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年久失修。01

> HE,一个纠结的小故事,迟钝叶x想太多蓝,非典型性七年之痒。



  ×

  

  航迹云。

  

  人来人往的候机室。

  

  时而从耳畔炸开的飞机的轰鸣声。

  

  两个长度相差无几的身影并肩而行,衣着风格极为相似,即使不说话,两人之间的氛围也颇有种他人无法随意融入般的亲密感。

  

  许博远用右手拖着行李箱的拉杆,把他和叶修分隔开来,像隔着深不可测的马里亚纳海沟。

  

  彼此都默契地一声不吭。

  

  叶修想提出帮他拿行李时偏过头看了一眼许博远。

  

  意料之中、和对方的视线没有相接,还看见了对方下巴消瘦的弧线和脸上冷硬的表情。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收回动作,把手揣进裤子口袋。

  

  真不可爱。

  

  越来越不可爱了。

  

  谁来还他一个可爱的会炸毛的小蓝。

  

  敏感而熟悉地觉察到刚才叶修的瞥过来的一眼,身侧的人偏过头来看着他。

  

  眼里写着,怎么了?

  

  叶修摇摇头,欲言又止地对他笑笑。

  

  这个时候,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许博远已经不是小年轻了,三十岁,完完全全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可他长着一张得天独厚的娃娃脸,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印记除了枕边人的他能注意到少许眼角细微的皱纹之外,在其他人看来,他几乎像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

  

  或许是因为这样,叶修常常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他以前的样子。

  

  炽烈的。汹涌的。清澈的。

  

  像一眼可以看见底的河水。

  

  这双眼睛也曾眼里只映有他一人的影子,不含任何情欲意味,只是赤裸裸、毫不掩饰地将自己的心意全部坦白给他。

  

  冬日焰火在墨色的天空里蓦地炸开。

  

  我喜欢你。

  

  一种痒痒的却难言的情绪从心底深处一点、一点挠上心头。

  

  那时,叶修看得清楚,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沾染得到两人共同呼吸的空气,也因为眼前的人过于紧张而咚咚作响的心跳,变得震颤不已。

  

  他的心,在那时候仿佛也同那份感情共振了。

  

  而在他点头、给予回应的同时,一朵花在暗夜里无声绽开花蕾,空气里明媚煽情的气息翩然而至。

  

  那是许博远的初恋,亦是叶修的。

  

  七年,把米面磨成浓稠的汤粥,两人同桌而食、同榻而栖。

  

  冗长的时间,足以让暗恋变成热恋,相恋变成相伴。

  

  甚至让,你在我的身旁,就像我的左右手一样自然。

  

  但也有从一开始就横亘在两人之间的东西。

  

  对你来说,最重要最让你想为之去付出的是什么?

  

  即便已经相携过了七年,你去向他们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这对于许博远和叶修也还是不尽相同。

  

  当许博远提出想分开彼此冷静冷静的时候,叶修讶异,自己的心里居然连疼痛都不曾有,可也没有疼痛以外的任何情绪。

  

  神经钝钝地麻木着,脑内回响着尽是他们一起去南屏山净慈寺时阵阵回荡的南屏晚钟,还有那天像火一样的夕阳。

  

  理性与感性的情绪都在反复纠缠抗拒着他的一字一句,却又因为太过胶着最后什么也不剩。

  

  “叶修,我们之间……好像有点不对。”

  

  “我想,回G市一个人生活一段时间。我们都彼此冷静一下,好吗?”

  

  说完,他又苦笑了一下,继续开口。

  

  “也许你不需要,你那么强大,从来都没有迷茫过。但是我累了。”

  

  叶修还记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反应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头也没回地应了声,“好”。

  

  实际上,对方脸上的酸涩的笑容扯得他的心一阵一阵地发疼。

  

  饭桌下,无意识交握的双手甚至有点止不住的颤抖。

  

  他没去思考过为什么会这样,也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自己在那个时候他不愿意继续看许博远收拾东西的身影,但是他在以后的某一天终于得到了答案。

  

  厚厚的冰层表面折射着日光,宛如一个发光体。其下有貌似万年不化的寒冰,实则,在冰层底下,皆已化作柔柔细细的淡水融入碧蓝的大海,拍打着浪花上岸,诉说着爱语。

  

  只是,他尚然不知冰雪交融是为谁。

  

  他也不知,他也早已爱上他。

  

  许博远收拾东西一向有一套,不几天,他们在H市的房子里居住了五年的房子里,他已经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像是在赌气一样。

  

  叶修有时候靠在门槛边一声不吭地看着他收拾,有一种许博远正在他自己心口上捅刀的错觉,不是一枪毙命那种干脆利落的死法,而是近似于苛刑的慢慢折磨,不断将连血痂都来不及结好的伤口又剖开。

  

  他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他要冷静就让他冷静吧,又不是不回来了。于是转身进屋开荣耀。

  

  许博远看着叶修进屋,门合上的声音像子弹一样在他心里开了一枪,叶修的拒绝、不在意让他的期待化为泡沫。

  

  早该习惯的。

  

  不公开,是为了保护他,他理解,可无数次,他的眼神也曾热切地停留在街上情侣交握的双手上艳羡不已,但叶修没有发现。

  

  争取父母的同意失败后,叶修就干脆不去接触两边父母,说着“他们不理解那我们就好好过”这样的漂亮话,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他偶尔心情低落不想做饭洗碗。

  

  为了荣耀女神加班加点糟蹋身体,他说的都被当成耳边风。

  

  “你也知道嘛,我就喜欢这个游戏。”

  

  我知道?我知道个鬼!

  

  想比我早死让我孤孤单单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你真是个坏人。

  

  我不想理你,放你自生自灭好了。

  

  大笨蛋。

  

  瘫坐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上三年前他们一起去市场采购的星星灯发出温暖的光,灯体却因为最近无暇擦拭落了些灰尘。

  

  就像感情,久了就不新鲜了。

  

  他在心里嘲笑自己。

  

  表面上走得决绝,许博远还是联系了苏沐橙,告诉她他要回G市住一段时间的事,叮嘱她偶尔来照看一下叶修。

  

  那边笑着回道,只有你当他是叶三岁,觉得他特别需要人照顾啦。

  

  ……叶三岁?我还许小班呢。

  

  他走得干干净净,叶修的日常似乎没有收到多少影响。

  

  药找不到了,却在冰箱上看见了贴得满满的“寻物指示”便利贴。

  

  在桌上吃饭换成在电脑前吃泡面。

  

  口渴时往旁边伸手,再也没有一杯温度适当的热茶。

  

  被宠坏了啊。

  

  他心里暗叫不好。

  

  过了一分钟,他站起身来,到床头的地方拿了一个茶包,扔进杯子里,灌进热水,搁置在电脑边。

  

  这点事,自己也能做。

  

  就是味道不太对。

  

  七年来,他第一次在夜晚一个人面对他们的屋子。

  

  以前一起住的租的房子也好,现在属于他们的,户主并列写着他们两人的名字的房子也好,都是两个人在一起度过的不可替代的时光。

  

  空气寂寂无声,清脆地、孤独地回响着鼠标键盘的声音,游戏的声音嘈杂,远得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没有炊具作响和有人整理屋子的声音。

  

  也没有许博远日常吵他不准抽烟不准熬夜的声音。

  

  全世界都安静了。

  

  你吃饭了吗?

  

  你好不好?

  

  许博远。

  

  TBC.

  

  



-------------------------------------


我想哔哔几句……叶其实不是像蓝想的那样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因为没有互相沟通,而且个人情绪在比较难过的时候会放大一些事情,这种情况大概大家都有体会过……?所以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现在说叶神不好什么的,请不要,请往后看……(土下座)






 
评论(21)
热度(160)

© 清木 鲤 | Powered by LOFTER