作,暂时没有回那个曾经撵他出门的家,也尚且没有告诉家里人他回来G市的事。

  

  他只是给弟弟发了一个短信:好好照顾爸妈,家里有需要钱的时候找我。

  

  那边过了一会儿后回复:哥,爸妈同意你们的事了,还叫你和叶修哥今年过年回来看看。

  

  如果是一周以前,这不知是一个会让他多欣喜若狂的消息。

  

  但是现在,他和叶修,正在分居中。

  

  许博远盯着那几行字看了好久,仿佛能把手机看穿。然后甩甩头,把脑中浮现出的身影抛在脑后,克制住想联系他的念头,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做手头的事。

  

  他认认真真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西红柿,再一板一眼地切成小块,在锅里炒香了,才和砂锅里炖出香味的牛肉放在一起慢慢熬炖。

  

  番茄炖牛肉,醋溜白菜,银耳莲子羹,还差什么?会不会不够吃?

  

  照理说做菜的人脑子应该是很清晰的,但是他明显属于脑子放空的状态,一不留神就做了很多。这种放空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他将最后一个菜盛起来再坐在餐桌前的时候。愣愣的,许博远看着一桌子明显两个人饭量的菜暗自叹气。

  

  又做多了。

  

  饭也盛了两个人的。

  

  啊,今天也没解掉围裙就坐到桌上来了。习惯了,以往叶修出来吃饭的时候顺便会解下他身上的围裙挂好。

  

  打住。

  

  许博远面无表情地把另一个碗里的饭一股脑倒进电饭锅,再回到餐桌前,安安静静地吃饭。

  

  大不了剩下的饭晚上煮粥,明天还能吃。

  

  我管你啊。

  

  我管得着你吗。

  

  吃完饭想到今天是周三,应该叶修洗碗,他们订好了叶修一三五他二四六洗碗的分工,并且多年以来严格执行这个分工表。

  

  “叶……”名字还没喊完,许博远直觉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劲?

  

  哦,他不在这里。

  

  在一起太久了,差点忘了生活里没有他是什么样子。

  

  习惯是个猛兽,它不像疼痛来势汹汹,而是蛰伏在生活的每一寸细枝末节,见微知著地勾起人的记忆,怎么梳理也梳理不好。

  

  恼人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像他曾经在电视上看到报导过的钱塘江大潮。容不得你拒绝,擅自进驻脑海、攻略城池,那些触碰到对方相关的事都会变得柔软的神经的细枝末梢甚至不能抵抗片刻,只能任回忆侵袭。

  

  一种叫做想念的情绪,在脑内和不甘心纠缠,唇齿间品尝不到其它的味道,只余下苦涩。

  

  好苦。比黄莲更甚。

  

  却不及你不爱我的半分苦。

  

  这种情况也做不了事。

  

  许博远索性冲了个澡,再爬进被窝里,想睡,又太早,睡不着。想打一把荣耀,又觉得提不起劲,最后无聊到抱着枕头趴在床头,盯着床头的君莫笑手办直发愣。

  

  这个手办还是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特地带走的,他以前收集的夜雨声烦手办太多、哪个他都舍不下,再加上担心路途遥远会造成损坏,索性良心价出给了一个他认识多年、而且经常在全明星会场相遇一起给黄少天应援的剑圣死忠粉。

  

  但是君莫笑……还是舍不得,想着,这七年像流水一样过去了,什么都没留下,就算只为了让自己记得,也至少留个纪念吧。

  

  那时叶修坐在床角一言不发,一直沉沉地看着他,却突然笑了:“怎么?还要带走这个?”

  

  是啊,因为可能是能留下和你记忆的唯一的东西了。

  

  他回以坦然一笑:“作为我和叶神过了这么多年的纪念品吧。”然后迅速扭过了头,不想看叶修的表情。

  

  他甚至希望叶修明白他突然称呼“叶神”这个这么多年他都没叫过的称呼是在和他闹别扭,就像个哭泣的孩子,示意“你赶紧来哄哄我啊,你哄哄我就好了”,但是叶修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他见叶修就那样轻易地转过身,留给他一句“回去住住也好,顺便去跟叔叔阿姨联络联络感情”,丝毫没有发现他隐秘的小心思。

  

  那一刻,如坠冰窖。

  

  说起来,虽然G市最近没有寒潮还是挺热的,但是H市应该已经冷起来了吧。

  

  叶修的衣服不够多,虽然自己之前给他添置了很多,但他总不记得在换季的时候穿,每次都是许博远逮着准备去兴欣做技术指导的叶修加衣服。

  

  家里……H市的房子里电热毯放在壁橱的最高一格,自己给他留的便签里有写,不知道他有没有仔细看。没看的话那个懒虫肯定硬挺着也不会去找电热毯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哥以前什么苦没吃过啊,有这时间不如多打两局荣耀。

  

  我可谢谢您哎,您已经将近不惑之年了,不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了啊。

  

  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怎么总操心他。

  

  许博远困意有些来了,迷迷糊糊想着头发还没干,不能睡,又极跳脱地想到,要是眼前的灯能够变成阿拉丁神灯就好了,他一定许愿三件事。

  

  一件是,家人的身体健康。

  

  一件是,叶修可以永远保持年轻的状态,一直玩荣耀。

  

  最后一件是,叶修可以找个好姑娘,好好生活在一起?

  

  不是,我不要这样……

  

  不要。

  

  他上一次联系叶秋是三个月前的事,照常跟叶秋聊着日常。

  

  说着说着叶秋那边的语气就沉重了起来:“许哥,我爸妈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许博远一听,心里一紧,握着手机的手指也因过分使力而发白。

  

  “他们还是没松口你们的事……”

  

  “哎,这真不赖你,都怪我那个混账哥哥。之前打电话的时候还跟爸妈说‘我跟人家过日子过得好着呢’刺激他们。”

  

  “去年我哥不是跑了一趟B市吗?他回来看爸妈了,被爸妈押着去跟姑娘相亲了,他直接溜了,去哪儿了不知道,反正相亲是黄了。晚上他才回来,一身烟味儿。我爸拿棍子往我哥身上招呼,他也一直都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还不咸不淡地说‘我有对象了,看什么别人’,结果回来爸妈就更气了……。”

  

  “你们磕磕绊绊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哥虽然很混账,但是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你对他这么好,他肯定都知道,安心过吧。家里不是有我可以安抚着爸妈吗,你们都别担心。而且我估计也快了。”

  

  “……”

  

  对不起啊,叶秋,麻烦你这么多。对不起,叔叔阿姨,爸,妈,因为我和他想在一起,让你们都在烦恼着。

  

  对不起,叶修。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放下电话的时候,许博远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还好没有眼泪。

  

  瘫在沙发上,又望着天想象了一下叶修和某个姑娘在一起的样子,虽然无法想象出女孩子的样子,但是觉得应该是非常般配的。

  

  叶修到了这个年纪,除了早年因为四肢不勤没日没夜打荣耀身体落下些毛病之外,脸倒是越发有味道。对天发誓,他许博远没有虐待他,天天好吃好喝供着,还把自己都送给他吃,这个人为什么不仅没变胖、脸的轮廓反而越来越清隽了,他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是美丽又温柔的大海,浩瀚地包容这个世界,可以任船在海面上航行万里,也可以掀起滔天巨浪,他有着主导一切的权力。而他只是偶然汇入他的海的小小河流,有幸遇见他,和他相恋更是被列为他当年最开心的一件事。

  

  这样的他,像一壶清酒,愈陈愈香。

  

  而这样的叶修,是谁都无法拒绝的。

  

  这跟情人眼里出西施没有一点关系。

  

  他在叶修身边,这些年常常会有“这个人真的是我的吗?”这样的怀疑。

  

  对于叶修来说,重要的事情太多了,但是那当中不包括他。

  

  我知道。

  

  我都知道。

  

  但是还是,抱有期望。

  

  大概那个时候他就开始动想和叶修暂时分开的念头了。

  

  虽然最后让他下决心不过是一件争吵的小事。

  

  芝麻大的一点小事。

  

  这么多年,两个人的关系,邻居、好友以及家人都是知晓的,他也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喜欢他,就对他告白,就一腔炽烈地对他好。

  

  爱他,所以在看过他生活里的所有样子之后变得更爱他,想和他共度余生。

  

  许博远年轻的时候勇敢无畏,觉得什么都可以克服,只要他们相爱就好了,为此什么闲言碎语都可以视而不见。

  

  他想像骑士一样守着他们的爱情,却不想,过了这么多年,竟然是他先开始动摇了。而有的事物,一旦不再坚信不疑,就会开始崩塌。

  

  他想,这么多年,他都忘了问叶修一个问题——

  

  你爱我吗?

  

  也许,答案每个字于他,都是致命的凶器。

  

  TBC.

  






 
评论(14)
热度(137)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